【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江南】童年往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45:06

今年清明节时,我和姐姐给祖上及父母扫墓,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童年的记忆,已经大相径庭,面目全非了,看到的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环境。这还是童年时的村庄吗?还是记忆里的老家吗?

原来村前的那条路,连接着一条条弯弯曲曲的胡同,胡同又深又窄,一直通向后街,一眼望进去,根本看不到头。三个人并排走一不小心都会蹭到墙,但胡同里都是一家一家对开门的乡亲,如今似乎还能听见儿时的欢声笑语、邻里间的嬉笑怒骂。

可现在,走在一条宽大的水泥路上,两旁是一栋栋几乎一样有着或朱红或黝黑大门的宅院,让我不由联想到旧社会对地主老财们宅院的描写。自己家过去的老宅院虽然早就易主,还是有想见到它的渴望。但这样的变化一下子让我无所适从,没有了期望中的兴奋,没有了归家时的急切,心里有些迷茫,还有些失落。童年记忆里的村庄在哪里?我的老家在哪里?

有些上了年纪的人闲散的坐在家门口聊天,看到我们,都会好奇的瞅瞅,好在姐姐就在县医院上班,谁家都会有和医院打交道的时候,村里人还是经常会去找姐姐的。认得的会惊呼着热情的和姐姐打招呼。年轻的人们只认识姐姐,不知我是谁;年长的人们一边和姐姐打着招呼,也就猜想出我是谁了,继而和我嘘寒问暖,打听着我这些年的生活状况。一路走来,我也向姐姐询问着所见的村子里的人和事,脑子里童年的记忆也就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开始放映……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我们这个村庄三面环水,村前、村后、村东各有一个很大很宽阔的水塘,深浅有序,清粼粼的水映衬着蓝莹莹的天,水里的小鱼、小虾、水草、石头看得一清二楚。在小孩子的眼里,很多景物是被无限放大了的,那水塘,就是我眼里的大海。水塘里还经常浮游着一对对的野鸭子,又或者是鸳鸯,只是那时候不认得。还有一些时不时飞落水上、叫不出名字、好看的鸟儿。这些水塘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除村东头有一口人们食用的水井,靠肩膀用扁担水桶挑回家,其他的生活用水就靠着这几个水塘了。人们日常洗洗涮涮,牛羊归家路过时的饮水,无不在这里完成。这三个水塘,除临村庄的一面外,其余三面又都被芦苇包围着,到夏天,芦苇长到一定的高度,一片翠绿,煞是壮观。这也是那些鸳鸯和鸟们的栖息地。从村外回来,村庄淹没在一片葱绿中,当年小小年纪,瘦瘦弱弱的我,往往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屋顶和屋顶上升起的袅袅炊烟。闻到烧着柴火,大锅蒸窝头、熬菜的味道,经常不由自主咽了口水往家跑,可那胡同却长的跑不到头。就这样跑着跑着,记忆里还有窝头的香味,而眼前却已没有水塘、没有胡同、没有炊烟了……

水塘虽然没有了,但水塘玩耍的记忆在脑海仍是清晰可见。那里曾经是孩子们的乐园。炎热的夏季,浅水塘就是孩子嬉戏玩耍的游乐场,每次下水的目的,经常是为了抓鱼,就为此,清亮的水被我们搅和得成了泥汤子,偶尔的有人会抓到一条小鱼仔,也会兴奋的如同捡到宝贝一样大喊大叫。有时候被鱼撞一下腿,也会兴奋的如同中彩。抓鱼只是孩子们的梦,但水里的玩乐却也是纳凉的最好去处和最佳方式。能让孩子们兴趣盎然,乐此不疲。冬天,水塘冰冻三尺,又成了孩子们最好的冰上乐园,个个穿的狗熊般圆鼓囵墩,玩着冰上的项目。打陀螺就是我很喜欢的。那本是男孩子们玩的,可我偏偏对陀螺的旋转着迷,在我眼里既神奇又美丽,百看不厌。就因为我喜欢,爸爸就给我削了一个。我的陀螺在玩伴中是最好的。因为我知道爸爸是用了心思的,削得非常均匀,我自己虽然还打不好,但自有哥哥们抢着为我打,一鞭子打下去,旋转时间最长。那也是哥哥们羡慕的。再就是玩打滑,没有溜冰鞋,只能是穿着布鞋,靠脚的力量,使劲登一下,自动滑出去,看谁滑得远、站得稳。大家嘴里呼出的都是白雾,可照样玩儿的不亦乐乎,身上经常是汗津津的,根本感觉不到冬天的寒冷。

农村的孩子,没有什么娱乐场所,也没有哪家花钱给孩子买玩具,所有的快乐都是孩子们自己创造出来的。玩胶泥,这是农村孩子最普通、也是很普遍的一种玩法。农村有的是胶泥,就地取材。孩子们知道把胶泥摔来摔去,把它变柔韧,然后根据自己的构思,把它搓捏成各式各样的模样,小鸡、小狗甚至小人,虽然那摸样大多不被别人认可,可自己却自得其乐。有时候就比赛摔大碗。把胶泥捏成一个个碗状,捧在手里,再一个个有顺序的摔下去,听听谁的声音最响亮;还有“拾詹詹”的玩法,每个女孩子大多会备有这种材料。就是五粒石子,把它磨得圆溜溜的,去掉棱角。玩法就是:把一粒扔上去,赶紧抓拾地上一粒,再接住扔上去的那一粒;再把两粒扔上去捡拾第三颗再接住扔上去的那两颗,以此类推,一直把五粒石子都能抓在手里。“跳房子”的游戏也是一个一年四季都能玩又好玩的游戏。随便在地上画出四个大方块,再在一个方块上画出一个圆弧,放块小木板,单脚跳踢这块小木板,一个方块只能跳踢一步,最后把小木板跳踢回圆弧算是胜利。还有很多像抓蛐蛐、逮蝈蝈、拍蜻蜓、傍晚捉知了爬爬,这些无一不是孩子们的乐趣。

偶尔的,公社放映队也会来村里放场电影,每逢听到这样的消息,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那种兴奋和激动真不知怎么形容,反正晚上这顿饭是吃不成了,也不觉得饿了,孩子们会奔走相告,跑进跑出,早早的就坐卧不宁了。把家里的坐物都搬弄出去给全家人占地方。我记得第一次看电影,主片根本没记住是什么,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看热闹。真正吸引我,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主片之前的小小纪录片。虽不记得名字,但里面一位老爷爷,给小朋友讲选黄豆种子,那些不想要的黄豆都变成了和小人一样,非常漂亮和可爱,它们自己一个个从筛子里蹦出去,看到这里我因为觉得神奇、美妙和激动,竟打了一个激灵!

记忆里还有会讲故事的景志爷爷,他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打过仗回来的,他自己没有孩子,所以他酷爱村里的孩子,非常会讲故事,好像他肚里的故事永远也讲不完。就像他给我们讲的聚宝盆:“……他的爹倒在聚宝盆上,儿子就拽,结果拽一个又一个,拽一个又一个,怎么也拽不完,他的娘就赶紧喊‘儿呀!别拽了,这么多爹会打架’”。他经常坐在街口,身边也总是聚拢很多孩子,缠着他讲故事,猜谜语和说歇后语。字谜都是哥哥姐姐们猜的,我喜欢听他讲故事。但我记住了“大丢人”,猜一个字,我不明白啥意思,但一个姐姐抢着答“是一”。我还记住了“叮当响,响叮当,又圆又扁又四方”,好半天没人答上来,景志爷爷就拿出一个中间有个四方孔的铜钱给我们看。他讲的歇后语也都很好玩: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水塘边上搭戏台——蛤蟆乐……

虽说村庄已不是童年的村庄,家也成了回不去的家,但童年的记忆却刻在脑海里,永不磨灭。这记忆的闸门一打开就如同洪流一样,奔流不息。那些童年往事也就都映现在脑海……

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专业武汉比较好的癫痫专科医院治疗癫痫不错的医院应该怎么选呀?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