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柳岸•往事】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3:17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      1   早六点半,执行法官赵海一行四人,上了警用面包车,直奔庞集而去。按推算,半小时后能赶到庞集,那时,被执行人应该刚起床,正准备吃饭的时候。   赵海一路思考着见到当事人后可能遇到的情形及应对措施。   今天周三,马上要小寒了,正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天气阴沉,像是要下雪的样子。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看天气预报,好在雪没下来。年终岁尾,百姓在盼下雪,但法院的执行干警最怕下雪。下了雪,道路难行,没法出门,而执行是靠外出查人找物完成工作的。   今天要去拘留被执行人庞海青。申请人庞海涛与被执行人庞海青人身伤害赔偿纠纷,执行标的只有四千五百元。赵海已和审理案件的庞集法庭的杜庭长交流过,申请人和被执行人是同族兄弟,自小不合。涉案钱虽不多,但杜庭长多次做调解工作无效,就是因为两人斗气,是一场典型的气官司,基本没有执行和解的可能。庞海青没按法院报告财产令的要求报告财产,也不主动履行义务,按法应予拘留,今天就是去采取拘留措施。   参与今天行动的有执行员李猛、赵静,书记员陈伟利,法警谢德安,人数应该足够了。   按前一天侦查好的位置停好车,赵海安排赵静去找支书,让他尽快过来。自己则带李猛和书记员陈伟利去敲庞海青的门。   大门在里面拴着,敲击铁制大门的声响传出很远,屋里人应该能听到,但没人应答。李猛见院墙外一米多的地方一棵槐树,马上过去,一脚蹬墙,一脚蹬树,交替上升,两三下就到了墙头以上,两手一攀,窜上了墙头。读完大学又参军的李猛刚分到法院,身体矫健,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赵海还没喊出小心有狗,李猛已经跳了下去,跑到门前,拉开门闩,门外的人一拥而进,直奔正房而去。   门是开着的,屋里只有一个中年妇女,见人进来,强装镇静。   “庞海青呢?”李猛问道,一百八十斤体重形成的声道振鸣透着威严。   “不在家。”这人显然是庞海青妻子,说话底气不足。   “这个被窝是谁的?”赵海指着还未叠的两个并排被窝问道。   妇人还没回答,书记员陈伟利突然喊道,“院子里有人。”   所有的人都跑出门外,顺陈伟利手指的方向,见一个比李猛还粗壮的中年人正在大门南边的夹墙里向墙头上爬,只是近二百斤的体重让他试了几次都没成功。狭窄的夹道里放着农具、农药。   李猛率先跑过去,两手抓住中年男人的衣服往院子里拽。干农活的毕竟不如整天锻炼的,李猛三两下就把庞海青拽了出来。   见力气不如李猛大,又有几个人围过来,庞海青突然扑在地上,转过身时,手上已多了一个农药瓶,用嘴叼开瓶盖,晃动手里的药瓶,“别过来,过来我就喝了。”   正欲下手抓人的李猛回头看向赵海。   “都别动。”赵海在法庭上班多年,知道鲁莽好斗的人多是一根筋,这庞海青为点小事动手打了自己的堂哥,为几千元而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应该是一个不惜命的人。   “兄弟,为了几千元不值得。我们都不动,有事商量着来。”赵海一边劝着,一边盘算赵静应该把支书喊来了。   这种情况,自己当法庭庭长时遇到过。那时候还没安保检查措施,一个离婚案件的女被告把带农药藏在包里去开庭,自己不愿离婚,又劝不回丈夫,当庭要喝农药。好在在药刚沾唇时自己及时出手打落药瓶,才没发生安全事故,今天又赶上了。可出门执行案件,总不能带着安检仪器吧。   多数人对进法院大门的安检不理解,其实只有法院人才知道安全检查的重要性。各种社会矛盾,经过熟人、基层调解组织、地方政府层层调解,化解掉的,不用再说;不能化解的,最后都进了法院,法院成了处理各种社会矛盾的最后一道窗口。最后的案件结果,有一个赢的,就有一个输的。如果说输了的人都对法院或法官有意见,当然是不公允的。但因为偏执而打官司,或因为有矛盾而导致偏执的人,却也大有人在。拿硫酸泼、拿刀扎、用车撞——有时冲着矛盾对方,有时就把怒火发在法官身上,安检是绝对不能少的。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支书跑进院子,见虽发生了对峙,好在还没动手,赶紧冲到李猛和庞海青中间,去夺庞海青的药瓶子,“你个混球,因为几千元就死啊,你死了你娘咋办?你儿咋办?”   “钱打水漂也不给小涛,他一直找我家麻烦。这次他自己吹牛说让法院治我,我就是死了也不给他钱。”庞海青想起庞海涛的话就生气,连支书的话也听不进去了。   “今天找你,不为要钱。你没按规定向法院报告财产,是违法的,是为这事。”赵海见庞海青认了死理,只得转移话题。   “那行,只要不给他钱,我跟你们走。”庞海青放下药瓶。   见庞海青自己朝警车走去,赵海对庞海青的妻子说,“去给他拿件厚衣服。”   拘留的过程很难做到和平,但如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动手即可完成,就可以称为高手。那是赵海追求的目标,显然今天是失手了。怎样才能尽快提高自己的办案水平呢?   庞海青到最后也不同意拿钱。赵海无奈填了拘留决定书,把人送到拘留所去了。   时间已是九点多,又接待了两起当事人。夏康进来说,车已准备好,可以走了。   夏康以团队长身份领导一个单独的执行团队,要去本省最南边一个县执行案件,路过省城,正好捎带自己和李猛去省城高铁站。   路上,夏康给赵海说,已经为被执行人润通的案子跑了四次了,再办不了,只能矛盾上交,请领导想办法。赵海嘱咐尽最大努力争取,办不成回来商量。   到站后分手,赵海和李猛候车。二人中午两点的高铁,去辽宁瓦房店,办一笔到期债权保全业务。   高铁只能到鲅鱼圈,转坐绿皮火车,才能去瓦房店。   下了高铁已是晚上10点多,简单吃了点东西,找旅馆住下。第二天六点起床,乘火车到瓦房店,去了要去的公司。到地方后才知道公司已搬往大连,为赶时间,马上打的赶往大连。   本来以为很难做的一次查封业务,只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大连经济发达,人们的法律意识也是蛮强的,赵海心里说。   时间正好是中午十二点,是住下还是回去?赵海心里是倾向于回去,家里、班上有太多的事等着处理。但时间太赶了,李猛会不会嫌累不高兴?   “回去?还是住下?”走出公司大门,赵海问李猛。   “回去吧,今天腊八了,年底案子太多,在外边心里也不踏实。”李猛说着,马上拿手机查询高铁班次,“一点半有车,回吧。八点多到家。”      2   周五回到班上,先给分管院长张平见了面。   “回来了,这么快。”张平有点诧异,一千多公里的路程,一天一夜就赶了回来,这也太拼了吧,“事情办的怎么样?”   “顺利完成任务。”赵海简单说了办案的过程,告辞离开了。   “这赵海还真行。刚调来没多久就适应工作了。”张平心里想到。   执行局已有三年没设局长,一直由张平兼着。虽说这几年的工作很好,但张平太累了,多次提出增设局长,院长都以执行工作不同于审判,必须是一人当家才出效率为由不同意。   最高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任务下达后,因为执行局力量不足,院长才让自己挑人,自己琢磨很久挑的赵海,现在看来还真挑准了。   其实,是没人愿意干执行局长的,尤其是二零一六年九月,曹县出现了三十多人围殴执行法官事件之后,执行法官的高危特性已经显现。   赵海就是在九月后被调过来的,看中的就是他的科班出身,当过法庭庭长,肯动脑,干工作不拈轻怕重,敢于担当。只是只给了一个副局长,有点遗憾。但张平理解院长的意思,在法院,执行局是副科实职单位,局长是应该进班子的,能给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已经不错了。   回到办公室时,李猛正指挥周伟利给两个中年女人记笔录,见赵海回来,李猛说,“局长,庞海青的姐姐和他媳妇过来替庞海青交钱,案子马上结,交完钱我就去拘留所放人。”   “这拘留措施还真是管用。”见庞海青的姐姐走了,赵静说。   下午一下班,赵海骑上电瓶车直奔父母家而去。父母家在政协家属楼一楼,两室一厅的住房,布置得简单整洁。   72岁母亲已经偏瘫在床三年,生活不能自理,完全靠人照料。好在父亲身体还健壮,白天时,基本能自己照顾好老伴,但忙活一个整天,早已精疲力尽,晚上则必须有子女来值班了。   和父亲一起做好饭,先喂给母亲吃,母亲久病在床,吃的很少,喝了一碗稀饭,就不吃了,让赵海给她放京剧。梅葆玖的京剧,母亲不知听了多少遍,仍百听不厌,很多唱段,连赵海都会唱了。最喜欢听的是应称之为“京歌”的《梨花颂》,优美的旋律回味悠长、精美的唱词意境深远,音乐声里,仿佛有一树梨花立在春风里,“天生丽质难自弃”,满树的洁白和芬芳令人心醉。也许京剧就像老酒,在心中吟唱的时间越长,滋味越醇厚吧。   父亲吃完饭,照例要出去串门,和邻居说说话。虽说现在住楼不时兴串门,但这栋已近三十年的老家属楼里住的都是退休的老人,人们之间过于熟悉,还保留着串门的习惯。   赵海正好乘这个机会看看书,刚从商事审判庭转入执行局的赵海原以为执行工作就是跑跑腿,抓个人,适用法律少而简单,应该比审判工作容易得多。干起来才知道,执行工作适用的法律,涵盖审判业务的方方面面,又有自己单独的规定,不但不比审判部门少,还要多出很多。   正看着书,大姐的电话打了进来,“咱妈吃过饭了?你今晚有时间在家,好,那我就不过去了。”   多亏了有这么个好姐姐。已办理退休手续的姐姐,孙子已上小学,但接送孩子的事有姐夫去办,姐姐成了伺候父母的长班。   赵海还有一个弟弟,经营一家饭店,时间更少。姐弟三人对晚上值班照看母亲,做了时间上的分工,弟弟值两天,姐姐值两天,赵海值周五、六、七三天。这是赵海自己要求的,作为长子,对父母多尽点义务是应该的。   给母亲做了一次按摩,喂她喝了一点水,赵海才去睡。   第二天,吃过早饭,赵海正在刷锅,父亲问起了解决执行难的事。赵海回家基本不和父亲谈论班上的事,怕父亲知道自己工作忙,替自己担心。家里亲戚也没有打官司的,不知父亲为何问起了工作上的事。   “小区门口的电子显示屏上、公园里的大屏幕上,常有你们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滚动播出。大家都在议论,法院动真格的了,就怕成为运动,过去就完了。”   父亲说。   “这次肯定不是运动,如果说是运动的话,也是一场持续两到三年的运动。这个过程会是一个形成规范化、信息化高效办案机制的过程。”   赵海拿出手机,找出一段视频,是2016年3月13日最高院周强院长在全国人代会上的讲话。   “坚持以人民呼声为第一信号,向执行难全面宣战,深化执行体制改革,提高执行信息化水平,规范执行行为,穷尽执行措施,加强信用惩戒,让失信被执行人寸步难行、无处逃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   台下掌声如雷。   “希望真能做好,诚信丢了,国家就完了。”从政协副主席位上退休的父亲一直在关心着国家大事,出去串门,老伙计们说的也是国家政策、反腐、台湾、钓鱼岛问题。   “你妈这里没事,等会你姐姐还过来,你回去歇着吧,晚上过来就行。”父亲知道,儿子夜里一次次起来看母亲有什么需要,又是一夜没睡好,肯定累了。   开门进到家中,发现妻子正陪着一个装扮华贵的妇女在说话,自己并不认识。   “是赵海吧。又去照顾你妈了,老嫂子真是有福,摊上你这么个孝顺儿子。”妻子还没介绍,陌生妇女已经站起来,毫不吝啬对赵海的称赞。   “赵海,这是我姨夫的妹妹,青姑,在我姨那里见过的。”妻子赶紧介绍。   “你坐。”赵海见是妻子的亲戚,赶忙热情地说,换下拖鞋,准备去书房看书,不妨碍她们说话。   “咱姑过来给你说个事,姑,你先坐下,给赵海说说,让他给你分析分析。”   妻子热情地说。   “行啊,我听听。”赵海无奈地坐下来,心里想,现在的人真行,平常一点走动都没有,有了事,谁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好在自己和妻子有默契,对找上门求帮忙照顾的亲戚朋友,一律要耐心听他们讲完,再细心给他们分析,讲出自己不能帮忙的原因。对他们拿来的东西,肯定一点都不能收,但又得让他们有面子地拿回去。   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看的好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较好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