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柳岸•路】亮叔其人和他的新居(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52:31

我不见亮叔大概有十多年了。前不久的一天,我在家乡泰山西麓的桃花源路上偶然见到了亮叔,这让我有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

他是我本家的一个堂叔,乳名,亮,所以我喊他叫亮叔。天生的半哑巴,见面总是呲牙憨笑。从记事起我们两家就是一墙之隔的东西邻居,亮叔是东邻。算来,亮叔也是六十出头的人了,一直过着单身生活。

这次我是从城里的岳母家坐环山路公交去一个叫界首村的地方,母亲因老屋拆迁临时搬到这里,在这里已是住了两年。我在桃花源路的一个站点下车时,遇见了亮叔。下了车,迎面是一条几十米宽南北走向的桃花源路,向南石蜡河,东南是天平湖,向北穿过彩石溪,直通桃花峪索道站,这是蹬泰山的西大门,也是泰山人对外开放的一张秀丽名片。

沿路向西走了不到十几米,亮叔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右手提着个尼龙编织袋,左手高高举起,不停地向我挥手。

我赶忙迎过去,与亮叔亲切地打着招呼,问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呢?亮叔呲牙憨笑地说:“老家,家不,不是拆了么?搬……搬这里来,来了!”亮叔顺手指了指东面的一个村子,我知道这是景区一个叫郑家庄的山村,离我们老家还有五六里地之遥。拆迁当然我知道,亮叔在这里临时居住,还是第一次听说。

看着眼前的亮叔,与十年前判若两人。矮小,黑瘦,秃顶的头发显得杂乱。一身黑色陈旧的衣裤,似乎有些不合时宜,看上去明显老多了,但精神状态看上比以前要好许多。

亮叔只是呲牙憨笑,歪头呆看着我,不时问候父母都好吗(父亲去世他不知),问我干嘛了,去哪里,我如实告诉了他。他很是高兴,也许是多年不见的缘故,而且还能一眼认出我来,岂不知我近几年也头染白霜了。

我问亮叔这是出来干么了?亮叔很显兴奋地跟我说:“出来,来捡路……路边上的矿泉水,水瓶子呢!”我问道:“你缺钱花么?”他呲牙说:“嘿嘿!有,有钱,钱了。”我看出了亮叔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高兴。通过一番闲聊得知,亮叔这次平房拆迁,可置换两套楼房,公家给了不菲的租房费,而且还享受了国家和集体发放的养老金补贴。生活已是没有困难,我打心里为亮叔高兴。亮叔拉着我的手,让我去他家里坐坐,我说去母亲家,抽空再去。我与亮叔依依不舍挥手话别,走出十几米远了,回头看亮叔,他还痴痴地站在原地,望着我离开。

亮叔说来是不幸的,出生落地便哇哩哇哩,说话不请,这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坎坷。亮叔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父母都是忠厚老实的乡下人。姐弟们都读过书,属弟弟文化高,读到中学,最后还是没有跳出农门。

亮叔是文盲,大字不识一个,正因如此,到了上学年纪,同龄人背着书包上学,他只能提镰挎筐到山里拾柴割草,喂猪牧羊,过早地品尝了生活的艰辛。懂事后,也知道自己与正常人不一样,但从来没有自卑过,总是呲牙憨笑地面对生活。也许在亮叔的内心一直有着一个美好的愿望,将来的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到了成年,姐姐们都远嫁他乡,亮叔随父亲到生产队里劳动,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亮叔虽是口不利索,但身体健壮,完完全全是个整劳力。推车挑担,耕耩锄割,农活样样都会,干活实在,从无怨言。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硬是没有捡到半个绣球,试想,谁会把良家女嫁给个半哑巴呢?俗话说,十哑九呆,亮叔也不例外,时时显露出呆傻气,父母着急,眼看一样大的伙伴们都已成婚,父母也知道,谁叫自己的儿子是个半哑巴来呢!后来,中学毕业的弟弟,干了几年农活,到了结婚年龄,自然成婚,分家另立门户了,家里只剩下了年迈的父母和单身的亮叔。

亮叔的父亲,我的本家爷爷,只会在地里干活,洗衣做饭的家务一点不会,亮叔也遗传了本家爷爷的品质,是个做家务的白丁,家务活全靠本家奶奶。印象中的本家奶奶,高条白净,慈眉善眼,能说会道,待人接物,人情世事,全靠本家奶奶打理。这也造就了爷俩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习性。

常言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本来一家三口相依为命的平淡日子,就如晴天霹雳般,打破了亮叔一家平静的天空。奶奶在六十多岁的年纪上,不幸去世,这无疑给家里带来了一场天大的灾难。

不会做饭的爷俩,光棍一双,饥一顿,饱一顿,吃上顿,没下顿。平时还要到地里干活。这样的苦日子过了不到几年,本家爷爷因生活的巨大压力,变得精神失常,活也干不了了,整日里在街头河边游逛,衣衫褴褛,活像一个乞丐,亮叔生活自我照顾都显得困难,哪有能力关照老人呢?不几年后,本家爷爷却吊死在荒郊野坡的树上。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遭打头风。亮叔的整个天塌了下来,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生活日渐艰难。幸好亮叔的弟弟,我的二叔,婚后接连生了三子,陆续长大成人,读书上学,没有跳出农门,在家一心务农。按照农村风俗,在家族体面人的撮合下,二叔的长子过继给亮叔,这算是圆了亮叔的不再“单身”的梦,有了嗣子,按说生活会好些,其实呢,生活依旧,亮叔仍是单身,嗣子只是个名义而已,依然与自己的父母在一起生活,亮叔依然独自在破旧的老宅院里过活。

亮叔的生活就这样,艰难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重复着单调艰苦的生活。

我和亮叔,不仅是本家,而且在老家是一墙相隔的邻居。以前的农村是很贫穷的,院墙都是用河里的石头干磊起来的,半人来高,平时串门很少绕弯走正门,大多是漫墙而过,当然是我们这些孩子们,大人是从不会如此的,漫墙后有个猪圈,踏过猪圈的棚顶,便可跳进院子任意玩耍了,其实比较好玩的就算亮叔了,故意挑逗恶作剧亮叔,他也不会烦恼,只是呲牙咧嘴地嘿嘿地傻笑。他的善良更让我们无所顾忌。

大门也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大门,而是用从山上割来的酸枣枝编制的,枝子上有很多刺,扎在手上立马见血,很疼的,柴门只挡君子不挡小人。家里无人,一脚踹开,便可入内。

亮叔是我家的常客,平时在生产队里干活,农闲时间,三天两头来我家,逢年过节更是如此。一是我家人口多,我们兄妹五人,父母爷爷奶奶一大家,很是热闹,再就是亮叔最爱听爷爷拉呱,不知是否听懂,只是一味地瞪着眼,呲着牙,不时地憨笑。来家后,一屁股坐在一个侧椅上,从不要吃要喝,要是大冬天,两只手总是揣在破棉袄袖里子,头像拨浪鼓似的这看看,那瞧瞧。亮叔喜欢热闹,而且是对未来生活也是充满向往的一个人。

自从我去省府上学,亮叔与我的亲近感便越来越明显。只要放假回来,无论在路上遇见,或是在家里,都是极为热情地打招呼,吐字不清地呲牙说两句:“你回……回来了,嘿嘿!”我也会与亮叔哼哈地聊上几句。我想,亮叔是很羡慕我在省城的美好生活吧。

我与亮叔不常见,推算下来也有十多年了,一是家里的院墙早已翻新,拔高后,见不到隔壁的人了,绕弯去须有百来米的路,胡同道子。再就是亮叔不常串门了,似乎有些陌生感。我几乎也快把亮叔给忘了,平时见不到,梦里似乎也没有他的影子。

不过,这次又见到亮叔,亮叔的曾经的生活的点滴还是在脑海里断断续续地呈现出来。

生产队时期,由于计划经济,物质极度匮乏,虽然亮叔出了不少的力气,生活仍旧是不宽裕。只是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才开始极大调动了农民生产劳动的积极性,农民们热情高,干劲大,劳动收入有了较大地提高,生活水平也有了明显改善。亮叔也不例外,创造美好生活的愿望一直不减。

我记得是在城里上中学的时候,只要周末回家来,有时常常会遇见亮叔,他除了热心经营自己的承包地之外,在我印象中,亮叔最大的一项活计,就是在村西的河道里捡石头挖砂,虽是泰山石,那时还不时兴泰山石流向市场买卖,捡石头挖砂按平方卖给从事建筑的客户,当时在河里捡石头挖砂的人并不多,这是一个非常吃苦的活,不是一般的强壮汉子,是干不了这活的。亮叔虽是半哑,身体是强壮的,无论寒冬酷夏,都能在河里看到亮叔的身影,不畏风雪,不惧骄阳,据说,一年下来,收入非常可观。

辛勤的汗水,换来丰硕的成果。亮叔用自己并不笨拙的双手,修建了房屋,垒砌了高高的院墙和体面的大门,柴门的时代已成为历史。农村刚刚时兴黑白电视机的年代,亮叔也不甘落后的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视机。忙里偷闲,晚饭后也能在自己家里乐呵呵的看上了电视。亮叔的日子比起从前算是有了起色,对未来的生活也充满了信心。

若干年之后,我已工作,娶妻生子。亮叔已不再在河里捡石挖砂了,大概是河里的砂石翻捡的所剩无几了。亮叔改行去了村子里的包工队,当然是农闲的兼工了,地里的活一年两季没有落下。我记得亮叔在包工队主要是推小车运砖,拉砂和泥的活计。亮叔无论干什么都是非常的卖力,大家都喜欢这个呲牙憨笑干活实在的人。

虽然父母不在多年了,一个人的生活虽说有些艰辛,但亮叔积极乐观面对新生活的姿态依然没有改变。

两年前,在老家我与亮叔仍然还是邻居,只是这次拆迁,我们两家才天各一方,老家的平房早已夷为平地,二十多层的楼房在老家拔地而起,这对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来说,是百年不遇的大喜事。

亮叔的二姐,我喊她二姑,在老家与母亲是邻村,这次二姑家也在拆迁之列。可巧的是,二姑和母亲都在临县的界首村租房居住,而且还成了邻居。二姑平时三天两头去母亲家唠嗑,我回家见母亲时也经常遇到二姑,从二姑的闲谈中知道了亮叔的一些生活的信息。

据二姑说,二叔一家,在搬迁以前,生活过得也并不富裕,家里人口多,孙辈都年龄小,家务琐事不断,三个儿子既种地,还要农闲时间出去打工,作为嗣子的长子一家,也没过多时间和精力照顾亮叔。

现在好多了,老家土地政府征用,一家人包括亮叔都及时得到了占地补偿金。地不种了,亮叔也清闲下来,一家人都得到了政府的妥善安置,新建楼房年底竣工,明年开春所有拆迁户,便可搬入新居。亮叔嗣子也对亮叔的生活有了新规划,知道亮叔大半辈子生活的艰辛,马上搬进新楼了,表示要好好孝敬亮叔,让亮叔享受幸福的晚年。

亮叔知道嗣子的想法后,心里别提多么高兴了。逢人便呲牙憨笑地说,自己马上住上楼了,还是两套楼,好日子到来了。

我在想,高兴的不只是亮叔一家,包括我的母亲和所有享受拆迁利益的农户,都会与亮叔一样,发自内心的高呼,好日子到来了。尤其是像亮叔这样,从小经历过不幸、磨难,艰辛,贫穷,没过上几天好日子的人来说,更是值得庆幸和欢欣。

这好日子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党的惠农政策具体贯彻和落实的结果。

实际上,我和亮叔的心情是一样的,都盼着不久便住上新楼。

亮叔心里明白,老家的房子几十年来破旧不堪,虽然生活有所改善,对旧房进行了修修补补,但总会显露出一些寒酸。房子两年前拆迁后,楼房新址规划到旧村以北的山梁,地势辽阔,风景优美,毗邻104国道。国道以北便是桃花峪景区了,宽广的桃花塬路经过新楼主街与石蜡河完美衔接。从新址规划设计,到正式施工,二十余栋21层高楼,能容纳近万余人的新型经济旅游区,近两年拔地而起,目前主体建筑,内装修已基本竣工,这是比较超前的组合式建楼模式,交工后不要村民自行装修就可入住。社区以外,观光路两侧全是仿古建筑,打造居住旅游为一体的全新社区。

那天,在集市上遇见亮叔的姐姐,我的二姑,她跟我说:“你亮叔这两天可高兴了,笑得合不拢嘴了!”我问高兴个啥,二姑说,亮叔前两天去看新楼了,说是戴着工人师傅给的安全帽,乘坐电梯到了楼上,眼睛像是不够使的,东瞧瞧,西看看,手也不闲着,新的门窗阳台玻璃摸了个遍。下楼后,回到家,逢人便说,马上搬进新楼了。呲着牙,嘿嘿地憨笑个不停。

是的,我想亮叔高兴是发自肺腑的,亮叔的幸福真的实实在在到来了。

亮叔虽然不会用优美的语言表达感激之情,我想,他心里非常明白:好日子是党给的。

亮叔没有语言能力,他说不出感激的话,唯有满脸堆笑。他的笑,与此前我见到的,不一样,我读得懂亮叔的笑。

亮叔搬进新房的时候,我一定要去给他祝贺乔迁,那时的笑,应该更灿烂。

二0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癫痫病的注意要点广西治疗癫痫要多少钱西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湖北那家癫痫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