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东北】街里流行“狗皮帽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9:30

春节假日上街,走在中央大街上,在人潮涌动画廊里,闪动着斑斑点点,多年不见奇观,如五颜六色的花束,点缀着寒冬里的北国。这些花束就是男女青年戴的各式各样的“狗皮帽子”,它成为今年冬季的流行色,久违的靓丽风景线。

“狗皮帽子”,不是什么稀奇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前的冬天,东北的男人戴狗皮帽子过冬的。这种帽子是用狗皮做的,毛长、柔软、保暖,戴上也很美观,显现北方汉子的阳刚之气。在电视《闯关东》里男人戴这种帽子;在著名《三大战役》中,东北野战军的战士们也是戴这种帽子,打得国民党的军队落荒而逃;在《智取威虎山》里。穿林海跨雪原的杨子荣就是戴这种帽子活捉了座山雕;开采大庆石油的铁人王进喜也是戴狗皮帽子在荒原里大喊着:“宁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

“狗皮帽子”演绎着无数冬天里的故事,时尚了那个年代,火热了冰天雪地。

早些年的东北,地广人稀,高大建筑物也少,西伯利亚寒流袭来,天嘎嘎地冷。吐口吐液就是钉,是活灵活现的生动体现,说撒尿能冻成冰棍,有点悬乎,反正把狗能冻呲牙是经常的事。男人们都在户外劳动,都戴一顶“狗皮帽子”御寒,防止冻伤。

在东北戴“狗皮帽子”也是有讲究的。东北是满族的发源地,满族所占比例较多,满族人有不杀狗、不吃狗肉、不戴狗皮帽子、不铺狗皮褥子的习俗。

相传,满族的祖先努尔哈赤在一次战斗中,被明朝总兵李成梁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努尔哈赤落荒而逃,李成梁紧追不放,眼看就要追近,努尔哈赤急忙躲藏在一处芦苇荡里,追兵难以寻找,就放火烧芦荡。顿时,大火蔓延芦荡,追兵以为努尔哈赤被活活烧死,就撤退了。其实,努尔哈赤只是被烟熏倒,当火势就要蔓延到他的身上时,一只大黄狗跑到水里,沾一身水,在努尔哈赤身上打滚,这只狗一次次的沾水,一次次地往他身上淋水,最后,努尔哈赤身上的火被扑灭,那只大黄狗却累死在他身旁。

努尔哈赤当上皇帝以后,告诉他的后代,狗就是他的恩人,永远不能与狗为敌。从此以后,满族人不杀狗、不吃狗肉、不戴狗皮帽子,其他的民族戴着狗皮子到满族人家去串门,也不准往西炕上坐。西墙上供着是满族的祖先,怕祖先错怪后人忘恩负义。汉族和其他的民族冬天里还都是是以戴狗皮帽子为主,狗家家都养,狐狸皮,貂皮等动物的皮稀少,做的帽子很贵,一般人戴不起。

狗的颜色较多,做出来的狗皮帽子也就五颜六色。狗皮帽子上一般有大帽耳和“小耳”,大帽耳上有个洞,是为了扣上帽耳的时候,可以听见声音。“小耳”是用来挡住外面的寒风通过这个洞灌进耳朵里,起到挡风的作用。在天气寒冷的时候就扎紧帽耳,把下巴和脸蛋都护住了。如果不太冷,就把“小耳”撩起,或者把帽耳往上翻,或扎在头顶上。那年月,戴狗皮帽子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分行当,干部,农民、学生、猎人等都戴,女人戴上狗皮帽子也透着一股英雄气概,在东北抗日联军里就有很多女战士戴着狗皮帽子,在白山黑水的山林里打击日寇。

我是戴狗皮帽子长大的。戴着它,打过冰尕,堆过雪人。戴着它,去大甸里用爬犁拉过柴禾,撵过雪地里奔跑的兔子。戴着它,走在雪花飞舞的求学的路上,劳动在生产队场院里…….它给我温暖,承载我的梦,留下年轮上不可抹去的一个影印。

我们生产小队的老队长,是一个高高的瘦个老头,他戴的是一顶金黄色毛的狗皮帽子。那个时候,这顶帽子就是这个队几百人的灯塔。每年的冬天,在白雪互映的月光下,这顶帽子出现在街路上,大家就立刻带着工具不约而同地跟着他走向场院去打场送粮;这顶帽子晃动在粪堆旁的时候,镐头声震来了候鸟的回归,敲醒了冬眠的精灵;这顶帽子在队部的灯光下,分红的算盘声噼里啪啦作响,天上星星眨眼,月亮露出来红脸庞,社员们长脸乐成了圆脸,这个队年年分红都比其它队高得多多。大家开玩笑都说:是“狗皮帽子”队长的功劳,看见了那顶“狗皮帽子”心里就踏实,就有了盼头。

念中学的时候,由于家里生活困难,看见别人家的孩子到生产队干“半拉子活”,我也辍学不念了。有一天,天眼擦黑的时候,一个人推开了我家冰冻的房门,这个人穿着大绵袄,二绵裤,头上戴一顶浅黑色的狗皮帽子,脸捂得很严,眼毛上都挂上了白霜。我还没有弄明白这个人是谁,她说话了:“你怎么不去上学?”怎么是她?真的是我的班主任孟老师。大雪天,一个女老师走了八里多路来家访,我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一滴滴砸在她那红肿的手上。第二天,我重新走进学校,她把那天戴的狗皮帽子扣在我的头上:“好好学习,以后你有出息的”,那个狗皮帽子一直戴到毕业。

说来也巧,我参加工作进的第一个工厂,那个厂长的外号就叫“狗皮帽子”。为啥?他是从农村上来的干部,习惯性地戴顶狗皮帽子走科室,进车间,和工人师傅们打成一片,大家背后亲切地这样称呼他是“狗皮帽子”厂长。他带领职工抓生产,搞科研,把工厂办的红红火火。难道是戴“狗皮帽子”的人,都让我尊敬!还是我这辈子就离不开了狗皮帽子!

春天的故事让北方的大地也花红柳绿起来,人们生活好了,天气也变暖了,引领时代的装束也在不断地更新变化,“狗皮帽子”有三十多年的时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头些日子,刚开始看见有人戴了,感觉还很稀奇,有点不顺眼,现在,戴的人越来越多,感觉越来越美了。我也终于明白了:今年流行的是另一种色彩。这种色彩不是过去的单一颜色和样式,而是五彩缤纷的花束了。

在具有异国风情的中央大街上看见这些戴“狗皮帽子”的年轻人,我感觉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好像看见了北大荒的十万官兵在北大荒爬冰卧雪;看见了抗联英雄赵一曼昂头牺牲在高高山岗上,看见大庆工人顶风冒雪工作在井架旁……

“狗皮帽子”走进了中央大街,它承载的精神正走进人们的心里。

北京有名的癫痫医院西安哪家儿童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郑州中西医癫痫医院治疗癫痫有什么好方法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