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雀巢】厨房志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17:38
无破坏:无 阅读:1713发表时间:2016-04-11 11:43:53    “这个寒假回来,你可要学一学烹饪!”寒假回来前几天,老妈在电话里给我下了“军令”。   “知道啦!这回事真要好好学了。”我耸了耸肩,脑子里却是又想起了几年前下厨的“惨状”。那时高考结束,在家宅着,爸妈都要上班,便要我在家给他们做饭吃。   问题在于,他俩什么都没教,只是早上把菜给切好了,然后让我随便弄。   老妈一直把做饭说得十分容易,“比你以前学琴容易多了!菜只要炒熟了就可以吃的。”是喔,平常看他们在厨房做家常菜时确实看着不难,切菜,翻翻炒炒,好像就是一顿饭了。   然而真到自己下厨时,才发觉一切都不是想的那个样。不知道油要放多少,家里又吃得比较清淡,于是居然傻乎乎地只放了一点点油;不知道要放多少水,也不知道哪些菜应该加些水,于是就都只放一点点……好像我就是比较笨手笨脚,就那么几个菜搞了很久,而别人也许在这么些时间内,就可以整出几道美味菜了。   “太干了,水要多放点。”老爸每次吃,几乎都要吐槽一顿菜太干,然而却没跟我说什么时候该放,要放多少。   “感觉都没什么油水。”老妈好几次吐槽,有一天晚上她腹泻,第二天来了个变相吐槽,“昨天中午吃了顿没油的,拉肚子后整个肚子都空了,起来煮了碗方便面吃。”   那段日子,我下厨房的事儿变成了老妈逢人就吐槽的段子:干巴巴的,没油水。   好吧,问题是他俩怎么啥都不教呢?不过也不能单怪他俩,那时候每天就是学习学习,怎么会有心思去在意一下厨房里的奥秘呢?于是,我开始对厨房产生了恐惧。这段日子,厨艺没提高,就得到了两个心得——做饭真不容易,油烟味果然是比较重。   从那以后,每当我爸问我要不要做饭,我总是可以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赖掉。厨房、油烟,仿佛就变成了我不敢踏入的鬼屋。本来应该是一个家里最香的地方,居然可以变成为人所惧的地方。我知道许多寒门家庭的孩子从小便能煮饭,还有我们的父辈祖辈,几乎都是自小就能做饭的,为什么我就不行呢?学琴可比做饭复杂多,我都能摆平,居然就摆不平小小厨房!   家里,最大厨的莫非就是外婆了。包粽子、花生糖、包饺子、锅边糊、磨豆腐,包包子……外婆似乎无所不能。小学到高中毕业,因为外婆家离学校很近,因而中饭都是在她家吃。最期待的,就是她的米粉汤,清清淡淡,可那米粉的香味,却是如同精灵般在齿间不断徘徊。   高考结束那年,正是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一部风靡全国,看着一道道美味的菜从一双双灵巧的手下,如同设计一件美丽的礼服一般做出来。每每坐在电视机前看得即将口水在口腔里打转,可是就没想过自己去试一试。读大学后,微信开始流行,认识了新的小伙伴以后,加微信变成了惯例。朋友圈,自然就变成了晒生活,晒美食,晒旅行,秀恩爱的主战场。   田子是学翻译的,她似乎特别厉害,曾经担任过一整场会议的口译。她的梦想就是能够当一名口译员,而打开她的微信圈时,时不时就会看到她晒着自己做的美食。日式冬阴功汤的热辣,仿佛可以把所有的寒意都驱除干净;自制手工蔓越莓牛轧糖,仿佛看一眼就能到感觉到一颗牛轧糖在自己的嘴里如雪一般融化;哦对了,她还能做出一大锅看上去卖相似乎俨然就是专业大厨做的麻辣香锅——这可是我在食堂相当喜欢的一道菜。另一位小伙伴在她那条有关麻辣相关的朋友圈下面问她怎么做时,她在回复了调料配方后,还加了一句:“厨娘得意脸。”   每次她发自制美食朋友圈,总觉得那一道道美食,盛进了和风餐具,似乎就组合成了一位位优雅的女士,叫人舍不得开口。哦对了,她还会调酒。时常像赏读一款名画一样看那淡白色中透着金黄的酒,落进高脚杯,很是惬意。   田子绝对是标准的:“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看那一道道菜品,我相信没几个人舍得吃。没有人会忍心去欺负这些“美丽的女士们”。   为什么她就这么能做饭呢?还有凯伊,她是在内地念书的香港妹子,所以她的厨房有些洋气,也有地道的港式。她的老年人患上癫痫的危害厨房里,咖喱鸡翅是绝对的常客,还有芝士蛋包面,其实就是把方便面煮开后,在一个圆盘里铺好,然后把事先她自己压好的土豆泥盖在表面,最后刷上芝士,这样就是一张厚厚的饼。一到周末,她的厨房总是会混搭着各色港式菜肴和西式甜品,仿佛看着图片,空气中就似乎隐约弥漫着浓香的港式奶茶的香味,催起人满满的食欲。   越来越多,朋友圈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厨神。大家都是潜藏的天才美食家,不仅会吃,不仅只是会下米,而是做出一桌桌颜色如彩虹般多彩而诱人的美味。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私人厨房,在这个厨房里,大家有着自己的标签。甚至连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一位学弟,居然也能包的一手好饺子,捣得一手好馅儿。   那时候心里开始隐隐有些自卑,别人可以尽情地晒自己亲手做的美食,而我永远只能晒别人做的。然而这都不足以让我下定决心进厨房,因为总觉得好像很难。当然更多的,还是几年前的阴影迟迟挥不去。   不过阴影再深,作为一项生活的基本技能,终究是要学会的,无论是自愿还是被逼迫,也许我是处在自愿与被逼迫的交错地带。一来,我是真的不想未来过终日叫外卖这种破坏胃肠的生活。外卖实在是一种连续吃上两三次就会倒胃的存在。二来,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准备去香港读书。   虽为“东方之珠”,可谁都知道多山地的香港只开发了30%的土地,而就是这30%的土地,却要养活七百多万的人口。这就是香港为何如此寸土寸金的由来。比较高的房租,相对较高的物价,如此一来,在宿舍自己做饭成为了历代“港漂族”降低生活成本的不二法门。不单是“港漂族”,对于所有的留学党们,做饭绝对是大幅度降低生活成本的好法子。   真正正儿八经开始观摩打下手,是在过年前。那时天天晚上都在厨房,先是爸妈示范我如何切菜,大概多少油量,多少水,然后我操作观摩结合,就跟读书一样,系统地学,从基本功一点点开始。   我就不信我还学不会做饭。   每年过年,爸爸的红烧牛肉还有卤肉总是年夜饭上不必可少的经典。年年吃,却从来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只喜欢闻那荡漾着八角茴香的香气。   过水,八角茴香辣椒生姜一起炝锅,然后把过了水的牛肉倒下去,拿起铲子,用力把牛肉翻起来。老爸教得很细,方向和苏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力度都说得清清楚楚。当酱油生抽泼下去,再炒上一会儿,厨房就开始弥漫起了香味儿。   最后一步,是由“科技设备”电磁炉完成的。当两个小时后,掀开盖子,那每年都能闻到的熟悉味道,终于是经过我手飘满了厨房。   “其实是很弱智的,料炒好后剩下机器帮你解决,这道菜根本没多少技术活。”老爸说得轻而易举,而当时炒着锅里一斤半的牛肉时,我是真心感受到了当女生的一个坏处——力气小。   第一次自己全程独立操作,让爸妈吃上我做的清清楚楚的菜,是年后的某一顿晚餐。打那以后,爸妈很大胆地说,以后晚餐让我包了。   我特别喜欢吃干锅之类的,然而外头的各种手撕包菜、干锅花菜什么的,天知道里头有多少地沟油。会做饭后,就会想着自己弄,干干净净,不会吃了肚子难受。   “这手撕包菜真的是越做越好吃了。”老妈尝了一口后夸道。   不久前做中饭时,我做了手撕包菜。家里一般是清炒,只有我下厨时,清炒才会变成略重口的手撕包菜。   “可不嘛,我是有一次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话题,说是如何炒出一盘美味的手撕包菜,然后就改进啦。”我有些得意,而今看到各大叫人口水直流的美食帖,我都会关注一下,如果可操作性高,我就会自己学。因为现在没有什么事儿,闲着也是闲着,研究研究菜谱,让食物的香气装点装点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渐渐的,我也有了自己的私人厨房。每每进厨房,仿佛这就是一片魔法世界,所有的原料任我搭配,然后如同变魔术般就变出了一桌温暖的菜。   老妈说,她真的没有随便乱夸,是说真的,没想到我学得虽然晚,但是真的做得非常好。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不错不错,继续提高。”老爸加了一句,他知道我最近在忙着准备论文的事宜,每天在对着一堆英文学术文献头大。   很开心,终于可以让他们吃上我做的清清楚楚的美餐了。其实好像只要想学,就没有学不会的吧?   “论文初稿写完了,要不要回来一趟?你老爸这几天发烧在家休息,中午昨天他煮了个紫菜肉片汤,难吃的很,没味道,比你做的紫菜丸子汤差远了!”回学校写论文后,有一天晚上老妈发了微信给我。   “感情我是免费的保姆哇?”我回复道,可是心中却是早就如同在路边捡了一大罐牛轧糖一般甜滋滋的。居然喔,老妈会巴不得我赶紧回去给他们做饭吃?   “没故意夸你,是说真的,这几天还吃了食堂,根本没你做的好吃。”   真的,能让爸妈如此喜欢地吃上自家姑娘做的菜,是一种比在西餐厅吃菲力牛排还要美的感觉。   前天去外婆家时,学会了从小到大外婆给我做的焖饭。外婆的焖饭,绝对是中学岁月里,在课业繁杂过后一颗甜到心里头的棒棒糖。   “按您老的配方做,味道真的就和你做的一模一样!”中饭后,我发了微信给外婆。而今常年不在家,好像两年多没吃到外婆的焖饭了。想不到现在,自己就可以做出和她老人家几乎一模一样的味道。   “很好!”外婆在“很好”前面,还加了一个笑脸的表情符号。   其实谁都是从不会到会的吧?因为不知不觉中,生活在一点点把我们逼成了全能。   毕竟,我可不希望有朝一日,当与他人讨论爸妈的拿手菜时,子女们说:“我妈叫的外卖比我爸叫的好吃!”   毕竟,无论是外公外婆,还是爸妈,还是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端上桌的菜,不仅热腾腾,还很温暖,温暖地就像冬日里的壁炉一般。   共 367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武汉羊角风有什么症状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