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流年】哑巴(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48:11

哑巴是我的叔伯姐姐,在我们同辈姐妹中她是长得最漂亮的。鹅蛋脸上的五官就像精雕细琢过似的精致、耐看,皮肤又白又细,身材匀称高挑,气质文静优雅。她比我年长将近20岁,在我们这一辈人中她是二姐,在我懂事的时候她就已经参加工作了。母亲和我说过,像二姐这样的漂亮女子,要是会说话,在清朝早就被选秀女进宫伺候皇上了,也说不定还有机会当皇妃呢。那时我还很羡慕地想过,为什么我就不如她长得漂亮呢?又听母亲说我长得像祖母,我就很不高兴,心说我为什么要像一个连面儿都没有见过的老太太呢?长得像哑巴二姐这样好看、漂亮,才是我想要的相貌呢。

那时候二姐经常到我家来串门,一周最少一趟,来了也不吃饭,待会儿就走,就是为了看望一下我父母。母亲说二姐小时候会说话,在三岁多的时候发高烧不退,大夫给扎了针灸,谁知道病好后,她就再也不会说话了。那时候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对这个聋哑女孩子根本不重视,也没有给她作进一步地治疗,所以留下终身残疾。

我小的时候经常到伯父家串门,看得出来,他家不是很喜欢哑巴。在众多的兄弟姐妹中,哑巴虽然长得最好看,可是待遇最差,回家稍晚一点就被伯母骂。每次她都“啊、啊”着比比划划地说一些我看不懂的语言来为自己辩解,可仍然不被谅解,她就再也不出声了。

好多日子哑巴二姐没来我家串门儿了,我父母还觉得很奇怪。忽然有一天听说哑巴结婚了,我母亲很吃惊地问伯母,为什么这样大的事情都不和我们说一声?伯母很生气地回答说,是哑巴二姐找的男人岁数大,家里不同意。而她根本不听家里的话,偷偷地就结婚了。因为生气,也因为嫌不体面,说是哑巴自己把生米煮成了熟饭,所以伯父也就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没有举办婚礼。伯母还说:从此再也没有这个女儿,一定要断绝关系。

那时候的我,自然不懂生米煮成熟饭是什么意思,就觉得可惜了。心想这样漂亮的、至少能当皇妃的二姐,嫁给一个大她好多岁的男人我也不高兴。

我刚上小学那年春节的初一,父亲带着我到伯父家拜年,大人们都坐在一起聊天儿,听见有人敲门,我赶紧把门打开。原来是二姐和二姐夫抱着孩子回娘家拜年来了。我那时已经大约有一年没见到过这个哑巴姐姐了,看着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抱着孩子回来,我吃惊地叫了一声:“是二姐!”二姐伸出手来摸摸我的头以示亲热,然后拉着我的手进了屋。

屋里一下子就炸了窝,大人们除了长辈都站了起来,伯母大骂,伯父让三哥把哑巴带来的东西扔到门外去,边骂边指着外面轰他们走。哥哥嫂子们、姐姐姐夫们都站在旁边不敢说话,我站在一边怀着对二姐的同情看热闹。

这时候我父亲不干了,他走到那个大哑巴姐夫(因为他比我二姐岁数大不少,家里所有人都管他叫大哑巴)跟前,接过他怀中襁褓中的小婴儿抱在怀里,然后冲着我伯父伯母厉声说:“行了!大过年的!孩子回家说两句就得了!别没完没了啊!”

没有人给俩哑巴让座,他俩人尴尬地站在屋子中间不知如何是好,父亲指着八仙桌边的椅子冲着二姐说:“外面冷吧?快坐下暖和暖和!”

二姐没敢坐,她流着眼泪看着我父亲,我觉得她一定很委屈。我把一个凳子搬到她跟前,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四哥也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大哑巴。伯父气哼哼地和二嫂说:“别让他们吃饭啊,一会就让他们走,以后再也别来给我丢人现眼!”

二嫂只说了一句:“您干嘛呀?回来给您拜年还不让吃饭?这个有点过了啊!”伯父刚要说什么,我父亲马上就说:“今天这事儿我做主,让他们吃完饭再走!”

我仔细看了看这个大哑巴姐夫,长得其实挺不错,很英俊的一个人。除了岁数显得比二姐大之外,没什么能挑出来的毛病。三哥给他让烟,他摆摆手表示不会,被伯母看见又骂了三哥一句。

兄姐们这时候全站在我父亲身边看那个孩子,疼爱之情流露在他们的脸上,除了二嫂,没人敢抱,都怕挨骂。我看见二哥、三哥和四姐每人拿了5块钱,偷偷塞在那个包着小孩儿的被子里,我也学他们的样子,把自己的压岁钱拿出两块塞了进去。那时我什么都不懂,可二嫂和我说这孩子是我的外甥,应该管我叫五姨,我似乎明白了这小孩儿是我的小辈儿,心里还有一种骄傲的感觉在膨胀。虽然我得到的压岁钱一共也没几块钱,可还是很大方地给了那小孩儿两块,算作见面礼。只有我父亲一个人敢大模大样地给压岁钱,伯母再凶也不敢骂我父亲,只是嚷嚷着不让给,而我父亲根本不把他嫂子的话放在心上,连理都不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哑巴一家人,哥哥姐姐们有时候偷着去看哑巴,带回的消息是二姐生了两个男孩儿,有一个病逝了。接着文革开始,听说大哑巴的父母都受批判,他也受到牵连,遭了不少罪。虽然家里这样遭难,我那哑巴二姐始终没有再回过娘家寻求帮助,我母亲说二姐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人。

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陪母亲看病,在医院里意外地碰到了大哑巴姐夫。通过写字交流,知道他们一家人生活得挺好,就住在工厂分配的宿舍里,从那以后我们和二姐也就算有了联系。

那个大哑巴姐夫的弟弟是个医生,知道我母亲身体不好,他把弟弟请到我家为我母亲看病,还跟着跑前跑后地张罗、拿药。我和他聊过几次,他比我二姐大13岁,人其实是个热心肠,就是有时候说话没谱,喜欢吹牛。我想可能和他们经常被人歧视有关系,畸形的思想状态导致了他爱说大话、瞎话,因此才不受人欢迎吧。

我家搬到西城以后,没想到那个残疾人福利工厂就在我家不远的清真寺,大哑巴姐夫有一天忽然跑到我家来找我父亲,说要借政协礼堂用用,给他们厂子开联欢会。那时候礼堂还没对外开放,不像现在都做为盈利手段了,只要给钱谁都可以租用。

当时我父亲上班没在,我母亲给他写在纸上:“政协礼堂是某些国家重要会议和政治活动的场所,仅次于人民大会堂,咱们不能随便借的。”他看了连连摇头,有些生气地走了。

从那之后,哑巴一家就再也没人来过我家,可能觉得我们不帮忙,让他在工厂里丢了面子吧。我想大哑巴爱虚荣,肯定是和领导吹牛,说自己能借到礼堂开会。没帮他忙就让他丢了面子,得罪他了。

九十年代的时候,那个残疾工厂彻底离开了我们的视线,又恢复到最早的清真寺了。哑巴夫妻也早已退休回家,从此更没了他们的消息。

有一天我路过顺城街,惊讶地看到大哑巴姐夫在家门口站着,和一群人比划着说话,我走上前和他打招呼,他认出我之后把我让进了他的家。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居住环境太恶劣了!一间小房又黑又脏,屋里除了床和桌子还有一个大木柜之外,什么家具都没有!肮脏的地上还卧着一条黑狗,进屋半天我才看清这黑乎乎的一团是只狗呢。

二姐生病了,在床上躺着。说是什么都看不见,得了青光眼。那个大哑巴姐夫把二姐从床上拉起来在她手心上写字,告诉她我来看他们了。二姐拉着我的手流眼泪,我也止不住地心酸。这样的环境怎么能住人呢?心里骂这个大哑巴真是不靠谱!也不说收拾家里,干点家务,让我二姐在这样肮脏的环境中养病,那一刻我真是对这个大哑巴说不出来地厌恶。

我那漂亮的二姐早已变得像个老太太,昔日风韵荡然无存。人很瘦,脸上的皱纹密密堆在眼角,皱得就像她家门外路边的老榆树皮,只有那苍白的脸色更显病态。当时她年龄应该和我现在差不多。按说50多岁的人应该还不算老,可能是生活不如意,也可能是生病受折磨,给我的印象二姐苍老得不成了。而那个大哑巴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人倒是还特热情。

我在二姐的手心里写字问她好,告诉她我还住在我父母的房子里,我父母和她的父母都已去世。她知道后大哭,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也边哭边劝她节哀,我有些后悔不该和她说这些陈年旧事。看着她悲伤的样子我特难过。也明白了当时我伯父伯母反对她的婚姻其实是对的,这个大哑巴生活能力真是太差,家里这副样子,他居然还有心思谈笑风生地和一群人站在路边聊天。

因为他们和其他兄弟姐妹都已失去联系,临走时我告诉二姐有事找我。以前不知道他们住在这里,碰巧路过这里才知道她家其实离我家非常近。我给二姐留下200块钱,还没出屋就看见被大哑巴从她的手里拿走了。

我很生气,可是也不能说什么,和一个残疾人也没法儿讲理。我只好想以后要多来几次,多看看这个被众多兄弟姐妹几乎遗忘了的二姐,只有我这个小妹还离她近一些,能帮忙就帮忙吧。

没多少日子听说她家住的地方拆迁了,我急忙赶到那里一看,她家变成了一片废墟,再也打听不到他们的消息,二姐从此又失去了联系。

前些年我听一个熟人说哑巴一家搬到了郊区,住上楼房,我还高兴他们终于改善了居住环境。可是又听说我那命运不济的二姐已经病故,除了难过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连他们到底住在什么地方我也没弄清楚。我把情况告诉了其他姐姐,她们和我一样,除了难过就是反思,为什么我们没有在她活着的时候多给与一些关注呢。

写这篇文章我很难过,边流泪边写,哑巴二姐留给我的印象其实就是小时候比较清晰,后来长大了,也就见过几次面,要说感情还真没有多深。但我们是一爷之孙,毕竟血浓于水。我想如果当初伯父伯母同意她的婚姻,如果当初她不和那个爱慕虚荣的大哑巴结婚,也许她就不会被娘家抛弃,她的命运也许就不是这样。唉,其实这都是定数,因为人生没有如果!

湖北什么医院治癫痫癫痫的药物治疗怎么治引起癫痫病的病因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