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种梦的人(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45:44

一、种梦的人

春天真是太好了,阳光晶莹剔透,植物们也晶莹剔透,叶子刚舒张开,一片片绿中透黄,简直就是薄薄的玉片嘛。天空蓝得脆生生的,云朵东一块,西一块,自由自在。桐子花的香气随着花瓣被风刮得到处都是,我提着家里那把最大的柴刀,像一个侠客一样走向田野。

柴刀实在太大了,而我,只有七岁,按他们的话来说,死不长,像只铁老鼠,那柴刀看起来比我矮不了多少!好手难提三斤,何况一只只有七岁的铁老鼠?我把柴刀从手上放下来,扛到肩膀上,朝大坨坨山走去。春天到处都是蓬蓬生机,很快就把我的弱小身躯淹没掉了。

两块春天的仙人掌催着我,在太阳下独自走进山林深处。大坨坨山是那么漂亮,怪石成群,如剑如戟,起大雾的时候,就像仙人和侠客们住的地方,至少在我看来比很多电视里的都要好看。这么漂亮的地方,我觉得除了石头和树就不该长那么多的杂草灌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我一直以来的心头之痛。我想种一样东西,比杂草灌木生命力都要强,它会慢慢地将这些讨厌的东西赶尽杀绝。我坚信仙人掌能实现我这个野心。

没想到山门的巨石后面有簸箕大的一小块平地,我把从家里带出来的两块仙人掌放在旁边,开始挥汗如雨。我在太阳下孤独地干着,四周除了自己的喘气声和挥刀声,什么都没有。我终于可以秘密地干这件不为人知的伟大工程了,比大人们在地里干活还要卖力。我知道那个春天的上午,世界上一定有很多种子在萌芽,很多植物在伸懒腰,很多鸟儿满世界找自己的伴侣,还有很多很多的孩子躺在床上睡懒觉做白日梦,三五成群做这样那样的游戏。他们绝不会知道,世界上有个孩子正孤身一人在山里的灌木丛中拼尽全力辟出一块地,只为种两棵小小的仙人掌。我把杂草劈干净,用柴刀去刨地,边干活边想,你们玩吧,做你们的做白日梦吧,有什么稀奇的,我已经干了这么一桩大事了。我把两块仙人掌用土培好,四周做了点保护措施和遮掩,以免被人发现。干完这些,默默念叨,你们快点长呀,你追我赶地长,长得满山满岭都是。然后,用沾满泥土的手擦了一把脸,躺在地上看着蓝天和白云,心里暖暖的,有一种极大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可这时,我看见一只巨大的老鹰在天空中盘旋,就赶紧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后面的土,走了出去。老鹰呀老鹰,这些你可都看见了,你千万别瞎叫唤,你一叫唤全世界都知道我的秘密啦!走了几步我又折回去,掏出小鸡鸡朝仙人掌撒了一泡尿,嘘嘘,快点长呀,快点长。该死的老鹰还在那里盘旋,突然一声长鸣响彻云天,我提起裤子就跑……

我做了个梦,大坨坨山的仙人掌长得到处都是,有的和石头一样高大,开了好多黄色的花,蜜蜂和蝴蝶嗡嗡地在石林、大树和仙人掌间穿行,一根杂草都看不见……这就是我想要的样子。

不像平常种下什么东西,三天两头都跑去看看,我知道仙人掌长得慢,在心里强忍着。到了三个月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可是一看,那两棵仙人掌怎么还是老样子,瘦瘦的,只有那么点新芽,而且边上的杂草又长起来了,陷入包围的仙人掌样子好可怜。看来,那泡尿一点作用都没起。半年后再去看,长是长高了一些,却丝毫没有发家的迹象,单薄得像两根猪肠子,旁边的刺条已经挤得它们没地方去了。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牛还在边上踩了一脚,缺了好大一个伤口。仙人掌以前不是生活在沙漠里的么?怎么连刺条都长不赢,家里种在盆里的也长得那么好呀,我有些想不通。

又过了一年,两年,三年……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不想去看那陷入了重重包围的样子,说不准牛早就一脚把它踩得稀巴烂了。这个世界,为什么就不能满足一个孩子的小小梦想呢。我发誓,再也不相信仙人掌了!

谁从我们家门口走过,都说我们家的屋墙地选得好,在村口,敞阳,背靠着狮子山,难得的一块阶梯平地。我就说不好,地方太小啦。除了人住的,厕所和厨房都不好安置,这就算了,别人家屋前屋后总有那么宽的地方,种菜,种水果,我家前面是大路,后面是一堵土墙。两旁有是有地,都是别人家的,别人也说这个位子好,等着修房子呢,大门口唯一一块地方用作了晒谷坪。在乡下,家门口种不了树,算什么人家。夏天没有一个躲阴乘凉的地方,热起来热死人;冬天没有可以阻挡寒风的树,野地里随便一点风就把整座房子吹凉了,冷起来冷死人。地方是好,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我最羡慕那些可以在屋子附近种树的人家。不管什么季节,不是这种果树果子挂满枝头,就是那种花香招蜂引蝶,开得花花绿绿。要是我们家也能种那么几棵果树,到了成熟的季节,每个从村口过的人都能看见,馋死他们。想想都觉得美。是的,主要不是为自己有水果吃,而是一种炫耀。你们看看我家门口的果子,过路的人随便伸手就能摘到,但你们想吃就要求我!

我一定要在家附近种几棵树,就算不是果树也行。为此,树还没种我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桐树坪那个地方不知为何,总能找到很多桑树苗,遗憾的是表面看起来只有一根嫩苗儿,地下的根却大得离谱,一点不好挖。我们家以前的伞几乎都是我用坏的,不是用坏而是刁坏。我常去桐树坪放牛,为的就是寻找桑树。下雨天地面的土比平常松一些,我总是怀着侥幸的心理,告诉自己,再稍微使一下力,一棵桑树苗就刁出来了,可结果呢,伞尖又被我弄断了,树根却还深深的埋在土里。伞坏掉了,下起了大雨,我只能淋得像个落汤鸡,回家还要讨父亲一顿骂。

大概我的父母也觉得家里附近该种点东西才像样,最后就同意让我种。

那年春天,我在厨房当头觅了一小块地方,种下了一棵桑树和黄栀子,都是我从山上挖下来的。看着亲手栽下的桑树和黄栀子一天天长大,真是让人欢喜。可我觉得还不够,继续从山上挖各种各样喜欢的树来种,山胡椒、痒药树、桂花树、栀子树,自己家没地方种就种到旁边的地里去。我家旁边的那块地,那家主人每年只种点小菜,很多地方都空着,单单修剪一下,以免长出柴草来,我知道他是等着修房子呢。我觉得,虽然种在别人地里,那也是在自己家附近呀,和种在自己地里没什么区别,况且我只是种在他不要的地方。

没想到树种下没几天就被人砍掉了,起初我还以为是哪个顽皮的孩子故意和我作对呢,就接着种。谁知道,那家主人找上门来了,他凶巴巴地和母亲说:

“谁准你们在这里种树的?谁家的地,谁批准的?”

“那是孩子干的,我不知道,这就把它弄走。”我感觉母亲受了莫大的委屈。而母亲呢,她看着我,似乎很为我感到难过。

我们那儿对一个地方的理解是这样的,如果是一块没有主的地,那么谁的东西种在那,那里就归谁,好多地就是这样被开荒出来的。可这块地是有主的,当然不能随便让人种东西。其实我只是在他们家的地边上种树,没占多少地,更不会以此作为占地的手段。真到他家修房子的时候,我肯定会移走的。可别人不这么想,他一定觉得我是想用种树的办法一步步蚕食他们家的地呢。

我的梦想长到了别人的空间里,人家当然就不允许,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梦想。哎,这个世界到底是大人的世界,到处充满着强权主义,我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呢。这个春天一点都不好,太糟糕透顶了,连一个梦都养不活,还有什么资格叫春天?

二、虐鸽的人

天边的云已经烧得所剩无几,能隐隐觉察一股微凉的气息从大山里透出来,这样,夏天的酷暑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稀释。在外面玩了一天的鸽子“咯咯咯”的从屋檐上踩着瓦片依次跳飞下来,一只,两只,三只……一共五只。太阳下山了,它们的美好时光也要结束了,厄运即将来临。鸽子们还不知道这些,照常在黄昏中惬意地啄食我撒下的玉米和高粱,还在那里你蹭我一下,我蹭你一下。蹭吧,蹭吧,瞧你们傻得,看着晒楼上的那架竹木鸽子笼,我真是为它们感到悲哀。

地上的玉米和高粱所剩不多了,我操起一根长棍,乘鸽子不注意,呼的一顿狠抽。一种我从未听过的惊恐长鸣随着鸽子一起飞上天,鸟毛纷纷扬扬飘下来,洒落一地。鸽子们停在对面的牛栏顶上,用凄凉和迷惑的眼神瞧着我,一只鸽子的翅膀好像受了沉重一击,耷拉着,还有一只的腿被我抽撇了。它们不停地偏头看我,眨巴着眼睛,不明白怎么回事。它们还以为主人疯了呢。可能我真是疯了。其实我也舍不得,但我看见他们那副喝酒吃肉的样子实在无法忍受。我对自己说,鸽子呀鸽子,你们可千万别进笼了,再也别待在我们家了,有多远飞多远,永远别回来。

母亲听见外面有响动,从屋子里跑出来,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的老天,你这是干什么呀儿子?鸽子又没得罪你。”

“我要把它们赶出我们家,不然迟早会被一个个吃光的!”

“明天就吃光了!真是的,哪有这么快,杀只鸽子算什么?”母亲还很有理。

那几年父亲是村支书,屁大一个官,每隔一段时间乡干部就会到我们家来。他们把这叫做“下乡”,我觉得他们就是来混吃混喝的。每次乡干部到我们家,母亲都要忙里忙外招呼他们,不是杀鸡就是杀鸭。我们平时都舍不得吃,可他们来了,母亲大方得很,好像自己家里很有一样!!!这就算了,有时候没好菜吃,母亲居然杀鸽子给他们下酒。

天呀,怎么能这样呢。难道把鸽子养大,就是为了杀了吃?鸡鸭鱼这些动物杀了吃,我可以接受,但鸽子和狗、牛、羊这些我实在接受不了。它们是我们自己一手养大的,朝夕相处,我们的每一道眼神,每一声咳嗽它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家里每个人的脚步声,它们都分得清。该凶的时候,它们凶,该失落悲哀的时候,它们就跟着我们一起黯然神伤,这些生灵是有感情的,是我们的朋友啊,和人没有什么区别。记得我们家有一次卖牛犊的时候,那头牛使劲地叫,不停回头看我们,满脸的泪水。鸽子多好呀,多聪明呀,每天都在我们边上飞,吵吵闹闹,和和谐谐,聪明的还懂得送信。这怎么就下得了手!可今天中午他们吃得那么香,还猜着拳,喝着酒。他们不是在吃肉,而是在吃我的朋友,吃他们的尸体,太邪恶了。

中午,母亲一个劲儿地喊我去夹菜,我不去,她只当我见了生人怕羞。六六早上还和我一起玩,中午就被他们吃掉了,真叫人伤心欲绝,哪里还有心思吃!我一直用怨恨的眼神看他们,直到他们把饭吃完为止,那副样子看了真让人作呕。我在心里念了无数遍,你们都是凶手,是一群屠夫,父亲是,母亲也是,一个个全都是。

我要把鸽子都打怕,它们最好远走高飞,我已经无法忍受我所看到的一切。实在不行,至少也要赶得鸽子不敢进笼,这样母亲就捉不住它们了。

我以为它们会走掉的,可是天黑以后它们又偷偷摸摸回来了,一点声息都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安静地睡到笼子里去了。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它们一个不少地蹲在笼子里,和平时一样。它们没被我打怕,一点没明白我的意思。打是亲,骂是爱呀,你们明不明白?

看着那两只被我打伤的鸽子,我有些心疼。你不知道鸽子寄托了我多少愿望。那时候,不管是在语文课本、电视银幕,还是在年画里,到处都能看到北京天安门和一群不可忽略的、从天安门城楼上飞过的鸽子。每个孩子心里都有一个首都梦,天安门梦,“我爱北京天安门……”就是歌唱的那样。那时候我们是不敢想象飞机的,我能想到的只有鸽子。鸽子给我的感觉离天安门最近。我们家的鸽子就连在我放牛时都会跟着我去,当大家纷纷向我投来羡慕和嫉妒的目光时,我显得无比骄傲。就算是去十几里外的县城,它们也会在我头顶上飞,一路相随。我当心它们飞得太远找不到回家的路,母亲说,鸽子飞千里呢,千里传佳音!我就又想起北京天安门的样子,感到无比的踏实和向往。要是吃掉鸽子,我的北京梦就彻底没有着落了。

母亲知道我一向反对杀鸽子,就总是趁我上学不在家的时候杀。当我们回来,看见家里鸽子少了一只,就问母亲,还有一只鸽子呢,哪去了?母亲说,它飞走了,我亲眼看见的,她说得那么振振有词,我竟然傻乎乎地信了。还在心里想,飞走的那只一定是到北京天安门找它们的大部队去了。好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飞走的鸽子都是被母亲杀掉的。现在我倒希望它们都飞走,可惜这些家伙怎么赶都赶不走。

早上看着笼子里晨光照耀的鸽子,我决定继续虐待它们。我把那两只受伤的鸽子抓起来,放到一个大水桶里浸泡,彻头彻尾的泡,要泡到它们服为止。我先把一只鸽子按到水底浸了半分钟,拿出来后,它只是朝我眨巴眨巴眼睛,一点事没有。我继续按,从半分钟延时到一分钟,还是没什么效果。我突然记起,鸽子是会洗澡的,平时,人一不注意,脸盆里要是剩着水,它们就跑去撒野,弄得到处湿漉漉的,电视剧里武林高手好像还有一招气功,就叫“鸽洗澡”,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呢。我把时间加大到一分半钟,再提出来的时候,那只鸽子终于有反应了,眼睛发红,伸手去探,明显能感觉到心脏的巨大起伏。真没想到它能憋这么久。到现在我都记得那红色的眼神,不解,恐惧,视死如归,它盯着我,丝毫不回避。我被它的眼神灼伤了,放了手。

鸽子受了这么大的罪,该懂得我的意思了吧,它应该去赶紧告诉其他四只,离我远一点,离这个家远一点,离笼子远一点。可它们除了看我时眼神惶惑不解,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如故。它们按时回家作息,真是不离不弃呀。想一想,我对它们也确实太残忍了,有些于心不忍,便就此作罢。

或许,真正的爱就是这样,你很恨他却始终不会离开他。这是鸽子对人的感情。可人呢,利用了它们,最后还抛弃了。这就是虚假的爱,虚假得那么明确——你确实很喜欢它们,但也确实绝对会抛弃它们。人们对好多东西都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有哪些东西是人们真正爱的。有时候我不听话闯了祸,父母也会打我,我常记恨他们,但我像鸽子一样,从来没想过离家出走永远不回来了。问题是他们呢?说不定在他们心里,对待我就像对待鸽子一样。这可太可怕了,可我不敢问他们。

没过几年,我们家就不养鸽子了,我不记得是送人了,卖了,还是杀光吃了。不记得还好一些,万一是……这是个多么糟糕的记忆。后来,我们家关鸽子的笼子被用来关养鸡了,鸡和鸽子完全是天上和地上两种属性。鸡怎么能和鸽子相提并论呢,至少我觉得鸡是可以用来杀的。我突然想起我的鸽子来,为做过那么多虐待它们的恶行感到懊悔,要是我不虐待它们,说不定我们家的鸽子会一直养下去。

兰州治癫痫的费用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癫痫病发作了要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