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星月】悬崖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37:37
人已在悬崖,听风在我耳边咆哮。抬手轻抚胸前,触摸着律动的心跳。崖底窜起的冷寒瞬间驱走了仅剩的暖,慢慢地把目光抛向幽深的崖底,那幽深处可有灵魂栖息的地方?看,崖远处,一抹冬阳撕扯开浓云,落在崖口的上方,阳光的绚烂遮掩了魔鬼的面庞。心,跃上乌云随风去游荡,让风雪涤清尘沙飞扬的一世俗念。微闭双眼,风扬起了碎发,吹醒了沉睡已久的灵魂,脚步在迟疑中找寻着方向。前方,浮云绕过山崖的走廊。后面,是荆棘密布的山冈。游移于崖上,心豁然开朗。不过是俗念于崖,悬于心而已。风过处,旋来一抹松香,凝润笔端,那是冬日里最后的清香。我于崖上,把泪留给云,做个花裳。转身回望,那来时的路早已变得模糊,走上陌路,心会不会在下一站更加迷茫。      【一】   默然举着酒杯,对着镜子高高地举起了手臂,自己在和自己庆祝,庆祝自己终于走出了爱的误区,还是在和过去执着的爱道别,她自己也说不清。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未关的电脑里还放着一首《风居住的街道》,歌声悠扬哀婉,一如默然此刻的心境。   静静地站在客厅里,望着墙上的相片,大大小小的相框里镶嵌着一幅幅生活的画面。想着刚才和儿子通电话,儿子语气的疏离刺痛了她的心。   “妈,还好吧。我也行,有事打电话吧。困了,我去睡了。”   平淡的语气,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儿子22岁,在国外读书。默然日思夜想,白发已经早添了几根。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百天时的照片,一行清泪顺颊而落。      【二】   一九九二年,中国改革进行到了新的阶段,巿场经济的大潮冲击着每一个角落,让人们都心潮澎湃,对未来生活有了更新的梦想。   李楠,默然的丈夫,高大,帅气,父亲的得意门徒,带着近视镜显出几分斯文,在区机械局上班。李楠出生在干部家庭,父亲是省直单位的正处级干部,母亲也是一个大企业的组织部长,主管人事部门。默然一直很为自己庆幸,进入了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而且,李楠是她的初恋。默然是单位的会计,小巧灵珑的身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从小大家都叫她“毛子”。两人相差四岁,去年结婚,让人羡慕不已,一句句郎才女貌,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等等祝福的话语,让默然心里一直装着满满的欣喜。   李楠年初被单位送去珠海和深圳,学习半年,看看特区是怎么运营企业,迅速发展经济的。此时正赶上默然怀孕在家安胎,每天学习结束后,李楠都会准时给她打电话。“老婆,今天怎么样?孩子没折腾你吧?又参观了几个私营企业,真好。看样子,要致富,就得自主经营啊。”李楠每次在感叹特区经济发展速度的同时,还会给她讲一些广东人的生活小情趣。丈夫虽不在身边,默然仍能感受到那种温馨,这让同事们也羡慕不已。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冬季。李楠从南方归来,还没等和大家讲尽特区的奇闻异事,一场大雪过后,默然临盆动产了,荆门治儿童癫痫好的医院大家一顿忙乱把默然送进了医院。晚上九点,儿子降生了,胖嘟嘟的小脸,大大的眼睛,全家人都快乐地拥在一起。婚后,默然一直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平静安稳。把自己的房子出租了,还有收入进帐。   儿子的出生让这个家庭过了一个平和快乐的新年。为了照顾好孩子,默然向单位申请多加了半年的病假。看着儿子会翻身,会坐,会爬,默然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和幸福了。每天哼着小曲,白天与孩子快乐游戏,晚上在李楠的蜜语里安枕而眠。总是想让儿子快点长大,却又想让幸福的时间过得慢些,李楠偶尔说的几句要下海经商,让她和儿子过上幸福的话,也全成了她的耳边风,并未入心。   这天,晚饭后大家围坐在客厅,婆婆抱着小子轩在喂苹果,李楠手里拿着书,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默然走过去接电话,是找公公的。“爸,您的电话。”默然对着公公的房间门喊了一声。公公平时单位里就忙,在家里很少说话,把单位写不完的文书都会拿回来继续做。公公接完电话,面色很沉重。“老李,什么事呀?谁来的电话?”婆婆忍不住问道。“你把孩子给然然抱着,你和李楠来一下。”公公说完,转身进屋了。   不一会,屋内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楠楠,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呢?”婆婆声高却很心疼的语调让屋外的默然一愣,难道李楠说下海是真的?   “楠楠,我是坚决反对你辞职的。放着好好的国家干部不做,去下海经商,咱家几代人都没有一个商人,不是那块料。明天安心回去上班,我和你们谢局说了,把辞职信撕了。”公公声音低沉但态度坚决。   “爸,您就让我试试,人家广东私人企业都干得很好,况且我是学机械的,开印刷厂没问题,我在深圳时已经有了打算。我同学没工作,家里条件很好,我们一起做,设备已经定了。”李楠在为自己争辩着。   “楠儿,你好好想想吧。我和你爸都是国家干部,没有一点儿经商的经验,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妈妈怎么办?眼看着,也帮不上你的。”婆婆在苦口婆心地劝着。   “妈,我都多大了,深圳那些开工厂的连文凭都没有,只要肯干,这是个抓钱的时代。我读过书,又不傻,干嘛不能干?我有了儿子,我要让他比我们生活得更好。”李楠激动的声音再度传来。   默然一直和儿子一起,日子轻松愉快,她没把李楠说的事放在心上。此时,争吵声传来,她才猛然感觉到,原来李楠说的不是玩笑,他已经付诸实施了。默然心里一愣,由心传出了一种别样的滋味,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自己也说不清是酸还是甜。      【三】   李楠是在亲人的溺爱中长大的,从小外公外婆都特别喜欢他,一直以来基本上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如今从不知道日子艰辛的李楠要下海经商,这无疑是给平静的日子翻起了波澜,公婆的坚决反对,让有点心动的默然茫然了。就在她左右为难之季,李楠辞职了,成了真正的自由人,开始了他“下海”致富的历程。   其实,默然相信李楠是有能力的,无论口才和头脑他都是上乘,只是担心他的心软会是他经商的大忌。   “楠,要不咱还是回单位上班吧。这样也不愁吃喝,干嘛那么辛苦去奔波?有钱多花,没钱少花呗,也省得爸妈担心。”默然也低声劝着李楠。   “妇人之见,现在时机多好,钱,谁干谁挣。北方落后,还捧着铁饭碗过日子,广州、深圳早就以经商为荣了。然然,你就等着看咱儿子也出国读书,光宗耀祖吧。”李楠信心十足的语气让默然放弃了阻止。   李楠的坚持,终于战胜了父母。婆婆拿出六万元给他投资建厂,李楠把外公、外婆留给他的十万元也投了进去。郑晨也投资了同样的资金,就这样在城市的东郊建了个小型印刷厂。事业之初,两个人全力以赴,利用两家的人脉关系,工厂的机器一直在运转,第一年居然挣回了所有的投资款。   小试牛刀的李楠尝到了成功的快乐,说起话来带着几分张扬,婆婆总是不停地说着他,“楠楠,你做事要稳,创业容易守业难啊。”每听到这句话,默然就想起了自己看到的一幕,心里有了些许的担心。   周末,默然和李楠约好了去逛街给子轩去买换季的衣服。早上接到电话,李楠急匆匆地赶去了工厂。默然早早地把孩子送到了娘家,心想着李楠开业一年了,自己也没过去看看,今天正好有时间,等李楠办完事,他们好一起走。默然倒了三趟车,才到了东郊,按照李楠以前告诉她的地址走进了新华印刷厂。   工厂里静静的,并未听到机器的运转声,已经快走进车间的默然被一个粗犷的声音叫住。   “同志,你找谁?今天休息。”   默然转过身,看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从门口的收发室走出来。   “大爷,我找李楠。”默然轻声地回答。   “李厂长啊,今天没来呀,你明天再来吧。”老人不急不慢地说道,“你是谁啊?”   “我是他爱人,我们约好了的。”默然见李楠未在工厂,心里有点慌,早上走得那么急,怎么没来这。   “原来是小李的爱人啊,他去隔壁的村长家了,你等着,我去叫他。”老人爽快地应着,转身要往外走。   “大爷,我们一起吧。他忙完,我们好一起走。”默然也转身跟了上去。   说是隔壁,但走过去也需要10分钟的路程。“闺女,你家小李挺能干,有头脑,是个好小伙子。只是最近总往村里跑,现在农闲啊,可别染上坏习惯啥的。”老人边走边唠叨着。   默然从小在城市中长大,很少去乡下,也不是很清楚大家在农闲时会忙着啥。走到了村长家门口,老人去敲门。大铁门里先是传来了“汪,汪,汪”的狗叫声,不一会,一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老王,你有事儿呀?是不是也想摸两把,还有一桌儿,三缺一,你来八圈。”女人笑着跟老人家说着话,嘴里还“啪,啪”地吐着瓜子皮。   “我可不行,我来找李厂长,他家里的来找他了,人家等半天了。”老人家着急地说道。   “哟,原来是小李家的,看人家城里人就是不一样,细皮嫩肉的,真好看。”女人兴奋地说着,话音有点高。   默然有点无措地望向老人家,“大爷,这位是?”   “看我这脑子,这是村长家的,大家都叫她薜嫂子,她比你大,你也可以这样叫。”老人家歉意地看着默然。   “薜嫂,你好。我是默然。”   “哎哟,这城里人说话文邹邹的,我还真不行。妹子,你也进来坐坐吧。”   “不了,薜嫂。我在这等吧。”   薜嫂转身回去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李楠急匆匆地走出来。“然然,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家里等我呢?我处理点小事儿就回去了。”   “我没什么事,也想来你的工厂看看。幸好这位大爷可以找到你,要不我就白来一趟了。”默然回头看着已经转身往回走的老人家。   “那是工厂雇的王伯,他家就他一个人,工厂管吃管住,老人家有了活干,安心多了。”李楠解释道。   “李楠,你急急忙忙地来厂子,是找村长有事儿啊?”默然忍不住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今天村长,书记都在,和他们商量一下,扶植一下工厂,让他们明年降些房租。”李楠边说边拥着默然往外走去。   默然看着李楠淡定的神情,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公公婆婆都是正直不阿的人,她不能胡乱去猜忌。况且,李楠比上班时交家的钱多了一些。但心里想着薛嫂的话,终究还是有几分不安。      【四】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子轩长大了,可以去幼儿园了。默然想着就近送,还方便公公婆婆帮着接送。   “李楠,把子轩送到家附近的明辉幼儿园吧。”周末一大早,默然在饭桌上就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不行,送私立的佳音吧,双语教育,现在人家都往那送,我李楠也不差。”李楠喝了口粥,说道。   “楠楠呀,咱低调点。孩子就近去幼儿园比较好,院里的孩子都在那,他有伴儿不上火。是不是,轩轩。”婆婆抱着子轩接话说着。   “奶奶,我不去。我要和你在家里玩,奶奶,我要吃肉肉。”轩轩奶声奶气地指着桌上的菜,张嘴等着婆婆去喂他。   “妈,你们不知道。现在我朋友的孩子都送佳音,我也得把轩轩送去。”李楠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老赵啊,你就别心疼孩子了,他们有能力就让他们送去。不过,楠楠,你这攀比的心态可不好,对孩子好,我们才送。”很少掺言的公公发了话。   默然想着孩子去好的幼儿园会受到更好的教育,也未尝不可。只是那一年八千元的费用让自己很是心疼,是自己一年的工资呀。   “我这不是怕轩轩上火吗?【上火:东北方言,孩子不适应陌生环境的反应】才三岁去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能行吗?在明辉有三个孩子今年一起去呢。”婆婆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意见,“再说,楠楠,这两年妈没见你像第一年那么有干劲儿。我和你爸对生意上的事不懂,也帮不上你的忙。总之,有点钱省着点花,然然,你说呢?”   默然应和着,知道婆婆不容易,公公虽有才华,但是个孤儿,这个家的这点儿家底儿都是李楠外公、外婆留下的。默然的父亲虽是老师,但有五个孩子要抚养,家境跟婆婆家更是没法比。“李楠,还是送明辉吧。爸妈接着也方便,你好安心工作。以后孩子大了,用钱的地方很多。”默然转过头对低头吃饭的李楠说着。   “那你们随便吧,钱我给你,其他你自己决定吧。我今天厂里有事儿,一会儿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楠张嘴闭口基本上和钱挂钩了,而且越到休息日变得愈加地忙碌。   默然看着李楠亲了儿子两下,急匆匆奔出去的身影,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五】   北方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大风卷起满地的尘土阻挡着人们的视线,迷着眼却未吹绿道路两旁的大杨树。子轩去幼儿园已经两个多月了。孩子很适应,这样默然工作很是安心。   五月份,默然参加会计晋级考试,单位给了几天假。每天上午背上几页题,默然就会出去走走,高度紧张的情绪让她觉得很是疲惫,她想让自己放松一下。为了不影响她复习,工厂也在赶一癫痫病的预防主要有哪些方法批活,李楠在厂子住了两天了,默然很是癫痫病对青少年有什么危害?惦记。今天把所有题又都温习了一遍,默然长长地舒了口气。伸个懒腰,打了两个哈欠,想着给李楠送几件换洗的衣服去,赶紧去卫生间洗把脸将睡意扫干净。一看时间还早,默然又去商店买了些熟食带上。因为不是通勤时间,虽换乘了两次车,不到十一点,默然已经到了工厂的门口。 共 28004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