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八一】隔壁的三嫂(散文·家园)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56:24

泾河的水日夜不停地缓缓流淌,三月河畔南岸的杏花,像洁白的云朵一样静静开放。

隔壁的三嫂,已经被岁月打磨得抬不起头了,那凌乱花白的头发见证了生活的沧桑。即使头发被打理染色了,可这弯曲的身子,无论如何也不再端正挺直了。

那天中午,当我在老家繁华热闹的集市上,远远看见那个瘦弱的身影,就像冬天出门看见了明媚的阳光,熟悉而温暖。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三嫂,三嫂!”尽管街头嘈杂喧闹,但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叫她。她回过头来,看见是我,便微笑着招招手,慢慢穿过拥挤的人群向我走来。我高兴地快步迎上前去,热情地抱住了她的肩膀。几年不见,三嫂明显老多了,眼睛比以前更大了,眼窝更深了,皱纹爬满了她的额头和眼角。现在走起路来,她也不像以前那样笔直轻盈了……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我的眼睛有点湿润。三嫂年近古稀,今非昔比,当年那个美丽的三嫂,只能深深地留在记忆里。

拉着三嫂,我们就近走进一家餐馆,坐了下来,边吃边聊了起来。“我的身体大不如以前,因为要照顾你病中的三哥。小儿子上班,果园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打理,再说苹果丰收了能卖多钱,投资不少,人工免费,也几乎不赚钱。后来,干脆把果园交给别人打理,只要不让园子荒芜即可。”我静静地听着,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三嫂继续说着,“我照顾二女儿的两个孩子,外孙女已经上高中了,小外孙上幼儿园,我负责接送小外孙,给两个孩子做饭。二女儿每月付给我一定的工资……”

“给你开工资?”我有点惊奇!想想也是啊,就跟了一句,“再说年纪大了,出门也不好找工作啊!即使是去当保姆,人家也要身体好、年轻一点的。”

“谁说不是呢!就像二女说的,花钱请谁来照看孩子都是照看,还是自己的母亲更放心。”

我能理解三嫂的处境,这日子不容易啊!心里突发了一个疑惑,“三哥身体怎么样?你出门在外,他的饮食起居谁来照顾?”

三嫂叹了一口气,表情一下子变得阴暗,停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在他大儿子家里。自从五年前你三哥得病以后,一直由我一个人照顾。当时,他大儿子只出了一点住院费。你三哥出院以后,就没再管过他的老父亲。这几年,照顾你三哥,把我的身体也累垮了。我的身体不如以前,抵抗力差,感冒发烧司空见惯。就是这样,也照顾不好你三哥,我只好找人带话,让他大儿子暂时来照顾。我还有一个小儿子,快三十了,也没成家。现在的姑娘都比较现实,我家没钱,还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父亲,哪个姑娘愿意到我们家啊?”

三嫂说的有道理,谁家的父母愿意把女儿推到这样的“火坑”呢?没车没房,父母老了不说,父亲还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小伙子长得再帅,也不能当饭吃,也不能换来想要的东西啊!这就是无法改变的残酷的事实……

我忽然明白了,三嫂也是出于无奈!她是为了三哥能得到更好的照顾,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娶到媳妇,只好出门做工。

回到家后,我的心情有些沉重。

连续几天,眼前浮现着三嫂那无助而伤感的神情,脑海里浮现出三十年前,三嫂刚来的情景……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小燕子从南方飞来,欢快地在梁间飞来绕去,忙着做窝。

那一年,我上初一。一天下午放学回家,我吃完饭,正准备做作业,忽然听到妈妈和西隔壁大婶在厨房的说话声。就听妈妈轻声细语地说:“隔壁老三有媳妇了,这下好了,家里不再冰锅冷灶,有人知冷知热了,还能照看一双儿女。”

“听说,这个女的聪明能干,很爱干净,干活麻利勤快。不过,她带来了三个女儿,娃多负担重。好在带来的都是女娃,将来都是要嫁人的。更重要的是,老三不用养活她的三个女儿,国家照顾呢!这是多好的事情啊!”大婶说的头头是道,让人打心眼里觉得三哥娶了一个好媳妇。

想起三哥,那几年既当爹又当妈,着实不容易。

三哥一家原本很幸福。一儿一女,两口子勤快干净,持家有方,无论什么时候去他家,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虽然,院子和大门口是土质的,但拾掇得平整、光洁。走在自家院子里,那挺胸目不斜视的样子,感觉就像走在前途一片光明的康庄大道上……

家门口是否热闹,也能看出一个人和一个家的人缘。三哥的家门口最热闹。每到饭时,他家门口往往聚集了很多人。男女老少,有的端着饭菜,有的抽烟喝酒,还有的跟着收音机学唱秦腔戏,更多的人天南地北神聊。三哥和三嫂待人随和热情,一视同仁,不管是有钱的还是贫穷的,总是老远就主动问候。而他们一家子尽可能给大伙提供椅子、凳子、饭桌,还有他家门口的两个石头门墩。

他的一双儿女也非常懂事。他的儿子和我是同班同学,也是班长。他的女儿比儿子小两岁,聪明漂亮,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三嫂待人和蔼可亲,勤俭持家。三哥的勤快在我们村那是出了名的,干农活真是一把好手,早出晚归,别人中午早早回家做饭休息,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地里忙活,中午两点多才往回走。全村就他家的地里,一年四季几乎没有杂草。无论是小麦玉米,还是其它农作物,产量比别人高出不少,质量也好。每次卖余粮,收粮的人都喜欢要他家的粮食,即使价格高几分钱,也心甘情愿。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没有想到幸福美满的三哥一家,也有不幸降临。谁能料想到身材高大的三嫂,竟然得了心肌梗塞。那一天傍晚,三嫂蹲下身子关鸡舍时,没有站起来,身边一个人也没有。等三哥和一双儿女回家时,三嫂早已撒手人寰……

三哥和孩子哭得撕心裂肺。

世界上最伤心的事情,大概就是生离死别。没有见亲人最后一面,让人痛心疾首,抱恨终生。

当时两个孩子还小,三哥的妹妹就经常过来照顾。几年过去了,三哥和孩子也慢慢走出了悲痛。但是,没有女人当家,毕竟不是一个完整的家……

听着妈妈和大婶的对话,我知道三哥真的有了新媳妇。

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桩好事,怎么能不让人高兴呢?

于是,我加快了做作业的速度,心里盘算着一件事,这新来的三嫂究竟长什么样呢?这是一个春风沉醉的傍晚。风儿轻轻柔柔,偶尔夹杂着杏花甜蜜的清香,地里干活的人也陆续回来,倦鸟即将归巢,在树枝上叽叽喳喳……

我做完作业,三步并作两步跑向三哥家。

跑出自家屋子,一股花香迎面扑来。

抬头一看,对门大妈家的大门左右两边的杏花开满枝头,小鸟的翅膀扑棱棱掠过,粉嫩的花朵就像飘飘洒洒的雪花轻轻撒落一地。我哼着歌跑到三哥家门口。门虚掩着,我轻轻敲门,没人回应。我又喊三哥女儿的名字。不大一会儿,我听见了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人轻轻地拉开了门。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微笑着出现在我面前……

根据相貌和年龄,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三嫂吧!

虽然,三哥被我称为“哥”,但是他和我父母年纪差不多,只是辈分低一些。

眼前的她,个子不太高,皮肤白皙,那双大眼睛就像演员赵薇的眼睛。常言道:聪明的眼睛会说话。从她明亮的大眼睛里,我能够看出她不是一般的农家妇女。

“密密在家吗?我是西隔壁家的孩子,我来找她玩。”我自报家门,说明来意,尽可能掩饰我的紧张和别有用心。

三哥的女儿叫密密,比我小两岁,我们经常一起玩。“密密刚才去她大伯家了,一会儿就回来。要不你先进屋等一下。”她的音容笑貌就像春天的杏花,轻轻柔柔。

我没有推辞,本来就想来看三嫂的。找密密,那只是我的借口。

走进门,她给我倒了一杯水,这让我这个小孩子,顿时感觉“受宠若惊”。

我瞅了瞅,发现三哥家里跟以前是不一样了。锅碗瓢盆,刷洗得焕然一新,桌子、凳子摆放整齐有序,庭院就像水洗过的一样,干干净净可以晾凉粉了!她和我简单地说了几句,就说去后院洗衣服。我神差鬼使般地跟在她后面……

三哥家的后院,东西两边各有一棵杏树,枝繁根深,枝枝丫丫间缀满了一朵朵粉白的杏花,蜜蜂在花蕊上飞来飞去,时不时跳起欢快的舞蹈。一只可爱的小燕子越过杏树上空,转眼低头盘旋钻回屋檐下的小窝里,顿时,里面传来一阵叽叽喳喳声。三嫂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和我闲聊。我还记得,她先用洗衣粉将衣服泡了一会儿,开始用手揉搓,然后再用肥皂搓几遍。每件衣服都要漂洗三遍,这在三十年前的村里是很少见的。后来,三哥经常开玩笑说,自己的衣服没有穿烂,都是让媳妇洗烂的。

正和三嫂说话时,忽然传来清脆稚嫩的声音“妈妈”。我扭头一看,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地从大门口跑了进来。三嫂一边答应,一边站起身来,小女孩一下子扑倒三嫂怀里,咯咯地笑个不停。

“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就像电影里的小明星。”我打量着小姑娘。

“这是隔壁的姑姑,叫姑姑。”三嫂笑着说。

小姑娘扭头,对着我甜甜地叫着,“姑姑好!姑姑好!”我赶忙回应,心里一高兴,摸摸衣服口袋,掏出来两颗果糖递给她算是“见面礼”。小姑娘没有接,只顾看着三嫂……

“还不赶紧谢谢姑姑。”三嫂对她说。

“谢谢姑姑,”她脆生生的声音,让我很开心。

“你叫什么名字呀?几岁了?” 我轻声细语。

“欢欢,四岁。姑姑叫什么名字?”小姑娘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一点也不怯场,还想知道我的名字,看来她很聪明。后来的事实证明,三嫂的三个女儿中,就小女儿最机灵,脑子反应快,口齿伶俐。

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就和这个三嫂有了不解之缘。

三嫂特别爱干净。她带来三个女儿,三哥有一儿一女,后来和三哥生了一个儿子,虽然家里孩子多,但每个孩子都穿着干净得体。她对孩子要求也比较严格,不允许他们随意坐在地上,吃饭得安安静静,细嚼慢咽,不允许有剩饭。她对孩子们一视同仁,甚至对三哥的两个孩子更好。她总是说,他们俩比三个妹妹大,穿戴要好一些。

从三嫂来的那一天开始,三哥的儿女一直把她当亲妈,一家人和和气气,没有嫌隙。

尽管她很少串门,从不搬弄是非,所以邻里之间相处融洽,村里人也常对她交口称赞。

听到村里人对三嫂的评价,三哥高兴地经常合不拢嘴。而她却对三哥说:咱俩就像孤儿院的院长,孩子们很可怜,我们一心一意扶养他们长大成人就是。

春去冬来,她里里外外都是家里的一把手,仿佛总有做不完的事,干不完的活……

有一次高中放暑假,我去请教三嫂纳鞋底的事情。因为,当时妈妈给我布置了任务,假期完成两双鞋底。

三嫂很热情,有求必应。坐在她家门道里,大门敞开,凉爽的风一阵阵吹过,心旷神怡,适合做针线活。三嫂取出鞋底子,和我面对面坐着闲聊。她对我说,她以前的丈夫原在西藏军区服役,是部队政治处的一名干事,后来得了脑瘤,在西安西京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当时比较成功。又过了两年,她丈夫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了。原来是他的脑子里又长出瘤子,压迫视神经,导致失明。于是,就做了第二次手术,但是这次不太成功,只好回家休养。“你知道吗?在医院里,让我最尴尬的事情就是上厕所,因为他是男的,我是女的。他眼睛看不见,需要我引导和搀扶,上男厕所肯定不行,只好上女厕所。但是,这样就会吓着其他上厕所的女人,我只好向她们解释说,娃她爸眼睛看不见。”三嫂纳着鞋底,抬头停顿片刻,神情凝重,好像是在回想往事。

尽管我没有亲眼看见三嫂一个人照顾病人的情景,但能体谅她当初痛苦无助的心情。

三嫂把三个女儿托付在娘家,悉心在医院里照顾起生病的丈夫……

不离不弃,直到丈夫生命的最后时刻。

丈夫患病治疗期间,婆婆几乎不闻不问。而儿子病逝后,或许是婆家为小儿子打算得太多了,一些做法让她有些寒心。

那时,国家给三嫂家盖了三间大瓦房,用的都是上好的建筑材料,坚固耐用。待到三嫂改嫁三哥以后,婆婆就派人跟三嫂要回了房子的钥匙,说自己家里的房顶漏水,想暂时和小儿子住在三嫂家。

后来,她小叔子说,如果三嫂想让任何一个女儿顶门立户,都可以把钥匙还回来。言外之意,三嫂是不可能再拿到家里的钥匙了。三嫂当时很生气,但过后也想通了:“自己终归另嫁他人,原来的家也不可能再回去了,那些房屋如果不住人,也会慢慢老朽。还不如落个顺水人情,一团和气。再说,有人住,每天打扫,有烟火气息,才是家,就像我在家一样。”

三嫂的善良让人垂泪。

三嫂说到原来的家,如数家珍。“我家院子也有两棵杏树。每年春天来了,杏花开放,屋里屋外到处飘着香气。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在树下玩耍嬉闹,她们把杏花别在头上,相互比美,一个个就像杏花仙子。到现在,它们长的应该比你三哥这两棵杏树粗壮高大了。也不知道小叔子盖了新房,两棵杏树还在不在院子里?”

她免不了提到家里的一草一木,尤其是那两棵杏树。那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怎么可能忘掉呢?

长春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癫痫患者在吃丙戊酸钠长沙治癫痫病效果好癫痫病如何去治疗好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