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秋之韵”征文】风蝉物语(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54:54

临风凋落的声音,无法穿透更深的暮色,这就是风蝉。

——题记

1、某一条街道

不知道有没有名字,好像有一个某某路的牌子,而那所谓的路牌仿佛历尽了无穷岁月,上面落满了树叶尘埃,年复一年,时而就有一只鸟儿歇在上面,眼神冷清而又漠然的样子。

巷子里有多少住户,似乎没有人去关心,狭狭窄窄的一条里弄,这么一直向前延伸着,很安然的样子。

我漫不经心地溜达着,从巷子的这一端毫无目的地穿进去,走在窄窄的却并不感憋闷压抑的里弄里,两边是高高的石墙,这些石头就像是上上个世纪的遗物,爬满着苍苔,渗着细细的水滴,在街边的树影里默默地洇淡着。

独自一人就那么走着看着,街道两旁的浓荫遮蔽了天空,树隙里吐露着那么几滴阳光,几只鸟儿不知在哪棵枝丫里嘀咕着,似乎太过寂寥了。

在一家铺子前看见围了几个人,中间两个老者,坐在麻布凳子上神情专注地对奕着。这时,一个漂亮的少妇从衣铺里出来,头发披洒在胸前,袅袅娜娜的模样,向这边看一眼,转过了拐角,巷子里起了一阵低低的风,飘起了女人的粉色绸衫,她很快就隐入了另一间铺子,渐渐就没了影子,风中留下了些淡淡的女人味道……

小巷很悠长很幽静,只有自己的脚步声,轻一些,再轻一些,不要惊扰了这隔世的宁静……

古老的四合院,青竹林里的小楼,挂着酒幌的饭庄……

走着走着,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很绵长的样子,仿佛一生都走不完似的。

终于看见出口了,意兴阑珊之余,回首小巷来时路,眼睛被树影遮没了。耳际里唯有巷口的轻风滑过,一切仿佛被淹没在过去的某一时刻里……

许多年再没有去这个小巷了,不记得它的名字,但是记得那是漳河边的某一个小镇的小巷子,那曾经的匆匆一瞥,已去经年。

如果有一天我疲累了,心情落寞了,我想独自一人沿着那个河边小镇的那条小巷重寻旧梦,轻闲度日,与世无争,远离名利俗尘……

2、村庄的酒

有谁喝过真正的村庄老酒?那种浑黄的液体,飘着一种淡淡的古老的香。

儿时的我就时常坐在那间破烂不堪的茅屋檐下,看父亲就一碗盐水煮豆吱吱有声地啜饮着,听着那独特的声音,我的心中就升起了一股不可遏止的渴望--酒。

在某年的某个晚上,在村头的瓜棚里,月色从豆滕上淌落着,风柔柔地拂过,看瓜的老头说,今晚有狗肉,来它二两老烧。

启盖,那浑浊的夜体摇摇晃晃地跌入陶土的碗中,喷香的狗肉夹上了筷尖。

一杯酒……一杯酒……一杯酒……直到子夜,有夜莺尖厉的哭声从远处的树丛里逃出来,远火明灭,我们一副放浪形骸的醉态,再来它一杯……

多年以后,当我走出村庄走进陌生的都市,透过霓虹的窗橱,各种品牌的高档酒琳琅满目,充满了诱惑。

喝着霓虹窗橱中的酒,俨然有了一种优越与洒脱。

许多时候,眼前浮现出小村,醉眼迷离。举杯的刹那,远空横陈,山色朦胧,眼前飘过无数的影子,苍莽的山,深绿的水,真丝的绸衣,女人的奁脂……

我的梦流落在都市的纷乱与瑰丽的道口……

某个夜晚,在同样的地方,在同样的酒店里,我那久违的伙伴轻呼,来一瓶老窖!

走出酒馆,屋外下着小雪,雪花片片飘来,冰冷,路上早已铺上了很厚的一层。

一个人独自走在灯下,雪飘过深暗的巷子。一个卖臭豆腐的老人走过,担子里飘过一阵酒香,那种几十年前的古老的味道。

村庄的老酒!

老人走远了,雪地上只留下我一个。

我突然好想喝一碗村庄的老酒!

我很想念村庄的老酒……

3、旧欢如梦

看起来,她们就像是一对小姐妹,我和她们在一起至少十年了。

那时毕竟是因为年轻,所以她们看起来比现在青春许多。

许多时候,我乐意让她们站在我的书桌旁,我静静地写稿,或者看书。

屋里很静,笔尖在稿纸上沙沙的响声,她们就那么安静地待在我的书房里,谁都不说话,怕打扰我。

虽然不说话,但她们很尽心地为我斟茶,很小心地服伺着我,她们就像我的仆人一样。

那时还住在W市,平常往来的朋友很多,我的住处很简陋,朋友来了,我好酒没有,又不抽烟,一律以茶相待。时间久了,朋友们都知道我的秉性,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我们边聊天,边就着瓜子和小点心,她们姐妹俩静静地立在一边,待谁杯中的茶浅了便续上。

那时正是早春三月的样子,窗外的树叶儿几乎长全了,在那些枝枝丫丫间绽放着新绿。昨夜下过一场雨,伴着微风,碧绿如洗,倏而叶隙里便落下几滴水珠子,在阳光里闪着亮,叶片在风中颤抖着,很娇俏的模样。

我们这样喝着茶吃着点心,嘴里闲聊着。

杯中的茶浅了又满、满了又浅,姐妹俩就这样尽心地给我们续着茶水。

天暗了下来,街边的霓虹灯亮了。朋友们相约到酒馆里去吃麻辣毛豆、龙虾、喝冰啤,姐妹俩默默地目送我和朋友们出门,我在朋友的搀扶下醉醺醺地回来。

夜半醒来,口干舌燥,心里像有炭火炙烤着,难受无比,姐妹俩早给我准备好了淡淡的茶。喝过茶后,心里的燥闷便消散了许多。静静地躺在床上,眼前不停地闪着姐妹俩的身影,恍惚之际,一翻身便昏睡过去了。

某一天,我一个女性朋友来了,失去了往日欢声笑语的样子,呆呆地坐在我的书桌旁,我明白,她是感情受挫折了,我招呼她坐下,姐妹俩给她泡上了上等的西湖龙井,那是我一个朋友出差带给我的。

我们彼此沉默着。突然,朋友眼睛惊异地看着玻璃杯里的茶叶,我也看去。

茶叶在水里像一支支折扇,慢慢地打开,成了一片,仿佛一群翩翩起舞的仙姬,舞姿曼妙动人。

朋友看着看着,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我也笑了,对朋友说,世事变迁,沧桑难料,有人为情痴,有人为情嗔,却不过一个“缘”字,无缘则无情,无情何须嗔与痴?朋友笑了,我感觉她笑得是那样的释然。

在W城有欢笑也有苦恼的日子,然而快乐终究短暂。

姐妹俩的一杯杯茶,让我一次次在激情中清醒,又一次次在失意中思索。

许多时候,我感觉到她们无微不至的关怀,许多时候我又忽略了她们的存在。

又是几年过去了,那一次变故,让我离开了W城,从此辗转漂泊居无定所。那些W城的朋友们因为失去联系,消息渐阙,独有小姐妹俩还一如既往地跟随着我。

许多年后,我感觉自己有些老了。有时照着镜子,满眼的沧桑。看着看着,眼里忍不住的酸楚。转头看看小姐妹俩,她们仿佛也跟着我憔悴了许多,满身风尘,心里忽然对她们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

这小姐妹俩就是我十多年前从小店里买回的一对红塑料壳的茶瓶,一对小小的茶瓶,有谁能充满感情地带在身边十多年呢?

陕西癫痫科权威医院咋样手术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的要点有哪些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