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江南】雾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12:59
蒋志说要去爬山。他说此话时我十七岁,实际上是十六岁。他认为这是个了不起的突发奇想,并把它告诉了刘良。刘良是他的哥们。刘良通常都会答应,这次也没例外。作为蒋志的女朋友,我肯定也是要去的。鬼才喜欢在冬天里爬那座华北平原上最高的山,要不是时间无聊,我才不去。
   我们三人去爬山的事情还是引来了议论纷纷。蒋志的另外一个哥们徐迈力劝他不要去,因为接下来有一个叫黄河科技学院的播音主持专业的考试。蒋志说他这副嗓子,当不了主播。
   我们坐车离开J市,到了山脚下已经是傍晚。蒋志兴奋的说:“快点登吧,到了山顶绝对可以赶上日出。”他又说:“和女朋友在最高的山上看日出是最浪漫的事情。”他问刘良,“对不对?”刘良笑了一下表示同意。他又看我,我说:“最高的山应该是珠穆朗玛峰,你别得瑟了。”
   现在是专业考试季,除了我们,其他的高三学生都在学校里按部就班地复习,应付每个月两次的模拟,听说最后一个月要模拟五次。后几个月的模拟我们会赶上,至少现在时光很松散。我们在外面考试就像一群羊在草场上闲逛。这时候如果顶着北风走在大街上,听到的是《老鼠爱大米》的歌。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细雪,蒋志开始抱怨老天爷不长眼睛。他大概是后悔来登山,又不想在我们面前承认失误,所以才骂老天爷。登到一半,已经花去了几个小时,蒋志说:“咱们怎么就二百五的来登山了呢?”雪还在飘,台阶已经很滑。刘良说:“咱们下山吧,傻瓜才在这种天气里登山,真正的傻瓜才会。”
   我听惯了他们张口闭口的傻瓜,男生们都一个德行。蒋志问我:“你累吗?”我说:“不。”蒋志已经习惯了我说话的态度和语气。我通常这样,对什么都像现在的天气一样,如果你在下雪的冬天登过山,一定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天气。
   他们坏透了,虽然离18岁还有一步之遥。我周围的人差不多都是这样。没一个有追求的,真的没有。
   山路上没有碰见几个人,真的很少有人在这种鬼天气里登山。
   “我们登上山顶绝对是一个壮举,如果有电视台的来,一定可以上电视。”蒋志这样说,不知道他又哪里来的兴奋劲儿。蒋志有些神经质,他的确如此。虽然他还没十八岁,可他似乎也坏透了。如果我不当他的女朋友,遇见的是另外一个人,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三天前,蒋志给我说起了赵田。“赵田和张厚强开房了。”我对这个没有兴趣,不管是他们还是别的什么人,我简单的“奥”了一声。他说:“我们也开房去吧,这有什么啊。”我知道他又死皮赖脸的说去开房,我说:“你自个开去。”他说:“人家赵田都开了,所有咱们认识的情侣都开了,为什么你不去?”我说:“你找个愿意跟你开房去的女的去,别找我。”他说:“别以为我找不到,你真毛病!”我说:“我是有毛病,你找个没病的去吧,我无所谓。”对于这件事,我的确有担心,蒋志一直认为我是处女,我也认为自己是处女,可我忘不了我十二岁被一个路上的男人劫走了三小时,男人毁了我的清白。从那时起,我就有了这个除了我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也许是从十二岁开始,我看世界的态度,就已经冰冷。
   除了赵田和张厚强,李倩倩和刘长兴,秦宇和李震,还有别的几对开房的都是蒋志告诉我的。他们都坏透了,在专业考试的时候想的都是这些。
   这些事,自从成了蒋志的女朋友,他就没断提过。非得把我弄上床不可,我懒得搭理他,想想就恶心。要不是他求了一万多次让我做他的女朋友,我想我谁的女朋友都不会做,我不适合做任何人的女朋友。不知道他那些肮脏的想法都是哪里来的。
   他说干那件事很爽,他老是说爽啊爽的。他说应该怎么怎么干,他说的时候我脑子想的是我十二岁那年的事情,我想找到那个人,然后把他千刀万剐。我还记得蒋志说过,“我们的爱情是纯洁的。”这话他说完就忘了,他想的全是怎么把我弄上床。
   一天前我看见了丑陋的一幕,这一幕蒋志应该在一些电影上看见过。那时候是下午,同学们全都出去玩了,我和几个姐妹中途拆伙,回到了住处。上午蒋志说他们男生去湖里划船,招待所里很安静,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
   我们在凌晨四点登上了山顶,只剩下等太阳出来。东方的天空一片火红,太阳窜出一道线来,蒋志兴奋的大喊起来,他对着我大喊:“我爱你。”我还了一句,“我怎么知道你爱的是不是我。”这时他又突发奇想。“我可以站在悬崖边上给你证明。”他站在了悬崖边上,下面是万丈深渊,我想没有人不认为这是真的悬崖。刘良说:“你别找事了。”蒋志更来劲了,“我如果说的不是真心话,我就跳下去。”他把手伸过来,“给我你的手,你如果不信我爱你,你就松手。”我把手给了他。
   昨天下午,我走近我们女生住的那个房间,从里面传出来声音,男的和女的在一起的声音。门没有关上,这大概是他们的疏忽,的确也真的没有什么人在这个下午留下来,除了现在在屋里的两个人。门开着一条缝,我听见他们的对话,男生的声音很熟悉,出于好奇还是什么别的,我开大了门缝,正对着就是那张床。女的在上,男的在下。这应该是蒋志给我说过的那个姿势,可巧的是下面的男生正是蒋志。女的我也认出来了,她是我的好朋友,虽然不是最好的朋友。我确定是他们后,就悄声离开,耳后是他们的呻吟。
   蒋志拉住了我的手,还站得稳稳的。他又重复了一遍,“你如果觉得不爱我,你就松手。”我没有感觉,仿佛这是个与我无关的游戏。
   刘良很紧张,他说:“你他妈的别二了,她怎么可以拉住你,你他妈的猪脑子。”
   蒋志说:“爱情会让她拉住我,伟大的爱情。”此刻,我想到晚上我回来,看见蒋志坐在男生堆里,我问:“船划得怎么样?”蒋志说:“我是最会划的。”那个女生,坐在对面的癫痫发作如何处理以及预防我的好朋友,正在读报纸上的连载小说。
   蒋志开始斜身子,他的手用了力。我说:“别玩了,我真的拉不住你。”蒋志说:“那咱们就一块掉下去。”
   刘良已经站不住了,他骂着喊:“你他妈的别二了成吗?!发生么疯啊!”
   蒋志说:“我只想证明给她看,我爱她。”如果我松手,蒋志可能掉下去,他用的力虽然不大,可我拉着他的力起到了关键的平衡作用。
   他说:“你现在松开手。”治疗癫痫病什么方法效果好我没松,他松开了,他没有掉下去。刘良狠狠的骂一句:“真不想他妈的活了!”蒋志说:“换一种玩法。”我想到那天下午,他跟我的好朋友是不是也换了好几种玩法,是不是有从后面,他给我描绘过的。他说:“我往外倒的一瞬间去抓你的手,这样更刺激吧。”刘良想上去拉他,可是活动的空间太小了。下面是没有人怀疑的万丈深渊。“你他妈的别玩了成吗,我喊你爷了,志爷。”蒋志的手向我伸来,我的手和刚才一样伸着,可是他没有抓住,坠了下去。
   四周寂静无声,太阳完全升起,红的像血。过了很久,也许没过多久,听到山涧里传过来一声闷响,是蒋志落地的声音。
   刘良看着我蹲在地上,以手掩面。刘良吓坏了,他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他把我往里河南去哪里找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拉,然后瘫在了离悬崖边几十米的安全地带。他怕我想不开,跟着跳下去。
   “他一直就这么二,充能,这下玩大发了吧。”刘良哭着喊。恐惧没有消减,反而在他那里加强。
   “我的手一直伸着,你看见没有?”我问他。刘良说:“你一直伸着手,是他没有抓到。估计他抓到你,你们俩会一块儿下去。他是个二货,就知道玩,这下玩砸了吧!”
   “他会不会死?”我问。刘良说:“他绝对活不成了,活他妈的头啊。”他大哭起来,他无法面对这个事实。
   空气里充满了雾,伏在人脸上就可以变成冰。虽然太阳升高了,这种雾还很多。
湖北哪个医院看癫痫病较好/>   “打110吧。”我说。刘良哭着给110说刚刚发生的事情。
   我的手一直伸着,也只是这样伸着。蒋志曾说过,我们的爱情是纯洁的,我一直记着他这句话。他提开房,提接吻,提抚摸,我只当他玩笑,我认为他并不坏,不像那些开了房的男生坏,他真坏的话,我们可能已经开房了。如果我没碰见昨天下午的那件事,蒋志在提出爬山的时候我会拒绝,他在提出玩这种游戏的时候我会躲开,即便他真的往下掉的时候我会拉住他,哪怕和他一块掉下去。可我确实看见昨天下午躺着的就是蒋志,声音是他的,身体也是他的。他下坠的那刻,我放弃拉他,这个决定一念之间。
   蒋志的尸体找到了,他已经碎得不成样子。刘良可以作证,这件事完完全全是蒋志一个人造成的。如果警察当时在场,也没有一个人会不这样认为。对我来说,这是他一个人的后果,蒋志这次玩大了,那天下午他和我好朋友缠绵就已经玩大了,可他玩大了两次。
   这件事已经过去九年了,我从来没有质疑过我伸过去的手,不然我不可能活着。我还没有男朋友,我早说过,我不适合做别人的女朋友,也许从十二岁那年起就已经注定。
   2011年6月10日17点手稿及电子稿
   2014年11月2日修改

共 337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