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晓荷·遇见】 梅姐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5:09
   梅姐结婚了,婚礼是在梅姐开的农家院饭庄举办的。没有彩虹门,没有婚车,也没有燃放鞭炮;没有发请柬,也没有口头邀请,但来的人还是不少。梅姐本来打算家里的人和要好的朋友们聚聚就行了。说是婚礼,其实很简单,没有繁缛仪式,就梅姐的两个女儿将梅姐和新郎木生簇拥至每桌客人面前,做个介绍,敬杯酒而已。梅姐的两个女儿不仅充当主持人,一手操办这场婚礼,就连梅姐和木生的结合也是她们两个极力促成的。   一   梅姐叫刘月梅,出生在H市的一个小镇。镇子前后是树木茂密参天的长白山脉,翻过南面的山,就进入了原始森;北面的山脚下,有一条河,冬季只有潺潺的细流,雨季会激流飞溅,属于季节河。镇上住有二百多河南癫痫病基地户人家,虽然有山有水,却没有可以提供给人们足够粮食的土地,就连采摘的上好山货也卖不出好价钱,因为山里的人不缺,外面的人进不来。所以小镇上的人生活有些窘迫。   梅姐家里有父母、两个哥哥。家里除了三间还能遮风避雨的土平房外,别无长物。两个哥哥早已过了娶妻生子的年龄,可是家境寒酸,父亲急得没有办法,主意就落在了梅姐身上。梅姐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懂事,在学校是学习的尖子,也是校花,在家里、地里也是能干的好手,能为父母挑起一面。虽然年龄不大,可是看上她的人家却不少,媒人不断,用踏破门槛形容,亦不为过。尽管其中不乏殷实人家,父亲也极力劝说梅姐应允,可是梅姐宁愿为多病的母亲多担负些,也愿为体弱脚跛的大哥娶媳妇攒些积蓄而甘愿吃苦。只是此时的父亲已经急不可待了,为了给两个单身的哥哥,特别是大哥说媳妇,竟专制般收了彩礼,将梅姐嫁给了邻村家境富裕的Y。梅姐那年17岁。看起来憨厚老实、不笑不说话的Y却不知怜香惜玉,为完成父母亲交给的传宗接代任务每晚频繁忙活,时愈半年却不见动静,严重的虐待、家暴面孔便暴露无遗,真是人不可貌相。Y的父母非但视而不见,还时不时说些不冷不热话里有话的话。   半年后,梅姐终于无可忍受逃走了,是在一个深夜,一个秋雨潇潇的深夜。梅姐向母亲声泪俱下地倾诉半年来的遭遇,看到梅姐身上,特别是那隐秘处的累累伤痕,心痛欲碎的母亲和女儿抱头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痛哭。可是父亲却逼着梅姐立马回婆家,吼道:“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家了!”母亲想留梅姐住一晚,第二天再回去,父亲坚决不允。漆黑的夜晚,漫天秋雨浇落在梅姐的身上,更浇凉了梅姐的心。风雨里,泥泞路,梅姐向村北那条河跌跌撞撞奔去……突然一道刺眼灯光射来,是一辆拉木材的拖拉机转过山脚驶来。也正是雨夜里这一道生命之光将梅姐的绝望念头熄灭了,也许是冥冥之中,天犹见怜吧。此时,梅姐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逃走!梅姐爬上了开得不是很快的拖拉机,向县城方……   二   饥饿、淋雨,梅姐拖着感冒发着烧的身体,乞讨了三天才大海捞针般地找到表姐家。三天里,梅姐家和Y家的人也曾来表姐家找过,也幸亏梅姐没有早些时候找来。表姐的母亲走得早,小时候经常到梅姐家,虽然比梅姐大五岁却和梅姐整天腻在一起,感情自然不浅。可是自从表姐结婚后却几乎没来过梅姐家,梅姐也没来过表姐家,对表姐婚后状况,只听说个大概。千辛万苦找到表姐家时,梅姐如同漂流在大海里看到向自己驶来的航船,绝处逢生,喜极而泣。当梅姐敲开表姐家的门时,眼前的情景着实让梅姐吃惊不已。只见炕头上一个头发蓬垢面的女人,身上盖着被子,说话有气无力。当她吃力地抬起头,和梅姐对视一会儿后,几乎同时叫出来“表姐!”,“梅子!”。梅姐扶着表姐躺下后,拉着的手却攥得更紧了。看着蓬头、瘦弱、脸色苍白的表姐;看看身上溅满泥水、手脸脏兮兮的梅姐。姐妹二人的眼泪如线断了线的珍珠簌簌坠下。梅姐在抽泣中,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表姐告诉梅姐:你姐夫对我挺好的,他上班,我做零工。结婚半年后,怀孕了,可是不久肚子疼痛厉害。结果去医院一查是宫外孕,就做了手术,没等康复就出院了,回到家也没好好休息,仗着年轻,也没当回事,除了每天做家务,还要出去做工,不仅没好好休养,而且还……结果感染了,发烧晕倒在家里,送到医院输液消炎,三天后,又回家了。因为家里也不宽绰,也是为了省钱。后来武汉中际医院是公立的吗经常低烧、头晕、没有食欲,再后来,浑身疼、没劲。看上去像好人一样。可是难受、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忍受。班也不能上了,只能成天躺着,才一年多,就这样了。表姐休息了几次,断断续续讲完了遭受的状况。梅姐为难了,本来想在表姐家落脚,然后先找个活做,之后再作打算。表姐似乎看出了梅姐的心思,说:“梅子,你就在这先住下吧,照顾照顾我,也帮我照顾下这个家,然后再找点活做。放心,你姐夫那我跟他说。”听了这话,梅姐反倒不好意思走了。在街道企业上班的姐夫下班后,看了看梅姐,又听了表姐的介绍,倒也没说啥。   表姐家住的是联排房子的其中两间,堂屋除了灶台、碗橱柜等,靠北墙还间壁有一个小屋。收拾一下正好让梅姐住,倒也没有太多不便。梅姐买粮买菜、洗衣做饭,侍候表姐洗脸梳头、吃饭、擦洗身体,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整整。表姐夫下班后就能吃上热乎可口的饭菜,再也不用做家务了。家里有了生活气息,日子过得倒也还好。   好日子总是来得太迟,去得也毫无征兆。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表姐夫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吃饭,十点多钟回来,已是醉醺醺的,见表姐已经睡着,就直接闯到梅姐的小屋,一下子把梅姐抱住。这突然的举动着实吓到了梅姐,梅姐赶忙推开:“姐夫你喝多了!快回屋睡觉吧。”“梅子,姐夫没喝多,姐夫喜欢你!打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我也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可是我控制不住。再说,你表姐那样,我们都快一年没那样了。”看见表姐夫的样子,梅姐也觉得很是可怜。再则,又怕惊动了表姐会难堪,梅姐的抗拒就有些减弱。表姐夫得手了。   有了第一次,就又有了N次。此后,表姐夫对梅姐也视如亲人了,梅姐心里却觉得对不起表姐。一天,梅姐给表姐梳头时,表姐突然伸出瘦弱不堪的手抓住了梅姐,有气无力地说:“梅子,让你受苦了。照顾我,照顾这个家,还要照顾你姐夫。”“不!都是我不好,不怪姐夫!”“不,梅子,姐怎么会怪你呢。该做的,不该做的,你都帮我做了,我只有感谢你的份。”“姐你别说了!”“梅子,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这个样子,恐怕也熬不了多久,等我走了以后,你就和你姐夫过吧,我看得出,你姐夫也喜欢你,虽说你结过婚,但也没登记。你答应姐,姐也就可以放心地走了。”梅姐点了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梅姐复杂的眼泪簌簌地落在表姐的脸上。   三   一个月后表姐走了。   虽然答应了表姐,可梅姐仍然住在堂屋的小房间里。她没有勇气在表姐睡过的炕上和表姐夫住一起。可是,矛盾的心理仍在继续着的梅姐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却让表姐夫兴奋不已,洗衣做饭、家务,甚至买菜等统统包揽下来,梅姐想吃的东西也总会及时摆在面前。这让尝尽了家暴和凌辱的梅姐感动不已,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爱情的梅姐,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热爱。在甜蜜和美好的生活中,诞下了可爱的女儿,小屋多了欢声笑语,多了幸福和温馨。   表姐夫,不对,应该叫丈夫或爱人,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嘴里哼着歌曲,脸上洋溢着喜悦,好像换了一个人。梅姐尽着母亲、妻子的责任,也享受着母亲、妻子的幸福,脸上也红润了,又恢复了往日的清纯靓丽,做了母亲的梅姐也更有女人的韵味了。   可是命运有时候偏偏爱作弄弱者。表姐夫、现在的丈夫企业效益不好,被个人承包了,表姐夫失业了。没有了经济来源,一家三口人的生活成了问题。表姐夫慢慢地开始酗酒,有时还冲梅姐发脾气。梅姐又过上了经济拮据、提心吊胆的日子。不久,表姐夫和人结伴去了南方,说要为家里挣钱。半年后回来了,梅姐虽然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发迹了。衣着光鲜,走路挺胸昂视。最让梅姐感到意外的是,还带回了一个妖艳的女人。进得家门没有理会梅姐,倒是抱起了冲他微笑,手脚划蹬的女儿,良心还算没彻底泯灭。只是带回的那个女人,直接去怼梅姐。说梅姐趁着表姐病重勾引表姐夫,表姐病逝后又赖着不走;还说梅姐和表姐夫没登记,不是合法夫妻,她们才是真心相爱登了记的合法夫妻。梅姐百口莫辩,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人几乎傻掉了。   出虎口入狼窝,姐夫的无情,女人的蛮横。梅姐又一次被逼入绝境。梅姐本想带着女儿一起离开,哪怕是乞讨。可又一转念,自己都不知如何生存,带着女儿只会跟着受罪,再说也不能便宜了他们。梅姐咬着牙再次只身出走。这次的选择是自己同意的,却变成了自己不想要的。梅姐虽然心在滴血,却没流一滴眼泪。   四   经历让人成长,打击使人坚强。   梅姐把一切都深深埋在心里。离开表姐夫家,梅姐扒上了南去的列车,只身来到了千里之外的K市。梅姐决心把过去的噩梦统统忘掉,重新开始,梅姐坚信偌大的世界定会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幸福不会永远不眷顾自己。   几天后,梅姐被一对开小餐馆的老夫妻收留,帮着刷碗、端餐,打扫卫生等。梅姐不要工资,供吃住就行。每天晚上客人和店主走后,梅姐把店里,每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一次,老板娘走得匆忙,装钱的兜子遗落在店里,第二天梅姐把兜子交给老板娘时,一千一百多元,分文不少。梅姐用她的勤劳、诚实、热情的人品赢得了店主夫妇的信任,也深受顾客好评。说来也怪,自梅姐来了以后店里的生意日渐红火,不仅是因为梅姐漂亮,更因为梅姐的热情周到服务和店主夫妇的诚信经营。店主夫妇对梅姐很是满意,相处得像一家人,梅姐每月也可以领到工资了。有时客人多,厨房忙不过来,梅姐也经常上手帮忙,心灵手巧的梅姐还时不时上灶秀一把,每每博得好评。深得信任的梅姐又承担起了去市场买菜的工作。梅姐买的青菜不仅干净、价低,而且做出来口感好,顾客也喜欢;买回来的鱼肉也是最新鲜的、最好的,价格却不贵。这样一来,店里所需的食材等,几乎全由梅姐购买。店主老夫妇看在眼里,既感动,又高兴,几次要给梅姐涨工资,梅姐都谢绝了;店主夫妇几次给梅姐介绍对象,梅姐也不看。   一次,梅姐和往常一样去市场买菜,菜也买得差不多了,到最后一家,也是老主顾的菜摊时,雪下得更大了。梅姐拎着菜想快点回店,一着急,脚下踩滑摔倒,梅姐想起来,脚踝却疼痛钻心,额头顿时沁出了汗珠。摊主,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赶紧将梅姐扶起,坐到了摊位里面的凳子上。看着梅姐痛苦的样子,摊主小伙子要送梅姐去医院,可梅姐坚持回店里,说店里还等着菜上灶呢。小伙子将菜摊交给邻摊主照看,打车将梅姐和菜送到店里,看到店主老夫妇也背扶不动梅姐,就又送梅姐去医院,将脚踝骨折处理好,买了药,又送梅姐回店里。第二天送来了一副拐杖,接下来的日子,买药、复诊,小伙子准时到,还按需要把菜直接送店里。梅姐的脚慢慢好了起来,可是小伙子还是经常来店里送菜,帮着干些力气活。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梅姐的脚伤好了,心情似乎也随之好起来。一天晚上,收拾停当后,店主夫妇来到梅姐睡觉的小屋,梅姐招呼坐下后,店主老板娘就直接开口了:“梅子,今晚我和你叔有两个重要事和你商量。一呢,是关于你个人的事。你来店里也有将近一年了,我们拿你当亲闺女,像一家人,我们了解你,也为你个人的事着急,你也该有个打算了,不然我们也挂心。这一段时间,特别是你有病以后,我们看卖菜的大伟人不错,对你也不错。我看你们俩挺合适的,你们是不是考虑在一起。二呢,我和你叔岁数也大了,儿子不放心,下月就来接我们去他那养老。这个店呢,生意还不错,你也学会了里里外外,灶上灶下打理。你要和大伟在一起,正好就接手经营,我也放心。不,不,不是给你,我知道你是个不占便宜的人,就算是兑给你们。你呢,好好想想”   五   梅姐和大伟结婚了,饭店易主重新开业。   和梅姐结婚的大伟姓李,叫李新伟,今年30岁。其实,店主夫妇也暗地替梅姐调查过,梅姐自己也留意过。大伟家住在郊区,7岁时父亲去世,母亲一个人把大伟带大,中学毕业后就在市里打工,也有同学和朋友邀其去外地打工,多赚些钱,可是大伟为了照顾腰腿不好的母亲,选择了留在母亲身边。实行联产承包以后,他就包下了一块地,扣大棚、种蔬菜,施农家肥、不打药,起早贪黑耕作,收下来的蔬菜摘净、捆好,自己去卖,并且从不要高价,自然卖得好,卖得快。由于家境的原因,个人的事就耽误了。遇到漂亮能干、善良热心买菜的梅姐并得知梅姐还是单身,就有了心思。也是天意,赶上梅姐买菜时崴伤了脚。梅姐虽然是一遭被蛇咬,便紧紧锁闭了感情的心门,但是大伟的孝心,勤劳诚实,热心善良融化了梅姐冰封的情感心墙,唤醒了梅姐灵魂深处的爱。梅姐和大伟都找到了真爱的另一半。有情人终成眷属。 共 67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