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墨香】我的爱有你才完美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00:24
2011年,秋天,18岁的白清坐上回家乡的火车。年纪轻轻的她,已经从一所重点大学毕业了,这些年来她确实孤单。一路走来,异于常人的聪明,让她一路向前,不曾有过片刻停顿,用“马不停蹄”来形容她的成长一点也不为过。   靠窗而坐的她,一脸沉静地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悲,只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泄露了心中的疲惫。也许突然松懈下来,不知不觉间便昏昏地睡去,当一觉醒来后已是夜幕。看着车厢里睡得东倒西歪的人,白清淡然一笑,拿出水,轻轻地喝了两口。仰起头喝水的瞬间,才看见对面坐着一个男生,此时正拿着一本书看得入神,书中夹的书签滑落也不知。   白清放下水,低头捡起那书签,看了眼书签上的字——“清心之志,宁静自得”。微微的惊讶过后,白清便将书签递给对面的男生。轻柔的声音缓而清晰地说出口:“你的书签掉了。”男生一下子把书拿开愣了愣,笑着说:“哦,谢谢你啊。”白清嘴角微扬了一下,直到男生下车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晚上十点多,男生起身拿起行李包准备下车,他笑笑对白清说:“这个行李箱是你的吗?”白清不知所以然地点了点头说:“是的。”男生顺手把白清的行李箱从上面拎了下来,随后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拿下来不方便,我给你拿下来放在下面,你下车的时候就不用费劲取了。”说完摸了摸自己的头,傻乎乎地笑了。白清这时才反应过来,微笑着说:“谢谢。”   此时,火车上已经响起温柔的乘务员广播的声音,男生要下车了。提着行李的他,正要离开之时,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快速地从背包里取出纸和笔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白清并说:“这是我的号码,你一个人,怕你不安全,有什么事情联系我。”说完便匆匆地下了车,待白清反应过来,火车已经重新启动了。   夜幕才降临不久,周围的一切都是安静的,车厢里睡着乱七八糟的人,轻微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唯独白清一人,安静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这么多年来,她在别人眼里被视为才女,学什么会什么,琴棋书画样样都学得好,功课对她来说自是不在话下,一直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好榜样,更是父母最大的骄傲。她不曾辜负对她抱有期望的亲朋好友,这些年,她尽力地满足亲人们美好的愿望,她只有不顾自己的喜爱,只顾了学习,学习。可是谁又曾站在她的角度想过这是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想着这些,白清自是感觉一番忧愁袭上心头。一路顺利通关,如今她已经有一份非常满意的工作,小小的年纪便能如此,在工作上做到尽职尽责,在为人处事上做得游刃有余。这些白清都不曾在意过,她只是觉得自己尽力做了自己能做的。但白清能如此,已经不单单是聪明了,而是渗入生命中的一种智慧。想着这些年的一切过往,白清再一次沉沉地睡去。   (二)   直到第二天清晨六点多,白清才到达自己家乡所在的城市。一身疲倦的她走出车站,第一缕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温暖而略显慵懒。走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突然感觉世界就是这么伟大并渺小着。她不禁放下行李,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一切又将展开新的旅程。   辗转在川流不息的城市间,在拥挤的公交车上越显得城市的忙碌。半个小时后,终于到家了。白清敲门迎来一脸笑容的妈妈,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后,便脱下鞋子,直冲沙发。躺下后便说:“真是累死了,骨头都快散架了。”语气中不失撒娇的意味,柔柔的声音里满是惹人怜惜的小抱怨。不论怎么说,白清仍旧是一个小姑娘,哪怕她再怎样聪慧过人,终究还是孩子。喝了妈妈端来的果汁后,便嚷着累了要去补觉,妈妈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脸幸福的模样。   这一觉醒来,已是夕阳西下。白清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见窗外的阳光是一种红而暖的色调,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满心的轻松欢快。揉揉双眼,拿了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一个小时后带着一身雾气的白清从浴室走出来,边走边擦拭自己的长发。很自然地走到窗前的椅子边坐下,端起水杯喝着。秋季稍显干燥,白清喜欢喝水已是多年前便养成的习惯。她总是喜欢做着细微而又温暖精致的小事情,就连喝水都特别讲究。没事的时候她喜欢买各种水果,把它们切成小块用保鲜膜包好放在冰箱里,喝水的时候,随意地放几块在水中。按着她的意思是,透明的水中飘着五颜六色的水果,喝了不仅健康,看着也舒心。   白清安静地坐在窗边,手上翻着她素来喜欢的书籍。这样的时刻,于她而言,很多,但却很珍惜。也许只有在这样安然的时刻里,她才是她自己,她才是白清。此时,窝在椅子上的白清,看着即将落下的太阳,迷蒙的双眼,有些不明所以的酸涩。窗外的树已经开始落叶了,一片一片又一片地飘下,犹如飞舞的蝴蝶,又如旋转的芭蕾舞演员,很美很美。突然想起,那个火车上遇见的男生,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白清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背包跟前翻出那张写着号码的纸条。映入眼帘的便是三个力道十足的字眼,郁凌帆。看着这三个字出神的白清,第一次起了玩心。她拿起手机,发出几个字“猜猜我是谁?”片刻后,手机提示有短信,白清快速跑到窗边的椅子上盘腿坐好,打开短信看。比她发的还简单的三个字“不知道”,白清雷无语。这人还真够无趣的,白清在心里将郁凌帆诽谤了好几遍。白清接着拿着手机,埋头又发了一条短信,“我是你刚认识的一个陌生朋友。”这次短信回复得很快,“我朋友很多,你是哪位啊。”这回白清开始翻白眼了,这人是榆木脑袋吗?快速地回复了过去,“不是说我遇到危险可以找你吗?这么快就忘了?”这次发出的短信好像石沉大海般,没动静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才再次收到“哦,原来是你啊,不会真遇到危险了吧?”   白清实在无语问苍天啊,第一次体会到了抓狂的感觉。她端起杯子猛地喝了一大口水,平复一下心情。“你觉得我遇到危险还能这么悠闲地一条一条地回复你的短信吗?”这时轮到郁凌帆无语了,此时正在下班路上的他,依旧傻傻地摸摸脑袋,自言自语地说着:“也是哦。”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短信又过来了,“我叫白清,很高兴认识你。”看了这条短信,总算回归正常的节奏了,他笑笑回复了一条短信,“我叫郁凌帆,同样很荣幸。”于是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三)   白清看着发过来的短信,“扑哧”笑出声来,这个人确实有意思。那么大的一个人,居然会做这么不靠谱的事,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白清想,即使我有任何危险,给你电话你也救不了我,不在一个城市,相聚千里远。不过,还是感谢他的好意,如今这般傻乎乎的人,还真是少见了。想着想着,天已经黑下来,看着玻璃窗上映出的影子,白清不禁笑了起来。此时,妈妈推门进来,一脸温柔地说:“清清,休息得还好吗?出来吃饭吧。”白清看见妈妈,快速地跳下椅子,穿上拖鞋,笑意浓浓地挽起妈妈的胳膊,有说有笑地靠着妈妈的肩膀,撒娇似的说:“妈,有没有我爱吃的菜?”妈妈嗔怪地点了点她的脑门说:“都是你爱吃的。”满脸的宠溺,俨然是幸福的。   接下来休息在家的白清,除了享受自己悠闲的时光,便是逗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郁凌帆。白清觉得他真是个有趣的人。这么多年来,白清从未这般开心过,而且如此的活泼俏皮,虽然只是在短信上,但她依旧笑得开怀。   另一个城市的郁凌帆也越发地喜欢和这个叫白清的女孩聊天,从言语间便可以感受到这个女孩的玲珑剔透,俏皮灵活,小小的年纪却有种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如今也是“十一”假期,他闲在家里也是无所事事,幸好有她陪着聊聊天。   一天早上醒来,白清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   “白领饭!”   “……”   “哈哈!”   “好好的名字愣是被你说的土到爆!”   “多好啊,我真是太有才了!”   “……果然是个女魔头!”   一大早就这样开心度过,他们之间的交流仅限短信,从未有过话语上的沟通,双方也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对。一切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没有过多的回放,更没有过多的浪漫。有时候,双方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便会互相调侃说笑。白清常说:“那班火车就是为了让我遇见你!”郁凌帆却说:“那班火车就是为了让我遇见你,然后让你欺负我!”   这样的互讽多得不可计数,但从未伤害过对方,反而让对方越来越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越来越依赖彼此。白清向来是小孩子心性,一旦混熟了,不会有丝毫的防备;而郁凌帆虽然比白清年长几岁,却也是大男生一个。两个年轻的人,怎会没有话聊?直到有一天他们再一次互发短信。   “白清,你在干嘛呢?”早上发的短信,直等到中午都没有回复,白清向来不会如此的。今天的反常,让郁凌帆心中有些不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天都魂不守舍的。下班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手机发呆。想打电话过去,怕冒昧了,所以一直等到晚上十点才有了回信。   “我没事,今天有些不舒服,去了医院。”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事,就是阑尾炎,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恩,那你多注意身体,不要着凉了,秋天了,冷了,注意保暖。”   “恩,我累了,我想休息。”   过了半天,也没有收到回音,白清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突然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拿起手机翻看。   “白清,今天你没回我短信,我心里着急了……”   “我不是没事吗,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好,你先休息吧,晚安。”   “晚安。”   一夜白清都未入眠,看着窗外直至天明。   (四)   今天白清特别安静,吃了早饭便进了房间,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发呆。看着妈妈担心的样子,她只是宽慰地笑笑,轻轻地抱了抱妈妈。妈妈给她端了一杯牛奶,放在她的面前,又亲自拿了毛毯给她盖在身上,轻柔地摸着她的头发,走了出去。回头看着妈妈步履不稳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她的那双红红的眼睛,估计也是一夜未眠。   裹着毛毯的白清显得愈发地瘦弱,脸色苍白的她,静静地看着窗外,看不出是喜是悲。已是深秋了,窗外的树叶早已泛黄了,这两天却愈加黄得厉害,秋风已过,树上的树叶沙沙地作响,有种落寞之感。昨夜下了一夜的雨,气温骤然下降,手脚冰冷得有些过分。端着牛奶,喝了几口,便再也喝不下。这段时间来只觉得经常会疲倦,但也无伤大雅,只觉得是前段时间经常加班所致。没想到昨天早上洗脸的时候,突然从鼻子里滴出几滴血,随即一阵眩晕便无知觉了。   醒来后,便已躺在医院。睁开眼看着妈妈和爸爸焦急和关心的眼神,一时之间不知所措。等问了情况,才知道自己早上晕倒在卫生间里。白清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为什么好好的突然就这样了。白清爸妈看着她苍白的脸,眼眶皆是红红的,可能因为极力地忍着,连带鼻子都有些微红。   在听了医生大概说了病情后,白清的爸妈便一直隐隐感觉不安,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医生说,初步诊断,还不能确定,要等待进一步的检查才可以。这样的等待,让他们做父母的如坐针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平时看着那么活泼健康的女儿怎么会突然就倒下了,怎么突然就病了呢。医生说,这样的病平时不太让人注意,一旦发现那肯定是因为病情到了一定的阶段。医生的这些话一直揪着他们的心,在心中将所有的神灵都求了一遍,只愿女儿没有得这样的病。   当白清醒来休息片刻后,进一步细致地做了一些检查,医生便让他们回家等结果,明天过来确诊。等待的日子总是那么难熬,对于白清的父母,以及白清,都是相当难以接受的。但老天总是在最美好的时候,给人开一个生命之中难以承受的玩笑。对白清的人生,亦是如此。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后,白清比以往更加沉静。工作也已经递交了辞呈,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怎么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唯独与郁凌帆还有零零散散的联系,虽然还联系,但已经不像以前那般频繁。另一边的郁凌帆也感觉到白清的反常,心里很担心,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问了很多次,她只说因为阑尾炎做了一次手术,正在恢复阶段,想多多休息。   在另一座城市忙碌的郁凌帆,趁着这段时间想了很多,理清自己的思绪后,他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他喜欢上了这个叫白清的女孩。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在这样的相处了解中,他被她深深地吸引。她的开朗活泼他喜欢,她的蕙质兰心他喜欢,她的俏皮可爱他亦是喜欢。一旦理清了这些关系,郁凌帆也不再犹犹豫豫,他向来爽快,所以决定向白清表白。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怎样武汉专门治疗癫痫医院河北哪里癫痫病医院好癫痫发作的前兆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