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江南】十年的轮回(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39:03

秋,是个多情多变的季节。初秋艳丽,中秋温馨,晚秋惆怅。秋,深沉而温情,没有冬的冷峻,没有夏的豪壮,更没有春的清新。没有阳光的时候,就像是少妇有了青春的第一缕忧思。如果是再下起清凉的雨来,那一份愁意就会浸满了心头,打湿了不安。

这四天的秋雨,缠缠绵绵、细细长长、丝丝缕缕、温温柔柔,似乎是一个伊人痛到了深处的哭泣。即便是硬气的汉子,也会被这柔弱的温情打动,心里免不得有份湿润的怜悯之情。这种奇妙的感觉,虽然浓郁而轻柔,却不是那种凄凄凉凉的伤触,而是一种无法言愁的惆怅。总令人走进那朦胧的幻觉中——痴迷陶醉。

今天,不但秋雨依然缠绵,还早早停电断网了。让我这个喜欢在网上寻觅诗情文趣的人,更加百无聊赖了。此时此刻眼前出现了一片景象:天阴沉、雨冰凉、路湿滑,点点滴滴的雨花,总让心里也泛起一层层的涟漪。淅淅沥沥的雨点,有节奏的奏响着一曲委婉的音律。那条路无限的延长,望也望不见尽头,看也看不清远方。

这雨天,正是农忙季节里那些劳作的人,难得偷闲休息的好时光。我却不想在这阴郁的气氛中入睡,因为我怕再延长了茫茫长夜。拿起那本喜欢的《最美的散文》,可是没看多久,眼前的字迹模糊起来。这本书汇集了近代散文大家的精华篇章,所以字迹小,容量大。再者阴雨天光线不好,眼睛也许有点花了,只好无奈的放下了这本散文集锦。

这种情景和情绪,让我想起在济南独处的时光来。山区的秋夜清凉,如果再下起秋雨来,就更加的湿冷了。(我出门有个写日记的习惯,会把出门日子里发生的事情,遇到的感动,自己的情绪,还有一闪而过的灵感,都细致的记录下来。)所以现在,特别想看在济南的日记,翻读一下那时心里的孤独。

济南秋天的日记,是我在济南写的第二本。9月4日是这本日记的首日,先是一首小诗跃然纸上:日月拉长了时光/有了方向/黑白调和/涂染了须发的短长/无须再看/脚印的沧桑/深的/是沉重砸成的坑伤/浅的/是泪花流痕的绵长/别用数星星的向往/去数记日子的量/昨天的时光/何必久久记住不忘/怕那些记忆/汇聚成不再平静的江……

当天的日记,却写下提起了十年前的事来。今天又一次,被日记拉回来了十年前的记忆。忽然我惊奇的发现,十年前、十年后,发生的事情和打击神奇的重合了。这些不幸的遭遇,不仅那么神似,甚至还有一种默契。当我好奇的想远一些,忆久一点,竟然发现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同出一撤。不记得曾经是谁说过:人的今生和来世是一个轮回。我却不是,十年一个磨难,十年一个打击,十年一种经历,难道我是十年一个轮回吗?虽然年龄不同,境遇却是出奇的雷同。

71年冬,只有五岁的我,不觉得自己和同龄的孩子不同。一天上午,在家中和小伙伴玩耍。开始玩东玩西的,后来看到了房檐下,被大人竖起放置的那辆木制太平推车。就跑过去,和小伙伴一起转动起车轮来。两三个小孩开始比赛看谁转得快,后来又把小木棍车轮旁,再转动起起车轮,就会奏出不成调的曲子来。过一会儿,又玩厌了,再用绳子穿过车轮,系在车子上。我就拉着车轮荡秋千,“呼”地一声,车子倒下来,把我压砸下面。一阵的剧痛,我晕厥过去。后来被人抱进了屋里,才知道我的大腿被砸断了。经过多次的治疗,还是在炕上躺了半年多,才能下地活动。那回去德州接骨治疗,几次晕厥和疼痛的折磨,让我有了伤及生命的危险。因为农村的土医用另类的接骨法,错接了骨位,只好弄断腿骨再次对位治疗。所以给我增加了十倍、几十倍的痛苦。顽强的生命力,还是让我承受住了极限的考验,又一次勇敢的活下来了。

81年,我已经是十五岁的少年了。这个年龄的人,应该是中学生了,在小学生中应属于“大龄青年”。因为身体经常骨折的缘故,我十二岁才走进了校门。同学都小于自己三四岁,在同学间,虽然有些尴尬,却不自惭形秽。一家人住的土房子,六十多年了,像是老态龙钟的老人,在风雨中摇摇欲坠。为一家人的安全,父亲决定重新复建老房子,就这样筹钱修建了四间土坯瓦房。虽然修建的房子不是砖瓦房,也是有两个残疾人家庭的极限。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还欠下了一笔债务。

接着,学习优异的我,升中学却“名落孙山”了。不是我的成绩不好,而是身体的障碍给带来的障碍。后来经过家长、小学老师和中学的多次调和沟通,我又能上学了。虽然上学一路的痛苦、坎坷,还要面对没钱交学费的指责和压力。我没有放弃,还是坚持下来,读完了李寺初中的课程。

91年,二十五岁的我,在村里经营了一个小店。由于身体的障碍,喜欢读书的我,还是无奈的辍学了。为了能生活下去,父亲陪我去邹平学习维修技术。因为不能自理,所以无法在校学习,只可失望而归。又在亲人的支持下,在院子里开了一个小卖店。小店由小到大,小生意慢慢的红火起来,让我渐渐有了价值感,有了生活的希望。五六年里,每次都是父亲套着牛车、驴车,陪我去糜镇进货。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喜爱文学的姑娘,这也是我遇到的异性朋友。歌德曾经说过: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心里虽然喜欢,我却是没有勇气向姑娘表白。91年当看到喜爱的女孩出嫁了,自己有了第一次失恋的痛苦。

91年3月,我古稀的父亲劳累过度病倒了,病情越来越严重。我和哥哥几经努力治疗,还是没能使老人站起来。不幸的是老人在92年2月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是我的偶像,是我的精神支柱!老人走了,也许他老带着牵挂,也许老人安心,也许觉得小儿子长大了,能够支撑这个家。父亲,您老放心吧!儿子会努力的做好,担当起一切来,让母亲和哥哥生活安宁。

2001年,一个新纪元开始了,我已经35岁了。虽然自己早过了而立之年,还是没能走出禁锢的魔咒。更不幸的是我一生苦难的母亲,九九年离开了我们,只留下了两个残疾人儿苦苦度日。柔弱的我,之所以能够经受住多重的打击,因为记住了父亲那“轻不言弃”的叮嘱。

我怀着一丝希望的慰藉苦苦支撑的时候,又一次不幸的打击袭来,我心仪的女孩吴淑贤,又永远的离开了!每年的十月,是我和她重要的日子。我是十月十六日的生辰,她的生日是十月二十日。每年我总会提前接到淑贤的祝福!这一年我的祝福送出了,可是已经过了十月十六,还是没接到淑贤的祝福。十月二十四日,这天的下午,忽然接到了淑贤爸爸的电话。他说淑贤在十月十八那天喝农药自杀了。虽然在县医院抢救了三天,淑贤还是永远的走了。当时的电话,像一柄大锤把我击懵了,一下跌坐在那里……

此时,我感到自己很无能、很无力。无论十年前第一个喜欢的女孩,还是富有灵气才华的淑贤。自己真的没有力量保护,也不能给予那份美好的幸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只能痛苦的看着她和她,一个个的离去、离开……

我能够坚持下来,还是靠着文字的力量。为了哀思淑贤,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流泪写下了一本《信歌》。为了走出苦涩的重围,我用诗文释放自己,参加了诗书画大赛,参加了文学夏令营,使自己也有了走出去的机会。

2011年,又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十年,遭遇和磨砺也好像是如约而至。为了开阔自己的视野,2006年我买了一台电脑上网。从那时开始接触了网络,拥有了一个更新的世界。在网络中,我不仅结识了网友,还认识了残友、病友和文友。网络就像是一个宽广浩渺的海洋,让人畅游,令人陶醉。为了寻觅到更多的生命滋养和希望价值,我一直向前“寻觅”。网络虽然是个虚拟的世界,但我更是真诚对待每一个网友。所以让我拥有了不少的知己朋友。红颜知己也多次劝我在网上征婚,希望我能早日寻觅到爱的芳草。多受打击的我,虽然真的有些怕了,但是还不想心里那片炽热的火焰,在这无爱的世界里永远的熄灭。

我的征婚信息刊发了,并且先后收到了几位女士投来的橄榄枝。最让我心动的是江苏启东宋馥利女士!她的诗情和善爱深深地打动了我,重新点燃了我爱的激情,也使我的生活充满了爱的希望。2009年的初冬,她带着温馨的爱走进了我的生活。正逢春风得意,我沉醉幸福之中时,她要离开,去南方打工。确实店里的生意越来越不景气,生活的重荷越来越重。她提出要和我一同承担生活的压力,可是她离开后一去不再复返。也许她是轻松的走了,但是她带走了我的希望。

我和哥哥两个(重度的残障人)维持生计的小店,已经处在面临倒闭的境地。因为店里的生意顾客,被一墙之隔的邻居夺走了。就在生活陷入困境,我苦苦支撑的时候,宋的悄然离开,无疑是最重的迎头痛击!此时,四十五岁的我,再也没有力量挺住了。更是不知何去何从,路在何方?

“一个人倒下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也爬不起来;一个人放弃一点不可怕,可怕的是放弃自己;一个陷入绝境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勇气去找突破口。”我虽然不是什么强者,但我也不是轻易被击倒的人。双重的打击下,几乎崩溃的我,为了释放自己,鼓励自己,把这不堪的境遇,寄发在网络上。那富有爱心的朋友们,都热情的伸手援助。大家的关切和支持,也让自己慢慢的勇敢起来。

安徽的一公益网聘请我做网络编辑,上海公益网友“Angel的圆舞曲”支持我学习写作,众网友纷纷寄来书籍,还有“人民网”的支持。再有幸得到了山东残联主席仲由的捐助,央视记者刘晓月老师的帮助等。最后接受了导演李凝的邀请,参加了肢体戏剧的排练和演出。

2012年,我婉言谢绝了安徽公益网做编辑的聘请,接受了李凝导演的邀请。从此,我走上了人生的另一个舞台。没想到从济南的秋,走进了北京、广州、深圳、香港和上海的冬天。还走进了昆明、丽江的春天,步入了乌镇、杭州的夏天。也认识了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们,看到了比陵县、比德州、比济南更大的城市,更大的世界。

这篇在济南2012年9月4日写下的日记,那时留给我的是份感叹,现在带给我的却是思索。有人说人生的轮回是来世,有人说人生的轮回是下一代……也许我什么都没有,就什么都不是。所以我的人生轮回只有十年,只有这三千多个日日夜夜。也许上天是公平的,为了弥补我一生的缺失,让我在有生之年里,全部感受,全部经历。这足以不枉我此生走一回!

西安有治癫痫病的医院武汉比较好的癫痫专科医院成人癫痫的治疗费用高吗昆明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