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如云征文】同根树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20:05
无破坏:无 阅读:2955发表时间:2016-08-07 15:47:30 摘要:世界上有多少事自己不知道的?生命中有多少真相是自己不知道的?成长中有多少误会是自己不知道的?更有多少或长或短或重或轻的爱是自己不知道的? 小姨,什么是姐妹?   妈妈,什么是姐妹?   孩子, 姐妹啊,就是同根树,分担风霜共抗岁月,并在某天,父母离开人世后,接替父母陪你走完剩下生命路途的人哦……   ——题记      一   一个是粉琢玉雕的洋娃娃,一个是黑瘦干瘪的丑小鸭,真不知造物主是怎么想的,安排出这样一对亲姐妹!   容貌天地之别,性格更是水火之别。   洋娃娃一样的姐姐是团火,走在哪儿都是焦点,每双见到洋娃娃的眼睛总是攸然一亮,而后便盈满亮晶晶的欢喜,她们愿意停下手中的活计逗她,他们愿意将她举过头顶,听她清脆的大喊大笑。   与永远被亲友乡邻疼爱,笑脸围绕的洋娃娃相比,从小爱哭,哭时总是不出声,只是默默地流泪,似乎受了无尽的委屈,却又不愿惊动别人的丑小鸭就像一汪寂静的水。这汪水永远躲在人群后边,旁观着洋娃娃姐姐那束火苗在疼爱的笑脸里跳跃闹腾。她知道自己没有姐姐讨喜的外表,更没有讨人喜欢的性格,受忽略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羡慕与忧伤,唯一还能招来夸赞的那双异常黑亮的眼眸常常汪着泪水,这泪水为她赢得了一个“刘备”的绰号。   当知道洋娃娃和丑小鸭是亲姐妹的人,总会露出遗憾的神情,还有的啧啧感叹:为什么不能把姐姐的美丽可爱分给妹妹一点,一点点也行啊!   同情像一把火,舔拭着一颗羸弱敏感的心,自卑早早在妹妹体内发芽,她沉默懦弱少言。放学回家见家里有客人,她就悄悄溜到厨房抓块馍馍跑回学校,坐在学校斑驳木门前的老槐树下啃着馍馍。想象着被亲戚逗弄的姐姐发出银铃一样的笑声,妹妹有着被全世界遗弃的孤单。而很长时间里,有些亲戚居然不知父母还有她这个女儿,他们都羡慕爸妈“一儿一女活神仙”。   水火两重天的姐妹俩,在成长中也势如水火。姐姐永远风风火火,什么东西都要合她意,否则就大闹,动手抢夺。在父母干涉下知道不该占有,却还要想方设法毁掉,那漂亮睁圆了的眼眸里射出唯我独尊,即使毁了也决不让你得逞的憎恨。   为什么令自己自豪与羡慕的姐姐要厌憎自己呢?她已经拥有那么多了啊!当她委屈与伤心混杂在一起哭泣时,母亲也训斥姐姐,甚至假装打姐姐,只是非但没效果,还让姐姐眼里的憎恨更深,常恶狠狠地威胁:等妈妈不在家时再说!那眼神那语气令她心悸,她一刻不离地跟在妈妈身后,紧紧抓着妈妈的衣角,唯恐妈妈将她撂给对她虎视眈眈的姐姐。她的黏人,令妈妈头疼,时常烦躁地掰开衣角上那只小手,那时她更自卑孤单了。   妹妹当然也有不孤单的时候,也有被众人包围的时候:生病时。   落地便体弱多病的妹妹一年四季都在生病,以至记忆里都是一片惨白,那是百年古镇上新修砌,粉刷一新的医院墙壁颜色。住院,出院,出院,住院,虽然大人们爱逗弄姐姐,可是当妹妹病时,那些关注便都转移过来,他们和她们会围着妹妹轮番询问她想吃什么,哄她吃饭,尤其是母亲会日夜不离地守护着,饭也是小心翼翼地一口一口尝好温度喂给她,买来稀有的糕点、麻花哄着她吃,如果她不吃,宁可放起来,也不许姐姐碰。姐姐也会很罕见地呵护起她,将来给她打点滴的护士往外推,边推边骂:坏蛋,出去,不许给我妹妹打针!听到姐姐口口声声说“我妹妹”,被高烧和疼痛折磨的妹妹便开心地笑。   可惜,当妹妹病好后,一切恢复如常。姐姐依然霸道,依然厌憎妹妹,宁愿带着巷子里其他孩子玩也不带妹妹,妹妹只有一个人在不停地忙碌的妈妈身边过家家自娱自乐,妈妈似乎成了妹妹寂寥的成长路上唯一的依傍。      二   上初中后,妹妹看到了别人家姐妹,方知道姐妹原来还可以那样的亲亲热热互疼互爱,于是妹妹尽量地去靠近体贴姐姐,想以此换来姐姐的回应。可是她失败了,妹妹的主动令姐姐更加敌意深重,姐姐甚至不许妹妹说她们是姐妹俩,为什么呢?妹妹不敢问,不忍问,因为愈发漂亮婷婷玉立的姐姐眼里的不耐烦与鄙视已经让她知道了答案:依然黑瘦干瘪的自己怎么配当她的妹妹啊!   连姐姐都以她为耻,她怎能不更自卑呢?妹妹成了离群索居的少年,陪着她的是一本本小说,一本本散文和诗集。她的作文被老师拿到几个班里朗读,很多同学知道有个女生作文写的超好,就是对不上号,而考试后,妹妹的名字和分数像个陌生的符号冷冷地居于前列,同学们对对不上号的名字丝毫不感兴趣,而对见了老师便躲起来连声好都不愿问的不礼貌女生,习惯坐在教室角落里从不举手发言的女生,老师当然也不会多搭理一下。   “校花”姐姐这边风景独好,老师一再指定为班长的姐姐,时常对男同学挥起树棒,任何活动缺她不可。只是享有男女同学众星捧月,风光的姐姐对妹妹的厌憎有增无减。妹妹不会骑自行车,就住校,三天回一次家。回一次家,郑州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便要遭会骑自行车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几乎每晚回家的姐姐一顿莫名其妙的骂,尤其一看到她和妈妈在一起,便破口大骂,莫须有的借口让妹妹有口难辩。妈妈护她,姐姐骂得更凶,甚至和妈妈吵。于是,妹妹减少了回家,只在周末回家。有一天,妹妹发烧了,在宿舍里躺了一天,实在扛不住了,放学时硬着头皮去找邻班的姐姐:带我一次,好不好?我实在走不动路了。   哼,有那么娇气么?姐姐冷冷地撂下一句,骑着自行车追她的一群车友去了。   13岁的妹妹独自往家走,发烧一天,一天没有进食的身体虚弱地直摇晃,双腿挪动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穿过无人的田野,拐过一条一条小径,五公里的路途在那一天格外的漫长……在终于看到家门时,妹妹虚弱地跌坐在泾惠渠岸边,望着几百米外的家,回首暮色里曲曲折折的路,那空荡荡的田野,妹妹无声地哭了。回到家,妹妹一个字也没提,吃了药就安静地睡了,她渴望姐姐的爱护,但如果是父母强逼的,她宁愿不要。   后来,妹妹还做了一些向姐姐靠近的事,比如给姐姐挤好牙膏,兑好刷牙水,比如,在家里拮据情况下,过年妈妈说谁缺衣服给谁添的情况下,妹妹不假思索地说给姐姐,比如说署假她抢着刷了一署假的碗。可是每次都惹得姐姐大怒,骂她放那么烫的刷牙水明明是想烫她,而她也没有想到姐姐为什么那天会提前十分钟起床;骂她陪着买衣服的时候满脸的不高兴,而当时她忧伤的是,因为妈妈对她的那种欠疚。骂她抢着刷碗是为了做秀给全家看,她只是不想因为姐妹俩因为刷碗争执而引起母亲失望。   被姐姐痛骂的时候,妹妹不做解释,只觉得自己笨极了,做什么都不如姐姐的意,姐姐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误会呢?姐姐对她只有仇恨厌憎,姐姐似乎早已给她定了性:她的存在就是姐姐最大的烦恼,换言之,只要她不存在,姐姐怎样都会是开心的。   父母为姐妹俩这样的状态苦恼不已,姐姐痛骂已造成了妹妹心理障碍,只要姐姐一瞪眼,她就自卑的、惶恐的只想躲起来,而渐成少年的妹妹隐隐明白,罩在姐姐的光芒与厌憎里,她就像一株大树下的小草,永远直不起腰身,永远不可能有属于自己的阳光。她要逃开这片阴影,努力长成一株树,证明自己不是那样的不堪。   以年级第三的成绩考入高中那年,一个耳光让妹妹终于下定决心彻底逃离。很清楚地记得那是中秋的前一天,姐妹俩先后回到了家。一家人坐着聊天,妹妹手边刚好有一个花瓶状的酒瓶,妹妹说着话,不知不觉中将上边的商标撕了下来,正在她将那些印痕往彻底的擦拭时,姐姐突然一步冲了过来,不由分说一耳光煽了过来:手贱!   有力的耳光煽掉了妹妹脸上包裹着的脓胞,血水沿着脸流了下来,妹妹以为姐姐会内疚,会住手,没想到,姐姐又挥起了手,她彻底的绝望了,抬手一把抓住姐姐的胳膊,对有点意外的姐姐幽幽地说:我一直把你当姐姐,你为什么不能容我呢?从现在起,我不再有姐姐!   她多希望姐姐能在那一刻有丝惊醒,没有,姐姐冲着她踏出屋子的背影吼:我从来就没有妹妹,你少自做多情!   一个月后,妹妹离开了家,在几千里之外,妹妹给姐姐写了封信,诚恳地对姐姐说,如果自己的存在妨碍了她,希望自己的离开能让她开心,祝福姐姐快乐。可是姐姐的回信内容却是:或许将来某一天我们会泪眼笑荒唐,但是现在我这封信就是通知你:从此后我们断绝姐妹之情!   妹妹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如此,她们肯定有误会,只是这些误会与成见究竟因何而起呢?有些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就如一些感情是没有起由的吧,那就那样吧。      三   此后几年,妹妹真的与姐姐没有任何联络,她们真的消失在彼此的视线中,从父亲的信里她知道姐姐高中后,没有上大学,随上从初中起就痴恋她的男友去了南方。妹妹很替姐姐惋惜太原癫痫病医院有几家,那么一个美丽聪明的女孩要是进入大学该有怎样精彩的一段人生啊。幸好,在1995年,高中学历,学习了半年电脑的姐姐凭着娇好的外貌顺利地进入一家外企当了办公室文员,待遇也不错。想象着长大后姐姐的模样,妹妹暗暗为姐姐欢喜。而当时师范毕业的妹妹已踏上了三尺讲台,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甜蜜恋情。   就在离家几年,终于可以在几千里的异乡建立栖身之处时,一连串意外出现,亲情裂变,爱情夭折,友情的溃散,在边垂小城孤立无援的妹妹绝望极了。又不能惊扰到渐老的父母,在心痛的夜不能寐时,妹妹想到了姐姐。妹妹第一次给姐姐写了信,可将信投到邮筒后就后悔了,自己怎么会在最无助的时候想到了最厌憎自己的人?姐姐接到信时会哈哈一笑。还是直接丢弃?   可是半个月后,她接到了电话,姐姐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依然有她熟悉的音色,只是这音色不再冰冷。姐姐喊着她的小名,掷地有声地说:不用怕,有我呢,我马上来接你,要不给你寄钱,你买张飞机票,回家也行,来我这也行。那边的一切都抛开,就当这几年出门旅游了一趟。   妹妹捧着话筒任泪水纷纷滚落,虽然有点意外,但她一点也不质疑姐姐的诚心,她毫不犹豫依赖上了这份力量。   分开六年的姐姐和妹妹终于又回到了同一屋檐下,南方归来的姐姐美丽娇俏,边塞归来的妹妹孱弱忧郁,姐姐依然处处强悍霸道:想吃啥,说,我给你做!走开,不用你动手,水太凉!想要啥,给钱,买去!   姐姐处处呵护着她,姐姐出手阔绰,似乎有用不完的钱,似乎什么都不在话下,妹妹开朗了很多,无所畏惧的姐姐让她特别的踏实和依赖。她终于承认自小霸道的姐姐确比自己出息能干,最难得的是,姐姐不厌憎鄙视她了。   干嘛这样对我好?   嘻嘻,谁对你好啦?你小嘛,只要你高兴,为你做啥都行。   妹妹倚在门边看着姐姐水池里刷碗的手,心里暗自忧叹,如果,如果小时候能这样该多好啊。   给你五千块钱,你去旅游一趟,散散心,然后回去安心上班,好不好。1998年的春节,姐姐洒脱的对妹妹说。妹妹不要去旅游,要跟姐姐去南方,看姐姐工作的地方,尝试下南方的生活。姐姐犹豫一阵后答应了。   三月,广州的木棉花灼灼满街,妹妹在到达姐姐的居所时,兴奋与欣喜攸然退去,姐姐居住的出租屋根本不是她憧憬中的雅致温馨,而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甚至是简陋。姐姐在妹妹明显的失落面前讪讪地笑:打工嘛,住那么好干嘛?把钱攒着以后回家创业。   然后妹妹知道,姐姐和姐夫没有大学学历,在公司里待遇总是要低一些,他们不可能去住设施齐全的公寓套房,只有租住在城中村。   妹妹对姐姐很失望,她认为姐姐目光短浅,因早恋而放弃上大学,出手阔绰全因了虚荣,妹妹如此想了,便也如此直言不讳了。姐姐一笑,是默认了。然后简直是把她孩子一样照顾,连饭都要试下温度,啰嗦得有时让她烦躁,她就不客气地发火,而姐姐居然还好脾气一笑,似乎知道自己让妹妹失望了,也打落了妹妹刚刚建立起来的依赖和踏实感,姐姐笑得很歉疚。这样的姐姐让妹妹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宁愿姐姐还是那么强悍霸道。   妹妹很快在外企找到了经理助理的工作,姐姐说你运气真好,妹妹故意刺激姐姐:哪里是运气?有学历还愁找不到工作?妹妹对姐姐没有上大学还是很不满的,她当年离开家,就是希望如愿以偿的姐姐能有一个好的前程,而姐姐居然……   一年后,假满,妹妹辞职回北方小城,走的前几天,姐姐便开始笑里含忧。离开南方那天,一进火车站,姐姐眼里便蓄满了泪水,火车缓缓启动,车窗前的妹妹看着姐姐在站台上追着火车跑,边跑边擦眼泪,直至变成一个黑点。   邻座人问:那是谁啊?感动的我都想哭。   我姐姐。妹妹面无表情。   你姐姐?你有这么好的姐姐?你好幸运啊,有这样疼爱你的姐姐!   妹妹没有言语,她也不知自己居然会这样的冷静,居然面对姐姐的泪眼无动于衷,她究竟怎么了?   南北相隔几千里,姐姐和妹妹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安静生活,从偶尔的电话或母亲的转述中,姐姐感受着妹妹的喜怒哀乐,妹妹也了解着姐姐的酸甜苦辣,有分歧时还会在电话里大吵摔电话,只是过几天后总有一个人先向对方拔电话。 共 1027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