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暗香】梦境(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58:01

从我懵懵懂事起,父亲对我格外严厉甚至严苛。在我上小学前,父亲就强迫我识字、算数;到了正式上学,父亲对我管理的更严格。

记得有一年春节,父亲让我在家里写字,我坐在老梨树下,一面写着字,一面看着跳跃的小鸟欢快地叽叽喳喳鸣叫,心里非常悲哀,大街上,小朋友们在玩着打梭、打瓦、跳绳等游戏,而我只能呆在家里默默地学习,还不如死了。我一面想,一面哭,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梦中,看到一个小人向我走来,唤我说:“小朋友,听说你想死,不知你想怎么个死法?”

我问道:“我曾看到喝农药死的婶婶,她死的时候在地上直打滚,死后脸胀的像猪肝颜色,太恐怖了,我不想那个死法。”

小人问我:“你想怎么个死法?”

我问道:“人跳河的时候两眼一闭,直接就淹死了,那样痛苦应该小,我选择跳河吧。”

小人说:“可以。”说罢,伸出他的双手,他的手劲太大了,他张开两只大手,抓住我的双肩,举过头顶,直接将我扔到河水里了。

我的脑子一阵眩晕,初时感到耳边一阵风响,两眼加沙样睁不开来,接着感到气息喘不过来,脚够不到地面,手找不到依靠,两手乱抓、两脚乱蹬。我恐惧地呼喊道:“我不想这样死掉!”

小人跳进水里,用脚将我勾出水面,我已经喝了三大口水,并且呼吸急促。我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吐着水,大口喘粗气。嚷嚷说:“你干脆把我吊死算了!”

小人两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圈,他的手上就缠了一根碗口粗的绳子,他熟练地用绳子打了一个粗扣,向前一套,绳子扣就松散着缠在我的脖子上。小人将绳子向天上一扔,接着一拽,我的呼吸不畅了,心脏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我窘迫着两脚乱蹬,屎尿已经丢到裤裆里。这时候,我也吓醒了,发现我靠在老梨树下,一根拴白菜的草绳垂在我的胸前,我吓的出了一身汗。

回忆起刚才的梦境,心有余悸,看来什么样的死法都是恐怖痛苦的,因此,还是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

从那以后,我经常回忆起那时候的梦境,每次回忆就要惊出一身冷汗。后来,我在学习上、工作上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每当我要放弃时,我就回忆起小时候的梦境,感觉到脖子像有一根绳子将我勒住一样令我窒息。因此,后来不管面对再大的困难,我从来都没有畏缩过。同时,我的心理也有了一些微妙变化,那就是我害怕穿高领衣服,好像高领像粗绳子一样会将我勒死一样。

当然,我并不是只做噩梦,我经常做好梦,有的梦境还非常美好。特别在初中的三年,我的梦是绚丽多彩的。我经常在做着美梦的同时突然被尿憋醒了,出来小解一下躺在床上回忆刚刚做过的好梦。令人惊奇的是,我的好梦仍能继续发展。

十六岁的花季,花季少年的梦的颜色没有灰色,少年的梦境同时又是积极向上的。我经常梦到我处在碧绿的原野上,原野有几株鲜花在开放,蝴蝶在翩翩起舞,蜻蜓飞过花丛,飞过小溪的水面,小溪清澈见底,可见游鱼几尾,它们三三两两在悠闲地散步,有时浮到水面,吐几个泡泡又游到远处了。几只小蟹从洞穴里慢慢地爬出来,起初它们小心翼翼,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它们便大摇大摆,甚至横冲直撞起来。这时候,最暇意的是小乌龟了,它们趴在小溪边上的鹅卵石上,享受着和煦阳光的照耀,即使几只野鸭在它们远处对着水面打扮自己,这几只乌龟同样无动于衷。

这种梦我做了无数次,无数次的梦境令我回味无穷。但是,这些美梦永远定格在十六岁,自十六岁以后,我再也没有进入过这样美好的梦境里。

高一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他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一堵墙一下子坍塌在他的身上,父亲明白:爷爷要死了,全家的重担要撂在父亲的身上。果然,第二天中午,爷爷病故了。

经历过高考的人一辈子会刻骨铭心,拥有高考经历的人一辈子对于备战高考都会难以释怀。我一生经历了无数次考试,即使高考后,在医学院,工作以后,同样要历经考试,但是,不管经历多少次大考、小考,高考都是迈不过去的门槛。我经常梦到要高考了,我的功课还没有复习好,或者面对高考试卷,不知从哪里下手,或者考试结束铃声响了,我的试卷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等等。我经常感慨,高考成就了我,但是同时带给我一生的梦魇。

我们家就我一人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做了一名医生,父亲为此由衷地为我自豪。父亲希望我能够找一位志同道合的妻子,但是我没有遵照他的心愿,自作主张和一位女教师结婚。父亲也无可奈何,从此和我的关系渐行渐远。同时,妻子娘家的人每天都要到我家里,后来我岳父甚至在我家里住了八年。父亲感到他辛辛苦苦培养的儿子被人夺去了,愈加生气,干脆不到我家里来了。

2002年,很久不见的父亲突然找我,他说他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在南湖的田地里耕地,牛突然跑回家趴在地上不动。父亲说:“我梦见牛有了病,你是属牛的,我不放心你,很担心你得了什么病。你哪里有什么不舒服的?”

我两眼噙满泪花,我确实患了大病,知儿莫如父,我感觉到过去太对不起父亲了,父亲虽然对我有误解,我不至于生父亲的气,甚至很长时间赌气不回老家;看来,父亲心里一直装着我,难怪我一有病他老人家就感觉到了。

父亲听说我患了病,沉默了一刹那,随即安慰我说:“不要害怕,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给你治疗。”

父亲将在外地打工的二弟召回家,让他陪着我到北京看病。在北京协和医院,医生说:“你这个病需要手术,你们回家准备二十万吧。”

我和二弟只好回家,那时候我自己手头只有几千块钱,根本拿不出二十万。父亲让姐姐、二弟、三弟将他们的积蓄全部拿出来,加上他老人家的积蓄,还是缺一大截。父亲只好到亲戚家里借,多数亲戚会说:“大孩的病就是一个绝症,治疗也是人财两空。”多数亲戚只拿出几百块钱让父亲买一点好吃的给我尽尽心算了。后来,父亲经常提及他为我借钱的经历;我想,父亲此前从不借别人一分钱,他当年厚着脸皮一家一户借钱的时候应该是经历了太多的酸楚。

过去,父亲最反对迷信;这时候,父亲也信了神鬼,他找神仙巫婆给我看病驱鬼。而在这时候,我恰巧做了一个梦,梦到在空旷的田野上有两间小屋靠在一起,没有窗户,只有两扇门。

这时候,从西边小屋里出来一位老太太,她和蔼地对我说:“孩子,到我家里坐一下。”说完,她拉着我的手向她的小屋走去。这时候,从东边小屋里也出来一位老太太,她拽着我的衣服不让我到小屋里去。当两个老太太争吵的时候,我梦醒了。

我向父亲讲述了梦境的经过,父亲听得很仔细,他问我:“你确定没被拉进小屋。”

我点了点头,父亲很欣慰:“你没有被拉进去说明你还有救。”他分析说:“小屋没有窗户,一定是坟墓了,西屋住着的应该是你大奶奶,东屋住的应该是你亲奶奶。两个老太太活着的时候,你大奶奶就经常欺负你亲奶奶。现在一定是你大奶奶想把你带走,你亲奶奶不给带。”

父亲非常生气,骂道:“这个可恶的老太太,她妄想!”

后来母亲说,父亲砍了几根桃树棍楔在大奶奶的坟墓上,企图将大奶奶的魂魄禁锢在地下,免得出来祸害我。后来,我又生了几次病,每次生病,父亲总要将桃树棍插在大奶奶的坟茔上。

近几年,父亲有事没事就往我单位里去,到我办公室里坐一下,转身就走,一顿饭也不吃,问他有什么事,他嘿嘿一笑,说道:“就想和你说句话来。”

其实,父亲也没有什么话说,我的病人多,没有时间和他搭上话,父亲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往往一眨眼的时间,他就不见了。

前年,父亲的电动三轮车被二弟骑走了。父亲从三姑家里借了一辆电动三轮车,骑车到我单位打一头就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恰好有一段陡坡,三姑的电动三轮车没有后闸,父亲对三姑的电动车不熟悉,在下坡的时候,他没有控制住,一下子撞到大树上,搞得头破血流。幸亏有好心人将父亲送回家,我接到三姑的电话,急忙找车将父亲接到医院进行检查,还好父亲的头颅内脏一点没伤到。

父亲车祸以后,性格好像变了;那时候,三弟已经离婚很久了,父亲为了三弟的婚事整日奔波,托亲告友好给三弟再找一个媳妇。二姑和一个亲戚答应帮忙,女方没有答应。父亲据此推断是二姑给搞得破坏,他每天去找二姑理论,而且让我们和二姑不要往来。我和父亲经常为了这个子无虚有的谬论争论不休,父亲经常气的泪流满面:“你连你的老子也不相信?”

其实,作为医生的我没有意识到父亲精神的异常,还以为是老人性格古怪使然;哪知道,父亲已经患了病。直到母亲患脑出血后,父亲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突然昏迷,我们才知道:父亲患了慢性硬膜下积血,还是一年前车祸的原因,我还一直疏忽大意。

父亲做了头颅锥孔手术后很快清醒过来,二弟问他:“你有多少存款?”

父亲不假思索地说:“三万五。”

我们非常开心:父亲脑子没有坏,他还想到他有多少存款呢。

父亲出院后,有一天偷偷对我讲:“我其实有七万五,我故意少说,怕你二弟向我要。”

我取笑父亲说:“你身体都这样了,要钱干什么?”

父亲还是嘿嘿一笑,正道:“你三弟离婚了,我要留一点钱给他。”

我一个姐姐两个弟弟,他们家庭都不宽裕。父亲最惦记的是姐姐和三弟,老是念叨他们吃不上饭,叮嘱我和二弟要好好帮助三弟。父亲对于我的经济倒不是非常担心,他经常借故向我要钱;其实,我知道父亲根本用不到什么钱,他和母亲还在耕种十多亩田地,他在千方百计是为三弟积攒十万块钱。

我知道父亲的算盘,也不戳穿他,都说儿多老母苦;在农村,我们兄弟姊妹众多,母亲的辛苦,父亲的惦念让我们终身难忘。

父亲术后不久只是暂时勉强能扶着墙走很短的路,很快,父亲并发帕金森综合症;身体僵硬,进食困难,一年以后就完全痴呆,又过了一年,父亲驾鹤西去。

父亲最终没有为三弟攒下十万块钱,他在清醒的时候,还在惦记我的身体,姐姐的日子过的苦,三弟的新媳妇不知怎么样。父亲在有病的第二年,他给每个孙子、孙女二百块钱红包。过去父亲一向节俭,我们小的时候,父亲过年的时候,给我们每个孩子两块钱,十五以后就收走了。父亲身体好的时候,给每个孙子孙女二十块钱红包。现在父亲给每个孩子翻了十倍,我倍感心酸,可能父亲感到来日不多,他将希望寄托在下一辈身上。我让女儿给父亲磕了三个头,女儿将钱送回父亲手上,懂事说道:“爷爷,你留着用吧。”

父亲满意地靠在墙上,高兴地笑起来。这也许是父亲最后的笑声,两个月后,父亲就出现了痴呆症状,连我们这些最熟悉的儿女他也不认识了。

父亲一辈子操心太多,有时候我们作为儿女的非常生气,认为他瞎操心。现在,父亲终于不用操心了,他每天就知道吃饭、睡觉。过去,他总是将最好的食物留给我们,并解释说他不爱吃;如今,他可是什么都吃,他似一个孩子一样贪吃。

什么样的家庭培养什么样的孩子,我也遗传了父亲的秉性,经常装作不爱吃好的食物。妻子嗔怪说:“什么样的老子,什么样的儿子。我们家不容许这样,有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女儿也嚷嚷说:“一起分享,一起分享!”

父亲死的时候,我没有梦见他,更没有梦到一堵墙倒在我的身上。我想,也许父亲感到我的身体太羸弱,不能胜任整个大家庭的重担,不肯将重任交给我。

我因为工作关系,经常看到一些儿女为了养老事宜吵闹,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想起父亲,人十指有长短,父母平常对儿女往往不能全部顾及,他们往往疼那些他们认为经济最困难、最讨他们喜欢的儿女。但是,每个孩子都是他们的心头肉,他们哪一个能不疼?因此,我会劝那些吵闹的人们,父母将我们拉扯大已经实属不易,我们不能有太高的奢求。

前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在外面劳累了一天,我一只手拿了几节竹篾,另一只手托了一串刨花,长长的刨花串成串。当我回到家的时候,父亲正在用竹子做手工活。

父亲看到我进了屋子,停下手里的活,随手从身边端出一碗饺子递给我,饺子因为存放时间久了已经全部破碎了,而父亲则端起半碗地瓜糊糊大口吃起来。

我早晨起床后,和老婆讲起夜里的梦境,禁不住泪流满面;遥想当年,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在河工上干活分几块老牛肉,他舍不得吃,留给我们吃。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已经四十年了。父亲已经作古,我已经不再年轻;现在的物质生活已经非常丰富,我不用像父亲一样将好吃的留给孩子。但是,大人爱孩子,孩子孝敬父母的家风一点没有变。女儿说:“等我工作了,发的第一个月的工资要孝敬妈妈和你。”

我回答说:“谢谢女儿。”

当年我也像女儿一样和父亲许诺过,但是因为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的重压,只让父亲为我操心,没有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我感到非常自责。当父母在身边的时候感觉不到什么,一旦失去一位至亲,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如今母亲瘫在床上,她也痴呆了,像一个孩子一样,有时候,孙女拿了她的点心,她会哇哇训斥孩子。但是,当我装作拿母亲的点心的时候,她喜笑颜开起来,看来,母亲不是真的痴呆,最起码对我没有痴呆。

我经常对女儿说:“过去我们家里没有钟,母亲听到鸡叫就起床做饭,经常饭熟了天还没有亮,母亲站在院子里看着东方,直到天亮以后才将我喊起来。

当年我们家几天就要烙一次煎饼,烙煎饼就要推磨,磨盘太大,要两三个人才能推动。每当推磨的时候,母亲有时喊姐姐,有时喊二弟起来干活;但是从不喊我,她觉得我的身子骨弱,晚上因为学习睡的晚。但是,每当母亲喊完话,我就听到磨盘咕噜噜响起来,那是母亲一人在推着磨盘滚动的声音,我便一骨碌爬起来,操起磨棍和母亲劳动起来。

后来,农村要么吃机器煎饼,要么买煎饼,各家都将磨盘拆卸了。但是,母亲总会隔几天和父亲推磨,烙好煎饼让父亲送给我。

如今,父亲已经作古,母亲也是有病卧床。我想:我应该尽我最大的能力,让母亲安享晚年。最起码,虽然不能够完全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总感觉到良心上能够得到安慰。

今天早上,在家服侍母亲的三弟打电话给我,说明天是父亲的百日祭日,让我们回家为父亲祭拜。我想,春天来了,父亲的墓前应该生长出绿油油的草了。愿父亲在天之灵能够得以安息,母亲的身体能够尽快好起来。

癫痫病大概能花多少钱沈阳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太原看癫痫最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