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西风】逝去的榨油坊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19:13
无破坏:无 阅读:1761发表时间:2018-07-07 19:25:37 摘要:三个人一齐喊着号子往后拉……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一撞    记得小时候,村里有一家榨油坊,我们吃的油都是在那里榨的。   榨油坊里,进门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横卧在地上的庞大的榨筒。榨筒一般都是用特大的樟树做的,除两头以外,里面全部镂空,底下穿一个小孔供油流出。榨筒前面是一根长长的撞杆,这根撞杆是用大麻绳吊在屋梁上的。榨筒的后面是炒籽锅和蒸枯锅。榨筒的东边便是一个大大的碾盘。   榨油坊里一般都是四个青壮年,他们都是赤膊短裤在里面操作。一是榨油工夫又累又热,赤膊凉快一些,二是衣服沾了油也难洗,既费肥皂又费工夫,所以他们都尽量少穿衣服。俗话说:男不习麻,女不进榨。没有女人进去的榨油坊,不存在有损形象和体面的事,纯男人们在一起,他们也就没有那么讲究。   炒籽蒸枯是个技术活,出油率高不高就看你炒籽蒸枯的技术水平。籽炒老了或嫩了都不行,枯蒸生了或太熟透了也不可。   聪明的哑巴叔没有人教,也没有拜什么师,就那么在旁边看了几次,居然就成了炒籽蒸枯的一把好手,他炒菜籽的时候非常认真,待到菜籽炒到八成熟的时候,他就从锅里捞点籽出来放在灶台上,然后用一个小木头放在菜籽上一搓,他看看成色,看看粉碎的程度便知道还需要炒多久,炒熟以后他又麻利地将炒好的菜籽放到大碾盘里面,套上牛,蒙上牛的双眼,在牛身上“啪”的一鞭,牛便不紧不慢地围着碾盘转圈子。菜籽碾成粉末以后,哑巴叔就把这些粉末装起来慢慢的蒸。他一边蒸一边赤着脚在地上的铁环里整理禾杆,这些禾杆是放在铁环里面包裹熟枯粉的。蒸枯和包裹枯粉这是环环相扣的一套工序,包裹环理好了,枯也就蒸熟了,哑巴叔扯起蒸布巾的四只角把热气腾腾的枯拢在一起往整理好的铁环里一倒便去上粉蒸第二锅,这个时候,哑巴叔最受罪,上面蒸汽冲,下面枯粉烫,蒸枯包枯还必须一气呵成。上好了粉后依旧用脚把蒸熟的枯粉用禾杆包好叠在一边,待到蒸满了一榨筒就开始放到榨筒里面去。   整个榨筒最多只能装四分之三的枯饼,剩下的四分之一就用大小一致的长条木榫填满,然后就用一根一头大一头尖包着铁头的木榫在众多的木榫中找到一点缝隙利用撞杆的巨大惯力撞进去,实行强力挤压,让油流出来。   撞榫的场面非常壮观,气势恢宏。三个赤膊大男人,一人双手紧握撞杆尾部,另两个人双手紧握撞杆中间的两个帮手,三个人喊着号子一齐用力将撞杆往后拉,撞杆尾几乎贴近地面,包着重重铁头的撞头高高昂起,然后三个人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一撞发出”呯”的一声,这一声能传到几里路远,路过的闻其香听其声就知道这里正在榨油。   随着巨大的撞击力,木榫被一根一根的撞进去,放在榨筒里面的枯饼被越挤越紧,越挤越紧,这样,油也就慢慢地流出来了,先是一点两点,后来慢慢地流成线,发出浓烈的香味。看到油出得不错,几个赤膊男人便停下来坐在一起,取下各自裤腰带上的黄烟棍,点上火有滋有味的猛吸一阵,顺便来点浑段子,当然,取笑的对象大都是哑巴叔,看到他短裤上花花点点的印迹,便指指他的短裤,然后用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慢慢地竖起来,这时的哑巴叔会面孔涨得通红,哇啦哇啦乱说,赶忙做个吃饭不小心碗一侧的动作,表示那是喝粥时泼了米汤在上面,引得大家哈哈大笑。烟抽了,笑过了,大家又齐心协力扯起撞杆对着尖头木榫一阵猛撞。看看油的流速,凭着经验,知道可以收工了,于是他们把一切收拾灵当,然后把脱下的褂子往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肩上一搭锁好门回家。到得半夜过后,油自然就会流干断线。第二天早晨,他们便把木榫一根根的松掉,取出枯饼,重新开始第二轮炒籽蒸枯榨油。   那个时黑龙江医院癫痫哪家好候我们把榨油坊叫榨里,经常去榨里看榨油,有时还要爬到碾盘上面去坐一坐,大人们也乐得让我们坐,一是加大了碾盘的压力,碾籽速度快一些,二是可以帮他们随时抽牛一鞭子,使牛走得快儿童癫痫病医院在哪里一些。除了榨油菜籽,还榨棉籽、桐籽、花生、芝麻,榨了油后的芝麻饼也可以吃,我们去了,大人们总会给一点让我们尝一尝,在那个饥饿的年代,那也足以算得上是一种美味了。   共 15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