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流年】踏访曲靖南门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2:50

又一次,我往南城门天池公园进入曲靖老城,行走在曲靖城的南门街上,这是一条破旧的老街,但是在它身上有许多老故事。

往老南门城洞走进南门街500米左右,在左手边有老曲靖卫校。一个坐在家门前望街的老奶奶告诉我,天池公园以前叫大水塘,大水塘连着寥廓山,水塘里的水是从山上暗流过来的。大水塘的位置在城内是最高的位置,说道“高”字,往往跟“天”联系在一起,近年来在大水塘修了公园,地方好看了,所以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天池公园。南门街的井水又从大水塘暗流来,井水现在还可以用。卫校是以前的县衙门,对面是孙家大院--清末民国时候曲靖名人孙光庭的故居。

曲靖孙氏据《民国人物碑传集-孙光庭碑》记载:原籍为安徽休宁,先祖孙武成是明万历举人,官至贵州省平越府知府,明末因遭流寇之难,全家遇害,唯剩六岁小儿孙思贤,由仆人孙兴携之逃到云南曲靖,遂定居此地。孙氏后裔孙光庭(1863-1943)是光绪壬午(1882)举人。孙光庭历任清朝内阁中书(内阁中书一官,掌撰拟,记载、翻译、缮写之事,官阶为从七品,多用有名望的人任职)、云南高等学堂副总办、云南留日学生监督,光绪三十年(1904年)派送考取公费留日学生李根源、唐继尧、顾品珍、周钟岳等四十多人到日本学习军事、师范、法政等。李根源、唐继尧、顾品珍在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归国后任云南讲武堂教官,通过讲武堂中的同盟会成员发展革命力量。为推翻清朝统治,武昌于1911年10月10日首先发动兵变,拉开辛亥革命的序幕。云南的李根源(时任云南讲武堂总办)、唐继尧(时任督练公所参谋处提调)和在云南任新军协统(相当于旅长)的湖南人蔡锷于1911年10月30日发动起义。因10月30日是农历九月初九,故称重九起义。重九起义推翻了清朝在云南的统治。谈起这段历史,孙光庭就成了老曲靖人的骄傲,因为云南滇军将领中著名人物大多数是孙光庭的学生。孙光庭辛亥革命前期任云南省民政司副司长、国会议员,后来任云南省志编纂工作,担任过云南省图书馆馆长,1943年82岁时逝世于曲靖。我在曲靖南门街老人的指点下找到原来孙家大院的正门,大门已被藤蔓掩映,扒开藤蔓看到里面有几排现代建筑物。又问做面条的老人有关孙家大院的事,老人告诉我孙家大院是过去曲靖的一大风景,有两进院,前中后三排正房,侧面是偏房,有将近200个房间,后面有花园和鱼池。花园是现在开关厂的正门,蒋介石来曲靖就住在孙家大院。我表示怀疑地问:“蒋介石来过曲靖?”老人答:“谁说不是?沾益修飞机场,蒋介石来视察,在沙锅冲还修建委员长指挥所。往美国运来的战争物资堆满了沾益飞机场。”根据老人们的描述,我找到了开关厂的正门,守门人是曲靖老城人,问起孙家大院的事,他滔滔不绝,旁听的老人也加入谈古论今。

孙光庭的学生李根源是云南讲武堂的总办,李破例收录了不是云南籍的朱德,朱德后来成为元帅还请李根源去北京养老。李根源隐居苏州时,孙光庭去苏州与爱徒李根源研究书法石刻,留下很多书法作品。李根源出身于云南腾冲,在腾冲有李根源故居。孙光庭的另一个学生唐继尧是云南会泽人,会泽有唐继尧故居。而他们的老师孙光庭,现在的曲靖人已经不知道他是何人了,如果曲靖有孙光庭故居,或许人们还会想起那段历史、那些人。其实孙家大院发生过许多事。

清末,曲靖还有一个举人,叫刘雨村。刘雨村也住过孙家大院,刘雨村是曲靖学院街人,是孙光庭的同窗好友。曾经担任贵州晴隆县和陆良县的县令。为官三十多载,晚年一贫如洗,穷得只剩一件破棉袄。孙光庭回籍省亲,见到他生计艰难,劝他到孙家大院内选了一间房子住下。刘雨给孙光庭写了一张借契,孙光廷笑道:兄长操行人所敬仰,这区区一室,义所当奉。而今借住一下何必如此认真。但是刘雨村认为自己年近古稀,得让这件事有个交待。他见一只燕雀含泥来椽下筑窝,就写下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好鸟求友栖借一枝”的春联贴于门上,孙光庭得知此事后,每每赞不绝口:雨村兄真铁中之铮铮者。民国18年(1929),张冲率龙云部的一个团驻守曲靖,团长张冲也住在孙家大院,常常与刘雨村谈古论今。过年时,张冲送刘雨村酒、肉和罗平八大河的旱烟一斤,被刘雨村谢绝,后经张冲再三表明敬意,刘雨村才答应收下旱烟,而酒肉坚决不收。1933年,张冲调任一平浪盐运使,因“移卤就煤”有功而受益,他非常惦念生计艰难的刘雨村,专程来曲靖看望,给刘雨村滇币3千元用于生活和养老,刘雨村执意不受,后来决定将此款存入曲靖田澜泉商号,由商号每月按所得利息付给刘雨村作为生活费用,而3千元本金仍属张冲所有。刘雨村这才接受了张冲这“保本吃利”的资助。田澜泉也是曲靖学院街人,民国时经商致富,上海有他办的商号,他曾经在今农牧局办澜泉中学,很多老曲靖人在这个学校读过书。田澜泉后来买了一个外国国籍变成外国人了。近年来,他的儿子田亚东继承父亲办学育人的遗愿,在越州、陆良、宜良捐资建田澜泉希望小学。

看到开关厂的门上挂着“革命遗址保护单位”的牌牌,被告知:五十年代初,中共曲靖县委借住在孙家大院组织领导迎接解放军会师工作、征粮剿匪工作,是中共曲靖县委在曲靖的第一个住址。因此这里被标为革命遗址保护单位。七十年代后期这里被改建为工厂,最后被改建为开关厂。几经改造,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模样。

老街的老人们是有故事的人群,遇见老人们闲聊或者晒太阳我就凑过去搭讪。见我对曲靖的老故事感兴趣,就告诉我:南门街侧面丁字路口有一条巷子叫诸葛巷又叫诸葛街,诸葛街过去有一个诸葛庙。诸葛庙修建于明代,是征南将军傅友德的儿子修的,傅友德的儿子落籍于沾益大树屯。诸葛街因诸葛庙而得名,里面供奉着诸葛亮的塑像,在侧面有傅友德的塑像。那时的曲靖山高皇帝远,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不知道这件事,傅友德被朱元璋赐死后,曲靖诸葛庙里仍然供奉着傅友德的塑像,直到民国时候云南军阀混战,龙云部队指挥部驻扎在圆通寺,用炮轰盘踞在曲靖城的胡若愚和张汝冀部队,诸葛庙才被毁于战火。张汝冀就是曲靖珠街人,为人厚道,被龙云打败是他当断不断,不会用人,赏罚不当,在曲靖被围时,胡、张的兵就因为被克扣军饷很消极,每天每个兵只发一枝烟,兵士们私下互相说“得一枝烟打一枝烟的战”。后来张汝冀在永胜县永北被擒,押到下关被龙云枪决,当时云南在外的滇籍将领联名给龙云发电报说情,他们认为张汝冀虽然给云南带来战祸,但是他确实是云南的人才之一,请求保留他的性命,将来责其补过。龙云不允。在那个打打杀杀、成成败败的军阀混战中,著名的爨宝子碑也难逃厄运。碑于清代清乾隆四十三年(一七七八年)出土于曲靖府城南七十里的扬旗田,清咸丰初曲靖知府邓尔恒采将《爨宝子碑》移置于诸葛庙。诸葛庙被毁,爨宝子碑被胡、张的兵撬去加固南城门的城墙,幸被曲靖城内以拓碑为生的寒士张仕元发现,悄悄搬回家当作懒板凳保护起来,1937年,京滇公路考察团来曲靖考察,指明要参观爨宝子碑,代省长周钟岳责令曲靖中学(今曲靖一中)校长谢显琳访得爨宝子碑的下落,这才移到曲靖中学,在中学内建碑亭保护,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曲靖老街走走,听老人们讲老故事。心想:这里是曲靖记忆的根,有了根就会发芽,过去人的故事是现代人的历史,当我们看着实物听历史,一切都那么实在,那么发人深省。

男性癫痫病因有哪些癫痫治疗好的方法有太原癫痫哪家医院好武汉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