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笔尖】我的小师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00:19

“白龙马,蹄儿朝西,驮着唐三藏跟着仨徒弟。西天取经上大路,一走就是几万里……”这是动画片版的《西游记》片尾曲,很熟悉的旋律在耳边回荡。我回忆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什么时候呢,怎么想不起来了,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应该是很久了,久到不敢回忆,久到随手一拭尘土纷飞。有的人或事情如果印记太深,我们往往很少去碰触,碰触了会让人温暖更多的是感伤。那种情谊或许只有当中的人才明白,哭也好,笑也好,都是我们舍不得丢弃的记忆。

我有时候很想提笔写写我心中的那些人,却不知道从哪个人开始写起。还记得读书时写日记,写完了总和寝室的幺妹一起分享,我们彼此没有秘密,性格不一样可是总是明白对方想的是什么。有次幺妹问我:“在你心中她也好,他也好,那么我是你的谁。”一句话让我纠结很久,是啊,能彼此分享秘密的人却不敢动一笔,那么我把她当做了谁?恍然间真的好像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其实我明白,一个人心里的人多了,就会攀比,想看看自己的空间是不是小了。人在在乎时才会害怕,害怕时总会找些理由无理取闹,幺妹会,我也会,或许只是一个人心理作用在作怪。那未必要最终要一个结果,明知道还是要问,似乎问了心里就踏实了。一个人说“不是说珍惜就珍惜了。”可是不说,谁又知道呢?

今天听到这首歌,想起了一个女孩在绘声绘色,手脚并用地在讲:有一个人早上赶公共汽车,到站台的时候,汽车已经启动了。于是我只好边追边喊:“师傅,等等我!师傅,等等我呀!”这时一乘客从车窗探出头来冲我说了一句:“悟空,你翻个跟头吧。”那个女孩是我读书时的小师傅,那个笑话不知道是不是原版还是她改编了。不知怎地有点想那个讲故事的女孩了,她有一个别人没有的本领,就是本来平常的事在她口中说出来总是让人忍不住想笑。

那我就先写写她吧,我的小师傅。

那年是1999年,四十个来自不同县区的学生组成了一个班集体。来到学校我们首先要进行为期一周的军训,似乎教官的集合哨仿佛还荡在耳边。

“立正!向右看齐!报数!”

“一。”

“二。”

“二,二十四。”不知道谁紧张了冒出了这么一句。

“停,二,二十四?出列,谁这么大这几个数还数不明白。”

我们这是第一天军训,看着教官一脸严肃的样子,本来就紧张兮兮的我们,她这么一说我们更加不敢言语,本想笑又板着脸不敢笑。

“咯,咯……”那是谁没板住笑出声来了,大家都寻着声音望去。看见一个小女生用手捂着嘴正不好意思,脸上还残留几分笑意,看我们看她还朝我们吐舌头。

“谁笑了?出列!”

这个教官二十出头,中等个儿,一脸严肃,看得出她像第一次出来带学员军训,她还有一点紧张。她或许以为在笑她,她的尊严遭受侵犯了吧,似乎要拿出教官的样子压制这帮看似不老实的学生。

一个男生和她出了列,教官罚他们俩二十深蹲,还算仁慈不然我们给教官的印象分又要少打几分。

休息时大家就不理教官,把她晒在一边。大家哈哈大笑,这件事让我们认识了她,她叫肖丽。中等个,脸胖乎乎的一脸的福态相,不是很漂亮却很有眼缘,一看就是一个随和的女孩子。见大家笑她,她一脸的不在意还和我们打趣“啊呀,没什么大不了,笑死我了。”然后自己又捂着嘴笑得开心。很快和男生女生打成一片,大家很是喜欢她。初来一个陌生的环境,自然随和的人给人很好的感觉,也愿意和她在一起随便得很。

那个时候大家都喜欢认哥、认妹、认师傅,这是件很流行的事。认成了自然的事,不认的人似乎有点不正常了。或许大家觉得这样会很快拉近彼此的距离,也确实如此。一个称呼看似简单,其实它把许多人划分了很多小圈圈。大家根据自己的性格渐渐形成一个个小小的交际圈,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一起压马路。看他们乐呵,我还是挺喜欢同寝的姐妹,不认什么也没感到怎么孤单。

我们宿舍楼一共五层,男生住一楼,女生住楼上。说是这样有利于安全,其实一楼有防盗窗保护,再说一个学校打劫的让来也不来。学校强调安全第一,那就安全第一吧。宿舍什么都好应对,只是只有一楼有水,这是我们羡慕一楼的理由。我们到了晚上打水洗漱是要到一楼求人打水的,有认识人的先打了没有认识的人就得排到最后,排到最后要是停水了,就是白等。最讨厌求人的我也得天天拉下脸去寻求帮助,看着一帮男生就是没有认识的。这时才体现认哥什么的好处来。还好,有时候幺妹的大哥帮忙,有时候也央求老乡,只是不是每次都能遇到。

幺妹劝我:“认个哥呗,就说几句好话你又不亏啥。”我看了看她,回了一句“还没想好。”实话,是真的还没想好。我是唯一论者。什么都喜欢一个,一个称呼也好。

拿个脸盆站在楼梯拐角发呆,抱怨什么世道,也不讲先来后到。肖丽很是随和,看见我站在一旁排队,就抢过盆去递到她大哥那帮我打水。

“傻孩子,你这样打水打到才怪。”

“没事,打不到和寝室人分点也是可以凑合。”这学校打热水比冷水方便多了,至少那大多是排队的,去的早自然打得到。其实也是,热水放盆子里一宿也可以做凉水用,只是热水少,要灌了热水袋剩下也不多,还要留着喝。

“丫头,认我大哥做哥咱俩做姐妹。”

“你开玩笑,你哥妹子能排成排了。”我漫不经心的回她。

“切,爱认不认,有好吃的分呦。”

“切,人太多,你也不怕挨踩。”她看我无动于衷,继续游说。

“丫头,那做我徒弟吧,我罩着你。”

我咯咯笑了,“你才多大,做我师父,学什么?”

“你可以考核,有试用期。”

“我可有条件。”

“啥?”

“你答应我只认一个徒弟,我就认。”

“嗯好好,我答应,我若再招弟子必须你点头。”

就这样,我多了一个师傅,肖丽多了一个徒弟。我从那天起叫她“小师傅。”

每次放假回来她都会带些家乡的特产分与我吃,我们周末没事时就赖在一起聊天。她是爱读书的人,我也爱,我们常常为了一本书抢来抢去。书大多是租来的,一本一块,包月十块。她租我抢,我租她也抢,有时候不是为了书,也许就是好玩,谁抢到了也不会生气。她每每高兴了就叫我“亲爱的徒弟。”我惹了她,她生气时就会大声喊我的名字。每次多是她无可奈何而告终,数落我“我认的是徒弟么,你为老不尊。”我赖在她的床上,两腿耷拉在半空来回摇摆,笑她:“哪里老了,我的小师傅漂亮得很哪。”

新年我们都要准备节目,我们寝室改编的小品,偷偷问小师傅,“师傅,你家准备什么节目?”

“啊呀,保密了,给你惊喜。”

“少来,你家做事,只有惊没有喜。”

“嗯嗯,还是我徒弟了解我。”

“对我一点都不好,都不告诉我。”

“知道了就没意思了,我的徒弟,给你件东西”

“什么?”

她递过来一个毛线织的头花,我问“自己织的?”

“嗯,我的小徒弟要打扮得漂亮。”

“谢师傅。”学电视上的招式“少来,不捣乱就好。”

一个白色绒线织的头花,样式很是简单,这份心思倒是难得。

新年那天,大家准备的节目还真不少,什么样式的都有。那时年轻就是好,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改,什么都敢做。看我师傅出场,我就傻乐,她穿着一身戏服出来,和他大哥唱的黄梅戏《女驸马》。一曲压全场,长袖一甩还真有几分味道,那时候真是几分崇拜。这样的女孩真是难得,可惜我不是男生。

小师傅下场就急切切地问:“徒弟,徒弟,师傅今天表现如何。”“不错,不错,衣服不错,你的身段差了点。”

她就用眼睛放电:“有你家这样夸人的吗?”

我耍赖:“师傅教的。”

然后一脸蜜似得跟在师傅屁股后头,“师傅,师傅,教教我你的台步呗。”她就拉着我到桌前吃东西,“堵上你的嘴,看节目。”

后来在她的寝室她还是认认真真地走了好几圈,我就坐在床上观赏,她老问:“会了没?”

我说:“你走的挺好。”

“你来试试。”

“师傅啊,没衣服,没有效果。”

她一句话堵在嘴里再也没说出来,摇了摇头无奈。我呵呵乐得开心的很,那套步法我现在也还是不会,因为我喜欢看自己做时却没有兴致。

后来学校美术课分两部分,有的画雕塑素描,有的可以选择编织。女同学选的大多是编织,也有几个画得好的选了雕塑素描。编织书是在书市淘来的,老师说期末每个人要交两件作业一件必须是中国结,否则记不及格。简单的样式还可以,这中国结可是愁死人。看着简单,其中的一个扣都是有讲究,颜色搭配还好说,固形状要用泡沫板和大头针来完成。我一边看着书一边手忙脚乱地把线穿来穿去,到最后一环节拉紧,看了看自己都想笑,实在不像样子,真是糟蹋中国的编织艺术。没法,只好求助小师傅。小师傅看了看,“你的手劲太大了,什么东西禁得住你这么拉。”然后帮我慢慢地改好。小师傅心灵手巧,几下就弄好了,看着她一下一下的修改,也是一种享受。那件作品得了很高的分数,后来毕业了老师归还了我们,就成了一件纪念品。每每看到,感慨万千,东西还保持如初,人却各在一方。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到了最后一年。小师傅的好人缘,再看我们师徒俩玩得很好,惹得很多人羡慕。也有人来认师傅,小师傅没忘了当初的那句话。有的就“不行”打发了,后来兰来认师傅,被缠着无法打发我这里来,我没说话,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毕竟同学这么多年,因为这件事闹得不愉快也没必要。兰也很会来事,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物,我也无话可说,于是按年龄她做了师姐。

我们还是原来一样,又好像不一样了。多了一个人本是好事,就是大家在一起玩的时间少了。小师傅毕业时对我说:“徒弟,我还是没遵守那个约定。”我抱了她一下,安慰她说:“我们不是很好么,都多了份友谊,都没少什么。你还是我唯一的小师傅。”

毕业后,很少聚。偶尔上线发了信息,有时候也不知道那边的是谁。这时间流逝,带走的太多。留下的只有回忆了,恍惚中听到那个女孩一脸笑意地喊:“徒弟。”

看着箱子里的中国结,想起了小师傅那年在台上眼神一挑,长袖一甩,幽幽地唱着:“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啊好新鲜……”却又和那寝室走台步的身影合在了一起,一定是我眼花了,我怎么看见她正甩着长袖在玻璃窗花上随着灯影起舞……

日照有专业治疗癫痫吧的医院吗癫痫发作有什么症状?癫痫疾病要怎么治疗黑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