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军警】刻土通神(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25:17

刻土通神

朱 姝

大风把土卷到空中,

人们不言语,我等待那土心都疼了

——临夏花儿

临夏,像《天方夜谭》里坐飞毯才能到达的地方,在有星星的夜晚,听山鲁姑娘讲爱情故事,清真寺蓝色尖顶也闪着悠悠的光。当东边黄河水滔滔天上来,积石山的云雾像白尾狐巫舞千年雪时,伴着古老的古尔邦唤礼声,一道沟梁一道山峁地攀爬,一个村庄一个民居地寻访,黄河上游这片让信仰焐热的土地的神奇历史,便徐徐向你舒展开来了。

美,莫高于黄河;峻,莫过于“河洲”(临夏古称)砖雕。

在临夏干旱与水、烈日与风沙、生与死相互打量与对峙。在这个生态脆弱的农耕和游牧临界地带,我发现一个真实:生存不易、劳作的艰辛是千真万确的。越过梁峁起伏的翅膀,我看见烈日在颤抖,我深陷于如同创世的苍凉里。

“如果你有两片面包,请拿一片换取水仙花。”我听见真主安拉的唤礼声。临夏人以怎样的方式,去默默守护世间的美好?

收割的季节也是跨民族合作的时候,从收割到脱粒当地人叫“拉贷”,村里回族人自带餐具去汉族村庄帮农了。高处的清真寺、低处的村庄、戴面纱的女人、幽深的小巷,像一张充满异域风情的画让我迷了路,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它脚下——村里的清真寺。

我是一直举头仰望着它,乱了脚步走过来的。走进清真寺令我吃惊的是满眼的花一团一簇地开在拱型大门、开在连环走廊上,是砖雕。当我沿着更密集、更连续的雕花路踏上大殿向上攀爬,发现砖雕把我带到了一个高度。我看见流光溢彩的清真寺穹顶与蓝天接驳,远处雪山闪耀着光芒,大河在我脚下流过。我就这样与天宇和圣洁比肩,风中聆听砖雕那吟唱的节奏,如沐春风般地觉得心胸豁然开朗,从未有过的放纵感让我觉得连灵魂也站在了高处。原来人的情感是可以通过建筑表达出来的!我忽然疑惑了,是清真寺托起了信仰,还是信仰搭构了建筑?像台词里唱到:这让我如何回得了现实!

小时候,父亲落实政策,我们家从农村回到沈阳分得了一间“篦墙不固,门窗不严”的陋室。在这里父亲走向了事业成功,我和妹妹分别走进了大学校门。老城区改造房子拆迁后,我魂牵梦萦地想念它,就像怀念一个人般心疼。一所房子因为承载梦想,才能成为真正的家。

走在乡间的土路上,推开一扇门,这是一所老旧的屋舍。如果说产翡翠的腾冲是“翡翠牌坊玉石桥”,那临夏就是“无处不砖雕”了。这里不仅是砖雕的天地,也是用砖来雕刻记忆美好时光的地方。女主人张大娘向我介绍,本来是盖了新房子的,因为跟这房子有感情舍不得搬走啊!刻在罩壁上的《葡萄图》吸引了我,一缕金色阳光抚照,生动的枝叶、成熟的果实好像爆出琳琅的声响。大娘走过来深情地说:这是孩子他爹雕刻的,正是这画让我认识了他,他已经不在了,一看到这画就想起他。这种情感我是深深理解的。睹物思人时我会产生幻觉,很想念的不复返的亲人和旧时光,会让我觉得他们就在眼前。在临夏,大到繁复的天井、山墙、为主人带来好运气的影壁、垂花的门楼;小到门楼下抱鼓石、凭栏杆处的云头卷、墀头,以及日常生活用的佛龛,那一样不是寄托着人们美好的情感和对生活的向往!砖雕与掩映在风沙里简素的屋舍外表截然不同,繁复的雕刻仿佛从黄土高坡上骤然炸起激昂的“花儿”,只因到了“非唱不可时”促不及防地一齐向你涌来。我想人们可以不唱“花儿”,却不能没有砖雕。即便是简陋的土坯房子,主人也不定要在粗糙的土墙上加几块砖雕。用他们的话说:有了砖雕,心里就踏实了,也就有了“门面”。

临夏自治州所辖一市五县两个自治州,回族人的砖雕从生老病死的一村之舍,到一宇之下寄托精神世界的大小清真寺,砖雕与他们共同走过光阴、走过生活、走过自己。

八坊三道桥东的东公馆,无意间成了砖雕博物馆。与南方庭院清雅疏淡、适时留白的风格完全不同,东公馆所到之处必有砖雕,有砖雕处,图必有意,意必吉祥。除了楼阁、亭院、飞檐、屋脊、雕梁画栋,不厌其烦地饰满砖雕外,单单独立成画的大型砖雕就有189幅。高25米由24块巨型青砖雕成的《江山图》独占鳌头。抬头仰望,一轮红日喷薄而出,远观群山浩荡、江河奔流,近看白帆点点,风林醉舞,声声入耳,好一个“芙蕖出水,祥云捧日”的美妙境界。

这幅砖雕又叫《山村小景》,不知为什么从气势上两个名字相差如此悬殊。前一步、后一步、左看右看,都会有所不同。不确定性,才是这幅画的巧思之处。人生总是如此,或许马步青与兄长马步芳争夺兵权取胜,未必会有今天的东公馆。画的最下面雕刻着芭蕉、葫芦、笛子、八仙图案,暗喻官场失意。但飘逸的笔触无不透着返璞田园的悠然。我不知道哪一种才是宅子主人的尺度,仿佛画面上的景致就是你的梦,你的欢喜,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等你。凝视间,顿感雕刻艺人怀抱黄土地的灵性,用砖的内敛与乖张表达对生命的理解和对生活的热爱。

我家乡有一种土,起风时尘土不紧不慢地吹起,雾般的氤氲,还弥散着淡淡的灶火味。说来也怪,土迷眼里顷刻溶化,划破了手指头把土按在伤口上瞬间止血。我不止一次地进山寻它,终未能觅出其中的缘由,只能眼见它年复一年洁净如濯、神神秘秘地飘洒。我本是土,生于斯,殁于斯,是对土的禅释,那些扬起的土在临夏尘埃落定,把生活覆盖了。

马大爷带我到大夏河岸边,岸边的泥土深挖一尺深后,我明显看出土分三层。上面的深黑色,中间褐色也不能用,最下面细糯可做糕饼般的黄土才是做砖雕的叫“精土”。即便是这样的土也不能直接用,做砖雕的土要“三挑九搭”。风吹日晒、脚踩牛踏成“千万泥”,锹翻无数次,再混合三遍才能做成雕花的砖。

我目睹了炳灵寺里一幅壁画的生动:一条河的岸边,一群光着脚的农者舞蹈在五色土上,全身沾满了泥浆。风拉扯着他们的头发,加入了泥土的狂欢。就连那壁画都能抖出土来。临夏人见多识广对自然对土地深度的理解,反映到了临夏人对砖雕的土质特性、建筑美学及绘画技法的独到眼光上。用自己的见解以边地之民的审美和价值观确立了西北砖雕的风格。《宋史》曾多次写到:历来墙垣,凭匠作雕琢,严执以为法皆为巧制,回人技艺皆精。难怪有的屋子倒塌了,雕花的砖却历久弥坚,在岁月的考量下,庄重且含蓄,活力且生机。

我曾去过山西晋商宅院,不泛大量砖雕力作。相比之下山西砖雕少了几分开阔与疏朗,隽秀时减了几分深厚与内敛。临夏砖雕为什么独居西北一隅却能别有洞天?

《河洲史》中记载:河洲丝绸之路重镇,古西羌地,西至生番七百里,连陇西通青海西藏。得地势之形胜,山川险峻壮矣哉!徜徉这样的山水间,会常常与历史飘飘的衣袂不期而遇。我临夏之行所到之处总是能感到回族人播种美仪、耕耘斯文的遗风雅韵。早在唐、元朝就有的大食信使、商人、成吉思汗征战欧洲掠来工匠与当地人通婚形成回族。现在东乡许多小村的名字纳伦光、库麦土等就分别与中亚的纳伦城、土库曼地名相同或相似,可谓“考奇名于地名,与大夏西西通。”

“商人是出外的奋斗的人,大地上财富的寻找者。”《古兰经》中对商业的训导,让我深感临商人颇循礼仪、人性淳厚和“善商”的睿智。河洲早在唐宋时是唐番古道上“茶马互市”的中心。“收放茶斤,招易番马”我在万马腾骧的浩荡里,看到了殆成云锦的盛大。繁盛的商业造就一批巨贾富商。《明史舆服志》记载“庶民庐舍不许用拱斗,饰色彩。”商人纵有万贯家财决不敢越雷池半步,只能在砖上下功夫。河洲独特的穆斯林民族元素造就了地域文化。砖雕艺人皆为穆斯林。临夏出现过一大批砖雕大师绽成元、周声普,他们笃信伊斯兰教,又心慕手追地作儒学“中庸”文化的传承者,独成艺术流派“周派”。艺人们创造出捏制、刻制、浮雕、透雕,制定出一整套严格的行业规则,成就了行业精神归属和执业旨向。砖雕作品中既体现了伊斯兰教勾勾连连、生命永动的感悟,又有儒学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限,万物无始无终的宇宙观。我动辄心生翅膀,那些勾勒着大地起起伏伏的线条,更像时光、土地和河流,流过村庄,流过生命,诉说土地的真相。

这是一个盛大的死亡,它和可爱的家园、村庄一样存在着。用泥土的气息,传达着对生命的诠释,让我感到另一个世界即近在咫尺,又无法穿越。

临夏南龙出土的宋金时期的进义校尉王吉墓,是临夏砖雕的起源。用一位诗人的话说:那死去的世界盛大的咄咄逼人。古墓中砖雕的大朵小朵摇曳的花,如大地上陈横的野色,带着花的灵魂复活。砖雕的小鹿眨巴着眼睛,山间泉水的叮咚作响,树枝爆芽声,一切生的力量不鼓自鸣地勃发,带着生命的气息被砖雕遣返到了来生。我摒住呼吸,想起了春天。

砖雕二十四孝图《元觉劝父》让我找到现实生活化的福报。祖父苍老伶仃,孙子元觉手握担架转身指父。砖雕细腻的笔触可以看得出两人在争辨,元觉劝父亲尽孝道,好像在说:不赡养祖父那你老了,我又会怎么对待你呢?在临夏砖雕已不是简单地装饰生活,它是凝固的礼乐潜移默化地教化着人们的心灵。

历史上砖雕经历了两次大的发展,北宋、明末清初至民国时期。

遭受了一次重大破坏,文革时期。

现在,年轻人宁愿进城打工,也不肯从事整天满头满身是土的砖雕工作,砖雕技艺面临失传。2002年砖雕这门古老的艺术,被申报为国家物质文化遗产------

作者简介

朱姝,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辽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发表在《鸭绿江》《芒种》《中国散文家》《西南作家文学》《辽西文学》《辽海散文》《沈阳晚报》、《辽沈晚报》等,多次获全国省市级征文奖。《月亮海》获广东省优秀征文奖,《凤凰爱》收录于《2011年全国优秀散文集》。

武汉靠谱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儿童难治性癫痫有什么常识癫痫病人突然口吐白沫怎么办哈尔滨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