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 难熬的日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51:16

冬天里,这里是风的季节,也是土的世界。风要来了,远远的山峁就变得浑沌起来,天与地昏黄一片,风声呼呼作响。人在窑里,那风就在窑中响,像狼嚎声,更像是载着重的车的轰鸣声,这声一响就是七八天。

那土也来了,天是黄的,地也是黄的。窑里的桌面上就浮了一层干黄的土粒,凭你怎么擦,总是抹不干净。那天黄得发亮,像夜空中燃着一个巨大的黄色灯,灯是看不见,却十分耀眼。

风中的黄土塬显得十分的清瘦,有沟壑在其间纵横,原本不多的树木,这时就更显凄凉。那干枯的枝梢在风中不停地摇动,树杆却在风里发出呜呜的哨声。那是哭泣还是呼喊,在这贫瘠的黄土地的冬天里?

一个牲口圈里,麦草快要铡完了,那驴儿总是吃不饱,就卧在院里的槐树下,一口一口地啃那干枯的树皮,圈里的树全都裸露了半身,在这寒风中咝咝地叫。那驴就不愿起身,老是卧着,有村人拉它去磨面,圈里人道:“能拉得动,你就牵吧。”于是来人硬拉,那驴却不动。他们便用椽子塞在驴的肚下,用力抬起,那驴就站住了,慢慢地往前走,没过圈门,又咕咚一声卧下去,凭你怎么抬它,总是不起。驴是饿得立不起了,连走路都没了力气,村人便骂:“你这懒驴!”

“你说谁呢?”圈人不爱听。

“说你呢,嘿嘿。”

“你去拿些黑豆,看它去不去磨呢?”

“那我吃啥,哈哈!”

村人走了,圈人就坐在门坎上,望着那驴发呆。

有狗从门口进来,在圈里找食,那骨瘦的脊梁就像绳上挂着一张布单似的挑着那张黄皮。它四处嗅着,没有吃到东西,又悄悄地走了,只见那尾巴还在摇动。

二三月的日子最难熬,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吃尽了。我们已经断粮了两天,谁也不愿意动,就静静地卧在炕上想心事。总有熬不住的时候,几人便去找队长。

队长叫汉保,是个精瘦的汉子,脸白白的,储着一撮小山羊胡,迟早手里都拿着个旱烟锅,烟袋总在腰里挎着,走着路烟就能装好,又掏出火石、火棉,啪啪在手中打两下,那火棉便着了,用母指往烟袋锅上一按,嘴中便冒出烟来。

“娃呀,库里没粮呀!”他也有些焦愁,又说:“只剩下糜子和黑豆了,战备粮是不敢动的。”

“战备粮是啥?”我问。

“是麦。要上缴呢,一粒都少不了。”

“那就打糜子吧。”

“那糜子吃了尿不下,娃呀,就打些黑豆吧。”

他决定了,就去找会计,会计来了,又去叫保管。三人齐了,才去开粮库的门,那门就锁着三把锁。

黑豆装满了一个庄子,足有一百二十斤,我们两人扛着就走,一人要去拉驴磨面,会计说:“驴都饿得立不起了,还是自个磨吧。”会计的兄弟就是那看驴的圈人。

那磨面不是人干的事,让驴干了,十圈百圈驴没事。叫人弄了,十几圈下来,就天旋地转的。我们大家就轮翻着上,整整一个后晌,就出了那么一斗多粮。面出来了,女人们就忙着烧水蒸馍,男的依就坚持推磨。

馍快熟了,那笼里的蒸气喷喷的香,那是一种特别的豆香味儿,对于已经饥饿过两三天的人来说,这种香味会带来多大的诱惑、喜悦和快乐。终于揭笼了,还没等笼放稳,有手就拿走了笼上的热馍,接着就是左右不停地换手,不停地往手上吹凉气。终于咬了一口,又不停地啊啊叫着跑出窑门。那馍发硬,在口里却是粘的,咽下去倒很香甜,一口气吃下四五个,便拍着肚儿去外边溜达。天抹黑,那口就干渴,又忙着喝了水,不大会儿,肚子就鼓涨起来,涨得人弯不下腰,挺不直背,正难过着,邻里的老汉过来借桶,我们便讲了难过,老汉笑说:“黑豆吃了人没劲,那是生口吃的,人吃了就涨肚呢。”

我们又吃过三日,果真就不行了,也不想吃,但肚子饿呀,索性将冷馍掰碎,调些柿醋,放点咸盐,又一碗一碗地吃,吃罢口渴,就坚持少喝水。这样过了一周,终于又躺下了,什么也不想吃,只是睡觉,就想到圈里的那头驴子。

谁都叫不起来,我只好独自到公社去,去向上级政府讨粮去。走大路三十里,小路二十里,我选了小路,那可是一道沟坡要爬,沟深坡陡,二三月里我的内衣全让汗水浸透了,虚得透支了,肚里是空的,身体极弱,再这么强行爬坡,能坚持下来就不错了。快到坡顶时,人实在迈不动腿,想坐下歇歇,可真怕坐下去,就立不起来。硬撑着上坡,望着天空上一只盘旋的老鹰,疑心它大半把我当成活物了,是那种既将倒下的食物了。

踏上了坡顶,我已浑身松软,又坚持了半个小时,便看到小镇的屋顶。公社就在眼前,心里松了劲,顺便就在路边的小树上靠着坐下,这一坐我就失去了知觉,昏了过去,约莫半个小时,我慢慢地睁开眼,周围竟站着一圈人,有人问:“这娃咋了?”

“没事儿,饿的了。”我起身便走,一头扎进镇上的食堂里。

食堂不大,放着两张桌子,桌面擦得红油油的,一个老汉坐在对面,放着一碗面汤和半个干馍,汤是热的,正冒着热气,他便在那儿吸旱烟。

“有馍吗?”

“有。”

“有菜么?”

“刚煮好的大肠。”

“来半斤肠子,两个杠子馍。”

那堂主就掀开了锅,热腾腾的一锅肠子,他从里面挑出一根,切了又伴上葱丝,满满地放了一个大盘端上来。我已记不起那顿饭到底是什么味道,就知道往下咽,再咽,两个馍不够,又拿了一个,那馍可是半斤的,总共一斤半肠子、一斤半馍,囫囵吞枣般地全进了肚子,还想要碗热汤,对面的老汉说话了:

“娃呀,你这是咋的,这样吃饭?”

“几天没吃了。”

“那千万不敢喝汤了,会撑坏肚子的。”

我听了这话,谢了堂主和那老汉便走。

出门去,在镇街上走着,心里特别舒服和欢畅,那种感觉至今几十年了都历历在目。那可是我一生中吃得最香最多也最畅快的一顿饭哇。也是我的讨粮,公社派干部下到我们队里,把知青按男女搭配摊派给富裕的村人家里。从此,我们就再没有饿过。后来,国家按知青人头分配了粮食,那叫返销粮,知青才有了保障,我们就有吃的了。

冬里一个晴好的日子。那天很蓝,清透如水,地是黄亮亮的,清晨的薄雾散尽了,远山很是清晰,我们扛着铣,由地里回来,从山梁上往下看,一丛一丛的酸枣刺儿,那便是一个一个的窑院,窑头里便长满了酸枣。路是由窑前斜斜地下去,院门都闭着,走到一块平处,土崖里就有一孔破窑,那是被人丢弃的旧窑,窑顶裂缝了,却没有塌落,就那么硬挤着。

转过一个土弯,远远的一处窑门上就坐着一个人,灿灿的阳光下,那人的脸白涨得吓人,头是肿的,比常人大了许多,那皮肤肿得透亮,像灯捻上透着的蚕茧儿,人都失形了。

近前去,才认出是兴子。

“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没粮了。”兴子有气无力地望着我们。

“有多久了?”

“半月了。”

“娃呢?”

“在屋里。”

我们扶着他进到窑里,那窑冰冷的森人,炕头黑漆漆的,门窗儿全关着,炕上就坐着两个孩子,大女儿有十一二岁,脸肿得像他爸,木呆呆地坐在那儿,面无表情。小的娃子是横卧在炕头上,一动不动,听到来人了,睁了一下眼,又半迷起来,那眼仁儿就全白着,没有了眼神,好像随时都会咽气一样。炕头的锅台上,就放着一个破碗,剩着半碗的黑水和菜叶儿。

“你们吃的是啥呀?”我们指着那碗。

“苜蓿根,没有盐,人就成这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队里?”

“找了。可我拿啥还呢?”那汉子说着,眼圈就红了。

我往回走着,脑子里就全是兴子的脸。他是一个老实人,整天没有个言语,人却很懒。上工怕出力,不好好干活,挣不上工分,分不上口粮。到是谁家有事,打个垀圻,砌墙泥窑,都叫着他。他手脚麻利,干活在行,就是投个吃饱肚子、混个肚儿圆。那些年,村里闹旱情,他跑到甘省混饭,半路里拾了个四川的婆姨,跟他过了几年,生过两个娃,也饿得受不了了。一年冬里,正是二三月,那婆姨说去赶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从此他就养着两娃过日子。

天抹黑,我便把自己的口粮装了一斗,又放了半袋子盐,让人给兴子送过去,那夜我很是心安理得。

第二天大早,有人便敲门,我开了门,就见兴子带着女儿立在门外,看到我们,便咕咚一声跪到地上,不停地磕头,口里连连说:“救命恩人哪!那肿涨的脸上流满了泪水,我慌忙扶他起来,又望着他们的背影在坡顶上消失,心里异常得沉重。

过后许多年里,那父女的背影,我老是忘不了……

武汉专业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呢河北癫痫病最好专科医院齐齐哈尔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靠谱?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