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小河静静流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10:56
(一)
   一座山连着另一座山,一道岗连着另一道岗,深湾连着浅湾,浅湾连着河滩。穿行在墨绿相间的盘山公路上,青梅在绿叶从中透着诱人的芬芳。空气清新,鸟鸣虫语,望着层层叠叠、清脆欲滴、漫山遍野的青梅树,仿如置身世外桃园一般。新的生活,将在青梅里开始……
   凡从繁华的都市进入僻静的山区,归于宁静的他,有一种天差地远的失落。站在公司的大门口,四面环山,一条狭窄的水泥路,如一条弯曲的扁担,告诉凡这是唯一与外界联系的通道,而另一端挑着一个鳞次栉比的村庄。村庄下一条悠悠的小河,几个大人带着两三个孩子在河边张网以待,不时有收获的欢笑声在河心荡漾。不远处的河滩,有一处人家的鹅舍,给这方宁静的土地带来一片异样的天空。偶有陌生的路人,在河滩的对岸穿行,几百只大大小小的鹅伸长脖子,叫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嘶鸣声惊动了鹅舍的主人,主人不慌不忙睡眼惺忪地从鹅舍里探出半个脑袋望了望河滩,便又缩回头继续着未完的事。路人过后,叫声嘎然而止,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小河依旧沿着重重叠叠的山峦,曲径峰廻地流向后山深处。雨过天晴,一尘不染,山峰的腰间升起几缕云烟,宛如楚云出轴,仿佛要带着它羽化而登仙。
   走过村子里唯一一条杂乱无章不堪入目的街道,参差错落的红墙燕瓦,唇齿相依地拼接在一起,青石苔藓沿墙脚肆意滋长,倾诉着它悠远的历史,遍地的垃圾,随心所欲地散落在仅有的空间。偶有一幢现代化的三层小洋楼,独鹤鸡群地屹立在这条小街上,鲜红的门牌,标示着主人显赫的地位。不远处的超市里的货架上,一只蜘蛛正不知疲倦地织着它未来的梦,琳琅满目的商品布满尘土,展示着主人的富足与拥有。几座高大的现在代化的绿色厂房,矗立在小河边上,如同山村的眼晴,可以看到些许都市的韵味。眼前所有一切,凡如走进原始部落般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这里将是凡工作的地方,凡不敢相信他远远地离开都市,将要在这样的一个小山区工作,他不停地问自己,是这里吗?这是真的吗?
   是这里,这是真的。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春末夏初的时节,也正是青梅熟了的时候,一直“赋闲”在“家”无事可做的凡,经一位好友的介绍下,在一家僻远的山村工厂找了一份文职工作。
   于是长途爬涉舟车劳顿,凡便来到了这个四面群山环绕号称“青梅之乡”的小山村。
   有过一次失业经历的凡,也顾不上旅途的疲乏,像一个渴望学习的莘莘学子般渴求着这份工作。僻静的山区,虽不如城市绚烂多姿,但至少可以解决他眉前的住宿问题。
   记得凡大学刚毕业,几经辗转,凡来到南方的一座城市,和大多数求职者一样,凡希望找到一份薪资高、上班时间短、环境舒适的工作。在学校时,老师不止一次地夸赞他的学习成绩出类拔萃,并预言他将来会有一番作为。因而凡自信像他这样的学习成绩,找一份满意的工作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行走在求职路上的凡,仿佛看到了那满意的工作,正在微笑地向他招手。他心里美滋滋的,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在脸上洋溢。
   自信满满的凡,在走进人流如潮的人才市场,每一个应聘的工作职位,早已是人满为患,时间在不停地流走,凡抬眼望望挂在墙上的时钟,三时已过,竟没投出一份简历。他有些着急,瞅准一个满意的工作,迫不及待地递过去自已精心准备好的简历。并礼貌地问候一声“老师好”。老师仔细地看了看他的简历,又不无遗憾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太年轻了,没有工作经验。”将他的简历在空中抖了抖,如一片飘落的秋叶飞回到凡的手中。
   一次次的面试,一次次的失望,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凡现在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站在公交车站的站台上,无数辆公共汽车,从他眼前闪过,带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匆匆过客。他心情低落一脸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向何方?
   人生不乏有意外的惊喜,在漫漫无果的求职路上,竟然有一家玩具公司“盛情”地邀请他。让他带上相关的证件去公司面谈一下。
   凡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第二天一早,他对着自己全身上下仔仔细细地照顾一周。面试的自身形象,是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如果在形象上栽个跟斗,那可是得不偿失,凡这样想着。临出门时,他还特意地在自己的衬衫领口喷洒了几滴花露水,一则是可以掩盖他的汗味,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晚上令人生厌的蚊子,嗡嗡的鸣叫声,不时在耳畔回响,一觉醒来,皮肤过敏,红点疙瘩似青春豆般在脸上四处传荡,凡可不敢大意。
   求职的阴霾终于过去,凡在这家玩具公司上班了。作为储备职员的他,开始从基层工作做起,熟悉公司制度、运营流程。俗语说:年轻的媳妇熬成婆。公司的员工如走马灯似地换了一茬又一茬,凡却坚守着这份执着。两年后,凡从普通的一名员工晋升为一部门的主管。有两年资历的他在公司已算是老一辈的人物了。
   一帆风顺事业有成的凡,现在感受到了老师曾经的预言,难道真的是要实现了?凡有些窃窃自喜。他不由自主地对自己曾经在西宁专业的癫痫医院好吗学校刻苦努力暗自庆幸,现在有了小小的收获,是最好的回报。凡其实不知道,看似风平浪静的人际关系,实则是风起云涌。
   两月后,一客户的投诉,就此结束了凡在公司的业务。凡失业了,他在一朋友的出租房寄住,早出晚归,又开始了他漫漫的求职之路。
   不久之后,凡就来到了这山村,来到了陌生的大山之中。
   打叠起浮浪般的心情,凡投入了枯燥而忙碌的工作,大部分时间在公司里度过。朝阳在山峦的峰尖上露出一丝微笑,穿过青梅园林的间隙,阳光便被切割成鱼网似的碎片。布谷鸟的叫声,如时钟一般准时,催促着凡一天的上班时间到了。梅雨过后,群山叠翠一尘不染,夕阳在山的另一边放出绚目的光芒。凡收拾起劳作的心,漫步在梅林的山间小路上,信手摘起一片树叶,流连在小河岸边看鱼儿上下嬉戏,往返于蒿黎浅丛看云山雾雨,待到天黑才如倦鸟归巢。坐在窗前,晴夜看月升月落,听蝉鸣鸟语,雨夜听风声肆虐,看愁云惨淡。
  
   (二)
   一个人的生活,单调而苍白,凡最怕过的还是星期天,无所事事的凡,像丟了魂似地不知道该去往何处?捂住被子,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中午时分,他才睡意全消地从房间出来。
   去那里呢?漫无目的凡,在小河边缓缓向上游张望。五月的山风,拂过他百无聊奈的思绪,拍打着他晕沉沉的大脑。正当他心绪不宁地在小河边踽踽独行的时候,一阵清脆歌声,仿如从天上飘来的清泉,滋润着他那颗无聊的心:
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癫疯/>   天边白云飘,
   我把小船儿摇。
   摇过了春摇过了秋
   摇不去我思念的愁。
   凡搜寻着空旷的四野,站在河滩边上四处张望,那悠扬的歌声在耳畔回响。
   小河悠悠流
   妹的歌声幽
   手拿梢儿望远山
   带不走我对你的思念
   ......
   歌声悠悠,如泣如诉,如水面飘来的浪花,轻轻打在凡的心房,四野群山延绵,飘着青梅成熟的芬芳,凡被歌声诱惑,移动双腿信步向歌声的方向寻觅,想去看看唱出这美妙歌声的伊人。
   上游的小河里,蹲着一个玲珑惊艳的身影,如出水芙蓉。河水荡漾,翠色欲滴的群山的倒影,在水中模糊不清,一碧千里的绿水里,南方少女红色衬衫的色彩,如点缀在河心里的一团激情燃烧的火焰。歌声漫漫,凡如被一个盛邀一次篝火晚宴似的,在歌声中慢慢地靠近。他一定要看清晚宴主人的庐山真面目。
   凡寻着歌声,歌声像一条绵绵的丝带,牵引着凡向小河岸边,他在河边崎岖不平的茅坪小道上穿行,河边的芦苇叶,不时地像刀割斧齿一般划过他的身体。他却全然不知,矢志不渝,终于驻足在小河边的一块大青石上,看清了歌声的伊人。
   歌声嘎然而止。
   “你怎么吡哆醇依赖性癫痫到这里来了?”伊人转身一脸疑惑的望着凡,诧异中带着惊喜。
   “啊!”惊异的一声问候,在河面上飘远。
   “原来是你!”凡认识,她就是他的同事——芸。
   ......
   从这天一起,这对同事,像是一对久违的朋友,成了一对如胶似膝的恋人。
   每当下班的铃声过后,凡和芸的身影,就悄悄地出现在小河的岸边,她们并排地行走着,他那粗厚的手牵着娇柔的芸,高大的身体遮蔽着路边的荆棘,一高一低一前一后地在山野里四处漫游,像是一对神仙眷侣飘浮于山峦沟壑之间。
   凡刚来的时候,芸已经在公司工作两年了,她们虽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凡在A幢三楼,芸在对面B幢三楼,距离很近。但却有不同的世界。凡在生产部工作,芸在工程部工作,凡不认识芸,芸也不认识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不说话,即便是在路途上碰面,也只是木然地侧身而过,连一丝笑容和问候都没有。她们都在各自的天地里做着各自的事,谁也不影响谁,谁也不和谁交往。
   不是凡不愿与芸交住,故意躲避着芸。芸平日很少说话,大部时间深埋着头对着电脑数据,偶尔与同事因工作关系交流一下,也是表情严肃没有一丝笑容。
   芸身材高窕,一双黝黑发亮的高跟鞋,在水泥面上发出弹琴一般的声音美妙而动听。齐腰洁白的衬衫下,一条长裙随风飘摆,如孔雀开屏般绚丽多姿,晧齿明目给人以深遂宁静。她是个从容优雅的女孩,也是一个人见人人都有好感的女孩。
   同事们时常在闲暇之余谈论公司谁最漂亮的时候,芸也是大家首选的对象,异口同声地赞叹着芸。凡嘴上不说什么,内心深处早已接受了大家的观点。但芸却是一个难以靠近的女孩,男同事们一有机会跟她开开玩笑说:“妹子,你头发好漂亮哦!”希望借此拉近芸的距离,芸总是淡淡一笑就转身离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凡不想让同事知道他与芸的关系,至少不这么快的知道。然而无论他们怎样的躲避,还是不能逃脱同事们的眼睛,同事们知道了。
   首先传出来的是他的同事老王,老王身材矮胖,挺着个将军肚,走路一摇一摆,如一只旱地行走的鸭子,他那消魂的走姿,常常引得女孩们啧啧赞叹,连声夸耀。女孩们大都不尊敬他,说他的这种姿势可以和武大郎相媲美。老王听了乐呵呵地说:“我这是如来像,将来必定大富大贵。”老王一般不生气,生气的时候,便叽叽喳喳像一个老和尚在念经般念念有词。
   此刻,老王一本正经地在上班的办公室门口守株待兔,单等凡自投罗网。他一把揪住凡的手,神神秘秘地问:
   “说,昨晚去那里了?”眼神里透着狡诈。
   “做人不装逼,好狗不挡道,那儿凉快去那儿!”凡揣着明白装着糊涂,扒开老王就要往门里挤。
   老王一闪身,张开双臂挡住凡的去路,平日行动迟缓的老王,突然变得敏捷起来,如猎人逮住了守候已久的猎物,岂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王站在办公室门口中间,肥大的躯体,如一扇关不严的门,把狭小的办公室门口塞得只留一道门缝。老王纹丝不动地矗立原地稳如泰山。
   “不交待清楚,你甭想进办公室!”老王面沉似水,怏怏不快,把头转向一边,任凭凡左推右挤,老王终不肯让步。
   “哥!哥!哥!我的亲哥,你这个怀孕应该有七八个月了吧?”满脸堆笑的凡,油嘴滑舌地抚摸着老王高高隆起的啤酒肚,笑嘻嘻地问。
   “什么怀孕七八个月了,我这个怀了快三十年了。”老王自豪地拍拍他那便便大腹,语调拉得长长的,幽默地回答道。
   “什么三十年了?”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木屐似的高跟鞋发出的声音,迎面走来一个高窈的身影。芸来了,她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凡,等待凡的回答。
   老王和凡像两个不听话的孩子,被大人呵斥了一般,立刻收敛了调皮的笑容。凡极不自然地又损了老王一句:“和武大爷开玩笑。”
   老王则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他摸我肚子,说很喜欢。”老王一脸无辜、欲哭无泪的样子。
   “他昨天到山里去了,干了坏事,还不老实,拒不交待犯罪事实。”说完老王目不斜视,直直地看着芸的脸蛋。
   芸如抺了胭脂一般面颊绯红,从耳根到嘴角。她偷偷地看了一眼还在怔怔发怵的凡,一丝微笑掠过她的嘴角。
   “不信?你问他。”老王装着一副冤屈的面孔,内心乐滋滋地享受着芸的尴尬。
   “你嘴里什么时候能吐出象牙来?!”芸抢白了老王一句后匆匆离去。
   “妹子,我说的是真的,你相信我。”看着芸远去的背影,老王快乐而得意地大声喊道。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凡给芸打了个电话,芸的电话在通话中。凡抱着电话耐着性子等了好一会儿,芸还在通话中。凡有些郁闷,心里暗自嘀咕:“什么事?还没完?”凡胡乱地想着,心有不快地起身向会议室走去。要开会了,不能迟到。
   穿过两幢楼之间的广场,有几只麻雀在不远处的花圃里浅飞游走,见到凡如见到魅影一般望影而逃。黑压压的云层,从对面的山尖漫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低,峰峦间乌朦朦的一片模糊不清。云层在头顶慢慢聚集,凡闻到了山雨欲来的味道。

共 26633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