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星月】蝶舞天涯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4:27:31
(一)      漫天的雪花在狂舞,万年难遇的寒冬降临,似乎要摧毁万物生灵的存在,窗前的那枝腊梅被压的喘不过来气,然,依旧有香气漂流,带给天地间一缕清新。   天山之巅,一袭白衣儒雅的男子迎风而立,奇怪的是他的头发都是银白色,可他的年纪绝对是二十几岁,更令人奇怪的是,风仿佛是畏惧他,雪花也害怕他,在他站立的十米范围内,没有一片雪花,他的脚下显然是裸露的平整的岩石,密集的雪花似乎遮不住的前视的目光,深邃的眼眸让人沉醉。   身后有一魅绝天下的黑衣女子,那傲人的身姿,足以引起诸国战争,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一丝爱慕,更多的是恭敬,可还夹着一点畏惧。   “墨樱,你说这雪什么时候停?”温文尔雅的声音的传入了女子的耳中。   “属下不知,少主三界无敌,少主不知,属下当然不知。”如黄莺啼叫,身后的女子轻轻地回答道。   “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少主,叫我的名字即可,你怎么就是不听。”男子似乎有些恼怒,但依然看着这漫天飞舞的雪。   “属下不敢,您主我仆,怎敢逾越。”回答的是那么坚定,好像没有什么能改变。   “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们一起长大,小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那是你可是最喜欢叫我的名字的……”说着男子似乎就陷入了回忆,没有再说。   随即就寂静了下来,叫墨樱的女子也没有回答,好像也在回忆过去的事情。   站在这鼎峰,男子似乎有些寂寞,有些孤独,可是又能怎样,没有谁会把他当成平常人,或者说没有敢把他视为平常人。   “少主,魔界魔尊前来求见。”这是一人恭敬的单膝跪地,远远的在向男子报告,那本能的畏惧让这来报告的卫兵有些颤抖。   “你下去吧,少主已经知道。”墨樱似乎看出了卫兵的害怕,让他离开了,她看向这男子,眼睛里藏不住无奈与心疼,她知道,若不是为了蝶舞,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所有的人都害怕见到他,都对他充满了恐惧。   “没猜错的话,魔尊应该是来求和的,为了……,就答应吧!”男子声音有些疲惫,对魔尊没有一丝的尊重,甚至有意说不出的恨。   “属下知道了,可是,少主不该去见他一面吗?怎么说,魔尊也是一界之主,是不是失了礼数?”   “若不是她的要求,我定要让魔界不存。”惊人的煞气在男子身上爆发,方圆百里的雪荡然无存,可见他对魔界的恨,“好了,你去告诉他,魔界只人以后不得出现在人界,仙界,若有违犯者,魔界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墨樱没有在说话,她离去了,只剩下男子仰望着天空,喃喃之语响起:“蝶舞,你在哪,你可知天涯在想你,在想你,真的好想你,我答应你了,没有毁灭魔界,可是你又在哪里,我又该去哪里找你?”   男子十米范围之外,又飘起了雪,风更大了,这所以都阻挡不了叫天涯男子的仰望,他望向哪里,看到了什么,想看到什么,谁也不知道。      (二)      春暖花开,人们终于躲过了那令人绝望的冬季,不过了看着麦田里绿的发亮的麦苗,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当然所有的人还沉浸在未来秋季丰收的忙碌时,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席卷了整个人界:魔界已经签订协议,永不走出魔界。   所有的人都沸腾了,都疯狂了,不论男女,抱头痛哭,这次不是悲伤,这次的眼泪是喜悦的,终于不用担心家人起抵抗魔界的入侵了,那哪里是抵抗,那分明是让家人去送死现在终于解脱了。所有的酒楼,把珍藏已久的美酒都免费提供,所有的绸缎庄铺,献出红绸,把鲜红的绸缎挂满了有人在的地方,普天同庆,大赦天下。   一白衣男子,行走在热闹的京都,看着人们发自内心的笑,也不自觉的笑了,走进京都最大的酒楼,直径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繁华的景象,又起了思念。   那时他与她在京都脚下相遇,让他相信了一见钟情,他陪她走遍了整个京都,给她买一串冰糖葫芦,看她贪吃的样子,给她买一盒胭脂水粉,看她害羞脸红的青涩,是多么美好的相遇,只是上演了令他终身伤痛结局。   “少主,你的杯中的酒空了。”熟悉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念与回忆。   “墨樱,看来我去哪里都逃不过你的追查啊!”是感慨,还是无奈,更多的是玩笑与默许,空杯子倒满了浓浓的酒,墨樱放下手中的酒壶,坐在了男子的对面,很自然,没有拘束。   “你坐下就对了,要是不叫我少主就更好了。”墨樱没有回答,看向了窗外,她也好久没有俯瞰着京都的景色了。   所有的人都偷偷的看向墨樱,她虽然戴上了薄纱遮住了大半个脸,但是她的美丽还是让人难以自拔,让人多了更多的遐想,但没有人出声。因为他们都知道,在一年前,也是在这里,因为有人仗着自己的权势调戏了她,那人,当场就被头断而死,一个时辰之后,那人整个家族消失在了这个京都。   整个酒楼静静地,天涯又端着酒杯走神了,不禁又想起了蝶舞离去的伤痛,虽然每次都会让他心痛欲死,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去想。   他在与蝶舞相识时,还是一个武功不入流的少主,可是,他少主的身份却让所有人吃惊,他是仙界的少主,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令人最恐怖的是他的天赋,亿万年难遇的“混沌体魄”,然令人不解的是,他却不热衷于修炼,喜欢琴棋书画。   魔界时刻都在注意着他,想方设法刺杀他,但仙界仙尊一直严密的保护着他,使得魔界杀手没有机会,可人算不如天算,他偷偷去人间游玩,被魔界密探发现。   他清楚的记得,他正牵着蝶舞的手,在街道的小摊前,看蝶舞兴奋的挑着这珠钗,时不时问他好不好看。   一股魔气突兀升起,一柄利刃泛着幽蓝的光芒刺向他的后背,他还没来的及反应,只听见利刃插入身体的声音,击穿了他的耳膜,他转过身,傻傻的抱住蝶舞,看着怀中的蝶舞,泪水肆流,一滴滴泪水打在那插在蝶舞胸口的利刃上,砸的他的灵魂在颤抖。   “蝶舞,你会没事的,你不要吓我,蝶舞……”天涯哭喊着,紧紧的抱着怀中的蝶舞,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蝶舞的存在。   魔界杀手此刻也惊呆了,他不敢相信,他竟然刺杀了魔尊之女,调皮但讨人喜爱的魔界的宝贝魔尊之女,平时连一只小蚂蚁都不忍心伤害的善良的魔尊之女。   墨樱出现了,无情的斩杀了这没有一丝反抗魔界杀手,即使反抗也逃脱不了三界十大高手“影媚”的追杀。因为天涯出现在哪里,他就会像影子一样出现在哪里,又因为她的倾城美丽,所以叫三界尊称她为“影媚”。   “天涯,不要……哭,认识……你,我……真的……很快乐,不要……哭,好不好。”断断续续的说完,蝶舞费了好大的力气。   “我不哭,你会好起来的,不哭,会好起来的。”天涯语无伦次的回答着,看着伤口的毒性急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有哪些速的蔓延,心沉到了谷底。   “不要……为……为我……悲伤,好……好好……的……活着,不……不要……为……我……报……报仇。”其实身为魔界魔尊之女,他对魔气的感应比任何人都强,只是她不明白魔界杀手为什么要刺杀天涯,就像她不知道为什么为他挡下这致命的利刃。但当她看到闻名三界的“影媚”时,知道了眼前的天涯是何种身份。她害怕天涯会命令墨樱血洗魔界,所以说不要为她报仇,但她似乎忘记了魔界与仙界本身就是对立的。   “不,我要整个魔界为你陪葬。”天武汉小孩癫痫治疗医院涯似乎失去了理智,狂妄的说出此等豪言壮语。   “天……涯,答……应……我,不……要……报……仇,毕……竟……我……也……也……是魔……界……一……一……员。”蝶舞此刻要好久才能说出一个字,也就是因为她是魔界魔尊之女,血脉高贵,这别人要是中了“魔界至尊毒”的毒恐怕立刻就死去了。   “不,不,我不答应,我要魔界为你陪葬,陪葬。”天涯的眼睛此刻血红的吓人,如同一个嗜血的野兽,狰狞恐怖。   “答……答……应……我,好……不好,这……是我……第……第一……次……请……求……求你,请……求……你……放……放过……无辜……魔……界……的……”是放过魔界的无辜平民,还是放过魔界无辜的士兵,谁也不知道,因为再也听不到蝶舞的声音了。   “蝶舞,蝶舞,不,不,我要杀,杀,杀!”歇底里斯的狂啸,冲破云霄,在天空回荡。   这一刻天地间米,弥漫的是无尽的悲伤,风静止了,人声静止了,一切都静止了,只留下痛苦在奔流。      (三)      酒楼里此刻一片冰冷,所有的人都在发抖,经历了比万年难遇的寒冬还要冷的感觉,这冷直接刺透灵魂。   “少主,少主。”墨樱的独特声音把天涯拉回现实,天涯知道肯定又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流露了杀气,影响了周围的人。   “我们走吧!”天涯一口饮尽满满的一杯酒,消失在了酒楼。   在热闹的街道上,墨樱跟随在天涯的身边,看着这三界第一的男子,想起了他改变的前后,不禁让心疼了一下。   以前的天涯,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喜欢他的,他平易近人,喜欢帮助别人,没有一点少主的架子,所有的仆人士兵都不害怕他,有什么委屈也都告诉他。然而一场战役,让所有的人发自本能的畏惧他。   墨樱想起了蝶舞失去后的事,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恐惧与不忍。   在蝶舞逝去的那一刻,天涯流下了血泪,当场就晕死过去了,在他醒来,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去了思过崖,打算开始长久的闭关修炼,谁也没有想到,仅仅七个月,就让他独领三界,无人可敌。   蝶舞的逝去,对天涯的刺杀,彻底激发了仙界与魔界的大战,全面的大战,经过七个月的双方厮杀,都元气大伤,但谁也不愿意先认输。所以伤亡在继续扩大,也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又迎来一次战役,这次双方各投入了百万大军,似乎有一决雌雄的意味,百万大军漫天铺地的绞杀在一起,分不清敌我。纵然是仙尊魔尊,也显得微不足道,惨烈在继续,谁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停止不下厮杀。   天涯出现了,闭关七个月后的天涯出现了,带着对蝶舞的思念,带着那深深的悲伤,还有无尽的恨意,出现在了战场。   因血脉关系,仙尊感受到了天涯的出现,大吃一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魔尊缠住自己,让百万大军不计一切后果刺杀天涯,他也就要失去这唯一的儿子了,让他疑惑的是,墨樱怎么没有出现,墨樱只保护天涯,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她只会在天涯身边,就算是多次的战役,也没有让墨樱参加。   仙尊刚想让天涯离开,却见天涯冲进了百万大军厮杀的中心,所有的人仙魔都认为天涯疯了,这无异于是寻死的行为。仙尊舍弃了魔尊,想去救天涯,魔尊怎么又会不知仙尊的想法,天涯的行为也让魔尊不解,不过,死了,正好给自己的女儿蝶舞陪葬,都是因为他,不然自己的女儿也不会死。魔尊也爆发出最大力量,不让仙尊有救援的可能。   然,让所有仙魔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以天涯为中心的方圆百里,所有的仙魔开始消失,在眼前快速而真实的消失,能清楚的看到躯体一点点消失的样子,诡异,说不出的诡异,所有的仙魔都受到了影响,愣愣的停止了厮杀,没想到生命可以如此逝去。恐惧,来自灵魂的恐惧,看着自己消失,该是多么痛苦的事。但以天涯为中心的死亡圈还在扩大,没有停止的迹象,一下就收割了十万生命,但这似乎还不够,需要更多的生命来抚平天涯的悲痛。   仙尊和魔尊都在拼命的飞向天涯,很有默契,是阻止,阻止杀戮的继续,可是,他们发现,竟然靠近不到天涯十里之内,就在几个呼吸间,又有十万仙魔消失,剩下的仙魔忘记了逃跑,也忘记了厮杀,傻傻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必须阻止,这时仙魔两界的至尊高度的统一了意识,对视了一眼,同时拿出代表自己身份的一枚令牌,念念有词,突然,一身著龙袍的男子出现在了仙尊与魔尊的身旁。   “人尊,快,来一起动手,阻止这场浩劫。”仙尊、魔尊同时着急的对人尊喊道。   原来是人界人尊,人尊没有啰嗦,也拿出一枚与仙尊、魔尊一样的令牌,开始了咒语。   就在这几息之间,四十万生命再次消失,这是三界至尊的身上升起了耀眼的金色,形成一个光圈,向天涯笼罩而去,这金色的光圈在离天涯头顶几尺的地方就停止了向天涯笼罩,这情况的出现,让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绝望,如果这都不行的话,那么三界浩劫无法逃脱。   “天涯,你快停止,快住手,不要生灵涂炭啊,快住手,住手啊!”仙尊不过形象的大喊了起来,可是天涯似乎没有听见,死亡的光圈还在扩散,好像因为三界至尊的联手速度马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治好路一些,可是,在这交手之间,百万生命的消逝,不知向谁诉说。   墨樱终于出现了,看着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场面,看着站在金色光圈下的天涯,心不由的生疼,她瞬移到天涯的对面,仅有一米,这让看见的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她竟然超越了三界至尊,墨樱没有考虑到这一切,急切的眼神出卖了她对天涯的关心。   “天涯,你醒醒,快住手,蝶舞不希望你这样子。”似乎知道蝶舞两个字能引起了天涯的注意,死亡光圈停了一下,金色的光圈离天涯也只有一尺。墨樱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蝶舞,对,蝶舞不会希望你这样子了,她如果看到,肯定会伤心的。” 共 1220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