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征文把母亲用写在单薄的纸上组诗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9-17 23:09:54
【征文】把母亲用诗歌写在单薄的纸上(组诗) ◆把母亲用诗歌写在一张单薄的纸上
  
   故乡生活在一张纸上
   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花一瓦
   苞谷,洋芋,厨房里母亲的柴米油盐
   一亩七分地的粮食,都躺在一张饥饿的纸上
   矫情的天气,翻新的土地,过期的敌敌畏
   插在稻田的一株秧苗,眨着泪花的妹妹
   还有我这个弱不禁风写诗的青年
   看见,一阵孤独的风从南方吹来
  
   我在北方,此时,夜半三更。我想念母亲和故乡
   我写字的手在颤抖,深夜我把母亲这一株词语移植到了一张纸上
   然后,放进书包里,准备在冬天的时候带回家。
  
   ◆母亲
  
   一辈子了,还是走不出大山。
   母亲贤德淑惠,无米之炊。
   把一生的命运锁在贫困的大山脚下。
   识得几个粗浅汉字,和简单的加减法,
   母亲守住苦难,在和日子讨价还价。
   夜色沉重,在灶房菜板上,
   墙壁的斑点忐忑不安。
  
   那片古老的三分土地,母亲用汗水种上,
   洋芋、生姜、大蒜。挑到小镇的街头贱卖,
   一元二角一斤,母亲斤斤计较。
   母亲说,只要我和妹妹今后有出息,
   她和父亲就知足了。
  
   打电话的时候,母亲说,想去县城一趟,
   看看城市的汽车和高楼。
   她听隔壁的王大妈说,城市可好看了。
   我答应母亲,在冬天我回家的时候,
   让她实现愿望:去县城,走马观花。
   用城市的灯火阑珊,温暖疗伤,
   前年年底不小心患的关节炎。
  
   ◆镰刀
  
   故乡还在收割
   声音是从村头王老汉家的秋天传来的。
   我打算拿起镰刀,母亲唠叨地说,
   你还是钻进书本里去吧!
   碍手碍脚的会割伤了秋天和一亩三分地的粮食。
  
   多年以后,我走过村头。
   我看见一把生锈的镰刀,
   还躺在秋天的伤口处流血和休克。
   我向她体内注入一公斤眼泪和营养,
   最后也没有拯救她卑微的命运。
  
   ◆村庄
  
   星星像海子的目光注视村庄,一明一亮。
   落脚的地点,在家门口的老槐树上。
   麻雀打盹,睡懒觉;蛐蛐腰酸背痛,停止吵闹。
   月亮的情人,四月躺在麦田,偷听幼苗成熟的声音。
   思乡的歌曲,缠缠绵绵。
   从温饱说起,母亲的口袋,
   还剩半个没舍得吃的烤红薯。
   生活,青黄不接。
  
   ◆油菜花
  
   三月油菜花开的时候,母亲沿着村子绕了许多条弯路。
   在故乡贫瘠的土地上才收获了春天金黄色的颗粒。
   三月里,母亲升起一丝丝青色炊烟,等待父亲农耕归来。
   我在油菜花地和春天捉迷藏,我的笑声比油菜花灿烂。
  
   年年月月,月月年年,油菜花开了一季又一季。
   我渐渐长大,长大的我武汉小儿癫痫有治愈的吗又开始远离村庄,
   远离母亲,远离三月里的一朵朵油菜花。
   那年我含泪告别了父亲母亲,北上的火车穿过一片油菜花地。
   它们对我招了招手,我忍不住哭泣,忍不住想念。
   我哭泣了很久,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它们就谢了。
   谢在村庄,在山岗,在我一眼望不见的火车头。
  
   母亲站在收割后的田野,只剩下凄凉。
   而油菜花的清香已经随着季节变迁沿着村庄失散了很多年。
  
   ◆棉衣
  
   云贵高原的寒流即将来临,一场雪在山那边酝酿。
   在昏黄的钨丝灯泡下,母亲低头精心铺絮着棉花。
   全神贯注,小心翼翼。
   我和妹妹那两件厚厚的棉衣,经过母亲点播细密成行的针脚,
   一年一年,筑起我们坚不可摧的童年。
   岁月中母亲老了,再也拿不住细小的针线
   老屋左侧房间里,时时发出母亲重重的叹息。
  
   棉衣,棉衣!你可以知道我此刻在思念着远在老家的母亲。
   思念她苍老的面容,辛苦劳累的一生,
   以及那针脚一样历数不尽真实密匝的亲情。
  
  
   ◆那块老地
  
   母亲说北京癫痫治疗医院,季节其实离我们还很远
   进入寒冬的日子,母亲一直在观望泥土
   高原飘落的雪花,渐渐融化为水
   流淌在母亲的眼里。
   在那里,我看见了母亲所说的季节。
  
   那块老地,每年朴素的破土萌生
   年年雨水岁岁霜降
   厮打着每一棒玉米头上的绸绫
 随州哪家癫痫医院权威  那时刻,母亲瘦黄的脸在仓廪满载时绽开笑容。
  
   多少年了呵!我明白那片土地已成母亲一生的全部。
   被翻的田间已没有了春天,
   母亲却还在日夜守望。
   在母亲身后,站着我还有我成群的子孙,
   我们正对母亲和那片老地昂首相望。
  
   ◆麦子
  
   火车正穿过云贵高原的心脏,
   麦田中央,风正在奏响。
   儿时的记忆,那是片金黄色的土地。
   一盏渔火,点着故乡的饥饿。
   母亲,蹲在我童年荆门正规的癫痫医院的旁边,等着日子来收割。
  
   多年前,我背着一个打满补丁的书包,
   装下五角钱,五颗石子,还有一颗眼泪。
   老黄牛跟在亲人的背后,拉着生活,
   慢慢地靠近春天和冬天,
   慢慢的接近死亡。
  
   生活很紧张,我肚子空荡荡。
   三月爬上黄昏,我寻找的野果挂满山坡
   我一直在等待长大,八岁的书包容不下一支铅笔,一个天堂。
   梦想在村庄蔓延,长满粮食的田野上,
   亲人们杀一只公鸡,沾满鲜血,
   祈求着平平安安,风调雨顺。
  
   母亲和我在苦难中挣扎,麦子越来越遥远。
   月亮被埋葬在山腰下,剩下的一把镰刀刺伤眼睛。
   我试图走近,但日子已遍地鳞伤,
   一颗颗被收藏的雨水滴在了故乡的伤疤上。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