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桃花劫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53:56

   一
   夜幕渐渐降临,席斌下班到达居住地后,天色就基本上就黑下了。
   我们几个人的租房都挨在一起。席斌夫妇住在楼梯入口处,顺着走廊越过他的房间,便是我和张营两个单身男人合租的套房,李强一家则居在我房门的对面。
   我和张营准备吃饭时,李强一家的菜端过来了,我们四个人聚在一起共进晚餐。
   刚刚拉开吃饭序幕,走廊上出现了席斌的人影,他一只手端着一个大瓷器碗,一手持着竹筷子,夹起面条往嘴里送,发出一阵“嗖…嗖…”声。有点狼吞虎咽的架势。
   李强妻子见状,忙招呼着:“来,进来吃点菜。”
   席斌:“不用了,碗中有好多菜,腊肉煮面。”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我们的视线,返回他房间去了。
   席斌三十来岁,中等个头,身材微胖,平头发型,国字脸,一副老气持重的模样,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几岁。这几天没事经常过我们那儿玩,之前总是不见人影,时常丢下妻子一人在家,而妻子的晚餐因为一个人不好弄,时常跑去李强家里解决。
   席斌走后,李强一边吃饭一边轻声说:“唉,人就是这样会犯贱,妻子刘小丽在一起的时候,照顾得好好的。每天下班回家了,他从来不用动手,坐在沙发上只管玩手机等饭吃。有时,煮熟了还啰哩吧嗦的,说这个菜煮的不好吃,那个菜又是难吃死了。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第二次踏进婚姻殿堂的大男人,遇上了这样的妻子,依然不懂得珍惜,现在没人煮了,自当厨师,天天煮面条,倒也吃的挻好的。”
   有时,我们叫他一个人不要煮了,一起吃,他又感觉那样不好,一下拐不过那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
   我们都替他动了恻隐之心,感觉他一个人好无助,好孤单。无助的坎,需要经历多长时间才能跨越;孤单的坑,需要积聚多少岁月之土才能填满?
   当我们有了那份替他惋惜之情时,不知他对婚姻忠贞的态度,又会掀起多少拷问的波涛?然而,一切都不可以逆转,任凭他有回天之力,依然没有了英雄用武挥洒拳脚的场所。
   我的心情随之也低落起来,不知为什么,往事回忆的风,一下被吹到了他曾经那段辉煌的天空里。
  
   二
   打工途中,他有过成都一站。
   成都老板蒙懂事长(以下简称蒙懂),是云、贵、川地区空调(冷冻冷藏)产品最大的代理商。为了扩张利润的最大空间,不受别人的牵制,用实业公司掌握产销一条龙的主动权,蒙懂拆资六千万元兴建了一个新厂,选址于崇州,厂房占地面积六十余亩,建筑标准厂房面积约三千多平方。
   生产车间与办公大楼早已竣工,就等业内有识之士、有能之才,前来为他的工厂开启生产运作。为此,蒙懂一直在制冷行业内物色总经理人选。高朋公司的汤总,之所以最先成为蒙懂物色的对象,缘于近水楼台的优势。蒙懂是高朋公司成都片区的产品代理商。经过十多年来的业务往来,蒙懂从一个两夫妻经营的小店,脱变成了一个成员达六十余人的经销团队,拥有资产近亿。
   对一个商人来说,创办一个实业,成立一条生产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自已除了有经济方面的优势和办厂思路外,其它的则要依靠别人参与。新厂房建成后,购置什么样设备,添加什么样的模具等诸多事项,都是由汤总提供。
   汤总业务熟悉,又是总经岗位上任职多年的高管。聘用薪金也能让蒙懂接受,但汤总的为人品德,却是阻碍蒙懂录其用之望而却步的绊脚石。
   第二个入选总经理的人员是席斌,那是蒙懂朋友介绍的。说实在话,席斌并不是那种实力派的人才,但他的外交能力还是很强的。他热衷于交朋友,为了加强朋友之间的横向联系和交流,手机大部分时间是处于通话状态。至于他的管理水平与业务能力,我是不敢恭维的。中文水平连差强人意的程度都谈不上,多次在微信群里向采购员发出设备冲压模具的采购信息,竟然将“模具”写成“磨具”,更遑论能写出什么管理制度及可操作性的管理办法。开会发言内容都是颠三倒四,没有一个中心,十分钟可以说完的话题,能啰哩啰嗦一、二两个小时。专业知识也只停留在浅表性状态,再深一点的知识内容,就得打电话向朋友咨询。说到电脑水平,也是一声叹息,连最常用的办公软件都不怎么会使用,更不要说CAD软件的应用及三维软件的绘图了。
   席斌多年在制冷行业做事,曾经在有名气的公司呆过,至于呆了多久,不得而知。后来又在一家空调公司做过生产经理。多年的从业经验,业务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加上他薪金要求不是很高。最为重要一点的是,席斌为人比较厚道,不是那种工于心计的人,这一点,让蒙懂很看好,因为,蒙懂不喜欢跟工于心计的人打交道,也不希望他企业员工,日后在工作中出现勾心斗角的画面,那样内耗太大。
   经过一番接触与考量,蒙懂最终选择了席斌。席斌就样成为蒙懂入选总经理最为合适的人选,就这样交上了桃花运,步入桃花运的快车道,仿佛一切都是五彩缤纷的梦。
  
   三
   阳春三月,那是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广袤无垠的沃野, 渐退满目的疮痍;微风摇曳的小草,悠然在暧风中沉醉;春光明媚的蜀州大地,到处都是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如火如荼地盛放。在这样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席斌带着结婚一年的妻子,走马上任成都某公司的总经理。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跟随席斌一起过来的人员还有几位,都是筹办新厂各个方面不可或缺的专业人员:有行政人事方面的负责人刘小丽,她就是席斌的爱人;有钣金数控设备操作熟手李强及他的妻子燕子;有多年产品设计及现场规划经验的洪工;有电器专业独挡一面的刘工。
   车间、办公楼都是新建的,室内所有的空间都是空荡荡的,没电没水。崇阳机电街石羊五组32号的301房,既是席斌的住宅房,又是全体成员的办公场所。而房间女主人刘小丽,却能把“公共”场所的卫生搞得很干干净净,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
   厂房位于工业园最边缘,从住宅区到厂房的全程路长约六公里,上班路上没有交通工具,去工厂车间测量面积与尺寸,都是打的士前往。然后,回到住宅房进行电脑制图,绘出车间设备规划平面图,及空气管道走向图。管道形成的采购清单,添置办公用品的对外联系,及厂房周边空地绿化带等事项,都是刘小丽一个人跑前跑后,时常累得满身疲惫。下班后,依然任劳任怨,还要在家里为那位高管老公送上飘香合胃的饭菜。
   席斌虽然很少染指家务事,但在工作中还是挻认真的,很严格的。管道安装注重横平竖直,设备摆放讲求整齐划一,车间通道画线务必粗细一致,自制柜子长宽高比例必须恰到好处……所有的施工项目,包括产品制作,不得有任何瑕玼,更不得有丝毫的差错。一旦外观漂亮程度达不到他的审美标准时,不管返工难度多大、成本多高,一律整成至合格为止。
   然而,世界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做到一视同仁,公司厂门口不锈钢伸缩门的制作与安装,便是诡谲般的例外。
   那天,伸缩门施工单位来到了公司厂门口,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女的一出现,瞬间让席斌的眼前一亮:她高高的个子,身材匀称,园脸大眼,眉清目秀,肌肤白里透红,衣着小短裙,丰润悠长的大腿套着黑色的丝袜,处处散发着不可抗拒的诱惑之力。
   不锈钢伸缩门在厂门口安装完工好后,存着明显的质量缺陷,横杆直立达不到垂直度,也没有返工;伸缩门园管顶盖脱落两个,也不用补上,席斌说是看不见;更重大的问题是,整个伸缩门上找不到一处有生产厂家的标签。
   不锈钢伸缩门投入运行后,那位美女前来公司结帐,恰遇蒙懂走开,通过我的介绍,她在席斌面前诉说了她内心的不满:“前几天打电话问蒙懂要钱,可他怎么说呢,说我的伸缩门是三无产品,以后一旦出现质量没有保障,以此作为不肯付费的理由,后面没说几句他就挂了。真是气人,什么三无产品,也就赚了一千多元,天天为那点钱跑腿,哪有那么多时间,说我的不行,事先不提出来,事先说了,可以考虑不做这桩生意,现在做成之后就说这说那。”
   席斌说:“以前我不在,也不知,到时我去跟蒙懂说说,这样吧,你留个电话,怎么称呼呢?”
   “我姓叶,叫叶脉,那就要麻烦您了,谢谢。”
   席斌:“不客气,能加个微信吧,方便日后联系或交流。”
   ……
   席斌来到成都不过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这样认识了叶脉。
   叶脉的出现,无疑改变了席斌的生活轨迹,但他无法选择性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的发现,兵临城下的桃花运背后,究竟隐藏的是一场在劫难逃的婚姻城堡里的泥石流,还是一场在所难免的桃花劫?
   刚来成都那段日子,每个周末,席斌都陪着妻子去周边楼盘看房子,准备在这里供房,定居。这里的房价不高,位置好的地方,每平米5000元左右,按120平米计算,总造价也就60来万,这对一个拥有20万元年薪收入的家庭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供个三、五年,就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已的房子。每当走在看房路上,他的内心都会泛春风得意的涟漪。
   席斌二十多岁走出社会,从老家北方出发来到南方,十年的时间,辗转了好几个城市:江苏、上海、广州……打工的河床上,自己就像一棵居无定所的浮萍,漂泊路上马不停蹄,没有一处港湾能容下他,止住他漂泊的脚步,唯有这里,貌似为他圈了一块立锥之地。
   之后,刘小丽还提过,准备把席斌同前妻生下的七岁小孩接过来身边读书,跟着父亲一起生活,学习,感受亲情的温暧。进入启蒙教育的小孩,呆在农村接受教育总不是办法,城市接收教育的优越性,是农村不能相提并论的。
   然而,这些美好的愿望与设想,只是在他们的生活水面上冒了几个泡,就没有下文了,就像河滩深水中掷下的炸药,炸死的鱼随爆炸的冲击力,来到水面上显了一下优美的身姿,就又很快沉入水底不见了。
   自从认识叶脉后的席斌,生活充实而忙碌,白天上班都开着车子去会面。晚上下班,也不跟刘小丽一起回家,忙着与情人幽会,周末更是整天不见人影。情人节那天,刘小丽还是一个人过的。有次席斌出去,刘小丽还叫上了的士车暗中跟踪,但知道真相又能怎样,回家吵闹的威力无论有多大,都无法撼动席斌婚外情的殿堂有丝毫的晃动。经过一段时间的鬼混,一对情投意合的露水夫妻,倒也把婚外情的殿堂修筑得坚不可摧。
  
   四
   经过近一年的精心准备,年底试产了,样机也出来了。过年后,新厂正式大模生产,新入职的成员扩大了战线。
   那天,刘小丽来到我办公室,介绍新员工:“这是行政部新招的员工魏一霞,接替我的工作,全权负责我那一块的事务。”
   我感觉奇怪,心想,怎么接替你的,便问她:“人事经理也不管事,那要干嘛去?”
   刘小丽:“我回家有事。”
   她轻轻地挤出一句话,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状。
   三天后,新员工陆续上班,人事部门也正是最忙的时候,可好几天都没见刘小丽上班。
   后来有一天早上,我坐李强车上班,刘小丽给打电话电话李强,说是她把车开走了。
   李强说:“不要开玩笑,安全第一,你从来都有没开过车子。”
   那辆价格十九万元的车,还是去年九月份购买的,首付三万,分期付款,月供5000元,一年供完还差八个月。刘小丽离家开车出走,显然是不想跟席斌过日子,更不想净身出户。事实上,也只有那辆车才是夫妻的唯一的公共财产,除此以外,便是一个空荡荡的家。农村穷人还有家徒四壁,可他俩来到城市生活,连个家徒四壁都没有。男方家里很穷,结婚时,没有添置一件像样的家具。女方因为输卵管堵塞,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一直也怀不上孩子。
   自从那次开走车,就一直没见刘小丽来公司上班。
   刘小丽开走车的下午,小丹来到我办公室,叫我退去刘小丽群主的微信群,她是公司内部工作群的群主,退出刘小丽群后再进入刚组建的新群,好多人不知道这样做的用意为何?
   晚上,我才知道,处理刘小丽微信群的直正缘由,是刘小丽把席斌在外面搞女人的丑闻,致电告诉了蒙懂,并把微信私聊记录,截图给了蒙懂和李强看。李强知道后,担心那些不光彩的聊天记录会发到群里,便在席斌面前提议,要他当即处理刘小丽的微信群。
   刘小丽之所以要将这样的丑闻透露给蒙懂,一是要把她老公名声搞臭,让他早点丢了高管工作,让他一无所有,让他死的很惨;二是在老板面前替李强求情。
   刘丽打电话给燕子说:“那天晚上同席斌打架的事,我准备向法院起诉,当时不是你们现场劝架,我会他被打死的,地面上全是他打我流出的血,这一幕到时需要你替我出庭作证。以前我们关系那么好,不出来替我出庭作证,你就没有良心的人,没有良心的人是得不到好报的。至于李强的工作,你不要担心席斌会报复,那边,我已给蒙懂通过电话了,请求他保你老公的工作。
   燕子听了那番话很不爽:“刘小丽好像威胁我,要我去出庭作证,我去了怎么能行,我去了,李强今后的工作怎么面对,我才不去,我已经很对得起她了,那天晚上打架特意去劝她,之后好几天都是我在照顾她,端饭,送水,招待了有半个月之久,这还对不起她,说那样的话。”

共 6620 字 2 页 首页12鄂州哪所医院治疗癫痫好howread?id=748553&pn2=1&pn=2" class="next">下一页哈尔滨癫痫病手术成功率53&pn2=1&pn=2" class="next">尾页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