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轻舞】故乡的春天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7:08
说到春天,人们第一时间就会想起唐朝大诗人贺知章的《咏柳》诗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的确如诗人诗中所描述的那样。春来了,故乡通顺河边的一棵棵垂柳,在春风的吹拂下,柔软的枝条、细长的新叶,在河面上随风摇曵、蹁跹起舞着。   垂柳丛中,一只只欢快的小燕子,在春风中蹿上跃下,它们是那样尽情地嘻戏着、追逐着、歌唱着,仿佛这春天就是为它们而生,它们就是这春天的使者一样。   鸭子们也不甘示弱。河水中,有三三两两的野鸭,在悠闲自在地划着水,还时不时地“呷呷呷”地鸣叫几声。偶尔,有一两条白花花的叼子鱼跃出水面。眼疾脚快的鸭子们,便拚了命似地,扑腾着翅膀,拨动着双脚,向鱼儿划去。尔后,左右上下摇动着细长的脖子,扑向鱼儿。   春日里,天是蓝的,蓝得一尘不染;水是绿的,绿得让人陶醉;太阳是水灵灵的,鲜活、嫩红。鸭子划过水面,绿色的河水,在春阳的照耀下,闪着一片金鱗鱗的波光,一圈圈涟漪,在水面忽闪着、跳跃着。这样的春日,这样的景致,与白居易的《忆江南》,是何等的相似:“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堤岸边,参差不齐地座落着三四十户人家。我家的老宅子,就夹杂在村子的中央。村子的上空,飘逸着一缕缕淡淡的炊烟。各家各户的禾场上,鸡仔们或在兴奋地你追我赶,或埋着头,在堆垛旁认真地觅食;空中间或传出哪家的猪仔们嗷嗷待哺的呼叫声;我家的那只小黄狗和邻居三叔家的那只大白猫,正在有些潮湿的地面上,逗乐着、翻滚着,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最忙的,莫过于我的母亲了。她一边在灶蹚前放着柴火,一边在离灶蹚不远的一个大脚盆里跺着猪菜。这些猪菜,是前天母亲带着两个姐姐,从野地里挖回来的。大集体时,我家每年都要喂养两头猪仔。那些猪仔,可以说是我们一家人大半年的收入,也是我们兄弟几个的学费来源。分田到户后,母亲每年照例要养两头猪。“穷不离书,富不离猪。”这是母亲的口头禅。更何况这些猪仔还是我们家十多亩庄稼地的“肥料仓库”。所以我们一家人对这两头猪仔,不敢有丝毫的造次,用母亲的话说,“宁愿自己不吃不喝,也不能亏待了它们。”   跺完了猪菜,母亲麻利地从水缸里舀起几瓢水,倒在大脚盆里,然后又从厨房角落盛米糠的大木桶中,舀出几瓢米糠来,倒进跺好的猪菜中。母亲伸出布满皱纹的右手,将猪菜和米糠搅拌均匀后,便独自一人,牢牢端起大脚盆,弓着身子向猪圈走去。两头七八十斤重的猪仔,见母亲给它们喂食来了,都仰起脖子,甩动着尾巴,“嗷嗷”叫着望着母亲。母亲解开猪栅门,将猪食倒进石槽内,两头猪仔便你拱我一下,我掀你一把,大口大口地抢食起来。看着两头调皮的猪仔,母亲笑了笑,露出两颗腊黄的大门牙,兀自说道:“看把你们俩饿的!”   喂完了猪,母亲便洗干净了手,来到灶台边。她揭开那个有些发黑的大木锅盖,一股热气立马往厨房的上空直冒。倾刻之间,一股菜香弥漫了整个厨房。铁锅里煮的是芥菜稀饭,这道早餐,从我记事起,我们家就一直延续至今,乐此不疲。   “快去把你爹叫来吃早餐!”母亲吩咐我。我听话地来到屋前不远的自留地里。自留地里的大蒜苗绿油油的;红心菜葈也开满了黄灿灿的小花,在风中吐着馨香;宽大的甜菜叶子匍匐在地,上面沾满了晶滢的露珠;茼蒿菜和菠菜,叶子紧挨着叶子,相互凝望着簇拥着。   父亲在靠近菜园子的竹篱笆边,正抡着一把木把镢头,使劲地镢着一片空地。父亲穿着一件草绿色的上衣,浓眉大眼,红通通的脸上满是汗水。父亲镢的这块地,是为我家五亩田的棉花地,做营养钵苗床的。营养钵的钵土,必须要土质疏松、肥水充足,育出的棉花苗才长得快、生得壮。所以,每到春播开始前,父亲便从茅坑里挑来几担大粪,均匀地泼在苗床上,随后又从供销社购回磷肥、复合肥、多菌灵等肥料农药一并撒下,之后用镢头将苗床反复翻整,直至泥土用手轻轻一捻,成为细末方才罢休。因此,父亲每年育出的棉花钵苗,不仅健康少病,而且根稳苗正。到棉花收获的时节,我家的棉花产量,在村里总是遥遥领先。   父亲在我的催促下,来到厨房。母亲早已把饭菜盛好,摆在桌上。“吃饱了饭再去做活。”母亲从墙上扯下一条毛巾,递给父亲。父亲接过毛巾,在脸上猛擦了几把,然后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端起粥碗,就往嘴里扒。“没有懒地,只有懒人。”母亲心痛地望了一眼父亲,接着又扭过头来,对我说道:“四伢子,你们一定要牢牢记住这句话,‘勤是摇钱树,俭是聚宝盆’,只有勤勤恳恳做事,踏踏实实做人,节俭过日子,一生才会有享不完的福。”说完,母亲也三口两口地扒了几口粥。随后又扛起锄头,叫上两个姐姐,往我家的庄稼地里走去,给麦地锄草。   村子前边的泥巴路上,有七八个同我母亲一样,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头戴大斗笠的大姨大婶,扛着锄头,陆陆续续地往田间地头走去。长满腊芥菜和红花草子的水田埂子上,有几个牧童正骑在牛背上,一边放牛,一边唱着不知什么名儿的歌曲。   在通顺河畔的一片空旷的滩涂地上,一个六十多岁的白胡子老爷爷,正带着一群七八岁的毛孩子在放风筝。孩子们扯着长长的细细的风筝线,在河滩上奔跑着、呼唤着。五颜六色的风筝,在天空中翻飞着、雀跃着,充满了一片生机。   油菜地里,一丛丛金光闪闪的油菜花,香馨四溢。菜丛中,有农人背着喷雾器,正在给油菜喷肥,母亲说,那是在给油菜施锌肥和钾肥,可以增加油菜籽粒饱满,增加油菜产量。一群“嗡嗡嗡”的小蜜蜂,在菜花丛中纷飞着,默默地采着花蜜。   “人勤春早”!这话真的一点不假。春天是万物蓬勃的季节,春天是孕育希望和丰硕的季节。故乡的春天,总是让人魂牵梦萦,让人遐思不已。我的纯朴的父亲母亲,我的可亲可敬的乡亲们,不正如这辛勤的小蜜蜂一样么?用他们的勤劳和智慧,用他们的朴实和真诚,酝酿着这甜蜜的生活,点缀着这美丽的春天吗? 武汉癫痫怎么查湖北专治癫痫病武汉看羊癫疯靠谱的医院武汉抗癫痫药物有哪些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