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墨海】爱情不是泡泡糖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0:40
李庆发的头型是那时城里最流行的爆炸式烫发,那是有一次他偷了家里买化肥的钱,去城里美发店烫的。那天当他顶着一脑袋鸡窝式的头发进了家门后,他爹好悬没被气死,他爹拎着一根擀面杖,从屯西头撵到屯东头,又从屯东头撵到屯西头,直到最后,把李庆发撵得上了张彩芝家房后的那棵老榆树。   李庆发的一身穿戴也很时髦洋气,据他说,都是他舅从香港给他邮来的。他上身是一件花衬衫,裤子是裤脚有一尺半宽的喇叭裤,脚上是前头溜尖的火箭皮鞋,鼻子上是一副连英文商标都舍不得揭下来的大蛤蟆镜。李庆发为什么会经常被办喜事的人家邀请去呢?这是因为李庆发具有一项别的年轻人不会的本领,那就是他会跳城里年轻人才会跳的迪斯科,只要舞曲一放,李庆发就会疯狂地舞动起来,而只要他一跳舞就会被一群小伙姑娘围的水泄不通,办喜事的人家图个热闹,所以虽然平时都看不上李庆发,但一到自家办喜事了,就都约定俗成地去请李庆发来跳舞。   张彩芝是个本分的姑娘,眼瞅着也快到了出嫁的年龄,但七大姑八大姨给她介绍了不少对象,她却没有一个相中的。这天他娘就一边做饭,一边又跟她磨叨上了。   “你到底想找啥样的?前屯老赵家的那个小伙不挺好吗?人家三间大瓦房,爹妈还就他一个儿子,结婚后家产不都是你们的,你咋就看不上人家呢?”   “我要嫁的是人,也不是三间大瓦房,你看他那个老实劲,一杠子也压不出一个屁来,挺大个小伙子半天也不说一句话,就是哼哈地乱点头。”张彩芝一边往锅灶里填着苞米杆一边说。   “你看你这丫头说的,人老实还相不中,难不成像咱屯李庆发那样的二流子就好了。”他妈贴完了一锅苞米面大饼子后,在围裙上擦了两下手,气恼地说。   “不跟你说了。”张彩芝一听他妈说李庆发是二流子就也来了气,她腾地站了起来,一扭屁股走了。   “你看你这丫头,这又是来的哪一出?”她妈茫然地看着闺女的背影嘀咕着。   其实,张彩芝的妈并不知道,张彩芝的爹也不知道,甚至全屯子的人都不知道,现在张彩芝心里喜欢的人就是那个被称为二流子的李庆发。虽然屯里的大人们一提起李庆发,都要撇撇嘴骂一句二流子,但屯里的年轻人却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年轻人喜欢他不光是因为他会跳迪斯科,也不全是因为他的穿着打扮新奇时髦,更多的是李庆发这小子懂得多,他说起外面的世界唾沫星子横飞,一说好几个小时都没有重样的,这对于那些长期生活在闭塞的农村里的青年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诱惑。那时每天天刚一擦黑,青年们着急忙慌地吃完饭,撂下了饭碗就都不约而同地跑到了屯西头的场院。李庆发早早地就来了,他拎着一台双卡录音机,先是给大伙放一会听了让人脸热心跳的邓丽君的歌曲,歌曲放完了,他就开始眉飞色舞地讲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小伙姑娘们都围着他听得津津有味,还会不时地提出一些问题让李庆发给解答。其实,有不少姑娘当时也喜欢李庆发,有性格泼辣点的就几乎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缠着他讲东说西,或是让他教跳迪斯科。   张彩芝虽然也喜欢李庆发,但其实她性格还是有些腼腆,所以就抹不开脸像其他姑娘那样直接地和李庆发套近乎,只能在李庆发山南地北地胡侃的时候,躲在人群中用火辣辣的眼睛盯着他瞅。照理说张彩芝的这份暗恋是不会有结果的,一是她爹娘不会同意,所以就不会托媒人去李庆发家说媒,二是张彩芝自己也没有胆量表白,在他心目中李庆发是那么的出类拔萃,自己根本就配不上他。但其实她想错了,因为别看李庆发身旁总是围着一群姑娘,但没有一个是能被李庆发看上眼的,在他眼里只有那个躲在人群后不愿说话的张彩芝,因为她觉得张彩芝虽然有些土气,但骨子里却像极了一个港台女明星,他就有那个女明星的彩色画片,所以他越看张彩芝就越喜欢。既然俩人都互相喜欢,那么早晚事情都会顺理成章地铺展开来。那天场院的聚会散场后,李庆发就偷偷地告诉张彩芝让她晚一会走,他有话要跟她说。张彩芝当时心里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李庆发竟然要留下她跟她单独说话,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喜的是能够单独跟自己暗恋的人有个相处的机会,不管李庆发要跟她说啥事,她都会为这个机会而高兴。   “咱俩处对象吧?”看别人都走后李庆发就直接了当地对张彩芝说。   张彩芝听了这话一时就懵了,好像这话是在梦中听到的一样,那样的不真实,让她难以相信。她的粉脸腾地一下就红到了脖根,多亏是黑天,天上的月亮也不甚明亮,所以李庆发也没看见。   “你说啥?”张彩芝为了确定这不是在梦中,所以就怯怯地问了一句。她的心跳得厉害,好像一张嘴就会从嘴里蹦出来一样。   “我想和你处对象,咱屯这些姑娘当中我就喜欢你,你同不同意?”李庆发说话太直接了,这让张彩芝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倒是同不同意啊?给我个痛快话啊!”李庆发看着张彩芝只是低头用双手绞着衣襟也不说话就有些着急了。   “我怕我爹妈不同意,他们说你是二流子。”张彩芝本想说我愿意的,但一张嘴却说了这句话。   “怕啥,现在恋爱都是自由的,他们要是反对我就领着你跑。咱俩去广州,去香港,让他们影都抓不着。”   “你同不同意,我对你是实心实意的,骗你出门让车轧死。”李庆发更着急了。   “不许起那样的誓,我同意。”张彩芝用蚊子那么大的声音低声地回答了李庆发。她的心像掉进了蜜罐子里,甜得发软。   那以后每次场院聚会后张彩芝和李庆发就会单独留下来谈恋爱,这事让别的姑娘嫉妒得要死,可也只能是干着急地嫉妒,因为压根李庆发就看不上她们。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张彩芝和二流子李庆发处对象的事不几天就传到了张彩芝他妈的耳朵里。那天张彩芝的妈在院里洗衣服的时候李大扯就走了进来。李大扯是个娘们,平时最爱传闲话扯老婆舌,所以屯里人都叫她李大扯。   “彩芝妈洗衣服呢?”李大扯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的砖堆上,没话找话地问彩芝妈。   “呦!是大扯啊?你咋有闲工夫上俺家串门呢?”彩芝妈甩了甩手上的胰子沫。   “我也没啥事,就是来问问你,你家彩芝啥时候定日子结婚,到时候可别拉下我。”   “结啥婚呀?到现在还没对象呢。”   “啊?彩芝妈你不是骗我呢吧?我也是要随份子的,怎么你怕我白喝你家的喜酒啊?”李大扯夸张地说。   “骗你干啥,真没对象呢,要不你帮介绍一个。”   “拉倒吧,现在全屯人谁不知道你家彩芝和李庆发好上了。他俩天天晚上在场院处对象你还能不知道。”李大扯故意问。   彩芝妈脑袋轰的一声,半天才缓过神来,自言自语地问自己:“不能吧?能有这事吗?”李大扯因为达到了她来这的目的,所以心中就暗自欢喜着,于是又哈哈地干笑了两声,说:“咋没有这事,俺家狗蛋回家都对我说了,他还看见你家彩芝在场院里和李庆发亲嘴了呢。你就等好吧,到时办喜事可别忘了叫我啊。”说完就扭着肥硕的两扇屁股走了。   当天晚上张彩芝就遭到了她爹和她妈狂风暴雨般的质问。这也难怪彩芝的爹妈,李庆发在屯子里是出了名的二流子,平时不务正业,奸懒馋滑屁占个全,先不说张彩芝要是真的嫁给了他会吃多少苦,生活会怎样地得不到保障,单单是屯里闲人的风凉话就会叫老两口吃不消。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放着勤劳肯干的小伙子不嫁偏偏嫁给了一个出了名的二流子,这事在哪都会是大伙热议和嘲笑的话题。   那天以后张彩芝的爹妈就一直在家死死地看住了心里像长了草的张彩芝,任凭她哭闹打滚也不肯放她迈出家门半步。张彩芝如同一只被孩子逮住后栓了腿的家雀一样在屋里左右扑腾,但怎奈她爹宁可不下地干活也死死地守在门口,张彩芝那颗心好像被放进了滚油里炸透了一般,痛苦中夹杂着焦躁。张彩芝被爹妈关在了家里不能出来,这可急坏了李庆发。这几天他抓心挠肝地难受,见不到张彩芝,甚至连一个能帮传传话的人都没有,这让本来脑袋灵活的李庆发都没了主意。   苦熬了几天后,李庆发实在忍不住了就来到了张彩芝家大门口,他今天是下了狠心的,不把张彩芝领跑他决不罢休。李庆发在张彩芝家大门外来来回回地转了几圈,见大门在里面反插着,于是就把大拇指和食指放进嘴里,憋住一口气,然后吹了一声嘹亮而尖锐的口哨。张彩芝正在屋里蒙着头装睡生闷气,冷不丁听到这一声既亲切又熟悉的口哨,马上就扯开了被子蹦下炕要往外跑。他爹哪里能让她跑出去,拼了命地挡在屋门外。但李庆发等了一会不见张彩芝的影就又连续地吹起了口哨,一声比一声高,这可气坏了张彩芝的爹,他回手把张彩芝推进屋内,然后一闪身出了屋,又随手拿起了顶门杠支在了门上。他气的像一头发疯的公牛,鼻子里呼呼地喷着气。“小兔崽子,今天我豁出来蹲笆篱子也要打折你的腿。”他在窗根抄起了一把镐头就向大门外冲去。   “大叔,我和彩芝是正常谈恋爱,你要是阻拦你就是犯法的。”李庆发看见张彩芝的爹拎着镐头气势汹汹地开了门向他扑来,就一面向后退一面说。   “你少他妈的放屁,有娘养没娘教的二流子,我就是把闺女剁吧剁吧喂鸭子也不会嫁给你。”彩芝爹双眼喷着火,举着镐头向李庆发冲了过去。李庆发赶紧掉屁股跑出了十几步才站住了脚。   “爹,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李庆发索性使出了二流子的招法,开口管彩芝的爸也叫起了爹。   “王八羔子,你管谁叫爹?你别跑,今天我非打折你的狗腿不可。”彩芝爹继续向前冲着。   “我和你家彩芝已经在苞米地里睡过觉了,她已经怀上孩子了。”李庆发迫不得已编了个瞎话。   彩芝爹听了这话两眼一冒金星,险些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好,好,好,小兔崽子,我今天是打不折你的腿了,算你有种,现在我就回屋打折我闺女的腿,我看她怎么还能去找你。”说完彩芝爹就回身向自家屋里奔去。但屋里哪还有张彩芝的影,今天彩芝妈出去给张彩芝找媒人说媒去了,刚才彩芝爹又去了门外追打李庆发,所以趁这功夫张彩芝就嘁哩喀喳地收拾了点东西从后窗户跳出去跑没影了。   不说彩芝的爹气的翻白眼吐白沫,单说张彩芝从后窗户跳出来后就会合了李庆发,然后俩人就忙三叠四地穿过几块苞米地逃离了屯子。俩人一口气跑出了二里多地才气喘吁吁的停下脚。   “咱俩咋办?”彩芝的心还嘣蹦地跳着。   “能咋办,家是回不去了,咱俩趁这机会就走吧。等过了三年五载你要是想回来咱俩再回来,那时生米已经成了熟饭,看你爹还咋拦着。”李庆发这时候还是有些主意的。   “谁和你生米煮成熟饭?”张彩芝嗔道,“咱俩去哪?难不成真去广州去香港?”   “去啥广州香港啊,咱哪有那些钱?但我其实今天是铁了心想把你领跑的,所以我在家就偷出了我爹准备买拖拉机的三千块钱,这点钱去广州香港是不够的,但咱俩去省城住上个一年半载还是够的。”   “我临出来的时候也偷了我爹的一千多块钱呢?咱俩还真想到一块堆去了。”张彩芝拍拍身上的小背包说。   李庆发领着张彩芝跑到了县城,又连夜坐上了去省城的火车。到了省城后俩人因为没有结婚证,所以也不敢去旅店住,最后他俩费了好大的劲才在一个偏僻的小区内租下了一间简陋的房子。俩人紧接着又置办了些锅碗瓢盆和一套简单的被褥,然后就开始了他俩向往已久的蜜月生活。在磕磕绊绊中诞生的爱情往往让人更加地觉得甜蜜,小两口滚在一个被窝里,夜夜像被胶牢牢地粘住了一样一刻也不愿分开。但爱情虽然甜蜜,却无法代替柴米油盐,俩人这样过了不到一个月后,就不得不想些挣钱的出路了。多亏李庆发头脑灵活,他给在广州的舅舅发了一份电报,让舅舅给他邮过来大量的港台流行歌曲磁带和北方刚时兴的电子手表。一盘磁带在广州买来只用一两块钱,但在北方的省城里年轻人宁可掏十块钱都愿意买,而且供不应求。电子手表更是暴利,进价不到十块钱,而在这却可以张嘴要四五十都能卖出去。   重庆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呢?哈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疗的好沈阳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