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衣服标签(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55:45

不再写字的时候,心里清宁得像一潭水,没有纠结,连倾诉的意愿都不再有,这在以前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我自己知道,我是喜欢在文字里埋首的小女子,因为内心一直颠沛流离居无安所。又因文字获得的快乐言说不得,溢于喉间人自笑,花开芙蓉面,期间得到的满足顿觉生活兴味。

于是,恨不得墨间花冢一个,生也于斯,逝也于斯,是最好不过的归宿,终究讨厌人世的烟火和灯火琉璃。人心狡诈以及光怪陆离。我本就不是适合人群的女子,离群索居写几个小字最好,匍匐在文字里不思春风春雨,那也是件快活的事。

于是,有事没事,即便无事,也做吟歌状,管他是不是无病呻吟,我自高歌向天宇,自得大快乐。手下文一行,字一篇,诗一段,落笔一荒唐。

到如今不知道是正在老去,学会缄默,还是终于停歇了小女人对这个世界的热烈,学会安然安静地面对世事,还之以沉默。

自开店以来,生意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一个人独舞的日子甚多,就学会了自娱,我一直说,我是适合自己玩的女子。夜幕垂下,满屋子的服装让我爱极了,即便不穿,又如何不美?自有禅意在里面,仅是标签,里面都透着大美,看一眼醉一次。

我用文字,陪我自己欢乐。如果这是欢乐,愿意带给你。

“我的王?”

多震惊的名字,看一眼就惊叹,谁是谁的王呢?如果这件衣服寻得到它的主人相得益彰,便是彼此的王吧。

美丽服装是女人的战甲,包裹着剔透玲珑心,挥鞭入红尘滚滚,策马奔腾烈西风,硝烟处遇见他,旌旗猎猎,可是万千眉眼都是他。就放下这手中刃,拔下鬓上钗,寸寸青丝裹着温柔袭向他,

从此,低进尘埃深处。只有柔情三千。

战甲,是她的王呀,征服男人心声攻城略地的王。

而那件殷红带着乳白碎花的袍子熨贴的臣服在你身上,低低的喊着。主人,我的王。我的王。

“美丽说”,这样一个品牌。

看后我拿着水杯的手轻轻颤了一下,好有禅意的名字,

美丽说,美丽说什么呢?一切都在无言中呀,

依米米曾说,世上一切皆有话语,只有美丽不说话,要让你用心去体会,体会了,美丽就如蝴蝶飞进你心里,不明?蝴蝶就飞走了。

所以,美丽不会说话,美丽只是如蝶如蜻蜓,停在你的额头,你清宁往上看就看得到了,你沉闷,低头赶路,一切就都过去了。

美丽就是这么说的。

我愿为你美丽,由内而外,我不说话。听,美丽自己在说。

她在一个温温的午后偷走了我的名字,那日我正在午睡,一阵风过后,风中有了草木清香,我就梦到了唤作米米的女子,被人牵着,呵护着,站在沧浪之岸渭水之巅,看潮涨潮落云卷云舒。

那件白裳飘呀飘,荡呀荡。梦里纯白。

待明日,到了明日,我就穿上“米米”这个灵动俏丽名字的白裳,体会那女子的感受。

她当时,可是期许了依米花的花语,期待花开的奇迹?

依米花的花语说,六年等待,花开两天,是一种敢于绽放自己的勇气,

于是那日,我说,女人当做依米花,三十年的等待,开花一天两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绽放过,哪怕给自己看,那是一种勇气。

我绽放过,你看见了吗?三十年的等待。那永生永恒的两天你看到了吗?

温柔的人也唤我米米,于那日,他唤的当时,可是再叫你?米米、米米!

那两日的天长地久?

“衣之派”你是什麽派?

如果你不知道,去问问,去找找你的派别,

无论在华山论剑或七剑天山,还是在比武争雄与斗法泰山之巅。无论是鬼谷子柳残阳,卧龙生还是古龙金庸,他们造就武功各大系别,各大帮门派类应运而生。

如果你还没寻到,走到柳岸。走到花阴,不如随我是衣派--衣之派。这里有美丽呀

我们是美丽一派,自成一派。

“依蝶坊”,愿服装上,都有一只碟,是女子灵动的心,轻灵的内心世界,是服装最美的亮点,不,服装是灵动清心最佳的辅助配饰。

愿女子心中都飞出一只碟,鸟语花香的去舞动岁月的光彩。

愿女子肩上都停留着一只碟,风情依然,岁月妩媚。

愿女子的眼中都有一只蝶,看见美好的春天。

这么禅理的一句话,赫然的出现在衣服的品牌上,

“爱,就是包容”。

包容你的小脾气,包容你的小任性,包容你的小嚣张,包容你的小张狂。

这多像爱情呀,爱情就这么包容了这些小女人的种种,还嫌不够,那爱你的男人说,我想喂你饭呀,我想给你洗脚,我还想给你做更多更多,你耍脾气我不生气,你任性也没关系,你嚣张是因为你爱我,你张狂是我的好盖下的图章。

爱情到最后就没了道理可言,没了章法可讲。两个人都爱到贱,不要了自尊,还是嫌弃不够。

你包裹我,我融化了你,这就是呼啸而来的爱情吧,

这件衣服,就那么裹着柔情,震撼的力量而来。包容了一切。

“霓衫颖裳”这个标签,让我想到了练霓裳,

内个美到极艳也烈到极烈的女子,那个为情白了三千发丝的女子,在梁羽生小说里曼妙的生着花的女子。

不由得我不想起她,那霓裳两字那么美丽,彩虹的衣裳女子谁有不爱到动心呢?

少年时看的第一部武侠小说,练霓裳夺取少女多少痴情的眼泪,那日曾那样想过,有没有那么一个多情的男子,能为我寻遍世间极珍的雪莲,让我三千青丝回还,有没有那么一人随我的疼痛山河间,裙裾飞舞泪非然?

少年童话的呀。

是霓虹的青衫、脱颖的华裳?

还是制作服装的老板钟爱的女子名字叫做--霓颖呢?

短短四个字,无限的遐想,又是文字的魅惑,把他们排列的如此致精致妙美不堪言。

“和顺”,花好月圆,和和顺顺。是母亲常说的话,这服饰有了况味的烟火气息。

我仿佛听见母亲在我出嫁的那个清晨,一声声低语着,和和顺顺,和和顺顺

外面朝阳升起,伴着母亲的祝福走进婚姻的娘子逐渐老去,脸上有了烟火痕迹。

岁月拿走了动人的光彩和青春的纯白,尘埃中一再低头,守着平淡之家和小儿,在夕阳落下晚霞满天的时候,和躺在腿上的小儿念叨起曾经 认为俗气的不能再俗气的话--儿,平平安安、和和顺顺。

原来,最是平常的,最是花好月圆的,才是最好的,人生到最后,就祈求个平安、和顺、万事吉。

原来,爱,无非就那么几个字--平安、幸福、和顺。

“安妮儿”,送给我空间那名唤作安妮的女子,那个爱写文字,清冷低温的女子。

你还好吗?绿山墙的安妮。

离开文字后,是否挎着筐儿盛满青菜,戴一顶风情帽子,腕上银铃声声,

在每个清晨或黄昏走在都市的水泥路上,清然的微笑,悠然的生活。

愿空间里所有安氏女子都得快乐。安妮,安然,安小然。还有我故事里的安。

安,你们。

济南有没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昆明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发作癫痫治疗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