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三春晖(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36:55

清明将至,有两件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一是踏青,二是祭祖。对我而言,祭祖就必须踏青,而且是难度极强的爬山运动,好在我参加户外活动由来已久了。

小时候父亲带着一家人由略阳的大山深处迁往嘉陵江边的高山之上,父亲去世后大哥一家和母亲从山上移民搬迁到江边的小镇上,而我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便在几个乡镇辗转,再后来调到了县城,由是故乡和家乡便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区别,每次清明祭祖,便要穿梭于两地的崇山峻岭之中。

我是认同厚养薄葬观的,最是欣赏南宋高翥“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的诗句。之所以早早地就动员二哥在清明前十天去家乡和故乡祭祖,并非因清明节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而附庸风雅,也不是单纯地对这个首批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表示追捧,更不为自身周末休闲徒步锻炼,虽然户外的朋友老早就约我一同去穿越大黄茂山,但我还是抱歉地婉绝了。因为母亲在一个月前就打来电话询问我今年祭祖的事情,一如既往地叮嘱我要早一点,说人家说了,有儿有女早挂坟,无儿无女等清明,咱不能让别人笑话,更不能让先人们久等。

父亲去世十四个年头了,母亲一个人住了几年后一直跟着大哥。母亲住的小镇距我上班的城里约莫二十公里,我一方面杂事缠身,另一方面也的确是思想懈怠,差不多要快一个月了才回家一次,平时里想起了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母亲时常说,你们忙你们的吧,好好上班,我没有事的。母亲今年七十三了,精神依然很好,心气儿还是那么十足,但我知道,母亲患有先天性气管炎,最近几年冬春季节老犯,而且时间一次比一次长,身体已是大不如前了。

大哥一家在广州打工,二哥家的孩子又恰恰生病住院了,老婆要带着孩子去汉中考试,我只好约了内弟随我去家乡和故乡祭祖。

周末恰好距清明十天。一大早我便买了一应物品,带上二嫂给母亲蒸的面皮和内弟出发了。我们驱车回到家里,母亲早就在大门口翘首以待了,见到我们高兴异常。由于周一要上班,周日不敢太劳累,因此我们周六要一天跑两地,在家里不敢久留,母亲拿出头天装好的青菜和菜苔要我们带回家吃,我觉得太多只想少带一些,母亲用近乎烦躁的语气要我们全部带上,说弟兄、朋友们分一些吧,留下了她一个人也吃不动,会坏掉的,并且催促我们早点动身免得晚了摸路(夜间走路)。我们拗不过,便将两蛇皮袋青菜和菜苔装在后备箱里告别母亲出发了。

父亲去世后安葬在药木院村的一座高山上,我两开始徒步爬山时接近十点。净洁的天空湛蓝剔透,灿烂的阳光温暖着我们,没有一丝的风。今年闰四月,春天来得稍晚一些,可毕竟是阳春三月了,春的气息十分浓郁。漫山遍野一片新绿惹眼,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花儿开始争先恐后地开放,即便没有风也能远远地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山不是特别的高,但山路十分陡峭,我两走走停停约莫半个多小时便爬到了半山。挥一挥脸颊的汗水,回首俯瞰来时路,西汉水蜿蜒卧波,缓缓而流。沿江的油菜田金黄一片,五六十户人家聚居在一大片苍翠的柏树林边,在耀眼的阳光下显得十分和谐。

给父亲上坟要经过大嫂的娘家。大嫂的娘家一如众多的山里人家,三间瓦屋坐落在山梁之上,沐浴在三月的春光里。大嫂的母亲一个人在家,由于生病的原因不能说话和识人,她静静地坐在门前晒着太阳,手里在鼓捣针线活。门前的院子做了篱笆,通道被一道栅栏门挡着,我不解其意,以为是怕牛羊牲口到门上去糟害,亦或是大嫂的大哥什么时间学的如此清雅,用篱笆栅栏为自己的田园生活锦上添花。疑惑之间大嫂的大哥听见犬吠从屋边的地里回来了,他用钥匙打开栅栏上的挂锁热情地邀我们去家里。沏茶完毕,大嫂的大哥和我们说,做篱笆和栅栏不为别的,是因为母亲年事以高,近来病情极不稳定,时常一个人到处走动不知道回家,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把母亲从山下背回家了。家里平时就他和母亲两人,他有一大堆农活和家务要干,母亲辛辛苦苦抚养儿女十分不易,为了不使母亲出现意外,就只好出此下策了。我和内弟十分赞同,过后在路上还大大地表扬了大嫂大哥的善良。

从大嫂娘家约莫再走五六分钟,途径一片油菜田便到了父亲的墓地。父亲的坟墓安卧在林边的土坎上,两边五六棵大小不等的柏树显得苍劲挺拔,熠熠生辉。坟墓坐西向东,背靠大山,面向西汉水,向东望去,视野开阔,远山叠嶂,绵延起伏,使人觉得心旷神怡,通体舒泰。简单地清理了一下杂草,我两把一串楮钱细心地打开用一根木棍挂在了父亲的坟前。父亲务农,辛苦一生,且几经迁徙之苦。身为墨师,工于转角之技却从来分文不取。养老育小,抚养我们兄弟三个长大成人,未及尽享天伦便过早离世,甚至眠于异地他乡。站在父亲的坟前,说真的我心里有一抹深深的歉疚。

母亲打来电话时,我和内弟已在去故乡的路上了。母亲告诉我们时间恐怕来不及了,我们真要去的话让我们走捷路,并仔细说了在什么地方停车,从哪里上山,以及上山路滑要注意安全云云。

故乡在白雀寺的大山里,约莫两点多,我们便找到停车的地方随后就开始爬山了。山真的很高很陡,尖尖的山峰直插云霄,我想起了主席的十六字令,“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南路多立土,山路的陡峭是自不待言的。走不多时,一颗千年银杏兀立在午后的阳光里,主干足足七人合抱,苍老劲挺的枝干旁逸斜出,势若参天。树上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由于树干高大看不清楚,这个季节也许开始发新芽了吧,我想。银杏树下散落着三五户人家,最近的那户就是舅舅家了。家里没有人在,门前的院场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院场边整整齐齐地堆放着一大摞一大摞的柴禾,看得出主人的勤快和辛劳。

舅舅家离我们要去的祖坟还有近两个小时的山路,我们不敢怠慢,匆匆一瞥之后便又出发了。沿着岭上崎岖的羊肠小道,踩着大大小小的搓脚石,沐浴着渐渐偏西的阳光,我两一边听着随声听里播放的《辛亥风云》一边心无旁骛地爬山。远山深处的烟岚正在冉冉升起,身旁杂树丛生,灌木夹道。约莫走了个把小时,歇息了三五次后,忽然峰回路转,抬头仰望时不远处绿树掩映之间有了青瓦白墙,呵,终于要走上平路了,这地方我是来过的,心里一阵欣喜。在一阵犬吠声里,我们来到了这个单家独户的农家门前。

沿着环路前行,由于平时极少有人行走的缘故,道路越来越窄小,越来越荒得厉害,树梢和刺藤时常划着衣服、头发和脸颊。老屋在十多年前就拆除了,如今只剩下一块平地和数杆翠竹,坎底下林边的那棵百年以上的铁匠树(铁檩子)依然如往昔般站在沟口,站在不知名的黄花丛边,看护着我对老家些许的记忆,干净稠密的树叶泛着新绿和坚毅。高祖母、曾祖父母和祖母的墓地在麦田环绕的小山坡上,斜阳下异常安静,看着勒石上的记载,我的心里忽然间平静如水,或许这就是寻根问祖面对先人的心境吧。

下山返回的途中母亲的电话又来了,询问我们是否找到了地方,一路上是否顺利,我都一一地做了回答,听得出母亲十分的欢喜。

下山驱车回到家里刚洗过脸,正准备给母亲打电话时母亲的电话也到了,听说我们安全地到了家,母亲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

放下电话,想起昨天写的博文,末一句说,明天是周末,一定要找时间出门,好好探访一下阳春三月的讯息。回想今天一路风尘仆仆,大好春色居然没来得及仔细琢磨,到底该写点春天的什么呢?想想一路印象最深的当属温暖的阳光了,哦,那就写写这令人难以忘怀的三春晖吧!

......

洛阳的羊角风医院在哪里长春去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渭南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患者的寿命会不会很短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