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晚秋(味道征文·短篇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30:28

一直以为我们可以轻易地遗忘一段岁月,把它们放任在人生漫长的路上,不去触碰,然后会独自风干在风中雨中。其实呢,不是这样,它们会如约来访在每一个时刻和瞬间,便是它们存在的方式。

——题记

入夜,我又梦见小溪,站在落英缤纷的树下对着我笑,眼睛清灵灵的,闪耀着属于少女星子一样的光辉。她说,云朵,我很想你。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后勤部的食堂里面,厨师长领着一个轻灵秀丽的女孩子来到我们烹饪的工作间,她说,嗨,我是明晓溪,以后各位姐妹多关照。然后就笑了,像一朵云,飘呀飘呀,都是美好。

几日就相混熟悉了,她是那种骨子里面有美好的女孩子,简朴的衣服并不代表简单的内心世界,我们牵手在高高围墙外放着风筝,也会摇摇晃晃在郊区的铁轨上走边边的,然后我们拥抱着彼此摇晃,或窜到她的背上做一个快乐灵动的小孩子,阳光在她背上一寸一寸地攀爬,像跳跃的小鸟,春风里都是阳光的快乐。

小溪说:“云朵,我们会长大,长大了是什么样的?”

我就笑着,红了脸,我说:“明晓溪,我长大了,都初次来潮了捏,我是女人了。”

小溪笑着来咯吱我:“真不嫌羞,不嫌羞,云朵,我说的是那个长大,就是我们可以喜欢男孩子的那个长大,可以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也可以、也可以……”

“可以什么呀,说呀?”

“就是可以生小孩子,讨厌啦!”

“刚才是谁说不嫌羞了,这回又是哪个不害羞的。羞死人喽……”

明晓溪羞红了脸,眼睛里又有晶莹液体,在深秋的旷野上望向远方,目光那么长。

那天我们站在围墙外面迎接新来教厨艺的老师,我们都打扮得无比美丽,却不知道一场爱恨纠葛的帷幕正在缓缓打开,情爱的画轴轻轻又慢慢地显现出色彩,里面画满了你我他的纠缠,如果那日知道这里面有着伤感,我们其中是否有人愿意永久的缺席,从这幅画卷中退出,可以省略以后那么多的伤害和交织。

迟到的列车打开车门,第一个走出来的人便是我们新来的老师,笑意盈盈地向我们打着招呼,他眼神绵密,短发,小麦肤色,五官明朗且柔和,唇,很好的弧线,静逸之中透着温暖的气息。我转过身看着小溪,小溪的眼睛里有了不同的悸动,可是我听到,我心里有了更不同的悸动。

张爱玲的小说里面有一段经典台词,男主角说,嗨,你也在这吗?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好遇上了。

他就是这样和我们俩打的招呼。嗨。你们也在这里上班吗?

我和明晓溪只会一个动作,轻轻又重重地点了头。

彼时,我是一个有些羞涩刚刚长成的少女,人多的时候会脸红,喜欢穿素白的衬衫和破旧的牛仔裤,瘦瘦高高留着一头浓黑短发。

晚霞十分,走在学院的小路上,因为急着去还书,走得分外急,拐弯处就撞到一个人,于是我们都跌到了。我嘴里忙着说对不起,站起身来低着头,怀里抱着那本书,怯怯不安的样子,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抬头望去。原来是他,那个很美好的男子。

自己的脸就突然红了,他笑了笑,这么急,做什么?

我说,忙去书店去还书,再晚就要关门了, 为什么不去图书馆?

呵,我笑了,图书馆里只借给学生。

他哦了一下,看着我的书,卡夫卡?

嗯,是卡夫卡,我喜欢的小说家和社会哲学家。

我转身就要走,他喊住我,你确定你这样子还要去吗?我惊慌了一下,瞧了一下自己,因为碰撞,身上的衬衫扣子已经在慌忙中掉了几粒,胸前的“汹涌澎湃”已经呼之欲出,半敞开的状态,因为撞倒的惊慌和恐惧,我自己都没感觉得到,被他说出来的时候,我的脸上涨得红红的,然后低头就开始跑,他在后面喊,傻姑娘,你跑错方向了,我才意识到,我跑去的方向是厕所的方向,自己心里的羞意和窘态让自己狼狈极了,调转方向头也不抬往宿舍狂奔而去,进到宿舍里面,开始大口地喘气,捂着自己的脸。明晓溪问我怎么了,是哪个男生和你告白了,还是被吻了?我更羞得不行?脸上是彩色的云,荡呀荡呀,无边无际。

小溪说,云朵,你是一座沉默的火山,一爆发,就会把自己燃烧尽,你要是爱上谁,谁就在劫难逃。

小溪了解我,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我是这样执拗的女子,太过认真。

第二天上课正式开始了,我们都在底下窃窃私语,后面的门打开之后,就走上来了他,欧阳老师。

听他讲课真是一种享受,不是繁长的讲解理论和唠叨,像在说很好听的故事一样,和我们说中国的美食文化,就拿鱼香肉丝而说,十个人做就有十种味道,一百个人左右一百种味道,没有人做出来完全相似的,油温的些许差别都可能影响菜质的味道,所以说中国的饮食文化没有一个人可能完全掌握,都是在实践中摸索。

然后给我们展示了各种切工和各种菜型标准的切法,他挽起白色的衬衫袖子,素白纤细的手握着刀,开始切着藕片。怎么可以那么优雅,仿若不是在做饭,是在做一件艺术品,刀子每切下去一片,我的心都跟着颤动一下,一片一片,一下一下。心里就乱成了麻,不如他摆放在果盘里的藕片那般整齐。

他吟宋词,素手做羹汤,先遣小姑尝。

他说姑娘们都有要学会厨艺,做一个漂亮的小厨娘,将来做给你的夫君品尝,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这句宋词,这句夫君多么诱人,如此清爽爽的一个男子!曾经无数次想,将来我的男人会打开房门温情地叫我,娘子,我就醉了,然后做好美味的佳肴,等着我的夫君送进嘴里,发出的每一句赞扬,心里会开出多么美丽的花朵来,那种幸福是多少年的遥望。

那一刻心里就有了曼妙的春天,那朵叫做爱的小花,一枝一蔓地生长,因为他,觉得这样芬芳四溢,美妙欢畅。

欧阳给每一个同学发了一本关于烹饪技巧的书籍。到我这的时候一抬头,他就笑了,那笑意堆在眼角,晴朗朗的。小小少女的心就在开始跃动,他说,你叫云朵,我点头,好美的名字,好美的云朵。我欣喜地说不出话来,把书捧在怀里,生怕被别人抢了去一样。脸上红晕绯色,有了些慌张,欧阳看我没动,抬头看我一眼说,真是个傻姑娘。

渐渐熟络就有了调皮,于是他在台上念诗经中的式微,我在台下就接过来念式微、式微、胡不归……他就遥远的望着我,微笑,摇头,拿着菜谱的手指着我,鬼丫头。

于是也会和我们一起小聚用餐的时候,说云朵,背一段《钗头凤》,我就念到,红酥手,黄藤酒,满园春色宫墙柳……他拿着酒杯,不抬头,闭目侧听我每一个节奏之中的抑扬顿挫。

那日后他说,你怎么是这样一个精灵,这么美好。我就羞红了脸。低下头,欧阳用手托着我的下颚,望了一眼,又望了一眼,调转目光望向天边。

我以为这美好的延伸,会延伸到生命的深处,在生命里并蒂花开。我憧憬着美好趴在明晓溪的背上,我说,明晓溪我长大了,我有了喜欢的男人。明晓溪有了沉默,她说,我也长大了,有了爱的男人。我兴奋的去胳吱她,让她从实招来的时候,明小溪眼神幽远的望着远方,她说,不可说,一说就怕没了。不说,他还是我的。

那云,飘过去之后那么沉闷。

我已看不见明晓溪夜夜抱着一本烹饪书在被子里叹息,我已听不见她夜夜辗转不眠的翻动,更看不见她日益苍白的脸色。我只沉醉在自己的幸福里面,无法分身。

我想,我一定很爱欧阳了。

我在他跟前念宋词,知否知否?夜夜懒得拈针挑绣,君心否如妾?英华依旧,逝我芳华,辜负一番琴奏。

欧阳在课上说,自己的任务快结束了,为期半个月的培训转眼就到尽头了,我的小厨娘们,你们都是最优秀的,我心里第一次有了离别的恐惧。余光一瞥的时候我看见明晓溪眼里有了泪。全身不由自主的悸动了一下。望向窗外漂浮的柳絮。缠绵着风的温存,温温吞吞地离散天涯。

夜刚临,送行欧阳的酒宴畅快淋漓地进行,高潮落幕后的回转时分,突然发现明晓溪不在,这个突然心就慌了节奏。我踏步赶去欧阳的宿舍。楼道幽暗,每走一步我用指甲在墙上划出一条指痕,心被一路折磨来到欧阳寝室门口。不消细耳听,还是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欧阳、欧阳、微弱又温存的唤着。快要把我逼疯,大步跑起来,进了寝室胸口还在剧烈起伏,我知道那不是极速运动,那是疼痛在呼吸。趴在被子上眼泪顺流而下,经过被烧疼的心里,一次火烧水淹过后,心的原野成了满目荒夷。

第二日便是欧阳离开的日子,姐妹们都去送行,

我还是偷偷的跟了去,看他们送到车站,姐妹们就都离去了,然后在远处看着欧阳把一个女子拥入怀中。那个女子泪眼滴唇,转身向站台货摊走去。

欧阳向我这边走来,我躲在柱子后偷偷流泪。

出来吧,欧阳叫我。

再出来时,我脸上带着泪水,欧阳伸出手来,轻轻像抚摸一件易碎瓷器一样手划过我的脸庞,擦拭着我的泪水,很温柔,眼睛里都是疼痛。

我说,为什么是她,为什么不是我。

没有为什么,有一天你会懂。

我咬着手臂痛哭,很用力很用力。

我说,你骗人,骗人……

和欧阳离分的那天,小溪也没回来了,是她追随欧阳而去了吧。等不到这件事情的回音,我草草地离开了那片曾经温馨又伤痛的地方。

三年后,我在另外一个城市忙碌着,麻木着,心中的莫名情愫偶尔出来狠狠纠缠一番,疼了的时候,在选择放下。想着小溪和欧阳该是恩爱的生活在一起吧。

深夜,落叶缤纷的时候。我走在街上,看这个秋,和三年前遇见小溪的那个秋一样的温存

前面男人的身影透着熟悉的味道。他回头的瞬间我愣在那里,怎么会这么突兀的乍然相逢,所有的思绪都凌乱地拥挤而来,踏破记忆的门。

咖啡馆里,我脸上是淡淡的云,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谈论着。问道小溪的时候。欧阳说,云朵,你还不知道吧。小溪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捂住嘴巴,惊诧地望着他的闭嘴闭闭合合中的一份线索。

原来小溪有着很重的家族遗传病,她离开时是回到老家治病去了,我以为她随欧阳走了,却原来一切都是我的以为。

欧阳从公文包夹层里拿出小溪写给我的信。

云朵:

云朵,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我只是想在临死的时候有一个人爱我,妈到死也不知道被男人爱是什么滋味,妈说,好好活着,找个男人爱你,给他生孩子,一辈子到老,可是我不行了,我遗传了妈妈的病,不能一辈子,我的一辈子就这么短,所以我自私了,知道你爱欧阳的时候,我仍做了选择了去争取爱情,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会恨我,恨我吧,云朵,我死后,你和欧阳还可以在一起,我只要了你们生命中的百分之一,他却是我的全部呀。

我染指了你们本要绽放的爱情,但是爱情却没有染指我,我知道,欧阳知道,爱情知道,我也想你知道。爱情只是在我面前走过。会回到他原来的位置。

云朵,原谅我这个自私的孩子吧,我已经去了。唯有这个亏欠,即便知道亏欠,来世还要去争取,因为他是爱情呀。爱情是多美好的东西呀,我们活着,究其所以不就是为一份爱吗。

云朵,珍惜吧,放在我心里神一样的男人,他只看你的景色,无他……

小溪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如此的爱这两个人,我却怎么都不知道,小溪的生命是倒计时的,欧阳的离开是放下两个人的爱情,不去伤害任何一个。那晚屋子里传出来的呻吟声,是小溪去和欧阳表白后突发了病,躺在欧阳床上以为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时对欧阳一声声的呼唤。

我眼里的泪放肆汹涌、一重一重没有办法擦净。

我和欧阳去看了小溪的墓地。小溪的亲属把她葬在母亲坟边,坟旁边一棵小树已经抽出枝桠,开始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努力地伸展,我知道小溪的灵魂附着上面,开始了另一种方式的复活。

而我和欧阳十指相牵,兜兜转转的流年,走过头,又走回来,我还爱这个男人,爱他的清澈和厚重,他的悲悯和不忍。我相信这是小溪最愿意看见的答案。

我相信真爱不会有晚秋,多晚都不晚,只要遇见。生命将色彩斑斓。

癫痫病日常护理措施都是什么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好哈尔滨癫痫病能治好吗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那些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