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童年的沙棘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38:03

写我的童年,总会情不自禁地把忧伤揉进字里,把艰辛抛在字外。文章墨意尽然忧郁成行,总让心雨泥泞。记忆的碎片敲打着失重的心,像铁轨一样伸向远方……一位资深的报刊编辑说:“忘掉那一切吧,不然你的心身会受损。”于是,我婉转思绪,让那泥泞的心雨随着空中的云朵飘散而去,停留在远山的背角。回望来程,走一段明媚春光;一段绿浪流泻;一段枫叶如秋;一段洁白如银。在沙沙作响的笔墨中寻找遗失在这片沙棘林中的惬意,这是我藏在心底的一隅甜美。

童年的记忆里,最美好的一页,是我故乡的小屋左前方和屋后面的那几株沙棘树。

故乡小屋坐落在河套平原上,我不知道它始于何年,源于何月,但就它的朴素而言,可以想象到,我的祖辈,我的乡亲们对于生活,对于生命,不奢侈却是那样执着的祈福。

儿时居住的小屋地势高,院落宽敞,大约有二十亩左右,站在屋檐下一望无际,眼前是海海漫漫的河套平原。小屋于我是一隅港湾,一个栖息地,一处皈依,让飘泊的心有一个依靠。每当想起小屋,想起生长在小屋前后的那些沙棘树,总有一种情愫在那雕梁屋檐下,听燕儿的呢喃;总有一种情愫于那大漠长河落日前,一览沙棘树的壮美;总有一种情愫在那三月烟花渐欲的季节,在沙棘树下听父亲吹奏长笛……

我的小屋前后长满了挺拔茂密的沙棘树。其实沙棘树并不高,它的根很粗,虬扎盘垣深深地扎入泥土中。它的枝,旁逸斜出,纵横交错,盘结向上,密密层层。特别是小屋左前方的那棵大沙棘树,根粗叶茂,形状象蘑菇塔,这是父亲为它精心修枝剪叶做出来的造型。沙棘树的根挺拔向上,离地面有一米多高。儿时的我常在里面避雨遮阳,或者和小朋友们一起玩捉迷藏。沙棘树恰似一块温暖的肚皮,妈妈喂养的小鸡也常在树下织窝,下蛋,有时候能孵出毛茸茸的小鸡。

沙棘树的叶子有嫩绿,油绿,墨绿,形状象竹叶。小屋后面的沙棘树旁有一条小河,我常常摘一把叶子坐在小河边,两只脚伸进水里,嘴里哼着小曲儿,把沙棘叶放在小河里漂流。那绿叶象片片扁舟,顺着汩汩河水飘向远方。

当一天中最后几缕炊烟散去,母亲开始收拾碗筷了,我便一抹嘴上的饭粒,相约小伙伴们在小河边用细密的网兜捕捉萤火虫。清风徐徐,几声蛙鸣,我们疯打疯闹,疯够了便躺在地上数星星。夏夜的小村,月光流泻,白晃晃的月光笼罩着黛绿的沙棘林,仿佛一幅水墨丹青画。现在想起来,心里也会荡漾出一阵阵甜甜的感觉,这感觉,滋润了我那物质匮乏的孩童时光。

沙棘果的颜色不完全一样,大果子红中透紫,小果子黄里泛红。最大的沙棘果有成年男人大拇指一样大,小的象黄豆粒一样大。沙棘果的特点,果皮薄,果肉嫩,果汁多,果籽小。沙棘果的味道即酸又甜,它有一种很好的吃法,将沙棘果洗净,去皮,去籽,把果肉搅成汁撒上白糖,真是美味可口,清爽怡人。在炎热的夏天母亲常用这种办法为我们消署。

沙棘的用途很广。在西北乡村,往往黄风熙熙,沙尘慢慢,沙棘可用来防风固沙,沙棘果可以用药,制作饮料,还可以用作化妆品,真是一举多得呀!

沙棘果的乳名——酸榴榴。我每天中午都要摘一盆回来,母亲为我加工成沙棘汁引用。说起这个盆,其实它并不大,白地兰花特别精致,是陶瓷做的,“文革”中让红卫兵抄家拿走了。摘满这一小盆酸榴榴用不了多长时间,只是我一来贪玩儿,二来嘴馋,不管酸榴榴干净与否,我一边摘一边玩儿,一边吃一边用粘上泥土的小手檫脸上的汗,回家照照镜子,我释然笑出了声,好可爱吆,满脸红一道黑一道黄一道,全然一幅花猫警长的摸样。

儿时的我精力很充沛,夏天从不午休。每到中午父亲睡觉时间,便是我摘沙棘果的时候。我抱着一个小盆偷偷地溜出家门,一头扎在沙棘林里,一手拔开枝条,把小盆放在盘旋的藤条上。两只脚或前后分开,或左右平行;两条腿时而弯,时而蹲;上肢一会儿前顷,一会儿向左转,一会向右扭,总之,小巧玲珑的我,摘起沙棘果来动作是那样的娴熟利落。

摘酸榴榴也需要有坚强的毅力和勇气。炎热的夏天中午时分,在密不透风的沙棘林中,头上象扣上了火盆,热浪扑面而来,我挥汗如雨。摘酸榴榴时倘若稍有疏忽会被沙棘刺刺伤。沙棘刺又尖又刃,我的脚上,腿上,手上,胳膊上,脸上都被沙棘刺刺伤过,伤得深了会流很多很多的血,假如碰巧扎在手指缝里,生疼生疼的能让人流出眼泪。即便如此,我依然每天都要摘。因为这酸榴榴是我儿时最爱吃,也是唯一能够每天吃上的果类食品,因为我的小伙伴们都期待着吃我的酸榴榴。每当我把这些酸榴榴送给小伙伴们,每当看见小伙伴们吃我的酸榴榴时那份喜悦的神情,不知道我有多么自豪,多么高兴。大概缘于这些因素吧,我是那么的执着又乐此不疲的摘着。

沙棘树啊,童年的沙棘树,我对你是多么的情深意切。每当春天我闻着绵绵细雨,和着微微春风,拌着扬花的沙棘那阵阵清香,叫人心旷神怡;又到夏季,沙棘花艳丽夺目,宛如挂在树上的乖巧精灵,拨弄着婆娑的树枝,轻轻地漫过脸庞,拂去了夏日炎炎升腾的热浪;再逢初秋,沙棘果红肥绿瘦,但见枝头坠满了一簇簇酸果,红的恰似一串串玛瑙,格外鲜艳夺目.

初始它的惊艳,便不可抹去这份美的记忆,藏在心间的柔软,在文字里缓缓展延。到了酷寒的冬天,沙棘那一株一株的残枝秃叶在匆匆的光阴里蜕变为一种能量,为新生命相约春日勃发。这是一场盛大的凋美,孕育暖春之旖旎,生命之绚丽。

沙棘树啊,童年的沙棘树,无论你怎样的凋美,在我看来都是一种坚守。一种自强的彰显。已然演绎成一幅至美的图案,镶嵌在我心壁的中央。

沙棘树啊,童年的沙棘树,你让我魂牵梦绕,我对你有表述不完的情怀;表述不完的眷恋;表述不完的思念……每当我拾起这段优美的乐章,那甜甜的感觉宛如茫茫荒原上,迎着夕辉升起一股袅袅炊烟的小木,是冷雨飘零后的午夜街头永远温馨的小酒吧,为我在繁忙复杂的大千世界里提供了富有诗意的生活,也为我疲惫的灵魂提供了安然栖息的草坪。

我愿成为一株凋美的沙棘树,让生命中那些开花的章节,在岁月里无限延伸。

(写于一九八六年于巴彦淖尔市,修改于2013年4月于呼和浩特。)

手术治疗癫痫病的效果怎样沈阳市到哪家看羊癫疯好呢武汉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有名?西安知名的癫痫专家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