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流年·永遇乐】毛拉的秋天(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49:33

我站在清净寺的门外,抬头仰望着头顶上的石头穹顶。千年已过,可穹顶上若隐若现的阿拉伯文,仍然还在挣扎着,不让自己消失,哪怕在这座小城里没有多少人能明白它的所言。

就在我的身后,是车来车往的街道;在清净寺的左侧,穿过一条马路,是琳琅满目的百货商店;离清净寺一百来米的,是香火不绝的关帝庙。早在来时的公交上,我就看到了关帝庙门口的人头攒动。那般拥挤,有如不是为了进香,而是为了去赶集。已是秋日,中秋节已过,可这南国之地仍旧是闷热,不见秋日的踪迹。可不管秋日是闷热抑或是凉快,都挡不住香客前往关帝庙的脚步。

告示牌上写着进入清净寺参观的注意事项:女性凡身着背心、短裤、裙子(不过膝)不得进入。可不,就在我前头,两位身着牛仔短裤的女生被无情地挡在了清净寺的门口。低头一看,暗暗庆幸今天自己穿了一条过膝的格子裙。秋日都还穿着牛仔短裤,可见这是个假的秋日。

清净寺是它的汉名,咋一听,还以为这会是座古老的佛教寺庙。可是它的真名,其实是“艾苏哈卜大寺”。早在北宋,它就已经在这里了,到了元朝,由居住在泉州的伊朗人穆罕默德出资修整。异域来的宗教,在这片闽南大地上也入乡随俗了,不过这大门,依旧是叙利亚大马士革清真寺的模样。

于许许多多生活在泉州的人而言,清净寺是一位再熟悉不过的陌生人。你看那离他不过一百来米的关帝庙,每日人头攒动,每人无数人从清净寺门前走过前往关帝庙进香,可是几乎不会有人为清净寺这座伊斯兰教的圣地而停留。泉州虽是多元宗教并存的古城,可相比真主安拉,释迦牟尼、妈祖、上帝、还有那些让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某位娘娘某位大王,才是这座沿海小城里受人膜拜更多的。“望月台”就在大门的楼顶上,每每经过,一抬头就能瞧见,只是我们早已瞧不见穆斯林们在那望月,计算着“斋月”的起斋日期。生活在泉州的回族,现今,大多都是入乡随俗了。

这片闽南之地,曾经居住了许许多多的阿拉伯人。千年以前,泉州港,别名“刺桐港”,繁华至极,因而成了“东方第一大港”,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那时,许许多多阿拉伯人通过“海上丝路”,带着香料、药物还有其他奇珍异宝来大宋做生意,上岸的第一站,便是泉州。这些远方的客人在此定居,后来形成了回族,还让泉州成为了伊斯兰教传入中国最早的地方。

千年已过,他们骨子里仍流着阿拉伯人的血,可早已融进了闽南人的大家庭。昨日正是中秋,这些阿拉伯穆斯林的后代,也是庆祝的。于他们大多数而言,古尔邦节开斋节是祖先们的节日,中秋节,是属于自己这一辈人的。

清净寺,的确清净,游人稀少。虽然它与西宁的塔尔寺、日喀则的扎什布伦寺、杭州的灵隐寺等位列中国十大名寺,可论名气,它自然拼不过拥有“枫桥夜泊”的寒山寺。大昭寺门前众多不断磕着等身长头的信众,在这里,是见不到的。

它早已过起隐世的生活,它一个人待在这片南国之地,住在这片“泉南佛国”里,不问世事。

许是经常去佛寺,我养成不管进什么寺院都从左往右按顺时针走的习惯,便先向左拐去,来到了“奉天坛”。

这“奉天坛”与大门楼相连。名曰“奉天坛”,全然不见“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踪迹。起了汉名,却是丝毫见不着一丁点儿汉人的气息。两侧的石壁上刻着阿拉伯文,那刻的,都是《古兰经》。清净寺建于宋代,千年已过,可真主的教诲,依旧在这石壁上对着这座城里的人轻语。哪怕当这里的人儿几乎都是“艾尔穆斯林(阿拉伯语:非穆斯林)”,它的执着,却是倔强,丝毫不肯变。

高大的石柱在无言地站立着,它们是那么高大。它们就站在这一片青青的草地上,静静望着不过离它十几米远的马路,望着每日车子的川流不息,望着每日的人儿从自己面前走过,却是朝着关帝庙的方向而去。不过它们又怎会为此感伤呢?四百多年前8.1级的大地震中,它们都不曾倒塌,如此坚韧,又岂会多愁善感?

这奉天坛,原本是穆斯林们的礼拜大殿。1607年,泉州发生了一场8.1级的大地震,巨大的圆顶没能逃过一劫,轰然倒塌,只剩下花岗岩的石壁、尖顶窗户还有这石柱守护着这片废墟。那坍塌的穹顶就埋在地下,足足把地面抬高了一米。然而时至今日,考古学家建筑学家也没能想出个修复穹顶的法子。穹顶只能依旧埋于地下,任凭茵茵青草与小花在秋日里顽强生长。《古兰经》以阿拉伯文刻在石壁上,那字体,优雅得如同蒙娜丽莎。经历了大地震,它并未因此惊慌或沉沦。即使当年,那些信众的后人早已入乡随俗,它仍旧在这里,对所有经过的人无声吟诵着《古兰经》的经文。

海明威所说的“重压之下的优雅”,它倒是践行了。

穹顶塌了,可这大石柱却因祸得福,得以摆脱穹顶的束缚,眺望远处的风景。奉天坛修筑于大门楼西侧——遥望圣城麦加的方向。也难怪这大石柱不会因为人们纷纷前去关帝庙上香而忧伤,因为它一直在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眺望到了麦加·穆卡拉玛。也不知,这些石柱,会不会向深埋于地下的穹顶,细细诉说着克尔白的人头攒动,描绘着“禁寺”前的人身人海,告诉它,当年还能看到的麦加兵营,现在已经全部改成了民宿。它还会告诉土地下的穹顶,那座孕育了清净寺大门设计灵感的古城,而今却笼罩在叙利亚内战的炮火中。

它还会细细道来:千年已过,泉州港早已不再是东方第一大港,宋元早已成为了史书中的记载,马背上建立起的阿拉伯帝国早已消失在漫漫沙漠中,奥斯曼帝国,也早已在那场大战中土崩瓦解。

大殿是不能做礼拜了,可穆斯林的虔诚是不会变的,这礼拜,还是得继续的。就在奉天坛东北侧那座红砖瓦燕尾脊房檐的闽南古厝,就是“奉天坛”坍塌后,穆斯林做礼拜的地方。它也有个汉名,“明善堂”。这明善堂,原本是毛拉(阿訇/伊玛目)的住处,也是他们接待宾客的地方。

有些阴沉的秋日中,明善堂的红砖瓦,在以灰色为基调的清净寺里,在一片阿拉伯风格的建筑中,俨然是一抹明亮的清流。

跨过了有些老旧的木头门槛,穿过了那扇古老的木门,我走进了这座小三间结构的闽南古厝里。站在小小的庭院里,望着庭院中央的“出水莲花”香炉,仿佛回到儿时的秋天,在奶奶家的庭院里游逛。庭院中央。然而主屋里那显目的星月,那显目的阿拉伯文,才叫人恍然大悟——这不是什么闽南古民居,这是穆斯林的礼拜堂。那座存在了几百年的“出水莲花”石香炉,也并未送来一抹佛香,因为伊斯兰教是忌讳烧香的。但是不少穆斯林来做礼拜时,会随手往这“出水莲花”里撒些许檀香末,让这空气,更叫人心静如水。

天青色,却没有烟雨,唯有灰色的天空,为这古老的礼拜堂平添几分寂静。透过这般万籁寂静,我们这些“艾尔穆斯林”们,却听不到来自真主的箴言。幽暗的礼拜堂,不见点点跳动的烛火带来些许光芒,也没见到那位来自青海,名叫伊布拉的毛拉。

清净寺现今的大毛拉是青海循化人,听说他妻儿也从遥远的西北,穿越大半个中国,来到了这个与台湾隔海相望的小城,来到了这个秋日依旧热浪如夏的南国。

听说,原来有个名叫赛义德的埃及小伙儿在这儿做生意,隔三差五就会来明善堂和毛拉一道礼五番。毛拉会说蹩脚的阿拉伯语,俩人会谈谈天。

赛义德去了上海后,毛拉曾和来访的人感慨道,虽然每日来做礼拜的人依旧那么少,但是赛义德一走,日子似乎有些太安静了。然而,毛拉依旧在此。也许,不知何时,赛义德会回来,也许会有下一个赛义德出现。而且,就在和明善堂遥相呼应的新礼拜堂里,每年的古尔邦节、诺鲁孜节,总还是会有些人要来到那座礼拜堂过节的;总有些人,还能记得祖先的习惯,总有些“赛义德”们会来。在清净寺里,或许是清净了些,可他绝不会是清净寺最后的毛拉。

站在明善堂的门口,就能望见清净寺东侧新礼拜堂的尖拱。听说形制是模仿了奉天坛。既然奉天坛无法修复,那就好好造了个新的。只是相比远方的青海,再相比隔壁家的关帝庙,新礼拜堂在这些节日里,终归还是显得清净了些。这个秋天,于伊布拉毛拉而言,想来虽然闷热了些,可古尔邦节也过了,想来,又是日复一日的清净。

手术治疗癫痫要注意的问题有什么呢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癫痫影响治疗的因素有哪些?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癫痫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