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看点】井 水 清 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32:08

故乡的井水甜,甜如蜜。

屯当间儿,木框的井沿,周围是石板,两个人字木架上安有辘轳把,上绕着锁链,挂着柳灌斗。

母亲打水,一根扁担两只水筲,我与爱摇尾巴的跟腚狗是护兵。井水清冽、甘甜。南来北往路过的人,口渴了喝上几口都说:“好!好水!又解渴又解乏”。来屯里的亲戚,回城总灌满大瓶子小罐子,我敢说它赛过当今任何纯净水。

那年爷爷、奶奶、父亲和叔叔闹伤寒病,十几口全靠母亲一人里里外外忙活。母亲抱柴生火煮饭熬菜、喂鸡喂鸭喂狗,还要一天挑四五担水。得伤寒不让喝凉水,妈妈在水缸上压块大石头。父亲不听邪,趁妈不在屋,虚弱的身体竟搬掉石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舀子又一舀子。妈妈后悔没压更大块的石头,害怕父亲的病喝大发了。不成想父亲的伤寒病被井水冲得无影无踪。

“困长春那阵子,人民解放军用井水做过饭熬过汤,饮过解放军的马,还洗过解放军的伤。解放军的大炮可真不少,用井水打浆糊,糊出的桔杆大炮,嗨嗨!你还真看不出一点假来。”爷爷捏着烟袋锅,吐出黄黄的烟圈圈,眉毛眼睛一起笑,唠起兵不厌诈的故事,让我们小尕豆子着迷。

我常常偷偷趴井沿,往里瞧自己清晰的影儿,喊一声:“喂——”井里答:“喂——”“是我吗?”里边应:“是我吗?”声音好听着呢。大人不让我们小孩子靠近大井,看见在井边玩总是大声吆喝,是怕我们掉进深井出意外吧,是怕我们不知爱惜大井弄脏了井水吧。

我长大了,接过妈妈的扁担。个子不够高,钩绳往扁担上绕一圈,挑两个半筲,嘿!满神气。一会放左肩、一会倒右肩,但不像大人挑时一扇一扇的。摇辘轳把须加着小心,像妈妈那样摇呀摇,往下顺柳灌斗,心里甜滋滋。

没料到,水筲故意找我别扭,咋整也不沉底。我想起大人的样儿,左右轻轻一晃,锁链下坠,这是满了!第一次自己往上摇辘轳把,又是好奇又是心里没底,吱吱嘎嘎越摇越沉。见着柳灌斗啦,左手把住辘轳把,右手拎水斗,拽上井沿,稳稳当当倒进水筲。担头几趟要歇一次,后来能一气挑到家啦。水缸旁,妈妈边倒水边说:“我儿子行了,能替妈挑水喽。”

柳灌斗坏了。各家自拴水筲,一不小心,水筲掉井。父亲做个四齿抓钩,一次捞出五、六只水筲,有球子家的、拴柱家的、丫蛋家的......

烈日当头,井水淘高粱米饭,土豆炖花皮豆角,小葱蘸大酱,妈妈吃得满头是汗。大井旁柳树下,井水洗过的水萝卜粉红、牛奶柿子金黄、嫩黄瓜湛绿。

时冬腊月,井壁挂着蓝莹莹的冰,西屋小媳妇专得意这口,小丈夫急忙忙、乐颠颠端回一大盆。父亲镩冰多少回已数不清,只记得左邻右舍大姑娘小媳妇坐在炕头大口大口地嚼,比吃大块糖还香。

喝井水长大的我,多少次梦中趴在井沿,瞧自己清晰的影儿,喊一声:“喂——”井里答:“喂——”“是我吗?”里边应:“是我吗?”

回故乡,不见我家换了几次主人的老屋,那大井没了踪影。不见了那木框井沿、青石板,不见了辘轳把黑锁链。只有一排排新建的楼房。

别了!那清清甜甜的井水。

别了!那吱吱咯咯的乡音。

北京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男性癫痫病人适合什么工作男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长春市的癫痫病那家医院最便宜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