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春寒里的温暖(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28:11

早春里,料峭的寒冷里天有点阴,我陪蛋蛋去公园踏青。微风吹来,略带年关的烟火味,又混杂着清新淡雅的泥土的芬芳,蛋蛋轻盈的步伐一迈进公园的大门,便小鸟一般欢快起来,要不是我死拽着她的胳膊,估计早都疯没了影子!

面对沐浴着春阳的公园,我给蛋蛋耐心讲解:“春天到了,小草绿了,柳条发芽了,再过几日,遍地的野花就要开了……”蛋蛋忽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问我:“妈妈,什么是花牙(发芽)呀?花花不是要睡觉了吗?”我盯着低处的草地沉思,看那枯草堆里零星的绿意,于是来了灵感,“发芽就是草儿从梦里惊醒,然后舒服地伸展懒腰。花花不能睡太多的觉,它们要吃饭,不然花花的妈妈就要生气了——”蛋蛋迟疑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点头。

想想前不久蛋蛋改编的歌词:“太阳当口罩(空照),弟弟会洗澡,小鸟飞小鸟追,你为什么没有小花花——”童趣的歌声里似乎充满着春的气息,就像现在,依依的和风,暖暖的阳光,啁啾的鸟鸣,尚带复苏的美景,无不焕发着生命的活力。是的,春天的脚步刚刚迈开,万物因呼吸清新而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可它仅仅是开启生命的钥匙,等待乐章的奏响,还需要在季节的血管里注入无尽的绿色汁液,才能使蓬勃延续,使繁华疯长……蛋蛋小小的智慧里装满活泼的联想,竟然对早春发出“小鸟飞小鸟追,你为什么没有小花花——”的质问,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突然想起前不久的冬天,年关的快乐里总是少不了洁白而晶莹的雪舞,不满三岁的蛋蛋以“大娃娃”的身份奔走在老家的雪地里。小小的她裹着厚厚的棉衣,脚踩银白色的地毯,跟随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舞蹈,咯咯笑着,原地转圈,像个旋转的精灵——在天时地理相吻合的时机,蛋蛋总会开启她灵动的歌喉,说唱一串串动听的旋律,比如说此刻,她在腾出小手接应来自天府的雪花的同时,语言和想像的阀门突然间打开。“妈妈,你看,这是雪花的尾巴——这是雪花的手手——这是雪花的臭脚丫——”“妈妈,这片雪花羞成了水——雪花哭瞎了眼睛——是不是雪花生气了,不和蛋蛋玩了——”我顺着她的话意往下编:“你把雪花的妈妈弄丢了,人家当然哭!快把雪花宝贝还给它的妈妈。”蛋蛋有些小严肃,垂下双手,立定了,不敢挪脚,仰着头对着天空飘飘洒洒的雪花,动情地告诫:“雪花雪花,乖乖,快去到妈妈怀里。”雪花趁机贴着蛋蛋凉滑的脸蛋,于是她愠怒:“雪花!你怎么不听话了呢?赶紧去找妈妈,要不妈妈生气了。妈妈生气了不给你饭饭吃——你要饿肚肚的——”

在蛋蛋纯洁无瑕的快乐里,我总充当着幸福而自满的看客。幸福是因为我用爱心守护着身边这个可人儿;自满是因为我能见证她每一天的快乐成长,善于发掘亮点的我总乐于把点点滴滴的感动纳入思绪,然后在适当的时机诉诸笔端。翻看之前的记录,很容易发现我总是给蛋蛋贯穿有关“爱”的知识,似乎这就是我们之间永久的话题。在那些貌似千篇一律的说教里,我每次的讲述都少不了妈妈和孩子的故事。在这两个互助的角色里面,所有的妈妈都爱自己的宝贝,所有的宝贝都乖巧听话,就连狼外婆,对过路的小羊垂涎三尺,却对自己的孩子无比慈祥,无比柔情……令我迟疑的是,为什么要给她极早地灌输狼和羊的故事,狼是凶残的动物,而羊,则是温顺善良的动物。凶残和善良,这两种相克服而又相生的东西,平衡了自然界的生态,可伤了俗世人的良心!仰望苍穹的我不禁要发问:既生善,何生恶!

很害怕蛋蛋偶尔的发问:“妈妈,狼为什么要吃羊?灰太狼和喜羊羊的样子一样可爱!”每当这时,我总会语塞,说不出来所以然。对于我的答案,蛋蛋的眼神总是很期待,真诚得让人无法回避。

我真正陷入了沉思,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是昆明3月1日惨案发生的第五天。看过无比愤怒和震惊的新闻报道,我的心情开始复杂起来。不情愿让那些生命无辜陨落,也不忍心再看电视屏幕里遗落的行李,血光弥漫的天空——是谁的沉默、谁的冷落,夺走了孩子们的春天,夺走了他们清澈的眼眸里还未来得及辩认的彩虹和善恶!

一位父亲,他的名字叫潘华兵。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泛着寒光的刀子刺到,潘华兵奋不顾身地扑上前拉过女儿,而自己却被歹徒顺势而来的利刃砍伤了喉咙,鲜红的血大量涌出,气若游丝的潘华兵倒在地上,挣扎着说了句:“不行了——”然后永远闭上了眼睛。同行的朋友拉过他的女儿,终于逃脱。孩子一直在哭——

看完这则消息,我总忍不住泪水的滂沱。不明白这个世界的冷漠与残酷,我只能把廉价的怜悯抛给这个可怜的孩子:宝贝,此时的你多么期盼有份安宁与和平能换回父亲的再生!千万个“逝者安息,生者坚强”的祈祷语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你宁愿时间轻缓,一切不曾有过波澜。让爸爸牵着你的小手,懒懒的,慢慢的,再走过这座热情横溢的城市,走过这个没有歹徒出没的车站,登上归家的列车——

潘华兵,年轻的父亲,我会记住你的名字。在危难的时刻,你用生命唤醒人性的温暖,伟大的父爱就此绽放在歹徒的屠刀下!未来得及向爱女道声离别,道声珍重,便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给了宝贝第二次生命!自己生命就在世俗的恐惧与悲悯中陨落,甚至没有半点缓冲的余地——人生苦短,你的离去太过仓促!如果有所谓的在天之灵,你肯定放不下本该有着灿烂童年的女儿;你肯定想用千句万句的唠叨见证女儿的成长;你肯定很自责,自责本身力量的不够强大,保不了更多人的性命,拯救不了暴徒越轨的良心;你一定在报怨,为什么没有在救下女儿的同时保全自己的生命?你为女儿今后的生活中父爱的缺失而痛苦……可是,你的倒下,已经是惊天动地的谆谆教诲了,你可爱的女儿,未来的路还很长,虽然现在受了惊吓,可作为你灵魂依托的她,会越来越懂事和坚强,会勇敢地走下去……

“妈妈,你怎么哭了呀!”是蛋蛋的声音。我从遥远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慌乱中擦拭眼角遗落的泪水。“妈妈,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吗?没事的,别哭了,爸爸对你好着呢。”蛋蛋俨然一副小大人的庄颜,如此成熟的语言,让我受宠若惊。“贾丰语小朋友,我严肃地告诉你,妈妈没有哭,是眼睛里进沙子了。”我佯装着开心和蛋蛋打趣。“我是小贾,爸爸是老贾。”蛋蛋如是说,逗得我心尖颤抖,“真是个小人精!”我刮了她汗津津的鼻子。

“妈妈,我帮你吹吹眼睛!”未等我的应允,蛋蛋已经俯下身子,装模作样地为我吹眼睛里的沙子。

“好些了没妈妈?疼不疼了?”

“嗯,好多了。谢谢蛋蛋!”

“不谢!你帮我再讲一个故事好不?”

“好。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嗯——”蛋蛋陷入了沉思,“对了,就讲一个妈妈刚才哭的故事。”

“我说过了妈妈刚才没有哭,是眼睛里进沙子了。”

“妈妈骗人,没有沙子。妈妈哭了。”

“没哭!”

“哭了!”

“好吧好吧,妈妈哭了。妈妈刚才想起一位可爱的小姐姐,她的爸爸被坏人杀了。姐姐哭了,她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妈妈,杀了是什么意思?”

“杀了就是死了的意思。”

“暴——暴——”蛋蛋小手比划着打枪的动作,身子后仰,眼睛微闭,赖在原地不动。

“蛋蛋你在哪里学的这动作?”我既惊又怕。

“电视里面的那个叔叔拿枪打洗(死)那个坏银(人)。”

我沉默。

“妈妈,咱们把小姐姐叫到咱们家吧!我有爸爸,我的爸爸也是小姐姐的爸爸。”

“蛋蛋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妈妈听!”我蹲下来,捏弄着蛋蛋蓓蕾一样的小脸,感动得几欲哭出来。

我意外的表情吓坏了蛋蛋,以至于她霜着脸注视我,仿佛我就是个外星人妈妈!

“妈妈,你字木(怎么)了?”蛋蛋弱弱地问。

“妈妈为蛋蛋骄傲。手手给妈妈,咱们大胆向前走,用爱心驱除人为的邪恶。”得意忘形的我开始自言自语。

“妈妈你说的什么,我不懂。”

“没事,等你长大了就懂了。”

“等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长大了吧。我上幼儿园了,胡子就长出来了。”蛋蛋总是这样语出惊人。

……

补充:贾丰语,是我启给蛋蛋的学名。我一直对这个名字不是很满意,但因骨子里无比热爱文字的缘故,我最终还是默认了“丰语”这俩汉字的特殊组合。无妨,女孩的名字,不大雅,但也不俗气。丰语谐音“风雨”,而蛋蛋出生于春天,于是我把“春风春雨”作为“丰语”最好的诠释。现在看来,这个名字居然启对了,蛋蛋的语言天赋无比地出色,她的快乐慢慢成长于日渐丰收的语言里,这让我无比骄傲!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都有哪几家?江西癫痫医院可以治好小儿癫痫吗哈尔滨什么治疗医院比较靠谱?应该如何治疗癫痫呢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