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冰心】延寿古刹,驻足畅思(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11:48

大凡凸显生态之美、人文之美的名胜古迹,古来名家多访、多有名句植入,常见美文面市,传播力度自然广远。古今记游者,在如画之境内细细品读,构思文章时,自然借力多多。然而,也有些记游,面对先人文迹,或多或少会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惋叹。

京郊有一处确切年代不详的古迹,遗失了历史记述,只留下零散传闻,偏偏又是位于深山的古刹,内有玉佛奇松,外有山珍美泉。往来拜谒者推敲出的文字,自然便是由内心生情原创首发,虽少见广采博取,却给读者以亲历亲悟之感。

北京昌平区的延寿寺,就是这样一处交通便利,少为人知,但值得细细品味的深山古刹。

就北京地域范围而言,研读寺庙文化者大多知晓,北京延寿寺共有两座,一在京城繁华处,二在京郊深山。城区之间,街景繁华处的延寿寺,因住过一位当朝天子,曾一度名声大噪。《旧都文物略》作如下记述:“北京昌平区的延寿寺‘靖康之难’之时,宋徽宗曾被金国将领囚禁于此。”遥想当年,这位开创瘦金书,以文房雅玩独步天下,诗、书、画、印、茶无所不精的风流皇帝,被囚禁的那年月,也只能蜷缩于延寿寺冷清角落,轻声叹息,仰天含泪,低吟着“家乡回望三千里,目断山南无雁飞”。正吟诵间,看守的金兵一声呵斥,吓得低头无语。

随着史潮大涨大退,这座寺院早已荡然无存,仅仅留下“延寿街”一个地名,导致读完史料,寻踪访古的游客,不是一脸怅然,就是怏怏而返。而另一座位于昌平北山山区的延寿寺,却在当地政府关爱下修葺一新,随缘而来的僧人在此住持,缕缕香火飘浮在山门内外。

春日,忽生探访京郊延寿寺之念。为此,驱车北行,探访这座知名度不高,足迹不多的名山古刹,试图寻求“万籁此皆寂,惟闻钟磬音”的幽深意境。

那是一个雨后清晨,通向山深林密的路,两侧植被春意盎然,连视觉都是清润的。车窗两侧,粉白相间的山桃花争相绽放,在凸显密度与色感的同时,以舒展从容之态覆盖着山体,致身在缓行的车内,身如在一片花海里悠然起落。一旦摇下车窗,闭目深嗅,扑面而来的清香便让人沉醉。近看春草如碧毯,仰看悠云如梦幻。

走进延寿寺景区门,可选择驾车继续前行,环绕山路走向古寺山门;也可选择步行一段蜿蜒的山径抵达古刹。向来大多信众选择步行,大抵因这段路能启人一些悟感:君不见那条路时而上行,时而曲折,时而坦荡,时而幽深,偶尔抬望眼,忽见一个汉白玉筑成的巨大的佛字,在明丽阳光下,起伏山岗上熠熠生辉。这个外形为字,架构如门,由“巨笔书法家”贾松阳所写的佛字,据说有“踏入佛门,诚信拜谒”之意。看到眼前的“字景”,庸者往往得意洋洋地认为,临近古寺,见到佛字,就是“走入佛门”。而后,步入殿前,高香一束,青烟一缕,便能与佛结缘。而智者见此,往往面色凝重,心静如水,企望以蓝天上轻移的白云拂拭心头之尘埃,以身边潺潺溪流涤荡意念之阴翳。因为智者深知:佛门虽广大,也只渡有缘之人。

与诸多古刹有别的是,大雄宝殿门前,有一株长势奇特的古松。与诸多古松有别的是,遒劲壮硕的枝干盘旋外延,重叠复压不失层次感,匍匐而生的态势让观者想起卧龙待飞。细细赏读,古老的“松景”像是诠释着一种文化积淀,但见古松拥有99枝杈,重叠9层,盘根错节,气势恢宏。不难想象,在悠云朗空之下或在暴风骤雨之间,这株古松恰似吟啸欲起的巨龙,给人以震撼感。相邻不远,便见到在山冈“展翅欲舞”的“凤松”。二松相对,以“龙卧凤翔”之景绵延近千年。同时,也与古松邻近处的一泓清泉形成静动之趣。

延寿寺佛殿前形态奇特的寿松,像是在千百年风雨沧桑中默默思索着“延寿”二字的主题。这个主题延伸的旅游文化,像是在见证古寺周边生长的养身贡栗、栗蘑、甘泉连同与之不远长寿村里那些寿高体健者爽朗的笑声。古寺西院,有一眼从花岗岩山体麦饭石缝隙间涓涓流出的清泉,俯首品啜之后,顿感通体清爽。听闻历代僧众饮用此泉,得以高寿。由此甘冽的山泉便多了一层意味。

由于无人引导,只能漫步独游。在大雄宝殿礼拜了由珍稀木材雕塑的三世佛,任一缕青烟直达天庭。据闻,这里还有一尊加拿大信士赠与的碧玉佛,与奇松、甘泉合为古寺三宝,却因方丈外出无缘得见。虽未全览,也感怡畅,既不方便且自便,或许是悟道之基础。重要的是,不可违了佛家随缘的理念。

在春山古刹里徘徊,总想钩沉京郊延寿寺的确切史迹。然而,经多方探寻,依然是扑朔迷离,当下仅有网述传言,缺少权威认定,如散落眼前的烛光,尽管点燃方便,光影浪漫,但总是飘忽不定。

面对依山就势的正殿,权且以“烛光”为梯,随想象的步韵拾阶而上吧!拜谒的同时,倒也不妨思忆一下网页上、古村内有关延寿寺的话题。有网页显示:昌平延寿寺,是南宋年间浙东定海僧人元信到此募集善款而建。古村人称:明初,当朝军师刘伯温为朱家选择皇陵,原本看中此地,后因故又改在寿山建造十三陵。刘军师不忍放弃这片风水宝地,于是,在此处修建延寿寺。其实,不管怎样索引求证,古刹殿前那近800余年树龄的蟠龙松,真真实实地呈现于斯,抑或能诠释古刹的年代。

走出延寿寺,一个看似浅显但值得品味的问题萦绕于心:“长寿”与“延寿”究竟该怎样界定?直到崖壁间传来古松老竹的吟啸,直到山路上走来肩担树苗的村民,直到阵阵花香伴随春阳高照大地,答案如汩汩山泉奔流而来。“长寿”表示祝愿或说明结果,而“延寿”,是不懈努力的过程,后者似乎显得更为实际,更具张力。因为,人的寿命有长有短,个中复杂因素难以梳理,难以把握。由此,“长寿”一词,偏于抽象,“延寿”理念,注重践行。总览全国多地,延寿寺多见,而“长寿寺”却未听闻,或许也是这个道理。

想到此,回首遥望,隐映在山花、古松之间,蓝天白云之下的延寿寺更显清奇。

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治的好山东癫痫病可以治愈吗癫痫孩子的饮食习惯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