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绿野】晒麦往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8:56
   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瞬间,把火盆一般的太阳驱赶得无影无踪,清爽润泽的空气恣意弥漫,其中混合着泥土和草木的气息扑面而来!乡亲们经过紧张繁忙的收割、碾打,终于把麦籽收到了家里,他们身体已经极度困乏!自从进入这一季的“夏收”门坎,农人从来就没有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躺在炕上休息过,此刻,依然不能平静入眠,他们操心着刚出场的麦子该怎样晒干存贮呢!   这是十几年前的情景,父亲站在土坯房的木板门内,透过迷蒙的水雾看天看地,再回头看看堆放在当间地上的一袋袋麦子,满脸的凝重和担心!父亲是虔诚的教徒,遇到久雨不晴的天气,他总会向天祈祷,诵念“祈晴经文”。不知是农人的真诚感动了上天,还是宇宙自然因素作用的结果,总之,终于雨过又天晴、太阳复高照了!   烈日已把打麦场晒干,父亲喜悦地用新“拂”的扫帚把场面的角角落落清扫一遍。中午九、十点左右,光着脚丫的父亲感觉地面温热了,这才把麦子一袋一袋地推出来,有次序地摆在晒场上;然后倒出麦子,先用推耙整体上推抹均匀,再用扬场木铣一道一道地推过。烈日炎炎,即便是石头,在这样的天气里也能晒得瘦三分!父亲说“勤搅”是晒麦子的关键,意思就是用木铣顺着开始起的行(hang)子,把麦楞一点点的倒过去,而且把鞋脱了是最好的“装备”,省得把麦粒带的到处都是!太阳衬得人睁不开眼睛,汗流浃背的农人戴一顶草帽,在晒场上来回穿梭,只听得木铣与麦粒摩擦得“喳,喳,喳”直响,村子里到处都是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声音!这是一道夏收时节乡村独一无二的风景线,它浸印出了父老乡亲们勤劳质朴的本性,也把他们渴望幸福生活的信念映照得熠熠生辉……   记得当时电视、广播里大力推广“粮虫净”,说只要把它放进麦子里,即便再潮湿的麦子贮存一两年也不会坏掉!父亲听了却从不相信,他一直坚持说自然的就是最好的,那些东西不可靠,对人身体肯定没啥好处,咱是农民整天干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活儿,有充足的时间晒麦子!   记得那年,我娶了媳妇成了家后就与父母分家另过了,晒麦子时只是摊在院子里,因怕炎热就懒得去搅动!“晒”过三个太阳后,就把麦子收起来,装进了麦包!没想到当年秋上的一天,人站在房间的地面上,也能听到楼上贮存麦子的地方有微弱的“唦唦”声,母亲说是不是麦子“响包”了?果不其然,打开用砖头垒成的麦包时,里面有无以计数的“麦牛”钻来钻去!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人生第一次漫不经心晒的麦子,没想到竟然给“响包”了,无异于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第二天,在父亲急切的监督和指导下,我又把麦子一袋一袋扛出来倒在苇席上,重新晒了一遍。阳光安好,秋高气爽,父亲说:这样的天气即便是晒上十个日头,也不及夏天一个日头解馋,说到底,庄稼人不管做啥事丝毫不敢有懒惰之心!   乡里人认为,只有把麦子晒干扬净装进包里的时候,这一季的三夏大忙才算真正结束了,也只有从这一刻起才敢放松疲惫已久的身体!   自从我第一次晒麦子出了事故,父亲每年都特别留意我夏收时的劳动状况,晒麦子时刻意提醒要勤翻勤搅,装包的时候更要检查与监督!其时,父亲总会冒着烈日抓一把滚烫的麦子,一粒一粒地咬破,他说:听到脆响证明就已经晒透了,不响或者响声不脆的说明还不行;起码得咬二十粒,脆响率最低要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只有这样的麦子才能放一整年!晒过三个太阳后,父亲就让我把麦子趁热堆起来,又用蛇皮袋严严实实地苫住,父亲说这样能聚住热量!记得那些年我家的晒麦场是土的,麦子里混进了些许的沫子土,父亲说土既能生万物也能养万物,有一点点的沫子土更耐放!这是凝聚了一位老农民几十年的智慧和经验,是那么的接地气,又是那么的质朴啊!于我而言,既往晒麦子的一切往事,如今已化作浓浓乡愁,思酌良久不由感慨:土地是黄的,麦子是黄的,甚至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的皮肤也是黄的!——或许这就是天人合一,是否就是诗文里所说的黄天厚土呢?   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虽然人们无比艰难辛苦地生活着,却依然对美好生活充满了无限的期翼和向往!乡间流传一则故事说,旧时有一老太太年过七旬,体弱多病,当收获了新麦子后儿女们就赶紧磨了一斗,想给老人家擀一碗长寿面吃!家和子孝,高兴得老人家合不拢嘴,端着碗坐在房檐下,还没等第一口面咽下去,檐口的一片陶瓦被风吹得掉下来正中命门,结果一命呜呼!虽然悲剧一桩,老人家的遗容却满脸惬意,真正的是含笑九泉了!记得那些年,每每到了收麦子的季节,看着籽粒饱满的麦子晒满了打麦场,总能听到有老人笑嘻嘻地戏谑:这么多麦子看着就到口边了,咱还不一定能咽到肚子里去呢!这是老人们饱经风霜后对生命的坦然,这是他们面对美好生活由衷的感叹……   那些年,农民每年都有交售公购粮的任务,晒麦子时常常要把公粮多余晒一个日头,就这还不算,一定要借风杨得干干净净!我家当时有一具木制的手摇风车,记得交售公粮的头几天,乡亲们都会把麦子拉过来进行再一次的人工净化。时光荏苒,逝水流年,如今的社会景象发生了翻天覆的变化,农民们交售公粮的盛况也渐渐成了一种记忆!   记得我家晒麦场的边沿处,总会晒着一方别具一格的麦子,其实,那不是母亲捡拾回麦穗搓揉的麦粒,就是她从田间地头用笤帚直接扫回的麦粒!母亲说,晒一晒,捡一捡,簸一簸,可以换西瓜吃!晒麦时节农人比较繁忙,商家就把西瓜运到村口,高音喇叭不停地喊着:换西瓜来……母亲总想给家里改善一下伙食,当听到说一斤麦子只能换一斤二两西瓜时,她就有点儿舍不得麦子了,说:白米细面养人,西瓜是水物,不吃又能咋的!母亲的前半生,经受了缺吃少穿的艰难岁月,自然对粮食具有刻骨铭心的珍爱之情!当然,最后还是免不了要用捡拾的麦粒,换一两颗大西瓜兴冲冲地抱回家,招呼已经分家另过的我们去吃个够!   那些年在父亲连续几年的指导下,我对晒麦子的火候把握得非常精准,只是发现老人家的牙齿越来越不行了,渐渐的,后来竟然已经不能再咬动“咯嘣咯嘣”脆响的麦粒了!   近年来,由于本人身体和工作原因,家里已不再种植小麦,而是给责任田里栽上了各种树木!父亲年过七旬,每年总要留出一块地种些麦子,在田间辛勤劳作成了他一辈子的生活习惯,这种情结已经融入到老人家生命的深处!其实放眼农村,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几乎所有的乡村老人勤勤恳恳、艰苦朴素,他们生命不息、劳作不止,直到病得不能动的时候,才算真正的进入了休息阶段了!   每每到了晒麦子的时节,我就想起母亲做的“水水面”,这种面是用浓盐水和成的,柔软劲道、韧性十足,揉起来非常吃力!母亲和面用的是一个黑色釉瓷盆,一点一点地往进加水,先用指尖打成絮,再用手掌揉成团,最后再用拳头一点一点地给面团里加水,母亲说这就是(调)软面最基本的办法。我站在旁边只能看着,却一点忙也帮不上,母亲说和面讲求“三光”,——面光、手光、盆子光。而后母亲把面团取出来,放到案板上,用干净的塑料纸蒙住让饧一饧。饧面的间隙,母亲就开始调配“水水”(吃面时的汁子),用碓窝捣蒜泥,烧油泼辣子,热锅炝醋等等,经过一系列繁杂琐碎的活路,一盆令人垂涎欲滴、香飘四溢的汤汁就呈现在餐桌上。这时面已经饧好,母亲三锤两膀子就推擀开来,但是不可擀得太薄,然后用菜刀划成一条一条的,下锅的时候掐住两头,在案板上(biabia)一辦!这种面筋柔爽口,往往半条面就能装一碗……   如今,老父老母均已年迈体衰、步履蹒跚,父亲早就咬不动脆响的麦粒了,母亲也早就揉不动劲道的面团了!又到一年晒麦季,我不由得思绪联翩,总想回家重温曾经与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该如何选择?佳木斯癫痫病要怎么治武汉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湖北癫痫病三甲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