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笔尖◇暖】小菜园(散文·征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13:12

新疆南部,冬天很难下一两场雪,特别是我所居住的小城,已近三九寒天,尽然一片雪花也未见,不免让我落下了期盼。

迎着不太冷的风,寻着曾经的足迹,沿路而走,算是散步吧!这是个很好的黄昏,暖阳将余辉轻洒,照在乡间的小路上。不远处,是我曾经工作过的乡镇。临近,是我曾驻足过的小村。

不知不觉便走进了小村。小村是一派祥和之气。黄昏的炊烟,袅袅轻缠在房舍两边白杨树、垂柳那枯寒的枝桠上,摇曳着岁月的清凉。一排排干净、整齐的房舍,构建成新农村建设的喜气。我慢慢往前走。

一个转弯处,瞅见了一畦菜园,我的心微微震荡了一下。

小菜园不大,也只有五分地,蓬着透明的塑料布,显然是小菜棚了。墙体上,还有几床卷起的棉被,是为了给菜棚保暖。我走上前去,透过塑料布向里张望。呵……里面的韭菜、芹菜还真绿得喜人呢。我轻轻笑,又低身巴望了一眼。斜阳正好,还有冬日的余温,在我脸上荡漾,将红晕洒下。望着这小菜棚,思绪也随即拉开了帷幕。

那是二零零二年六月,我刚到乡镇工作不久,便被领导安排到离乡政府最近的加依村开展工作。走进村,便是扑鼻而来的恶臭绞得胃里翻腾。当时,有村支书巴克大叔陪我。我赶紧捂住了鼻子,巴克大叔也用手捏着鼻子。走到转弯处,便看见一堆垃圾,也就是如今我所站立的这个菜园的位置。有烂菜叶、瓜皮、还有生活垃圾,像一座小山,在进村的必经路口上。

我看了支书一眼说:“这么多垃圾,这是堆了多久的啊?为什么不组织村民清理?”

支书叹了口气:“唉!怎么清理的过来啊!今天清理,明天就倒上了。我们也没办法啊!就是因为这堆垃圾,那块宅基地都没人要。”

我顺着大叔手指的方向看去,临近垃圾堆放点,果然是一块四、五分地的空地,空地上也倒上了不少垃圾。这个位置可是最好的,离乡政府近,又靠近马路。马路又是村子的主干道,乡政府已打算将这条石子路铺成柏油路了。

我看着,蹙了蹙眉。心里想着,该把这堆垃圾清理了,至少让村子不再臭气熏天。往村支部走的路上,我把想法告诉了巴克大叔。

五十多岁的大叔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这垃圾场,从我爷爷在的时候就有了,现在想清理,怕是不能了。”

“怎么会?大叔,你是支书,首先要你发动村民,从你自己做起。”我望着支书。支书沉默着。我也沉默了。其实,我的脑子在飞速地转动。还是在想那垃圾的事,我下决心,来村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垃圾场。

我知道,要想清理垃圾就要有固定的垃圾堆放场所,没有固定的垃圾场,就算清理了,也是白费力气,村民还是会照样倒在原来的位置。

那时的新疆,农牧民的素质并不高。愚昧、顽固、大脑僵化,是他们的真实写照。要他们接受一件新事物,真是难上加难。

到了村支部,我开始寻问该村的基本情况。该村处于城乡结合部,人口密集,耕地面积少。听到此,我本想寻一块地修建垃圾场的想法,被巴克大叔一句“没地”破灭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走村串巷、了解每户的基本情况,对于清理垃圾的事,暂时搁浅了。这一放下就到了秋天。

十月下旬,种植冬麦已接近尾声,我一个人穿行在一垄又一垄的麦田里,检查播种情况。飘荡在村子上空的恶臭依旧,只是因天凉了,腐烂的味道减轻了些。我从麦田走出来,慢慢来到两块条田之间的小路上。

小路两边的杏树叶已苍黄,正在一片一片飘落。在一棵大杏树下,有几堵废墟,能遮挡人的墙角处,一地的粪便。显然,这里曾经是有几户人家,应该是因上级要求连片居住,搬走了。那几堵废墟的夹角,也就变成了临时厕所。在几堵废墟中间有一个四十几平米的大坑,长满了枯黄的杂草,我看到这些突然眼睛一亮。

这里离村落不远,这个大坑又正好被废弃,如果把这个坑好好利用,让村民把生活垃圾倒在这里,定期处理。有机垃圾,如蔬菜叶,瓜果皮等可造肥的埋在自家后院里,成为农家肥,来年春天拉到地里,又肥了田,又美化了村民的生活,岂不是两全其美。我想着。

找到了支书,支书却一口回绝了,说村里没钱修建什么垃圾场,这么多年,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让我别费力气想改变他们的生活。我无奈极了。我只好把想法告诉了乡党委书记,书记一听,很高兴,决定修建垃圾场的费用由乡里解决。

次日一大早,我下村去找支书时,支书正在自家地头放羊,而那堆垃圾就在不远处。白色的、红色的塑料袋、炉灰,烂果皮堆了一地,我捏了捏鼻子,屏住呼吸。巴克大叔就蹲在不远处,吸着莫合烟(一种旱烟)。

我远远笑着看大叔:“大叔,这空气真不错啊!”

“你在说什么啊,这臭气熏天的,人都快熏晕了,你还说空气好,你鼻子是不是出问题了?”巴克大叔瞪了我一眼说。因我常找他的麻烦,比如哪家的儿子打老婆了,比如哪家不孝顺老人了,总要他出面解决。所以,巴克大叔,还是有些烦我。

“那你还坐在这里,不想办法解决?我看你想让你孙子也像你一样,继续生活在臭气里呢。”可我还是笑嘻嘻的。

巴克大叔一听我的话急了,因他前不久刚得了一个小外孙。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几辈人就这样过来了。”巴克大叔气哼哼地说。

“那就想办法解决啊!我给你带来了好消息,你说没钱修建垃圾场,我向乡党委汇报了,党委书记说乡政府出资修建,这下,你可以同意了吧?”我依然笑着。

“人呢?修垃圾场的工人是要给工钱的,这钱谁出啊?”巴克大叔还是不同意。咂着嘴吸着烟,眼睛眯成一条缝,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其实,我明白,他就是思想顽固,还没从将垃圾场搬走的思想中解放出来。他认为新垃圾场太远,原来的垃圾场又用了几辈人,臭也习惯了。而我一个黄毛丫头,刚走上工作岗位没两年就来他的面前,指手画脚,有损他在村民中的形像。如果不听我的,乡党委会给他压力,因我是乡党委派下来指导和监督他工作的。他只有让我知难而退,对我,也是爱理不理。

我早就习惯了他的态度,我还是笑着:“大叔,你别急啊,我有工资,我用我自己的工资给他们发工钱,只要十个人就行了。但必须有五个会垒墙的师傅,这个你负责找,就找本村的,另外五人清理废墟。对了,废墟清理出的砖块不能丢弃,我们要充分利用。你看几天能完成,多少钱的工钱合适?”我说着。心里想,这下,大叔应该没意见了。

“现在农闲了,都出去找活干了,没人在家啊!”大叔根本不理我的茬,继续刁难。

我看了看大叔,感觉想让他接受,一时半会儿还不行。我找到了村里的会计。会计是一名复员军人,人年轻,脑子活,他听了我的想法立即表态:“这是好事,我支持,支部书记不同意,我们自己找师傅,我记得我们村有几个大工,墙垒得不错。”当即,我和会计找到了本村的六个维吾尔族建筑师傅。师傅也很痛快,一听是给本村修建垃圾场,都一口应下来,还表示不收一分钱的工钱。

第二天,我来到废墟,却没见一个人,我去找村会计,会计正一个人坐在土炕上生闷气。看见我进来,赶紧下了炕,让着我说:“今天,一个人都没来,都出去干活了。我问他们家里人,说,昨晚村支书找过他们了。”

我一听,吃惊地张大了嘴,本坐在炕上吃馕的我,穿上鞋就去找巴克大叔。我走进大叔家,大叔正坐在自家小屋里围着小火炉惬意地喝茶、吃馕,看我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我大声说着:“大叔,你不愿意,也不能捣乱啊?搬垃圾场是好事,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还去找那几个人,你太过份了。”

大叔还是自顾自地吃着喝着,说:“你是支部书记,还是我是支部书记?要不你来当这个支部书记,我让位。”我一听支书冷冷的话语,泪在眼圈打转,转身出去了。我本想找乡党委书记,还是转动了一下念头,如果一有困难就找乡党委,由上级给村支书施加压力,固然工作落实的快,但他本身不接受,还是徒然。

我在院子外站了一会儿,擦干泪,和追上来的会计一起去他家拿了铁锹、坎土曼(一种新疆特有的农用工具,像锄头)、镢头,来到了废墟,我们俩自己动手开始平整起来。不一会儿,我的手上就打出了血泡,会计也累得汗流浃背。远处有几个放羊的村民看到这种情况,都过来了,听说要修建垃圾场,纷纷从家里拿来了工具帮忙。妇女捡砖块,男人们挥动铁锹、镢头,我感动地笑着,眼里的泪轻轻流着。

半下午,我远远地看见大半天没露面的巴克大叔来了。村民们都紧张地停下了手里的活,有的还悄悄走了。我迎了上去,本想说什么,巴克大叔却不言不语地拿起了铁锹。

我轻轻笑着:“大叔,你……”

正在铲杂草的大叔直起腰说:“你走了,你阿瓦汗大婶狠狠地骂了我,说我就是个混账老头,那垃圾场臭得人都没办法走,从田里绕着走,放着好好的路走不成,现在乡政府要出钱帮着修建新垃圾场,你还阻止,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说着,大叔又为难地笑了笑。我知道,他还有未完的话。

“大叔,怎么了?”我赶紧关心地问。

“你大婶,她搬到女儿家去了,和我生气了。”我抿嘴笑起来,村民们哈哈大笑,巴克大叔布满皱纹,被岁月的日头晒成紫红的脸,不好意思地垂下了。有几个村民说:“这垃圾场早该搬了,在村子正中间,确实臭,每天连饭都吃不下。”

我依然笑着说:“大叔,你带着村民干着,我去找大婶。”大叔笑着点头。

大叔的女儿家就在本村,我去时,大婶正在院子抱着外孙玩,我把来意说了后,大婶笑起来,她说:“其实,我就是想吓吓他,让他同意搬垃圾场。”大婶抱着外孙和我来到那片新垃圾场时,乡政府送砖的车已经到了,巴克大叔正和村民忙碌着卸砖。他远远地看到大婶,笑起来,大婶笑,我也笑。

垃圾场算修建好了,原来的垃圾也清理干净了,但还有不自觉的村民将垃圾继续倒在原来的地方。人总有劣根性,只要有一人倒,另一个马上接上。到新的垃圾场,中间要走一段路,村民还是不愿意走那一段路。看着这些我又犯愁了,总得想个办法才是。我就在原来的垃圾场上立了一块牌子,用维语标明,如再倒垃圾罚款50元。那时的村民,多为文盲,对这一块牌子,根本不放在眼里,还是我行我素。我的眉梢又蹙起来。心想,如果有人管就好了。我的眼睛落在那块空着的宅基地上。把这块宅基地分出去,不就有人管了吗?总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家门口就是垃圾场吧?这样想着,我又去找大叔了。

大叔笑起来,说:“你总给我找事啊!”

我不好意思起来:“你当支部书记,就是村民的衣食父母官,我不找你找谁啊?找别人解决不了问题啊?大叔在村子里,可是最受人尊重的,说话也最有分量的。”

听着我的恭维,大叔笑得更灿烂了,很受用地说:“那倒是!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来到这个小村已工作近半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大叔这么爽快。

“大叔,我看,咱们把那块宅基地分出去吧!分出去了,有人管了,也就没人往那里倒垃圾了。”我看着巴克大叔说。

“我也想啊,可是谁会搬到那里去呢?”巴克大叔为难着。

“就分给会计吧,他已找好了对象,正等着盖房结婚呢。”我早在来找巴克大叔前与会计交流过意见了,他正为没地盖房着急,女朋友催了他很多次了。因为是村干部,对要宅基地的事一直开不了口,当我提及,他也就欣然答应了。

“他愿意?”巴克大叔疑惑地问我。我点点头。

就这样,那块地到了会计手里。他也在那片空地里盖起了新房,那块地有了主人,村民们也不好意再倒垃圾了。

那块地,由于一直堆放垃圾,地肥很厚。第二年春天,我提议,在那块地上种些什么。会计便利用闲下来的时间,将那块地里的砖头、石块清理了一遍,我找乡政府的技术员要了些叶菜种子,这块地便长出了蔬菜,那恶臭的味道也远离了小村。

后来,我调到了县城工作,这块地也只留在时光角落,慢慢被遗忘,却不想,今日遇见,它已成了温室大棚。

望着菜棚我轻笑,不远处走来一个村民:“咦?这不是阿依古丽吗(阿依古丽是我在乡村工作时,村民为我起的维吾尔族名字)?我笑着点头。

会计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他现在已不是会计了,他已是该村的支部书记了):“想不想进我的小菜棚看看?”他笑着。

他打开了菜棚的门,菜棚湿热的空气,绿盈盈的蔬菜,瞬间温暖地向我扑来……

2015年1月7日完稿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怎样西安癫痫医院脑神经内科排名比较高的河北癫痫病排名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