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年】桃之夭夭(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8:17

1

三月里,北京城的桃花争先绽放,红的红,粉的粉,虽然开得浓艳,但也开得随意。四月的时候,山里的桃花才盛开,这是D和我说的。他说这才是货真价实的桃花,与街边的桃花不可同日而语。D管漫山遍野的桃花叫做“桃花海”,我知道到了四月,那些远方的桃树将摇曳生姿,亿万朵桃花轰轰烈烈,一层一层,铺满眼睛。一阵风吹来,桃树摇曳,桃花摇曳,于是,眼睛也摇曳起来。眨眨眼睛,瞳孔就飘出粉红的花瓣,飘出浓郁的花香。

我知道桃花海对于D而言,只是某种枯燥的美好。一年又一年,尽皆如此。我打趣他说道,我要去你们家,折很多的桃花枝,寓意我今年开满桃花。D说,反正你也折不尽,何况原本就要折去一些,如果每一朵桃花都结了果,果子虽多,可品质就差。似乎每一棵桃树的养分都有限,贪多反而果实不美。关于桃树、桃花和桃果,D应该算作半个专家。他们家在北京平谷区,父母在乡下有一块田,种了一大片桃林。D一再说,等到四月,我们就去山里看桃花海。

清明前后,风吹来几场云雨。从窗口眺望,田野上钻出一簇簇青色的草尖,时而有一群羊被赶来吃草,像是云朵落在了大地上。不久,屋子里就飘进来一股羊膻味。我问D,清明节是否回平谷,为祖先扫墓。他说不打算回。D不是个念家的人,一年以来,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只不过是跨个区县,但他回趟家总是大费周章。每逢节日,高速路上必堵个水泄不通,另一方面,想要挤上出城的大巴,也是个技术性难题。我只是有些惦记D所描绘过的桃花海。清明后第二周,我又问D是否回家?D说不想回,理由是去平谷看桃花的游人太多,堵得路上又是个水泄不通。听到这儿,我也觉得有些了然无味。山野里的一片桃花,终归敌不过千军万马。

2

一年以后,D终于难以忍受单位宿舍的枯燥生活,出去租了房子。与人合租,每月七百元的租金并不算贵,但对于他而言,三千来元的月薪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单位里偶尔还有些红白事,份子钱也是无法避免的,这些开销通常不在预算中,来得突然。但人情上面的往来,对于我们来说尤为尴尬,一是工资本就不多,二是无心于此工作。D有些很隐秘的心思,不想让人知道他在外面租了房子,告诉我不要四处声张。他上网办了一张学生公交卡,每次等到同事坐班车离开院子,就独自走向公交站台。从单位到924车站,我快些走也需要20分钟,D说他用15分钟就可以。他一个人的时候,步子飞快。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前不久,科室的L姐想要给D介绍对象,想不到的是,D一口回绝,甚至还有些抵触。L姐说,姑娘家境殷实,只是人微胖,成与不成都看缘分,全当交个异性朋友。D的态度坚决,不愿相亲。L姐大概是拍着胸脯和人家保证过,事情突然变得有些难为情。L姐隐隐觉得,D大概是已经有了女朋友,才如此决绝,私下里还偷偷问过我。

不久,D不在单位留宿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多同事和我打探,他是否找了女朋友?我笑而不语。其实,我和D在单位里,都算是大龄未婚男青年。我们单位有不少中专生,尤其是护士站的姑娘们,大多结婚早,怀孕早,一转眼就诞下孩子,快得像列车从眼前呼啸而过,卷起滚滚风尘,令人不胜唏嘘。似乎每个人都在大步向前奔跑。

我觉得D喜欢上我们单位一个姑娘,是内科大夫,比他年纪大两岁,性格开朗,大大咧咧,已经有了对象。我和姑娘暗示过,也曾鼓励过D,但似乎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又装作糊涂。有时候关系说破了,反而不美。院子里就这么大点地方,姑娘就像是果子一样,有青有红,都是有数的。我知道摘与不摘,果子都是要落地的。我们时不时的收到喜糖和红双喜香烟,预示着又一个姑娘要嫁人了。

我和D说,为什么不答应L姐,去和姑娘见一面。D沉默不语,难道是介意姑娘有些胖?我相信每个人都热爱美好的事物,对于相貌也是如此。可是我又不得不说起D的相貌,高、壮、黑,可以轻而易举的和土地相关联,具有所有淳朴的特质。后来D小声地对我说,他就是一农村小伙,又没有钱,配不上人家。

3

关于钱,去年招聘的时候,院长和D说过,医院的薪酬按照北京市事业单位职工平均工资发放,一年六万九。六万九是个神奇的数字,这个数据由来已久,年年的招聘都被提及,但到底是怎么样统计而来,我至今不大清楚。但是我心知肚明,六万九只是一个虚晃的数字,实际上要比这少很多。

这一年来,D总是喋喋不休,抱怨工资太少,但是我也无法平息他的不满。即便如此,D依旧坚持外出租房,可想而知,他是恨透了医院里的生活。但这样的好处之一,就是避开了院长值班时候的酒局。这一年,我们为了交流感情,喝过很多次虚伪的酒。D异常害怕白酒。

院长的白酒里仿佛含有剧毒,人人唯恐避之不及。夜里值班的时候,院长喜欢招呼留宿者,三五小菜,小酌微醺。每次我替院长招呼人时,都见大家面露难色。酒过三巡,烟雾缭绕,一壶好茶,再是一番闲谈,往往就是后半夜的光景。这样的酒,我是避不开的,以前的D也是如此。上班一年时间,我说话见少,酒量倒是见长。

关于D和白酒的事情,其间还有一段小插曲。记得他刚来单位的时候,酒桌上义薄云天,喝酒颇有猛将之风,院长都暗暗惊疑。但是第二次喝酒当天,D看到了工资单,上面赫然写着两千七百元。就是这张工资单搅了酒局。因为岗位不同,同批来医院的中专生Z,甚至比他的工资还要高出一百元。D和Z是同乡,但在这一件事情上,Z深深刺痛了D的心。

D的脸黑得像块铁,凝着一股子悲愤。五点一下班,他就躲回宿舍蒙头大睡。天色渐暗,仿佛整个院子都塌陷下来,D就像是死在了床铺上。院长问我D去了哪里,让我叫他下来喝酒。D来了,面色阴沉,至始至终喝得都是闷酒。我见到D的状态不对,他似乎想要喝多。我频频给他使眼色,他几次欲言又止。D还是喝多了,他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他开始质疑自己大学四年是在荒废时光。

当D终于忍不住喊道,这个世界是如此不公平的时候,我失去控制般,狠狠吸了两口香烟。烟气急迫,发起猛烈的撞击。当时在场的,除了院长,D和我,还有三个当年进京的学生。这些是院子里所有的精英,都是为了户口而已。可只有D发出了声音,这个声音让我们愈发沉默。他开始哽咽,仿佛整个人生都失败了。我始终觉得,是Z轻而易举地攻破了他的心理防线。

院长终于怒了,他站起身来,横眉冷对地说,政策如此,世界就是如此不公,你为什么看不到长远发展?Z拿什么和你比?

4

其实在我看来,D的身上总是带有桃林的印记。这或许也是D极力摆脱的事物。还记得D来医院的时候,曾搬来一箱一箱的桃,分发到每一个科室甚至是宿舍,每一颗果子都像是精心挑选过,饱满、明亮、多汁。我相信,如果这些桃运到市场售卖,一定价格不菲。我把桃洗净,随手递给D一颗,他却不食。他说,他很少吃家里种的桃子。我以为,他和桃子之间是宿命的选择。果然,一箱一箱的桃子慢慢见底,有些甚至发生了溃烂,但D始终没有吃过一颗。他似乎真的不喜欢桃子。

D来到单位以后,单位的机器就开始频繁地损坏,有时候只是操作问题,同事也要叫他去看一眼。他成了单位的修理工,每天都要照顾电脑、打印机和复印机。机器的问题,成了他的问题,甚至有人因为机器故障埋怨他。有些机器闹起脾气来,比人类要顽固得多。他没来之前,这些机器似乎从来没坏过,至少每个人都有与机器和平相处的能力。我不知道是机器找上了他的麻烦,还是他找上了机器的麻烦。总之,他的出现,让所有的机器都叛逆起来。每当D想要独立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时,我都告诉他,不用着急去解决问题,因为问题永远无法被完全解决,是医院里的人久而久之出了问题。

我以为,D也是有问题的人。D大学读的是计算机专业,平日喜爱数码产品。他关注新上市的手机,性能,配置,价格,等等;他还关注计算机的新系统和新应用,而我对此一窍不通。不仅如此,D对“财富”异常敏感,乔布斯、马云、王思聪,富二代、官二代、房二代,这些都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词。我时常劝D不要用金钱衡量人生价值,他对我嗤之以鼻。久而久之,D的生命沾满了对物欲的崇拜,欲望如野草般,疯狂地扎在心上。我见到D在时光中簌簌发抖。

D有些小毛病,比如抖腿。我以为,抖腿是焦躁不安的体现。他总是疯狂剧烈地抖腿,甚至他坐在那里,发出气喘吁吁的声音。他像是在参加百米竞赛,眼前有无数个虚拟的敌人。我抬头看向D,费解,无奈,问他到底在做什么,他才渐渐停歇下来。从此,我的目光像是一道墙,不断阻拦着D向前奔跑的路。D工作闲暇,就看NBA直播,或者网络段子。他笑得很投入,有时候也会和我分享,我总是笑一笑,不说话,继续低头看我的书。

除此以外,D在午睡的时候也会抖动。他就睡在我的下铺,脑袋上箍着耳机,线头连着手机。他整个中午不睡觉,因为笑而发生剧烈的抖动。床恍恍惚惚,摇摇欲坠。我躺在上铺,就像是荡秋千一般,始终无法入眠。这本应该是愉悦的秋千,可我却在高处,看到了生活的绝望,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有段时间,我开始恐惧D的笑,那些肆意妄为的,没有止境的笑,让我也焦躁不安起来。渐渐的,那些笑开始变得荒芜,有如锋利的刀子,割开时间的口袋。生命的豁口长出了牙齿,仿佛要把我生生吞没。我和他一样麻木,在时间的口袋里无法呼吸。

5

我和D是同屋关系,是同事关系,也是竞争对手。我们相濡以沫,也随时可以分崩离析。我们的处境很微妙,维系着某种平衡又相互对立。起初,有招聘信息的时候我还会告诉D,后来,我开始缄默不语。D和我之间有一场对峙,不是狼和羊的对峙,也不是狼和狼的对峙,而是两个弱者之间的对峙。是谁先辞职,就把工作彻底交托出来。我相信多出来的这一份工作,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足以压垮对方。D时常对我说,这个单位失去你,太阳也照常升起。

我觉得这是D对我的挑衅,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心。又或许是真的,我高估了自己的位置。我也有焦虑的时候,就会静下来看看窗外的风景。窗外的羊群又来了,羊喜欢挤在一起,争抢最嫩的草叶啃食。它们时而在东,时而在西。女人手里握着羊鞭,在一旁静静守候,她手里的鞭子似乎随时要抽打在羊的身上,就仿佛抽打在我的身上。

后来,我决定一边工作一边考研,内心反而踏实下来。D对我来说,变得无关紧要了,哪怕他在荒废时光,总是在抱怨,对未来充满疑惑。太阳照常升起,田野里远远的,有些黄白间染,连成茫茫的一片。起初我以为那是一片野花,后来我才发觉,那是一片枯黄的草枝,连成了海洋,甚至在傍晚泛起幽幽的白光。没有人犁的地,慢慢开始荒杂。我想到,盛夏才刚刚降临,鸟群压过头顶,远方的桃树正结了最甜美的果实,静等收获的时节。D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想再和你说话。我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并要在沉默中积淀杀死对方的力量。

在这之前,D质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仿佛又看到他在笑,嘲笑生活的愚蠢,嘲笑那些虚伪、狂妄又无知的人类。我们用空虚填补空虚,内心的空洞越来越大。D曾和我说过,只要有钱赚,再辛苦的工作都无所畏惧;D还和我说,有同学在餐饮行业做主管,月收入五千,工作自由;我问他为什么不去,D又说,这种工作没有前途可言。

转眼就是六月,我吃了酸的樱桃。七月就在不远处,很快就有桃子食了。我一直惦念D家里种的桃子,我仿佛已经看到漫山遍野的果子,一点点肿胀,染上一点欲望的红,沉甸甸地坠在枝头。

我和D预定了今年的桃子,希望这是有生之年,最后一次吃到,这是我对彼此美好的祝福。

额叶癫痫病是要怎么治疗的癫痫病的治疗有那些方法郑州去哪里找靠谱的羊癫疯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