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文字】一屋子烟味儿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57:35
这一条小道原本就是山路铺就,越往上走就越累,此时已是正午,春日里的阳光有些慵懒,一路走来,梅影有些乏了,身体里粘乎乎的,还没到夏天就感觉到了热。她真想马上躺在自己那张铺着粉色碎花的床单上昏昏大睡。她喜欢睡觉,也很贪睡,除了抽烟、喝酒、吃饭,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睡觉了,她的确不是个好学生,但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坏女孩。 她努力支撑着繁重的身体,一阵反胃,她开始厌恶起曾经吃过的所有东西来,极力地捂着胸口,她不想在这里发作,当一个人做了亏心事的时候,仿佛周遭的眼睛都在看向她。她的心里满是羞耻,甚至想爬上那望不到顶的舍生崖,纵身一跳,繁重的肉身瞬间消失,只余下轻飘的魂灵,一切的烦恼都没了,都没了,她将融化在那秀绝天下的群山里。 一阵磬音传来,清越的钟声将梅影从舍身崖的苍茫云海中拉了回来,她又开始留恋起这肉身凡胎来,传说中的殉道者是否已成仙她不清楚,但眼前这庄严的寺院又好似不太允许她轻贱了自己的生命。    报国寺是离她学校最近的寺院,红砖围绕,楠树蔽空,她经常去里面瞎逛,峨眉山是普贤菩萨的道场,佛就在她的眼前,可是她从来不拜,虽也有慈悲之念,但还无清静之心。 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 记得去年冬天和丹姐爬到这红墙上偷腊梅,被寺里的和尚好一阵骂,她和丹姐还说了好些大不敬的话,如今想来这大概就是报应吧。这里香火不断,袅袅的烟火却也从来没燃进她心里去。    梅影不信佛,她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修练出佛的心性来,可以确切地说她没有任何信仰,她不知道该信什么,现在连自己她也不信了。频传的钟声回荡于山林旷野之间,惊飞了林间的鸟儿,也惊醒了梅影纷乱的思绪。   不能再磨蹭了,她得加快步伐去找丹姐商量怎么解决这于她而言昂贵的手术费,在这学校里,除了丹姐,她不相信任何人,也不敢告诉任何人。她没有时间了,还有两个多月就放暑假了,她不可能挺着个大肚子回家,必须尽快了结。   午后的小道上全是她们学校的学生,这条道被称为“情人道”,道两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癫疯比较专业旁是浓密的灌木丛,四季常青。春日里又冒出些无名的小花来,白的、粉的、黄的、紫的,就像是大自然备下的一桌盛宴,各式精美的菜肴和醇香的美酒,等待着一对又一对盛装的情侣来品尝。   不论白天黑夜,随处可见热恋中人,她也曾在这里与齐远辉牵手走过,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相当熟悉。这是回宿舍的必经之路,看到一对对情侣的打情骂俏,又是怨气顿生,她故意大声地咳嗽,跺了跺脚,又瞅到一对情侣旁若无人地在亲嘴,她终于忍不住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在此做苟且之事。”说完还往地上啐了一口,哪知人家根本就没搭理她,继续亲热,继续苟且。   “哪天把肚子搞大了才好,哼!”梅影自顾自地说着走着,穿过一片竹林,熊猫馆就在眼前了。她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把她们女生宿舍称为“熊猫馆”,据推测可能是宿舍周围这一片竹林的缘故,又或是学校里狼多肉少,因而她们女生才显得贵重吧。   心里有些烦乱,很庆幸今天没有穿高跟鞋,梅影站在“熊猫馆”外的花台边,心里盘算着此时正是丹姐打饭的当口,她的饭盆前几天就被丹姐拿去了,说是以后就替她保管了,因为她总是洗不干净,这让丹姐操碎了心。   梅影的双眼紧盯着“熊猫馆”那道铁门,每天这个时候女生楼最热闹,有很多刚下课的女生由男生陪着一起回来,然后拿着饭盆一同去食堂打饭。平日里非常严苛的宿舍管理员也放松了警惕,不再一个个地登记,很多的男生就趁此遛了进去。   梅影看看表,十二点过几分,以往差不多都是这个时辰她和丹姐就出来一起去食堂。果然,眼前一团红影出现了,这是丹姐最钟爱的大红色,像一串朝天椒,还没走近就感觉到了一股火辣之气。丹姐拿着两个饭盆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强子和他们班里的几个男生,其中有一个男孩子很俊秀,但表情很冷漠,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她也见过很多次的,只是她对这种冷漠型的男孩子并不感兴趣,因为他的话实在太少。梅影很诧异,快走几步迎向他们。 “姐,今天怎么了?这么多保镖护驾啊?还是......今天有什么状况,你们又要集体出动了。”梅影嘴里的“出动”指的是打群架,丹姐他们班里的人爱打架,他们是特招生,跟梅影一样也是专科生,都是抱着混满两年拿个文凭就走人的心态来这里的。他们来自重庆的同一家钢铁厂,班里就三十个人,很团结,凝聚力超强,一个呼哨就全体出动。他们常去校外玩耍,说是看不惯社会上那些提劲打靶的“二流子”。   校外的很多年轻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较权威女孩子一到周末也爱来校里跳舞,强子他们就顺势占点便宜,也是两厢情愿的事,可人家外面的男人不答应啊,所以经常就整点事出来。但听说强子他们打架基本没输过,现在很多社会上的混混们都怕他们了。男生的头儿是强子,女生嘛自然就归丹姐管了。   “影子,你这是干嘛去了啊,刚刚我们都去你寝室找你了,说是你一大早就出去了,瞧瞧我这妹子,脸色咋这么苍白,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啊?来,跟哥说,哥去帮你摆平。”还没容丹姐发话,强子走过来一把搂住了梅影的肩,那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里闪烁着关爱与疼惜。强子算不上帅气,一米七八的个子,古铜色的皮肤,身板挺结实,双手特别有力,每一次跟他跳舞时,梅影感觉一圈下来手都被他攥得生疼,他浑身透着一股江湖大哥般的霸气,那一双眼尤其有震慑力,他真的不像学生,梅影常常调侃他更像那些香港电影里的黑帮头子。强子姓顾,叫顾强,比梅影大三岁,是梅影的结拜大哥。去年寒假后的一个夜晚,梅影跟丹姐在校外的一个小餐馆吃饭,正好碰上强子和班里的几个男生也在那喝酒,于是大家就凑成一桌,在推杯换盏间彼此开始熟悉。一阵热聊之后,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两个人就去那竹林边拜了把子。酒是自己买的,可那两个在他们结拜后被摔碎的碗却是从那小餐馆里顺手带出来的。   强子的脑袋上一直不长毛,脑袋光光的,亮亮的,很好玩,梅影一见他就要跳起来摸他的脑袋,虽然他看起来一副土匪样,凶神恶煞的,但从来不生气。其实有时候梅影倒很喜欢男人留光头,很精神,也很男人。可是她却又偏偏找了个留长发的齐远辉,实在令人费解。“谁要欺负我啊,就算是要欺负我,那不也得看在大哥你的面上放我一马不是。怎么?今天全体出动啊,谁又要倒霉了啊?”   梅影仰起头来望着他,她喜欢高个子的男人,如果女人是水,男人就是山,伟岸而挺拔。   “没有,今天啥事都没有,不是小婷的父母从家里过来看她吗,也顺便给班里好些人都捎来了好多吃的东西,全在我们宿舍里,这不下了课就让他们来拿,结果都不带走,说是周末大家一起聚餐。”   丹姐一边说话一边把饭盆递给梅影。   “走吧,影子,我都饿坏了,哥请你吃小炒,好不好?瞧这肥嘟嘟的小脸一点血色都没有,人胖也会贫血吗?”   强子爱跟她打趣,她叫强子“土匪”,强子就捏她的脸叫她“猪猪”,有时候又喊她“男人婆”,当然,她也不会生气,她本来就胖,本来就不温婉,也没啥好介意的。   学校很大,食堂就有六个,他们经常换着吃,每天吃饭差不多都在一起,一大帮人有说有笑的,最近丹姐又谈恋爱了,男朋友是土木系的,本科生,叫曹斌,山东人,今年就要毕业了,也是不大爱说话,唯一的一次到大板楼跳舞就认识了丹姐,两个人啥时候好上的大家都不知道,前几天丹姐拉着他一起来吃饭才算认识了,可是今天没见到他,可能是每一次都被当做调侃对象不太好意思了吧。都怪强子老爱说人家“肥水灌了别人的地了”。梅影是不想吃饭的,没有一点食欲,不知道怀孕前吃啥都香,一旦得知后,竟然恶心呕吐的症状一下就涌出来了。想拒绝的,可又不好拂了强子的一番好意,只任由着强子搂着肩向食堂走去。虽然强子嘴里叫她“妹子”,可压根儿就没把她当女人看,背地里总是叫她“男人婆”。   梅影爱吃辣椒,强子特意给她要了个青椒肉丝的小炒,若是平时,她会说“一份哪够,既然要请客就好事成双吧。”可此刻,看着面前的饭菜,那面上飘浮的黄澄澄的一层油,腻腻的直想推得远远的。   看着她踌躇不决,毫无兴趣的样子,强子又发话了。   “影子,是不是今天出去背着我们吃好吃的去了,也不叫上我,真不够意思,来,让哥看看,你个小猪猪的肚子是不是又圆了一圈啊。"   还没等她回话,坐在对面的那冷漠的男孩子抬起头来说了一句,“她不是叫猪猪吗?肚子肯定是圆的嘛。"   他是最近才开始跟他们一起吃饭的,这相貌是没得说,在学校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但也听丹姐说过他的脾气很火爆,每次打架总是冲在最前面,这让梅影有些难以想像。喜欢他的女生当然很多,但他从不与女生搭话,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感觉不太容易接触。梅影从来没有单独跟他讲过话,他就像一个高傲孤冷的王子,就是大家坐在一起他也不吭声,也似乎不太记得他的名字。   “喂,我说帅哥,猪也有胖瘦好不好,本姑娘就是猪里面最苗条的那一个,要不你来检查一下我的肚子到底圆不圆,如果你碗里的肉不够,我身上哪块香尽管拿去,保证你吃了一次想二次,哈哈哈。”   话音刚落,满桌的人都笑起来,丹姐的声音最响,搞得旁边的人都望着他们。   梅影也毫不示弱地回敬了他几句,她才不在乎面前的男孩子有多帅,跟她又没有关系,她也从没对他示过好。只见他甩了甩额前都快遮住眼睛的碎发,直直地看着梅影,有些生气地说着,“我说猪猪,我不叫喂,我有名字的,我叫冷旭。冷酷的冷,旭日东升的旭,记好了啊,下次别再乱叫。”   “哦,冷旭......好名字,姓是不错啦,可是名就跟你的人不搭了,你明明就很冷啊,跟太阳一点关系都没有,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住在冰窖里,从来也没见你笑过,跟你说话倒很省电哦,直接把气吹进水里,一会儿就出来一冰棍,都不用买冰箱了,对吧?还有啊,你看看你的发型,跟你这人也不搭,好妹气的发型,刘海比我还长吧,还是强子的光头比较酷。”梅影说完得意地盯了他一眼,可是他好像并不生气了,也不再言语,只闷着头刨碗里的饭。“嗯,还是我妹子有眼光,别的女人都嫌我脑袋不长毛,只有影子有鉴赏力。就冲你这话,哥以后不叫你猪猪了哈,来,快吃啊,影子,别只顾着说话了,吃完了一会儿去报国寺喝茶。”“哥,我刚才吃过了,实在吃不下了,你替我吃了吧,浪费粮食可是罪过哦。早上去县城逛得挺累,茶就免了,我想回寝室睡觉,过些日子你请我喝酒,好吗?”   梅影说完瞄了瞄丹姐,暗示跟她一起走,她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和她商量,她明天必须要住进医院把肚子里的包袱去掉,她没有时间可以耽搁了。她并不愿意强子他们知道这么丢脸郑州专科医院治癫痫病?的事,只有丹姐能帮她。   丹姐意会到了梅影有话要跟她说,端着饭盆站起身来。“走吧,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回宿舍吧。一会儿我再去看看曹斌论文写得怎样了,他都忙得连饭也不下来吃了,整天就在宿舍里啃馒头,北方人吃饭还真省钱。”   "以后你还不是要嫁到北方去,到时候你们两口子每天吃几个窝窝头就行了,几年下来都可以攒成大富翁了,不过嘴里也淡出鸟味儿来了,是不是啊,我的姐。”   梅影一边说笑着一边站起来,跟强子他们打过招呼就准备离开了。一直埋头吃饭的冷旭突然抬起头来,冷不叮地冒了一句“那你怎么不找个北方男人,一年下来也是个万元户啊,找了那么个不阴不阳的东西,还说我妹气,我的头发可比你的那谁短多了。”“嘿,我说哥们儿,你不是不跟女孩子说话吗,今天话挺多嘛,看来我这妹子的魅力大哦,铁树都能开花了。”强子有些讶异的望着冷旭。   “喂,哦,不,冷大帅哥,第一,那人不再是我的谁,他是什么样都跟我没关系,就由得他不男不女的好了。第二,我只是说你的发型比较妹气,可没说你的人哦,据我观察,你的男性特征相当明显,绝对的纯爷们儿!第三,我挺喜欢北方男人的,他们说话贼好听,可惜,没人喜欢我啊。要不,你变成北方男人试试,我倒还蛮有兴趣的,到时候啊,都不是万元户的问题了,百万元户都是小意思,你这么帅,每天看你都饱了,连窝窝头都省了。哈哈哈,走喽,你们慢慢吃哈。”   “你......你个臭丫头,你的女性特征也相当明显哈,嘴一点都不饶人,找你的北方男人去吧,哼!”冷旭说完,脸竟有些微微泛红,站起身来就往食堂外的水池走去,梅影又对他做了个鬼脸,转过身来拉着丹姐就跑了。隐隐地还听得强子在里面叫着“影子,你的饭盆。”      共 478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