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年】三哥(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14:40

『一』

三哥,不是我自己的三哥,他是流年伙伴们共同的三哥。

初识三哥,是在流年。

记得,当时听说三哥此人,又看到三哥照片后,第一印象就是,三哥憨厚实在,少言寡语,低调平和,鲜少与人说笑逗乐。也因此,在我的潜意识里,三哥又多了几分高不可攀,神秘静处的感觉。所以,一直以来,我对三哥也都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处在平行线的位置,一并存在,一并行走,互相陪伴,却难有交集。

我想,我与三哥,应该就是这样。

我们从流年文友,加至QQ好友,却一直未曾互动。那时候,三哥空间几乎毫无动态,即便偶尔发几张风景照片,我也只会一晃而过,不去多加关注。而三哥对我也是如此,有时候会来看一眼我的动态,然后就悄悄离开,他从不点赞,从不留评,每次都是轻轻地来,悄悄地走。应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无视三哥的存在的。

直到后来,在空间看到雪姐写了一篇文字,题目是《这一路,只为贴着你的暖》。这篇文字,温婉秀丽,情感真挚,诗意灵透,字里行间都散发着纯美绵长的情意。我读后,不由地被这缘分,这陪伴,这深情而感动。在文字里,我看到雪姐最后写的“软禁”二字,恍然明白,雪姐文中的“你”,就是流年人尽皆知的三哥――鸿渐于陵。因为,三哥的QQ签名,就是“软禁”这两个字。

也是从那时起,我才对这个低调沉默的三哥多了几分注视。慢慢了解到,生长在东北的三哥酷爱户外运动,尤爱爬山,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腿部受伤,一直在家静养。那段静养的日子,被三哥称之为“软禁”的日子。

自从来到流年,曾被许多流年故事感动,虽然因来流年时间尚短,很多事情我都不曾亲身参与,却依然能在流年人之间,那浓郁的气氛与情感中感受到那份与文字结缘,互相扶持,共同相伴的温暖。

一如,雪姐对三哥的这份情意,流淌的,满满的都是流年人与人之间最原始的关爱。这份动容,我懂得,也理解。

日子缓缓而逝,在这平和的每一天里,流年一点点成长,流年里的人,也一点点地熟悉。那些一个个开始以为是平行线的人,也终于在相互的视线里,靠近,相交。

在这平行线靠近,相交的过程里,我发现,三哥,就像我亲切的兄长,充满了智慧和善良。

『二』

在以后的日子,我看过三哥的文章,看过写三哥的帖子,渐渐地,对三哥的认识有了新的变化。

三哥,平易近人,谦和温善的背后藏着一把锐利的刀,这把刀,专门削减文字的弊端,瑕疵,与荆棘。所以,三哥不轻易表扬谁,也不轻易欣赏谁,相反,三哥常常指出他人的不足,并给予正确指引。这样的三哥,是与众不同的三哥,也因此,得到了更多人的敬爱与喜欢。

即便这样,我却依旧默默注视,未曾与三哥说过一句话。直到后来,三哥的名字,三哥的故事,在我眼前出现的越来越多,那份想要接近的心情,促使我鼓起勇气,想要找三哥帮我编辑一篇文章。

那天,我用拟人手法写了一篇散文《小狗天天》,然后,第一次QQ喊他,问可不可以帮我编辑文章,没想到三哥竟爽快地答应了。当天,就编发了出来,三哥还留评说:如画,我是第一次编辑你的文,你语言功底好,想象力丰富,真是个古灵精怪!三哥感谢你的信任。这简短的几句话,足以让我感觉到温暖。这样的三哥,流年的三哥,果然让人心生敬意。

后来,这篇散文没有得精品,我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因为是第一次找三哥编辑,却没有一炮打响。之后,我也不敢轻易找三哥编辑文章了。

我写文慢,自我要求也太高,一篇文字常常要好几天才能完成,完成后还要仔细检查,慢慢修改,直到自认为没有丝毫瑕疵才会投稿。但是,尽管如此,还是会有很多错误,所以,我通常找熟悉的师兄山地,晓文帮我编辑文章,这样,不必担心他们嫌我麻烦。

在我第一次连续获得七篇精品后,我又写了一篇散文《匆匆那年》,那日,凑巧师兄山地开会,晓文不在,我就将写好的文章直接投入后台,心想,谁拿到谁就编辑,流年的编辑个个都是好样的。没多久,三哥竟然QQ喊我,我一猜就是三哥拿了我的文章,随口就问,三哥是不是你编辑我的文。三哥说,若没有预约,我就编辑。当时我有些受宠若惊,心想,平时都不敢劳驾三哥,这次三哥主动编辑我的文,这样的好事,怎能错过,忙说,没有预约,三哥辛苦了。

晚上,三哥再次喊我,说发表了,让我去看。我看后,对三哥的编按非常满意。可是,对这篇文章,心里没有底气得精品,忍不住对三哥说,若是不精,请三哥来安慰一下我。三哥笑问,精品,有那么重要吗?我说,也重要,也不重要。三哥又说,若是不精,应该你来安慰我。我说,那好,若不精,我们互相安慰。三哥被我的话逗笑了,紧说,若精了,我们就互相道喜。

第二天一早,我眼看着《匆匆那年》的蓝豆豆变成红豆豆,心里一阵喜悦,打开QQ给三哥发了句,三哥,给您道喜了。三哥笑嘻嘻地回复,同喜同喜。

这是三哥为我编辑的第二篇文章,也是从这篇文章之后,我与三哥的交流才算多了些。我说,三哥,你以后能不能多表扬一下我们,因为听到你的表扬我们会很开心。三哥说,三哥嘴懒,看来以后要改了。

三哥的话,让我再次感觉到他的温暖,一直以来,三哥都谨言慎行,他不崇拜谁,不追捧谁,不赞美谁。三哥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默默守护着流年的家人,他偶尔会批评人,打击人,消极人,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在乎的人,不要因为进步而骄傲,不要因为收获而放纵。

这样执着,正直的三哥,仿佛相处很久的朋友,让我心生温暖,倍感安心。

『三』

时间,可以让陌生人变成熟悉人,更何况我与三哥并不是陌生人,我们之间,有个流年。

流年,是文字的栖息地,是心灵的避风港,我们在流年,以文字煮酒,以快乐为肴。在这里,我们可以尽情地书写我们的生活,抛洒我们的热情。所以,流年,凝聚着我们的喜怒哀乐,还存在着我们共同的成长足迹。

前几天,心血来潮,写了一篇关于散文是否可以虚构的帖子。这篇帖子是我按着自己的想法,一气呵成的,两千多字的帖子,充斥着我对散文的热爱与喜欢,同样,也写满了我对散文的理解与感触。

关于这篇帖子,一经发表后,就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般,引起许多文友的关注,有人默默观看,有人积极参与,大家各抒己见,众说纷纭,阐述自己的观点,看法。

私下里,我与三哥对这个话题进行了进一步探讨。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没有绝对的谁输谁赢。只是,在多方位探讨后,我们加深了如何写好散文,写出高质量,有文学意义的散文的认知。

面对帖子后面的各种跟帖,三哥说,其实大家在谈论这个问题,只是借助一个平台,而本意不是针对某个人。三哥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我想,他一定是怕各种评论伤害到我对文字的感情。我对三哥说,我不会往心里去。我说,我记得曾问过师兄山地,在他的绝品《遗忘》被江山当做第一靶,被众人指点评论时,担心吗?师兄山地回答,说他不怕,因为只有探讨,才有进步。同样,在我发表这篇帖子时,也是与师兄山地同样的心态,我不怕各种说法,我在乎的是我们大家可以在这样的讨论中,一并提升,共同进步。三哥说,这一点,也正是他欣赏我的地方。

三哥鼓励我,让我好好书写文字,以手写心,写出最真实,最温暖,最直抵心底的文章来。同时,他还给我推荐文字写得好的作者,让我多读他们的文字,在不断学习中充实自己。我心想,以后写出文章,还会找三哥编辑,让他在我的文字里看到我的进步。

在与三哥的交流中,不难看出三哥的才华学识以及对责任的担当。人都说,人的性格,往往会透过文字而尽现无疑。我想,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

昨天,我几次流泪,几次停笔,又坚持写完了一篇散文《灰烬》,这是一篇书写我逝去父母的文字,那年那月的许多事,至今还历历在目,我写,是为了记住,也是为了发泄我心中的思念。我问三哥,有没有看这篇散文,三哥说,前两年,他的父亲刚刚去世,这类文章,他始终不敢触及,内心也始终没有走出来。三哥这样说着,我却知道,三哥看了我的文章。三哥没有留下任何评语,只是对我说,你们一家很不容易,一定要好好生活。

三哥小心地安慰着我,似乎生怕触动我的亲情之弦,然而,我也知道三哥的心痛,有些话,不说,也会在沉默中得到答案。三哥的心,很柔软,很脆弱,只是我们在三哥的笑容里常常忽略了这一点。

虽然我觉得我的心足够强大,可是依然为这份关心所感动。突然觉得,三哥又像我的老师,总会让人看到希望与阳光。

因为流年,因为文字,结识三哥,了解三哥,熟悉三哥,这一路不漫长,却处处都生满感动,这样的三哥,足以值得我们流年人一起去爱。

左乙拉西可以治疗癫痫治疗癫痫办法郑州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在哪里?湖北癫痫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