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墨香】杜鹃声里桑葚甜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08:25
摘要:窗外杜鹃声声,把我从回忆中唤醒,慈祥的外婆和大桑树已经不在了,望着空中飞翔的杜鹃,空空荡荡的心,也莫名其妙地随着杜鹃远去。    杜鹃声声,桑葚应该熟了。每年这个时候,对外婆的桑树怀念日甚一日。外婆去世后,已经有二十年没见外婆的桑树了,不知是否还根深叶茂。电话问进城多年的表妹,她只知道大桑树很多年前就不见了,其他也说不清楚。心里不禁有些惆怅。儿时外婆的桑树带来的乐趣,随着杜鹃的呼唤一片片飘来。   外婆家很远很远,住在鲁西南一个偏远的小村村头,门前有一条宽宽的土路,大桑树就生长在路旁。麦子一片金黄的时候,是回娘家的时节。“麦子黄,妮看娘”。这是家乡特有的习俗。于是,也就期盼着麦子黄,催促着妈妈带我去外婆家。天刚麻麻亮,妈妈牵着我去赶早班车,坐了很长时间的车,又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太阳已经正午了,终于远远地看到外婆门前的大桑树,心里便产生些异样的激动。   外婆好像知道我们今天来,正牵着表妹站在大桑树下张望。乐呵呵的外婆把我拉进怀抱,顺手塞了一大把水果糖装进我的衣袋。妈妈也拿出一大袋礼品塞给表妹。我已忘记疲劳,当然是急不可耐的去爬大桑树采桑葚了。绿叶下,一颗颗青果转红变紫,不等入口心就醉,那种醉总是令人难忘。空气中弥漫着桑椹散发出来的清香,经不住诱惑,吃桑葚的心太急切了吧,还没熟透的红色桑椹就塞进嘴里。其实,再过一天,这些红的桑葚就会变成紫黑色了,那时才好吃的呢。大人们是永远也不会明白孩子们的快乐。虽然红的桑葚没有黑的甜,但爬上树,摘到了桑葚,这已让我很是满足。此刻,在孩子们的心里,红色桑葚那酸酸甜甜的味道,远比黑色桑葚要甜得多。高高的枝头挂满了紫色的桑葚,用力摇晃树枝几下,这时熟透了的桑葚像下雨一样撒满一地。黑黑的桑葚,甜甜软软的晶莹透亮,摘一棵熟透的桑葚,丢进嘴里,酸酸甜甜的汁水一下就充满嘴里的味蕾,那种味道是其它水果难以比拟的,桑葚的香甜流遍全身。吃多了桑葚,嘴巴牙齿都会染成紫红色。张开血红大嘴,大叫着吓唬表妹,“妖怪来了。”相互追着、跑着,笑得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得很高很高,顾不上吃早饭,心里只惦记着那紫黑色的桑葚。只见外婆和表妹往桑树上系很多红红的布条,红红的布条随风飘荡,在绿色桑叶映衬下,透着一股神秘。树下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一块旧石碑被当做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几样供品,正中央一只小香炉内插着香烛,细细的烟柱在空中盘旋,慢慢地飘散在绿绿的桑叶之中。外婆拿着一个红红的布包,举过头顶在香案前拜过几拜,说是蚕宝宝,让我把它们放养到树上。几下我就爬到树上,当然是边吃桑葚边放蚕宝宝了。表妹大叫着要吃桑葚,我爬上高高的树梢使劲摇晃,一阵桑葚雨落了一地。揪着心的外婆直喊:“琪琪快下来,别摔着”。哧溜一声我就回到地面。悄悄地把一只蚕宝宝放到表妹的脖子里,吓得她哇哇大哭,我高兴地哈哈大笑,恨得站在门前的舅妈牙痒痒。外婆并不生气,笑嘻嘻的追着我要打要捶。几下狗爬我又逃到树上,伸出血红的舌头装扮着鬼脸,继续美餐桑葚。舅妈也高兴地笑起来:“真是个皮孩子。”   为了哄表妹不哭,我爬上树梢去抓天牛,不知道为什么叫它天牛,大概是由于它的力气比较大吧。天牛黄灰色的居多,它喜欢爬在桑树上,吮吸着树枝的汁水,比起蚕宝宝来,这甲壳虫子要讨厌多了。终于抓到一只,黑色盔甲上夹杂着白色的斑点,头顶两侧长长的须子,像龙虾的须,一节一节的很漂亮,而且还会一声一声叫唤,像蝉鸣的声音,只是声响不如蝉的叫声大些。我用长长的线系好交给表妹,牵着它在地上慢慢爬行,表妹又高兴的笑了起来。   正午的阳光洒在麦田里一片金黄,行路的人已感觉闷热口渴。外婆在桑树下的石桌上已经放好一只瓦罐,满满的一罐茶水,但不是茶叶,是外婆特制的霜后桑叶。外婆说桑叶茶水,能生津止渴,女孩儿喝了补血滋阴,男孩儿喝了滋补强壮、养心益智,还能治疗贫血、高血压、神经衰弱病。我听不明白,喝一口感觉味道微微的甜中带有微微的酸。石桌上放着一只黑色陶碗供男人们喝茶,一只白瓷花碗供女人们喝茶。从麦田回来的人们陆陆续续来到桑树下纳凉,桑树下热闹起来。紫红色诱人的桑葚在绿叶间散发出特有的香甜,很是让人眼馋,这时候一张张满是喜悦的脸上透着期盼。外婆让我和几个孩子爬上树去摇桑葚,又是一场桑葚雨,看男人和女人们嘻嘻哈哈的争抢着,追逐着,这是外婆最开心的时候。站在枝头的两只杜鹃贪婪的啄食着桑葚,一群喜鹊飞来,叽叽喳喳的落在树梢,跳来跳去,争食着桑葚。树梢热闹起来。我急忙要去赶走它们,外婆说:“别赶别赶,让它们也尝尝鲜。别怕,它们不吃蚕宝宝”。为什么它们不吃蚕宝宝我不知道,外婆很放心。我能看出,外婆喜欢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在桑树上吵闹。   晚霞照亮整个天空,几朵镶着金边的白云在空中飘荡。远处的麦浪翻滚着一片金黄,几只归鸟随麦浪起伏。外婆的大桑树也披上一件金色的外衣,晚风习习,桑叶闪动着晚霞的光泽,树上的红布条随风摇摆,更透出一派神秘。霞光中,外婆小心翼翼的捡地上的桑葚,一手提着一个小小的竹篮,弯着腰,慢慢地在霞光中移动。五彩的晚霞也为外婆的剪影镶上一道金色的光环。落霞的余晖中,外婆把桑葚冲洗的干干净净,用一根长长的绳子把竹篮放进水井里。   月亮升起来了,晚风中夹杂着麦熟的芳香,吹在脸上还感觉有太阳的余温。外婆去井边把竹篮吊起,取出桑葚,在瓦盆中轻轻捣碎,再加些白糖,然后用调羹放进我嘴里,又凉又酸又甜,世界上最好的冰淇淋也抵不过这味道,睡梦中嘴里还感觉甜甜的余味。   第三天天还没亮,妈妈又带着我去赶早班车,临行前,妈妈围着大桑树转了一圈,拍拍大桑树,眼圈有些微红,不知什么原因我也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心里默默念叨,明年杜鹃来时我会再来。   “呱呱呱——咕,呱呱呱——咕”,窗外杜鹃声声,把我从回忆中唤醒,慈祥的外婆和大桑树已经不在了,望着空中飞翔的杜鹃,空空荡荡的心,也莫名其妙地随着杜鹃远去。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北京治癫痫哪好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癫痫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看的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