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木马】高美男离婚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7:52
【美】他皮肤白皙,满头油黑自然卷发梳向脑后,在弯弯卷发和长长的鬓角间露出一对大而丰的耳朵,尽显艺术家的特有风范;宽宽的额头,高高的眉骨这是聪明睿智的标志;浓密的剑眉下是一双深邃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充溢着极强的魅惑力;鹅卵型的脸,下颏略微突出,这是姑娘们最喜欢的面相;鼻子挺隆棱角分明,帅气十足;唇红齿白,嘴唇大小适中而饱满。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标准的东方美男子。   【男】鄢海仁的内在魅力还表现在他那刚毅的男子汉的特色,他聪明睿智、博学多才;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风度翩翩。   在他身上从里到外都尽显完美无瑕的好男人本色。所以他是大家公认的高美男。这个爱称起源于学校,毕业后不知不觉地把它带到了单位,大家几乎忘了他的名字。   鄢海仁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曲家,他在短短的十年间,已经创作出上百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和五部交响曲,是很多明星、歌星崇拜的偶像。他创作的歌曲已经有很多著名歌星演唱,制成歌碟。还有的他给影视剧创作的主题歌,成为经典歌曲被人传唱,总之他是一位才华出众、事业有成的了不起的音乐奇才。   然而他却是一位非常不幸的人,刚刚三十五岁却离了三次婚,如今又患上了不治之症,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医生的最后判决。   当他姐姐鄢海花接到医院“鄢海仁病危通知书”之后,立即通知他的三位前妻,想让她们见他最后一面。   三位美人接到鄢海花的电话,从各地风风火火地赶到医院,一个个满脸泪痕地默默站在抢救室门前,静静地等着她们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丈夫能够转危为安。。   这位音乐界的奇才绝对不是一个花心男,他作风正派、从来不沾花惹草,更没有朝秦暮楚、移情别恋。可是三位深爱他的人没有一个人和他相伴到现在,而是接二连三地和他离婚。他离开最后一位妻子后、现在已经孤孤单单地生活了一年多了。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不知情的人一定会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我们就回过头来看看这位高美男的不幸婚姻史。      一、镜泊奇遇       高美男的初恋是在他23岁生日那天开始的。他永远记住这个让他改变人生轨迹的日子2001年5月1日。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初春,时逢“五一节”假日。贝多芬音乐学院的才子、美女们相约到风景宜人的镜泊湖旅游。   镜泊湖以其别具一格的湖光山色和朴素无华的自然之美著称于世。这里群山环抱,山重水复,曲径通幽。镜泊湖蜿蜒曲折,湖中大小岛屿星罗棋布,岸上山岚叠翠,蔚然深秀,景色宜人。   湛蓝的天空倒映在如镜的水面上,使湖水也染上了一层浅蓝。岸上的青山中不时出现一幢幢精巧别致的欧式别墅,掩映在绿树丛中,这是环境优雅而恬静、山清水秀的镜泊山庄;   风光旖旎的百里长湖,湖水澄碧,清平如镜;   气势雄浑的吊水楼瀑布奔腾咆哮,飞泻而下,浪花四溅;   壮阔的火山口原始森林景色壮丽,欣欣向荣,充满了活力,风韵奇秀,雄伟壮观;   怪石峥嵘的地下熔岩遂洞,奇幻形态,犹如人工雕琢,形态各异,宛如精美的工艺品。   蔚为壮观的群山、碧波万顷的湖水、风光旖旎的景色令人惊叹神往,流连忘返。   这里是人间仙境,春华含笑,夏水有情,秋叶似火,冬雪恬静。是全国闻名的旅游胜地。   音乐学院的帅哥靓女们远离喧嚣的大都市,到这空气清新、美景如画的大自然中,尽享绿色世界的恩赐。尽管是初春季节,还不见漫山遍野的山花,和枝繁叶茂的树林,可是这旖旎的独特的风姿和神秘山水,也使他们无比陶醉、无比兴奋。他们尽情地唱呀、跳呀、喊呀、闹呀!开心至极。   虽然那时在大学里搞对象没有成风,但是这些帅哥美女们多数都有了自己心仪的人。有的开诚布公、有的半遮半掩、有的含而不露。所以离开学院大门,他们就再无顾虑,和自己心爱的人或搂脖抱腰、或十指相扣、或比肩接踵,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登山看景、拍照留影。   唯独音乐奇才鄢海仁却洁身自好的、不落凡尘、远避女色,沉迷在他那奇妙的、虚幻的音乐空间里去扑捉最美、最动听的声音。这次旅游他还是耍单帮,独往独来。   他在吊水壶瀑布岸边的一个小亭子里,近距离地观赏蔚为壮观飞流直下的瀑布,本来清澈的湖水静静地淌着,一到陡崖,突然下跌,顿时抛撒万斛珍珠,溅起千朵银花,水雾弥漫,势如千军万马,声闻数里,同幽静的镜泊湖形成鲜明的对照。   鄢海仁倾听着那惊心动魄的落水声,他似乎扑捉到一种有节奏的奇妙声音:时而宏大,时而细碎,时而轰轰鸣,时而潺潺响,还夹杂着风声、歌声、嘈杂的人声。这些复杂的声音,经过音乐家大脑的过滤,便形成一种极其别致的乐音。他拿出口琴,吹出一支奇妙的乐曲。他无比陶醉,沉浸在一个玄幻的世界里。   正当他全神贯注倾情吹奏时,突然一个悦耳的声音把他唤回到现实世界中来:“大才子,高美男,干嘛呀?如醉如痴地旁若无人?为什么总是脱离群众?”   一只柔软的白皙的手按在他的肩头。鄢海仁猛一回头,看到那个并不陌生的女孩,吃惊地问:“原来是你呀,把我吓一跳。”   “哈哈!堂堂男子汉,怎么会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被吓着呢?你可能太入境了吧?”女孩嘻嘻哈哈,逗他开心。   这个女孩是声乐系大三的女高音李琳娜,她练声的琴房和彦海仁的琴房斜对面。他们曾经因为练声和弹琴相互干扰而发生过冲突。所以只要俩人都在琴房,就把门关得严严地,他们即使是见面也很少打招呼。   李琳娜是全校出名的校花,因为她天生丽质,美丽动人,又有一副好嗓子,所以非常高傲自大,凡人不搭语。女同学对她是羡慕、嫉妒、狠。男同学对她是只能欣赏,不敢靠近,敬而远之,恐怕被她给搞得下不了台,弄得很没面子。男同学给她起的外号是“骄傲的公主”,女同学背地里都叫她“带刺的野玫瑰”。   这次旅游,她深深地尝到了被孤立的滋味,同学们三三两两,成帮结伙地到处走,而没有人招呼她和她一路同行。万般无奈,她只得自己单独行动。   夕阳西下近黄昏,李琳娜急急忙忙寻找大帮的同学一起回驻地,可是她找来找去,谁也没碰到。在瀑布旁的小亭子里她突然发现高美男,异常兴奋,就跑跑颠颠地来到他跟前,顾做亲近地拍了他一下。大声吵嚷的和他套近乎。而一贯淡定的高美男,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喜,不得不和这个傲慢的公主搭讪两句。   李琳娜一把拉起高美男说:“太阳快要落山了,我们快回驻地吧!同学们都走了。”   高美男无动于衷,仍然在考虑他的新作《奇美壮观的瀑布》。而且一边用手打着拍子,一边自己在哼唱着。   在男生面前一贯趾高气扬的李琳娜,现在有点低三下四了:“大音乐家,我求你了,咱们走吧!再磨蹭一会儿,天就黑了,这路我们又不熟悉。”   高美男看到往日不可一世的骄傲公主,今天竟然一反常态地求他同行,觉得很可笑,不仅产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所以想戏弄她一下,于是皮笑肉不笑地说:“听说你这个骄傲的公主万事不求人,今天怎么一反常态,低三下四地求我和你一起走哇?”   “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想歪了!我是因为在这找不到回去的路,一旦天黑了我更摸不到路了。不然,我才不求你呢。”李琳娜到现在仍然不改骄傲本色。   高美男抓住她的要害,想狠狠教训教训她,于是就故意难为她:“你管我叫三声‘大师哥,我求你了!’然后再行三个礼,我就陪你回去。”   倔犟、傲慢的骄傲公主,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侮辱,气得一跺脚,转身出了小亭子,气哼哼嘟嘟囔囔地走了。高美男一看她 真生气了,就追了出来,拉住她的胳膊,诚恳地赔礼道歉:“和你开玩笑,你还真生气了?走吧!我陪你回去。”   他们迎着落日的余晖,并肩向驻地走去。一路上高美男还琢磨他的新作《瀑布》,而李琳娜却喋喋不休地赞颂大自然的美。当她发现高美男根本没有听她唠叨,有点被冷落的惆怅,情不自禁地小声嘀咕:“真没劲!和一个聋哑人一路同行,能把人憋死。”   高美男对这句话极其敏感,怒不可遏:“小丫头,你说谁是聋哑人?”   “说你了!你敢把我怎么样?一路上你一声不吭,我说什么你也不听,家里家外我还从来没遇到过一个像你这样的冷血人?”李琳娜气哼哼地说。   高美男可不是对骄傲的公主俯首称臣的人,他噼里啪啦一顿抢白:“说我冷血的人起码也应该比我血热。你看看你,把自己身边的人都冻僵了,没有一个人敢向你靠近,出来旅游都不敢和你一路同行。就我这个内火正旺的人敢站在你的身边,不怕冻硬、冻僵。”   高美男这段话却把骄傲公主说得心花怒放:“哈哈!这么说,我这座冰山真是威力无穷啊!你既然不怕被冻僵,火力旺,有胆量你靠近我?”“靠近就靠近,有什么了不起的!”高美男一边说着,一边向李琳娜靠过去。李琳娜没有一点防备,被高美男这突然的冲撞力,撞了个大趔趄。高美男手疾眼快,一把把她抱在怀里,俩人都很尴尬。   李琳娜佯装恼怒,厉声嚷道:“怎么?你想占我便宜?”用力地把高美男推开。高美男真的生气了:“战争是你挑起来的,现在又倒打一耙,诬陷我占你便宜,好了!咱俩今天就算没碰到,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他说完就跑了起来,把李琳娜甩得很远。   李琳娜现在可是忘了自己的公主身份,上气不接下气在后面连喊带追:“等等我,该死高美男,天黑了!我害怕。等等我!该死的……”   在前面猛跑的高美男突然听到李琳娜“妈呀!”一声,再也听不到她的喊叫了。他以为李琳娜使用计策骗他,所以他还继续向前走。隐隐约约他听到李琳娜的哭声,知道真出事了,就急急忙忙跑回去,一看原来这位骄傲的公主一只脚卡在一个石头缝里怎么也拽不出来。   他一手把着李琳娜,弯下身子把李琳娜的鞋带解开,慢慢地把她的脚从鞋里拿出来,然后把鞋拽出来给李琳娜穿上,他嘟嘟囔囔地说:“看来女人还是真离不开男人的照顾,这点小事还值得你大哭大叫,连吵带闹的。”李琳娜连声“谢谢”也没说,反而埋怨起高美男:“都怪你,如果不是你跑我追能出事吗?”她刚一迈步,又“妈呀!”一声,“哎呦,疼死我了。”   “怎么了?怎么了?”高美男赶紧把她扶住。“我的脚疼死了,是不是骨折了?”“不会吧?来我看看。”高美男又蹲下来给她把鞋脱下来,又脱掉了袜子,把着她的脚动了几下,李琳娜一直喊疼。高美男看了一会说:“的确是有问题,脚踝都有点肿。”   “怎么办呀?到驻地还有很远,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我怎么走哇?”骄傲公主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你别着急,你在这等着,我回驻地借一辆自行车,把你推回去。”高美男说。   那可不行,现在天已经黑了,你来回至少也得一个半钟头,“把我一个人扔到这里,即使不喂狼也得把我吓死。”“那你说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真的走不了啦。”   “要不你扶着我的肩膀,用一条腿跳着走。”李琳娜破涕为笑:“你以为我是跳芭蕾的?我一只脚能跳到驻地吗?人们都说你是奇才,亏得你这个不可多得的大奇才,想出这个最愚蠢的办法!”“那怎么办?你说吧!”   李琳娜想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说:“要不,你背我回去吧?”   高美男一想的确也没招可想,就他这个一米八十多的壮汉,背个一百来斤的小姑娘,还是能办到的。他蹲下身子,无可奈何地说:“试试吧!”   骄傲公主刚刚趴到高美男背上,就情不自禁地“啊呀!”一声。“怎么了?我没碰到你吧?”高美男回头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忍受得了。”李琳娜一直手楼着高美男的脖子,一只手捂着口鼻,屏住呼吸。   “你什么意思?我背你,你反倒说忍受得了,我真不明白你要忍受什么?”高美男非常不理解李琳娜为什么不两只手楼着他的脖子,也许是不好意思吧?   李琳娜吞吞吐吐地说:“对不起,我实在闻不了你身上的烟味。我有香烟过敏症。”   山西治疗癫痫要多少钱临床癫痫的病因甘肃癫痫医院怎么选武汉哪里治疗小儿羊癫疯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