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柳岸】早恋这点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3:13

我们小时候,自由恋爱对许多年轻人都是奢望,虽然国家提倡婚姻自主,恋爱自由,可婚姻大事基本上还是靠介绍人的牵线搭桥,然后相亲定亲,中间的恋爱环节基本上省略,大多数夫妻都属于先结婚后恋爱型的,虽如此,但婚姻关系都比较稳定,离婚率那也是相当的低。当然这未必是媒婆们的功劳,最主要的是那时的人们思想比较保守,大都遵循着从一而终的理念,别说离婚,就是订婚之后毁约的,都被看做是丢人的事情,在四里八乡都抬不起头的。

那时候,男女授受不亲思想影响深重,所以男女之间,自打有了朦胧的性别意识,便淡了语言,少了来往,三四年级开始,男女同学之间就有了明显的界限,讨论问题,课间玩耍,都清清爽爽的两大阵营,偶有个别人越过雷池,便成了笑料,被大家在背后指指点点。而青年男女,即便订婚之后,也鲜有往来,即便早已心仪,也要坚守底线,更别提火辣辣的拥抱接吻,那都得熬到婚典之后来进行。

当然,个别案例还是有的,所谓满园春色关不住,一只红杏出墙来。总有那么一两个勇敢之人,感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走自由恋爱之路,沉醉于爱河之中,品尝爱情之花酿造的琼浆玉液。村里的生子就是这样的人。他是我的同学,从小学一直到高中。记得是高一那年,某个周六下午,一挂马车到邻居家运送积攒的肥料,这活计一般都是俩人,一个车夫,类似司机,还有一个跟班的。可那天却多了一个人,就是生子。我很好奇,中午刚回到家,他怎么就参加了队里的劳动呢,以我们那儿的规矩,学生参加队里的劳动,寒暑假外,就是专门的农忙假,除了这些时候,队里是不会给学生娃安排活计的,他怎么就跟车干活了呢?后来仔细一琢磨,滋味儿出来了,原来跟车的是个女孩子,名叫香子,长着一对明亮灵动的大眼睛,留着两根长及臀部的大辫子。依照当时流行的审美标准,这是典型的美女。而那天跟车的香子成了看客,她的工作都由生子承包下来了。那时,我真的很佩服生子的勇气,在那个时代,敢挑战现实,在众人眼皮底下秀恩爱。后来,两人的恋爱颇费了一番周折,据说香子的父亲听说了他们的事后,端着火药枪满街筒子找生子算账,可也没能拆散这对鸳鸯,最终气得他搬迁异地,图个眼不见心不烦,生子和香子也如愿走到一起。后来两人不但收获了幸福的爱情,还收获了满堂儿孙,在小村里过着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其乐融融。

算起来,生子追香子的时候也接近十八岁了,只是那时国家提倡晚婚晚育,在校学生谈恋爱是绝对禁止的,所以他也算打了早恋的擦边球。

比他更早的还有一个安同学,他的早恋故事发生在初中阶段,据说当时在学校也引起不小的轰动,这样的事情历来都是舆论的焦点,那时的文化生活又极度匮乏,人们劳动之余还有大把的时间,这样的事情自然很容易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是,故事发生的时候我还没认识他,所以对细节的枝枝叶叶都很陌生,因此也就无法详细道来。后来高中的时候彼此走到一起,成了一个班的同学,那时正赶上一个运动,学校团组织进行整顿,每个团员都要自我剖析,那时叫“爬坡”,爬上去的就过关,依然是团员,爬不上去的就受处分,严重的就要开除团籍。好像当时校团委还下达了任务,每个班至少要抓两个典型。开始的时候谁也不不敢发言,逼得不行了就捡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应付,可是汇报上去却难以过关,于是就加班加点的开会、学习、讨论、批评与自我批评,后来不知哪位同学爆料,安姓同学的早恋故事和一个于姓同学私卖土特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事情就成了诟病被揪了出来。刚开始,安同学很镇定,几乎是以游戏的态度面对。他的文笔很好,写的自我检讨材料也很有文采,期间还多处引用毛主席诗词,为之增色不少,大会小会检讨时就好像朗诵表演一样,只可惜这毕竟不是先进材料,说起来也是一件丢人的事,可是他却全然不在乎,甚至在团员揭批会上宣读时,还带着几分淡定几分自豪。收官阶段,要给他定性,一部分人认为他的检讨材料写得好,认识错误深刻,可以减轻处分;一部分确认为他态度不端正,作检讨时还洋洋自得,应该开除团籍。最后争来争去,还是给了个开除处分,结果他很觉得没面子,就辍学回家了。

初中时有一个叫秀的女同学,她的恋爱故事大概和安同学同期。

记得那是一个周日,我到大石寨办事,回来在归流河站下车的时候,看到秀同学站在列车旁,双眼哭得和红樱桃一样,泪渍也将脸弄得污秽不堪。顺着她的视线,我看到车厢门口站着一位青年男子,他的身上穿着绿色的军装,只是没有领章帽徽,我知道那是应征入伍了。再仔细辨认,发现还是熟人,比我年长几岁,是我哥哥的同学,大队书记的公子。于是我便猜想,二人有了婚姻之约,至于是否自由恋爱,那是不得而知。第二天,在班级里,秀同学的事情果然被证实,毕竟这男女之事总是很敏感,毕竟秀同学在班级是第一例,所以那些天她很是丰富了我们课余时间的谈资。好在最终两人毕竟走到了一起,且现在也都儿孙绕膝,其乐融融了。

最不靠谱的早恋故事发生在四年级,与其说那是早恋还不如说是恶作剧。

记得一个周六上午放学的时候(那时周六上半天课),大家都收拾好书包,等待放学的铃声。可惜,铃响之前,老师又把我们召集的另一个教室,和三年级的同学混在一起,每人发了一个纸条,老师念了几个词,让我们写在纸上。当时我很奇怪,不仅是我,大家都奇怪,这些词不是新学的生字,让我们听写干嘛?即使是听写,也不该把不同的年纪放在一起,何况又是放学的时候。后来,周一的时候,听消息灵通的同学说,学校厕所的墙缝里发现了纸条,上面写着谁和谁搞对象了,谁是谁的媳妇等字样。老师召集我们听写词语,目的是想从字迹上找出写纸条的人。消息传出,教室内立刻哗然一片,反应最强烈的是那些“榜上有名”的女同学,她们都羞涩得趴在桌子上呜呜哭泣起来。

那时学校条件相当简陋,记得刚开始都没课桌,我们都坐在土坯凳子上听课,桌子腿也是土坯的,上边搭了一块长条板子。后来二年级时才有了木课桌。先前也没有厕所,男左女右,下课了大家都到教室后边的树下方便。可是这真的不方便,男同学尚好,先天的自然条件优越,只要不是大便,很容易解决;女同学就困难了,不论大小便,必须解开裤带,露出臀部,真让她们难为情了,好在人多势众,且当时年龄尚小,于是那段时光就这么对付下来了。后来,学校不知从什么途径弄来点钱,盖了个厕所,这样的尴尬才绝迹了。可是那厕所也是很简陋,四壁都是石头垒成的,中间也没勾缝,男女之间只隔一墙,而且石块之间还有缝隙,不但能听到那边的说话声,还能隐隐约约看到那里的人影。那些纸条就藏在石缝之间,究竟是男同学所为,还是女同学干的,都无法断定。这样的事件发生了好几次,后来老师也懒得理了,同学们的反应也渐渐淡了,纸条也就再也没出现。其实,这造谣者无非就是闲得无聊,想个招弄点动静引起轰动,这和早恋一点边儿都不沾,只要置之不理,他自己都失去了兴趣。

现在的孩子可真是大不一样了,他们对男女之事早早就有了注意,并且还很青涩的时候,便开始介入,早恋的年龄越来越小。说起来,这些孩子可真敢动真格的,十一二岁,躲在楼梯底下,或者公园里、娱乐场所,几乎旁如无人,两人就敢拥抱接吻,做出火辣辣的动作。再大一些,开个房间,同床共枕也不是个案。尤其是一些离家在外的学子们,放着学校分配的宿舍不住,硬要出外租房子,两个人俨然一对小夫妻,出双入对,恩爱幸福。只是,一旦毕业各自相异,便劳燕分飞,海枯石烂的誓言也都抛之脑后,美好的爱情神话也到此结束,真正能走到一起结为合法夫妻的,为数寥寥。唉,世风不古啊。

说起来,像过去那样对男女情事那样封锁禁锢固然不对,但像今天这样开放自由也绝没什么好处。花开花落自有时,青涩的果子哪会甜呢?

郑州市专治羊癫疯的医院有哪家癫痫病人长期吃奥卡西平能怎么样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够看好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