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心灵】舌尖上的龙王荡_40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12:19
无破坏:无 阅读:987发表时间:2019-02-13 17:34:50 摘要: 人间四月天,留种的过寒菜菜薹高擎,次第绽放出无数朵鹅黄的花朵,引来白蝶双双翩舞花间,演绎着梁祝风情;也引来无数蜜蜂在花蕊里寻找香甜,忙碌着人间甘贻;更引来艳丽的鸟羽飞翔花丛,吟唱着天籁之音。脱去棉衣的孩童更是手舞足蹈,成群结队地在周边玩耍,享受着暖阳,煦风,花香。尽管家长们一直告诫,孩童们还是经不住菜薹的鲜、嫩、甜、脆的诱惑,总是要折下几根手指粗的菜薹,惬意地品尝一下新春的味道。    首先说明一下,“蟹子豆腐”不是我们日常食用的那种豆腐,而是用蟹子肉汁加工出来的糕状物,由于它乍看就是豆腐那如旨似玉的神态,龙王荡的人就把它叫作为“蟹子豆腐”;而过寒菜也不是人们经常食用的、普普通通的青菜,它是一种叶青近墨、跨越秋冬春三季的才生长出来的青菜,因为它能够安全地度过冬天,并在春天茂盛生长,龙王荡人就叫它位过寒菜。      一、过寒菜   家乡龙王荡,地处在南依灌河、北傍云山的灌云县的东部,是一个低洼的滨海平原,曾经是海龙王经常光顾的地方,后由于海拔高度的升高和土壤以及河水的淡化,才有了人家烟火。特殊的土壤和特定的气候,使得虽然有着“苏北小江南”美誉的龙王荡,在寒冷的冬季好多蔬菜无法正常生长,只能够依靠储藏的大白菜和萝卜度过冬天。   不知道是谁率先将一种叫做黑菜的种子,悄悄地抛撒到龙王荡?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吃螃蟹”,试着种植、培育,并掌握了种植黑菜的过程和经验?反正龙王荡的人家后来都学会了种植黑菜的方法以及过程。因为这种黑菜能够安全地越过冬季,又能够在阳春之时茂盛生长,龙王荡人就根据这个属性,形象地叫它为过寒菜。过寒菜的叶片青绿色,叶缘有不规则的花边;叶梗淡青色,外形似芹;叶大梗长,棵重可超一斤,被称为龙王荡地方新春时的第一青蔬。   过寒菜的种植小孩癫痫治疗费用较其它蔬菜要烦一些,工序分为育苗、耐秧、移栽、覆盖、间菜等等。   过寒菜育苗比较简单,和种植其它秋季蔬菜相同,但时间上要比其它青菜晚上一个月左右,大约是在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才播种的。走进中秋,龙王荡那个地方已经是一个农忙的季节,秋收、秋种是最为忙碌的日子,但无论怎么忙,人们都不会也不能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忙里偷闲地挖上一池菜地,让它风吹日晒几天,待泥土被全部晒干后,敲碎耘平,均匀地撒上黑黑的菜种,然后拿起喷壶,淋透土层;种其它青菜时,人武汉治疗癫痫的名医院们无论如何也要撒上一层肥料,可种过寒菜却免了。   “豆三麦六,菜籽一宿”,这是龙王荡的一句地方农谚,其意是在说明植物种植下去后出土发芽所需要的时间,豆子只要三天,小麦只需六天,菜籽仅仅需要一个夜晚。就在次日的晨露中,过寒菜就绽开鹅黄的芽儿,似一只只细小的黄蝶在翩舞,可只要撒下一丝一缕的阳光,菜芽则迅速蝶变为青绿色,并生长出芝麻大小的新叶,逐渐长大……一旦成苗,人们就会发现,过寒菜的叶色与其它青菜不一样,深深的青绿色中泛着浓浓的墨意,蕴藏着水墨丹青的意韵,清脆欲滴,讨人喜爱,可尽管如此脆嫩,此时的过寒菜是一种鸡肋,含有浓浓的辛辣和淡淡的苦意,还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碱涩的口感,无法食用。   对过寒菜前二十天的管理,人们总是尽心尽力,按时浇灌,一旦过了二十天,人们就会对它不闻不问,大有遗弃的感觉,别说施肥,就是水都舍不得一滴给它,即使人们在给园中的其它蔬菜“上水”,那怕满了也会放回到河中,绝不吝惜过寒菜一丝半毫,这就是种植过寒菜的第二道工序的开始,叫做耐秧。耐秧的目的是让旺盛生长的过寒菜,在没有水源的过程中,停止叶脉的继续生长,逼迫过寒菜使用自己的根须,去四处寻找水源,维持自己的生命,从而使得过寒菜的根须逐渐发达,并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粗壮。再看耐秧中的过寒菜的叶色一片灰绿,风韵不在,连那原本挺拔的叶茎也邹巴巴起来,满面沧桑,颜色也一改清脆为白中乏紫,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秋风的舞动,使得秋天不断地走向纵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当洁白的寒霜染红枫叶、催黄银杏时,人们看到小麦已经分蘖生岔,才会心满意足地走回了家。拿起扁担,挑来一担水,用水瓢轻轻地撒向了半死不活的过寒菜秧苗上,转身就走开了,好像赌气一般。可就是那杯水车薪般的一担水,却唤醒了过寒菜的生长希望,根须迅速地到处探索,连土壤都被撑得十分疏松,过寒菜的叶色变回麦绿色,叶茎也恢复圆润起来。   给过寒菜再次浇水,目的不是为了它能够更好的生长,而是第三道工序的顺利展开。不会超过三天,人们就会拿铁叉,将过寒菜连根挖起,然后抖落其根须上的所有泥土,露出了蛛网一般的洁白根须,开始了过寒菜的移栽工作。人们首先在准备移栽过寒菜的菜地里,刨出一道深约十五公分左右的沟子,然后捡健壮的过寒菜菜秧,斜放沟边一侧,再一边在距离约十公分再挖一条相同方向沟子,并将泥土覆盖在过寒菜的根部,并同时用脚踩实泥土。过寒菜的间距一般不会超过十公分,属于密植的范畴。一旦移栽完毕,会迅速地浇灌一次透水,目的是让过寒菜快速地重新抛须扎根。   移栽过寒菜,实际上是让过寒菜暂时停止生长,而过寒菜的生命力极强,涅槃后的过寒菜一般只需一个礼拜的时间,就会回魂过来,再度生长,并一改原来那修长的形象,变得叶圆茎胖,恰似一朵朵麦绿的莲花,席地而卧。这是过寒菜的一种灵性,是为了适应即将到来的寒冬所做的准备。与此同时,再生后的过寒菜在晚秋,主要是在生长自己的根须,极力地将自己的根须扎到更深的土层,并和蜘蛛一般横向网络,扩大自己的立足之地。   冬天来了,带来的是寒冷,几场西北风的狂吼,往往给龙王荡带进了冰天冻地的世界。为了使得过寒菜能够更好地度过冬季,人们常常将一些杂乱的柴草撒上一层,有功夫的人家会就地取材地编扎一些芦苇的帘子,覆盖在过寒菜上。由于冬季寒冷,过寒菜在冬季不再生长叶茎,而是保命般地生长根须,极力地向大地汲取精华。   龙王荡的冬天,总少不了雪的倩影,而且往往在一夜之间就会使得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厚厚的积雪不仅为过寒菜提供了必要的水源,也为过寒菜提供了被絮一般的覆盖,同时也冻死了许多害虫的虫卵,为过寒菜将来的健康生长提供了必要的条件。所以,过寒菜在寒冷的冬季,好像是处在了休眠的状态,实际上整个一个冬天,过寒菜都一直在蓄积,一直在清梦,清梦着春日的脚步,也在期盼着和暖的阳光。   一旦春姑娘的裙裾香风拂来,过寒菜就会如同三麦一般敏感,率先感知地下的阳气在脉动,像小麦拔节般地开始生长。农历的二月二后,尽管春寒料峭,人们看到过寒菜的跃跃欲试的神态,不得不揭开过寒菜的覆盖物,让它贴体般地亲吻春日阳光,加速光合作用。春雨如肥,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往往在人们不经意间,过寒菜再现灵光,窈窕生长到二十几公分高,你挤着我,我拥着你,密密匝匝,掀起了第一波麦绿色的浪潮。   吃了一冬大白菜和红萝卜的龙王荡人,为了新春的口福,也为了过寒菜的更好生长,会首先有选择地拔掉一些过寒菜,享受大自然的春日馈赠。只要你合理采摘,你拔得快,过寒菜就长得快,你今天为它扩大了过寒菜的生长空间,说不定你明天再去看的时候,过寒菜又会熙熙攘攘起来,好像你根本就没有拔过一般。这个不断采摘过寒菜的过程,就是对过寒菜的间菜工序,也是人们不断使用过寒菜的过程。   从过寒菜的生长过程,我们不难发现,过寒菜不仅截取秋日寒霜的灵气,也饱藏着皑皑白雪下的圣洁,也充满着春风春雨的甘甜,更汲取了长达一年三季的大地之精华,可以想象,如此纯天然生长而且生长期又如此长的过寒菜,其口味和口感定然是与众不同,其鲜美程度,别说那些日常的家菜无法与之媲美,而且永远胜过了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野生荠菜,用我的话来说:是一吃无法忘却的享受,是一吃就黏到你记忆褶皱的舌尖美味。   间菜,一般可以持续到清明节前,到了清明节后,就可以大量上市,一般都是排着采摘。因为此时的过寒菜已经到了生长的鼎盛期,也就是清明节前后的一个月时间是过寒菜的上市期,接着而来的过寒菜就进入了长薹期,过寒菜一旦生长菜薹,菜薹将会吸收大部分的营养,使得过寒菜衰老,口味就会逊色许多。聪明的龙王荡人为了延长过寒菜的生长期,除了留着做种的过寒菜外,往往将菜薹在刚刚出现时就随机应变地掐掉它,从而也保住了过寒菜应有的口感。由于集镇和城市人的纷纷抢购,几乎是所有人家一日三餐都在食用过寒菜,使得过寒菜的行情特别旺。   人间四月天,留种的过寒菜菜薹高擎,次第绽放出无数朵鹅黄的花朵,引来白蝶双双翩舞花间,演绎着梁祝风情;也引来无数蜜蜂在花蕊里寻找香甜,忙碌着人间甘贻;更引来艳丽的鸟羽飞翔花丛,吟唱着天籁之音。脱去棉衣的孩童更是手舞足蹈,成群结队地在周边玩耍,享受着暖阳,煦风,花香。尽管家长们一直告诫,孩童们还是经不住菜薹的鲜、嫩、甜、脆的诱惑,总是要折下几根手指粗的菜薹,惬意地品尝一下新春的味道。   之所以龙王荡人对过寒菜情有独钟,那是因为过寒菜特别鲜美爽口,鲜中微苦,苦中微辣,辣中带甘,入口后不涩不腻,口齿留芳,回味无穷;而且富含蛋白质、纤维素、胡萝卜素和铁、磷等营养元素。同时,过寒菜又是一种百搭的蔬菜,既可以单独清炒,又可以焯水凉拌,还可以用来做各种馅料,更重要的是过寒菜还可以与其它许多醒荤一起烩烧,做出许多鲜美无比的菜肴。      二、蟹子豆腐   蟹子豆腐,不是什么蟹子烧豆腐,与大豆做的豆腐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它是一种利用蟹子的汁液加热而得到的凝固物,外观鲜嫩,形态恰似豆腐,因此而得名。   曾经的龙王荡,是淡水和海水交汇的地方,河水中不仅有许多淡水的鱼虾蟹,也生存着许多海水的鱼虾蟹,特别是蟹类,龙王荡简直可以称为蟹类的博物馆,大闸蟹、梭子蟹、骚爬蟹、黄莹蟹、癫痫病治疗好的方法招潮蟹、寄居蟹……林林总总,应有尽有。虽然没有发生过蟹灾,但在很长一个时期,蟹多为患。就是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的孩童时代,长满芦苇的沟、渠、河、汊以及池塘、湖泊中,生存着大量的蟹子,只要你在长满芦苇的沟河边上,轻轻地跺上两脚,芦苇荡里就会立刻发出一阵阵“唦、唦、唦”的声音,宛如你向芦苇荡撒进大把大把的沙子一般。   在当今,蟹子已经成为了珍馐之物,可在曾经的年代中,蟹子却是人们吃腻到不能再腻的东西,一度成为了无人问津的东西。小时候,家乡的夏天是一个多雨的季节,动不动几声霹雳后,就狂风暴雨大作,往往只要一个时辰,就会下得沟满河平,村庄里的沟渠就要迅速地向村前的那条大河湍急地排水。   逢到这种天气,我和好多在家无事的孩童一样,就会穿上蓑衣、戴上斗笠,拿出家里的一个捕鱼的网具,赤脚爬叽地提着一只水桶,去淌鱼。所谓的淌鱼,就是在形成水位落差的小路上,挖出一个槽口,将一个矩形网口的网固定在槽口水位低的一侧,让流水全部通过网具流走,通过的鱼虾蟹自然就成为了瓮中捉鳖。龙王荡的夏天,芦苇长得青青葱葱,高过了三米,密密匝匝的芦苇叶子严密地遮挡了我的身影。此时,只要稍等一会,就会有收获。   哗哗啦啦的流水声,瞬间迷醉了许多鱼虾蟹,它们往往成群结队而来,憧憬着、演绎着一场场跳龙门的故事。可让它们没有想到的是,动它们心弦的声音背后,是一张网,只要它们通过槽口游向下游,就会束手待毙。   螃蟹由于人们的不屑一顾,却让它们养成了胆大的习性,喜欢群居群出,一旦有一只蟹子进入槽口,后面的蟹子就会蜂蛹而上,小小的槽口往往有数只螃蟹平行通过,前仆后继。那一天,不到两个小时,就捕捉了满满一水桶的蟹子。当我把蟹子送回家时,妈妈絮絮叨叨地说:“这么热的天,你捕捉这么多蟹子回家干什么,真是个闲则生非的小东西……”   一边给病人看病的父亲,一边笑着说:“好,正好今天下雨,好多病人无法回家,就一起吃豆腐吧!”“吃豆腐哈尔滨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哪来的豆腐?这么大的雨,谁会来卖豆腐?”“别急,一会我自己去做豆腐就是了!”听了父亲的话,妈妈又好气又好笑地走开了。   给病人看完病后,父亲叫来了几个人帮忙,首先将螃蟹清洗干净,去除了蟹脐后,直接扔进一个清洗干净地缸里,然后一边用擀面杖将蟹子捣碎,一边添加了适量的清水,并一边将蟹渣搅拌均匀。然后拿过一块洁白的纱布,将蟹子的汁液过滤到一个盆中,端进了烧锅屋,让妈妈放到锅里,升火加热。不一会,就成为表面橙黄、内里洁白的“豆腐”了,瞬间散发出了沁人心脾的鲜香之味。父亲说:“这种豆腐呀,既可以直接加上调料凉拌着吃,也可以剁碎和其它蔬菜做陷,还可以与蔬菜一起烩着吃。”由于本身家庭人口就多,为了应付,妈妈只好将蟹子豆腐倒进了焖的一大盆豆角中,结果,不仅蟹子豆腐鲜香可口,家常食用的豆角更是出奇地鲜美、柔滑,真是应了“蟹过无味”的那句老话了。   由于是夏天,那些蟹渣只能够成为了鸡鸭的美食。倘若到了菊花飘香时,那些蟹渣定然会被加上姜、蒜、椒、酒、盐等调味品,装进密封的坛坛罐罐中,去加工成为蟹酱,又成为一道下酒、佐餐的美味。   曾经的年代,龙王荡的地貌宛如江南水乡,大河小沟纵横交叉,池塘湖泊星罗棋布,加上密密麻麻的芦苇的接天遮掩,为水域的蟹子避免了天敌的侵扰和捕食,龙王荡不仅是芦苇的王国,更成了鱼虾蟹的天下,因此,龙王荡的人家如同渔家一般,在农闲的时光,家家户户的庭院场头都在补、织渔网,俨然就是海岛渔家,所以,一旦有外地的亲朋好友的突然光临,龙王荡人总不会感到惊慌,也用不着急急忙忙地赶往集市,他们只需到附近的沟河边去走一趟,就会提回足够食用的鱼虾蟹。 共 720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