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vhu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柳岸】等你来爱我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0:40
他自个低着头,茫然走在大街上,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从一旁窜出一位老大爷来,扯起喉咙不顾左右,大声吆喝:“是陈晓啊!你小子是赶着去上班呢?还是去相亲啊?”   陈晓寻声望去,只见陈大爷那撇着八字胡的嘴脸,真是冤家路窄。   陈晓很想从他的身上踏过去,但他知道今儿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像一只刚刚斗败的公鸡,耷拉着两只硕大的耳朵,洗耳恭听着这一切。   陈大爷依旧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继续说道:“看你垂头丧气的样子,敢情今儿又要去相亲啦?就是不知道谁家的姑娘能得到您的青睐,陈晓大爷的幸临?”   说完,陈大爷还不忘“呵呵”两声。   但机灵的小伙子早已经一溜烟,不见人影。   陈大爷想着陈晓越发英俊的脸蛋,更加地闹心,左思右想,就是不知道陈晓为啥看不上自己的孙女——吴丹。他俩挺般配的啊,独自在那儿犯嘀咕。   其实,陈晓并没有走远,就躲在不远处的大树底下,不时探出大半个脑袋瓜,偷瞄上几眼,当看到陈大爷突然间暗然失色的神态,还有隐约听见末尾那一句,因为惋惜而稍微拉长的话,他心里极其地难受。   吴丹从小就和自己一块长大,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相当有气质和修养,再说她现在还是一位中学老师,这样的姑娘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一个。关键还是他们从小就互生情愫,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哎,可谁曾想到,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生辰八字合不上呢?还有为啥父母都是迷信之人?   一连串的不如意,让陈晓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气愤。   一时间,头在“吱吱”地作响,只能斜坐在大树根上,双手支起头部,稍作停顿。   不一会儿,陈大爷就走了。   陈晓兜里的手机,随后不久,响了起来,真是没有一刻消停的。   不用掏出手机来看,也知道是母亲打来的。   有时候挺烦的,母亲在自己婚姻大事上面一直都是强势的作风,可谓拼尽全力,俨然不顾自己的存在。   真搞不懂,有那么急于抱孙子吗?她还很年轻,也就四十八岁。   无非,是想有个小孙子作伴,来填补家里的空虚之感。   这也难怪自己的母亲,父亲一直漂泊在外忙碌生意,而自己自从与吴丹分开后,就比较少回家了,家里确实让陈晓察觉到,有一层无边的冰冷。   可是作为母亲,您有想过陈晓的感受吗?儿子大学毕业刚刚两年啊,稚嫩的肩膀根本就承担不起一个家庭的责任。   没有来由的思绪,被一波紧过一波的电话铃声彻底打断了。   陈晓再次硬起头皮接了母亲的电话。   不用多说,命令式的训斥之辞,最终妥协的当然是陈晓。   陈晓缓缓地从大树底下蹲了起来,然后,挺了几下腰板,直了直身子。再尝试了一下,睁开两对几乎耷拉在一起的黑眼圈,故作精神之状,企图驱散昨晚一夜未眠的困意。   哎,别人巴不得能天天相亲,哪像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却受此惊吓,有如过街老鼠。   调侃归调侃,陈晓最后还是打道回府了。   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他一直没有盘旋的余地,从诞生到现在为止,在家里自己从来没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出。现在,他仅剩下的一点自尊心,显然已经不足够撑破使自己害怕的性格——懦弱。      二、   到了单独盖的那栋四层半楼房的门口,陈晓的眼神越发暗淡无光了,舅舅的大众轿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靠在边上,瞧这架势,舅舅这个暴发户今天也会掺合进来。   “咋搞的,怎么到哪儿都有你的影子。”   陈晓气愤地扔下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对着那部四轮的轿车呢,还是对着自己的舅舅说的。   说完,黑黑的眼眶里还露出一丝暗红色的火苗,就差点被自己烦躁的心情点燃起来。   陈晓虽然担心起自己对舅舅咬牙切齿的态度来,但还是雄鸠鸠气昂昂地“哼”了一声,也许只有这样做,胸口那股恶气才算咽了下来。   哎,上回要不是舅舅最后掺和进来,自己和吴丹或许连孩子都有了。   一想到这,陈晓的脑海立马浮现出吴丹那张标致的瓜子脸,还有黑不溜秋的一头秀发来,看来自己真的无法忘记她——吴丹。   临进门,陈晓不忘双手做了个十字架,还在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吴丹啊,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那道大门,最终还是被陈晓一跨而过。   紧接下来的陈晓,完全像个受人摆布的木偶。   临出门,陈晓习惯性地往镜子里望了自己一眼,感觉到耳朵都能楸出一丝淡淡的忧郁来。   坐上轿车不久,母亲从邻座伸过手来,拉了拉陈晓的领带,然后眼睛再往他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最后满意地笑了。   陈晓却感觉到车内郁闷的气氛,无意间又加重了一层。   陈晓本身是个比较随意的小伙子,除了对服饰的穿着比较注重外,是不太喜欢那种隆重的氛围的,更何况像是摆阔气的隆重。   他经受不住自己内心的纠结:不就看个对象,至于大咧咧地开个大众轿车吗?   说实话他更喜欢父亲那辆低调的桑塔纳轿车,完全不需要女方对自己看高一眼。   在他的心里,还是比较喜欢女孩子像吴丹一样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即使一言不发,他也会打心眼里高兴。   不得不说,陈晓还是比较喜欢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一想到吴丹,他甚至奇怪起自己来,为什么对下一个相亲的女孩子,竟然能够无动于衷,一点期待的感觉也没有?   莫非,自己真的心累了?还是到目前为止,心里仍旧放不下吴丹呢?   他好想知道,又好想安逸地睡上一觉,什么也不去想,也不须去听父母与舅舅的窃窃私语,唠唠叨叨。   陈晓这一路上,并没有真正闭合上一眼,苦撑着称不上的舟车劳顿,但有一股感觉一直悬在心口,自己多么像是一个即将押赴上刑场的人。   一想到这里,他突然间就“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车子也紧跟着停了下来,父母随即投来欣喜的表情,尔后又转为责备之意。   陈晓自觉尴尬,就假装“咳嗽”了几声,随同父母和舅舅下了车。   万万没想到,女方的家庭条件还不错,也是楼房,一共上下两层,下面一层开着店面,卖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细看却更像是一间士多店,上面那一层用来住人,挺温馨和简单的小家庭,这样的楼房结构,给陈晓留下蛮好的初步印象。   女方的家人早已经静候在一楼的茶几上,看见陈晓这些客人来了,就都站起了身子。   陈晓对视了一下,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但还是把自己的一张俊脸憋得老红。原来,对方除了牵线的媒人刘叔外,跟陈晓一家倒是刚好阵势对仗,也是父母与舅舅作陪。   因为都是些生意人,父辈聊起天来很健谈,陈晓和那个叫林娜的姑娘也就半遮半掩地互为偷瞄了几眼。   虽然单单那几眼,陈晓却察觉得出,双方都有近一步交流的想法,因为有一回他们的眼神微微碰了一下,有那种触电的感觉。   刘叔是个经验丰富的人,闲谈归闲谈,始终目光如炬地打量着小伙子和小姑娘的神情。估计双方有戏,就欠身说道:“这里人多热闹,说话不方便,不如让年轻人到楼上聊聊吧?”   说完,望了一眼双方的父母,示以征询双方的意思。   双方的母亲随即都站立起身,笑容满面地说好,特别是陈晓的母亲,眉目都笑弯了,大概是小姑娘甚合她老人家的心意,也不去瞧陈晓父亲的脸色,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陈晓本想递给母亲一个眼色,让她稍为安定一些,别在生人面前失了态,却无意间看见父亲眼中一闪而过的急躁,父亲是个生意人,平时都是笑脸相迎,今天是怎么了?   陈晓还没有想明白过来,就被催促着跟林娜上楼。   林娜和陈晓一前一后上了楼,经过大约的目测,林娜的身高和自己完全匹配,心中自然而然生出美滋滋的甜蜜。   陈晓一直喜欢高佻的女孩子,心里这么一起波澜,感觉像是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自从和吴丹分手以后,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看来今天和林娜得好好地聊聊。   正当陈晓想再次回味起刚刚的陶醉时,耳边飘来林娜大方甜美的声音。   “陈大哥,请坐。”   一句绵绵的细语,击醒了还在梦中的陈晓。   他慌张地打量了一下客厅,礼貌性地露出笑容,对视了一眼林娜,然后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走到她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接下来双方的交谈甚欢,可能源于相似的家庭背景,所以话很投机,一点也不冷场。   经过细谈,不曾想到他们还是同一所中学的。   “难怪我对你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陈晓说完,目不转睛看起林娜来,这姑娘也是一张秀气的瓜子脸。   陈晓在内心,猛地暗自叹一下,真巧,这脸形竟然有几分与吴丹相似……   林娜也落落大方地看着陈晓那张颇为英俊的国字脸,小脸蛋不知道何时飘起红霞,点缀在雪白的脸上,看起来更加动人心弦了。   大约彼此都弄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也就不再多说话,各自拿起桌子上早已经备好的纸和笔,留下姓名和电话。   可能是出自教师的职业病,林娜一连瞟了几眼陈晓所写的字,从嘴巴微张开的“O”形,陈晓完全读懂了这个姑娘那颗丝毫不善于掩饰的芳心。   离开林家的时候,陈晓主动单独和林娜打了声告别的招呼,这不由让大家联想到两个年轻人短暂相处下来的畅快和愉悦。   陈晓也是第一次对相亲留下了这么一份好感,当然他心里再怎么糊涂也知道这一份好感是来自林娜的。   自从这次相亲之后,陈晓待在家里的时间明显增多了,还一改往日的愁眉苦脸,不时逗玩着家里养的小猫。   陈晓的母亲天天在一旁,伺机取笑一下他。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好脾气,陈晓一改常态不再与母亲顶嘴,倒像是巴不得找个人炫耀一下自己与林娜的亲密通话。   有好几次,陈晓的母亲自觉无趣,走开了。   陈晓竟然萌生了一股浓烈的失落感。   那一刻,陈晓突然意识到,林娜的出现再次打开了自己紧锁的心扉,就像当年的吴丹一样,一颦一笑已经深深刻入自己的脑海。   想到这,他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层幸福的光泽,但很快又消失了。   他忧心忡忡地想,这次会不会又是一个惊喜?   有时候,人在面对突然降临的幸福之感,总会带着一份迟疑或者忧虑,更何况陈晓是第二次遇上。   陈晓再次举起双手作了个十字架,祈祷这一次的新恋情能够开花结果,最后还希望曾经的女友(吴丹)能够帮自己一把,坚定自己的信心。      三、   一连通了好几天的电话,无论从熟悉程度还是时间点上,陈晓认为应该约林娜出来走走了,就轻车熟路地拨了林娜的电话。   “林娜,你好啊!明天(周六)天气不错,不如咱们去爬莲花山吧?”   电话另一头的林娜,显然没多想,就带着惊喜吱声道:“好啊!几点呢?”   见林娜爽快地答应了,陈晓喜出望外。   赶紧回了话:“六点半吧,我们在莲花山脚下见,可说好了到时候不见不散啊。”   说完,也不等林娜的回复,陈晓就心跳加速地把手机挂了。   他反手一看,手心竟然渗出了汗,就欢心地笑了。   陈晓一整天心情好极了,无论是在走路还是上班,逢人就笑呵呵。   别人闪烁着不解的表情,不晓得这小子是不是买中了彩票。   陈晓的好心情一直亢奋到晚上上了床,抱着枕头睡觉。   但亢奋归亢奋,细心的陈晓临睡前把闹钟调在五点半,还特意嘱咐母亲五点半前为他准备好早餐。   做完这一切,他才放心美美地睡去,敢情还痴痴想着,林娜在梦的另一头等着自己。   第二天一早,床头上的闹钟还没响过第二声,陈晓就一跃而起。他一直是个守时的人,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约会。   陈晓动作麻利地洗漱完毕,穿上昨晚精挑细选出来的服饰,再往自己的短发上抹了抹造型啫喱水,稍微梳理了一番,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就呈现在镜子面前。   看到镜子里那个阳光的自己,陈晓挺满意的,就直冲厨房,狼吞虎咽地消灭了母亲已经准备好的早餐。然后,心急火燎地开动摩托车,直奔莲花山而去。   摩托车的轰鸣声还没远去,陈晓的母亲就侧身出了大门,脸上露出笑容和满满的期待。   陈晓被一股暖暖的夏风,轻轻地撩动着面孔。此刻,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后面能够探出林娜那张秀气的瓜子脸。或许,就算是一千句隐藏内心的话,也抵不过一次瞬间的不期而遇。   陈晓仍旧沉溺在美好的幻想当中,莲花山脚下,却不解风情地迎面而来。   当陈晓去停车场泊完摩托车出来时,发觉已经六点十五分了,偌大的天空,开始微微张开了眼,仰头看着天边高挂的一朵朵朝霞,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上次林娜脸上飘着的红霞,也间接想起了吴丹来。   吴丹的面孔,在陈晓脑海中只作了短暂的停留,就如天空中的蝴蝶飞走了。      四、   癫痫病对人啥伤害?辽宁权威癫痫医院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哈尔滨看羊癫疯哪家靠谱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